<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59章 选择
    第259章选择

    “姜瑶,你不懂不要装懂成不成?这个能怪韩啸,是韩啸让那些人那样施工的?我给你讲,以后你就好好的管你的财务部就是了,实在要是没得事情做,你就多看看财务方面的书,还有多学学怎么用电脑财务软件,不要什么都让张会计一个人做完了,她什么都做了,还要你呆在财务部干什么?你也好意思领那么高的工资!”白国庆还想说一下姜瑶,就看见韩啸走了进来,“你先下去吧,自己不懂就要多问问!”

    姜瑶没有办法只好下去。

    “你先别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让我先说。”韩啸这进来就没有给白国庆说话的机会,先是把在工地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才说道:“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是不同意那样做的,必须拆!你也别给我讲那个什么门的故事,国庆,钱咱们可以少赚,甚至可以不赚,但咱们不能昧着良心做这个事情,是不是甲方那边把钱压得太低做不出来,你才这样做的,为的就是往甲方那边增加资金?”

    “韩啸,我现在可以说话了吧?”白国庆心里也是堵呀,韩啸什么意思,那意思就是那施工首先是得到他的同意了的,他同意了吗?他没有呀,但他却也脱不了干系,谁叫姜瑶在里面插了一脚呢。

    韩啸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他倒是想听听看白国庆怎么说的,要是说得不好,大不了他不干了总成了吧。

    “我先表个态吧,我也是同意拆的。”看韩啸那个样子,白国庆也只好先把自己的态度给摆出来,然后后面的话才好继续说,“这个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要是知道肯定也不能让他们那样做,你也别老想着我之前给你讲的那些故事,有的手段那都是在没钱赚的情况下才会做的,一般情况下,咱们都是正规的。”

    听到白国庆说自己不知道这个事情,韩啸心情稍微好了些。

    “你自己看看图纸和工程造价,你算算看就知道了,这个工程,人家甲方的钱是给够了的,咱们按照图纸做的话也是能赚不少钱的,只是说如果稍微偷工减料的话能赚得更多,你别激动,我没想再赚多余的钱,有的钱能赚,有的钱不能赚,为什么不能赚呢?人家既然给够了钱,咱们还那样做,到时候质量验收不过关,虽然完工的建筑拆除的可能性很小,但人家甲方又不傻,不知道从中间把钱给扣出来呀?所以咱们现在省这个钱像是赚到了,实际上还不是给甲方省了,我们赚不到的,另外就是施工队能少干不少的活,但却能拿同样多的钱。”

    “既然这样,那你就得让施工队那边赶紧拆,不能继续那样施工下去。”韩啸想了想白国庆也说得对。

    “现在的问题是施工队那边肯定是不会同意拆的,他们既然做了,那就是等着拿工钱,要不就是咱们把他们的工钱给补上,估计还能拆。”白国庆也不能想到更好的办法,“很现实的问题,农民工是不会跟咱们讲道理的,他们就是做了工就要拿钱,就是他们的错的,返工也要拿钱。”

    “这次的事情我看跟咱们的监管不力也有关系,要不咱们给出之前建的钱,这个拆的工钱就得他们的施工队自己承担,做错了不能说一点责任都不负对不对?这是韩啸回来之前就想好了的,他也不想太为难农民工,但是让公司把全部的钱都给出了也是不行的,公司要生存也不能一味的讲情面。

    “问题就是这个问题,施工方不一定就同意咱们这个决定,我看还是咱们先开会吧,打个电话让施工队那边的带头人也过来一下。”白国庆想的就是双方都把事情摆在台面上来谈。

    施工队那边看来也是很重视这个事情,很快就来了三个人,除了之前的王二,另外他还带了两个比较高大强壮的工人过来,看见白国庆讨好的笑着,又不停的给白国庆说不能拆呀,要是拆的话他这边光是工钱都给工人付不出来了,还说上面有八十岁的老母亲要养,下面又有两个孩子,都在读书云云,反正就是各种诉苦。

    韩啸听地直皱眉头,没有出声,一切都等到开会决定,大家一起商量着来决定。

    开会了,各个部门的人都要到场,白国庆把事情给说了一遍。姜瑶一听白国庆的意思还是说要拆,而且询问大家的意见,看是不是适当给施工队这边一些工钱,听到这个姜瑶心里就在流血了,坚决不同意公司这边给施工队增加这部分工钱。

    “这个事情本来就是他们没有按照图纸施工,就该他们负全责,这个钱不能让我们公司出,一分钱都不成。”

    白国庆皱了皱眉头,难懂他刚才在办公室给她说得还不够清楚的?这女人,只要跟着他行事不就成了,何况这个事情还有她的份,她还好意思说,但现在这个时候白国庆也不好当这么多人的面揭她干的好事情。

    “白总,这个钱你们可不能只出一部分呀,你知道的,我们这些农民工赔不起的,兄弟们出来打工也不容易,挣点钱都是起早贪黑的,真的,都是辛苦钱,大热天的在太阳底下暴晒,就是现在到冬天了,深圳的日子才好过了那么一点点,可这汗水也没有少流呀,我们可都是挣一分钱才能有一分钱的农民工呀。”王二吐苦水的本事也是有的,不然这些年也当不了工头,他下面的那帮兄弟也相信他。

    其他部门的经理都跟着白国庆的意思走,就是给补一部分钱,但是不能全补。

    王二看大家的意见都一边倒,他可怜兮兮的看了看工程部王经理,可现在这个时候人家王经理根本就不给他一个眼神的。

    “王二,你也别叫苦,你们不按照图纸施工就该负责,同样我们这边监管不力也应该负责,责任是双方的,所以这个钱咱们一边出一半,至于你自己怎么去给工人说,还是你自己把这个工钱给承担了,那都不是我们这边的事情了。”白国庆最后就把事情给定了,看大家没有意义,又说道,“这个监管问题主要还是出在工程部这边,我不管工程部这边是没有及时检查到呢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反正这个事情是出了,那就该吸取教训,所以我这边的意思就是工程部王经理有监管不力的责任,罚款五百元,另外财务部经理也有材料购买资金监管不力的责任,同样罚款伍佰元,希望大家吸取教训。”白国庆最后就把事情给定了,姜瑶还想说点什么被白国庆看着硬是没有敢说。

    王二看唯一好像能给自己这边说话的王经理都被罚款了,他也不敢说什么了,看来这次这个事情也只能认栽,不然还能怎么办,要是把人给得罪了,以后的工程还要不要做了?他也是满头包,还不知道怎么回去和工人怎么解释呢。

    会一开完,姜瑶就离开了公司一个人跑了回去,白国庆也没有拦着她,她要耍点脾气就让她耍,不但不吸取教训不说,还这个样子是不是。

    “姜经理这是无辜早退,做为一个部门经理居然带头这样子,直接给她记一个旷工,旷工就按一天扣三天工资算,以后她要是问你,你叫她来问去!”白国庆也是气恨了,给行政人事部那边打电话就这样安排了。

    “这样好不好?”韩啸想着白国庆和姜瑶两个毕竟是两口子,他这样做多少会影响到两个人的感情,但姜瑶这个财务部经理好像当得也有点不怎么称职。

    “怎么不好,你不知道她…..”白国庆本来想说姜瑶干的好事情的,想了想还是不说给韩啸听了,以后他多看着姜瑶这边就是了,不能让韩啸对姜瑶的映像不好,“她就是这样子的,等过几天就好了。”白国庆说得有点无力,结婚之前要是能看出来姜瑶是这样目光短浅的人他肯定就不会和她结婚了,也怪他自己冲动了,明明当时是不喜欢人家的,可还是要和她结婚,现在后悔有什么用,两个人都结婚有一段时间了,他不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白国庆还是低估了姜瑶,人家那里只是耍点小脾气,这次根本就是要跟他大闹一场。白国庆晚上和韩啸一起回到家里,看见姜瑶已经把她的东西给收拾好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见白国庆和韩啸进来,她才站了起来。

    “你们两个回来了呀,国庆我就等你回来给你说一声,我准备回去四川了。”姜瑶那样子作势就要走。

    “国庆,我先出去抽根烟,你们两个好好谈谈,夫妻两个没什么不能谈的。”韩啸一看这不对呀,但那是两口子的事情,他不方便劝,也不方便就这样呆在屋子里面看。

    韩啸转身就出去了,顺便把门给关上,他今天晚上还没有吃饭呢,正好找个地方吃个饭,顺便给媳妇儿打个电话,问看看她今天都是怎么过的。

    “你想怎样?”白国庆觉得很累,不光是今天累,从结婚之后他都觉得累,不是工作累,是这段婚姻太累,“姜瑶,难道咱们就不能好好的过日子?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白国庆觉得自己对姜瑶够好了,姜瑶现在要是离开了他不一定就能找到他这样好的人。

    “白国庆你把话说清楚,怎么是我想怎么样,明明是你想怎么样?你今天是怎么对我的,从韩啸来了这里你是怎么对我的,我才是那个睡在你枕头边的人,你搞清楚!”姜瑶觉得自己委屈,从韩啸来了之后就越来越委屈,白国庆什么都首先顾着韩啸,韩啸只是他的表哥而已,还有今天这个事情他不就是为了韩啸才罚她的款的吗?

    “我们两个的事情跟人家韩啸有什么关系,你不要乱说,他是我表哥,一个人在这边,又刚来我对他多一点照顾怎么了?你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来?你简直就是无理取闹,我给你说姜瑶,你最好适可而止,不要闹得太大,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吃晚饭。”

    “你没有吃晚饭,难道我就吃了晚饭了,你什么意思呀,是不是我应该在家里把饭给你们两个做好等着你们回来就好?还有白国庆你自己摸着良心说说,今天你难道不是为了做给韩啸看才罚我的款的吗?你不说出来,其他部门谁会说什么?你就是拿我开刀是不是,我想你肯定是不想我在公司里面呆吧?就用这种手段让我自己走是不是?我现在准备自己走了,如了你的愿望了。”姜瑶红着脸控诉。

    “姜瑶你能不能讲点道理,今天发生的这个事情,你以为你要不是我妻子,我能就罚款了事?在深圳这个地方开除一个人多简单,而且今天开除我还就能今天就知道更好的更适合这个岗位的人,你明白不?我今天这种处理方法不仅仅是告诉你做错了事情是要负责的,同样也是告诉大家不管是谁,只要犯了大错都是要惩罚的!”白国庆给姜瑶讲道理,“你不要以为咱们现在有公司就有老板了,以后这个行业还会是赚钱的行业,但竞争也会越来越强,有可能咱们今天是老板,明天就能是穷光蛋,我得为我的公司负责,为我公司的员工负责,你在公司上班就只能是员工,不要搞特殊。”

    “我不想听你说,今天我就给你说清楚了,有韩啸在这里就没有我,要么我走,要么你就让韩啸找房子搬出去住,我和他不能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一刻都不行。”姜瑶今天就要看看,到底是韩啸这个表哥在白国庆的心里更重要呢,还是她这个要与他共度一生的妻子更重要。

    “姜瑶,你觉得这能选择吗?根本就不同一层面上人和问题。”

    “你必选选择一个!”

    “如果你确实要走,那就明天走吧,现在很晚了,不安全。”白国庆说完就自己进了卧室,他今天也不想吃饭了,气都气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