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58章 拆不拆
    第258章拆不拆

    胡梦婷终究没能和叶梓以及吕晓梅一起去学校外面的小吃摊大吃一顿,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忙,第二天就出院了,必须回去拍戏,剧组不停的给她打电话,那个戏少了她真不能拍,谁叫她的角色那么重要了,主角身边的贴身丫鬟,哎,几乎主角出现她就得出现。

    “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就是戏份那么多,却不是主角,收入也是和主角天差地别……”胡梦婷感叹着自己把自己的输液针给拔了,坐起来。

    “你干嘛?”叶梓阻止她。

    “不管怎么样,今天必须回剧组去,学业已经没有了,还不能没有工作,不然真会饿死在街头的,叶梓你昨天不是还劝我吗?说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赚钱去买,你看我现在必须打起精神回去赚钱了,你该为我感到高兴才是,可不要阻拦我哟。”

    “要不换个工作吧,再回到那个城市去,你会看见他的,到时候你伤心难过想不开怎么办?”叶梓还是有点担心她。

    “我怎么还会看见他,他现在不知道在那个女人的床上呢,这次我也想明白了,我就这样为那个男人不干不净的死了,谁稀罕我,谁会记得我,放心以后我不会干傻事了,不用换工作了,虽然我这个丫鬟比女主角拿的钱少了很多,但比起那些普通的上班族还是要好上那么一点点的,你而且我也喜欢这个工作,你就等看我成大明星吧。”

    “好的,我们等着。”蔡骏捧着一束百合花站在门口,身上穿着军装,这个样子在胡梦婷眼里看起来特别的帅。

    胡梦婷不知道自己的心为什么在加速跳动,她这个样子难道还真的以为自己现在以身相许,那个穿军装的男人就会喜欢自己吗?自己这是在青天白日的做什么梦,那是一个军人,一个军人怎么会喜欢她这样的女人,而且她从昨天开始就不相信爱情了。

    “你怎么来了,昨天没有回部队?”

    “反正归队时间是今天,我想只要赶在夜幕降临之前回到部队就应该没有问题,来看看你们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还要不要我在给输点血什么的。”

    蔡骏的幽默倒是逗笑了病房的两个女人。

    “她现在必须赶着回去剧组。”

    “这样呀,你的身体行不行?”

    “应该可以吧,哎,年轻就是好呀。”胡梦婷对蔡骏笑笑,不干去看他那纯净的眼睛,怕自己看他的时候被他给看穿了,自己心里的悸动怎么能被看穿呢,胡梦婷觉得自己真是个随便的女人,昨天还在为一个男人自杀,今天就看到另外一个男人心动。

    蔡骏和叶梓送胡梦婷去机场,去候机室前蔡骏递给胡梦婷一个纸条,上面写的是他的电话号码,说需要帮忙的时候可以给他打电话,胡梦婷小心的把纸条放到了自己的包里面,但她觉得自己肯定不会打。

    坐在候机室里面,胡梦婷不知道自己到底放下了之前那段感情了没有,也许她对那个男人不是感情,那个男人对她也没有感情,两个人之前就是凑合着走到一起而已,她不知道自己改放下的是什么,是不甘心?还是其他的什么?不管怎么说放下一切之前的不去想,在短时间内又谈何容易,只能把它藏在内心深处,不再想,隐藏真实的自己,真实的心,不让别人看到自己最脆弱的那一面,不让任何人靠近。想哭的时候自己是深夜的时候独自默默的哭泣。

    摸了摸蔡骏给自己的纸条子,她已不相信爱,世界上唯一可以相信的只有自己,只有自己才不会背叛自己,只有自己还爱着自己,其余的就不要去妄想了,好好活着吧。

    叶梓给韩啸打电话,问他最近怎么样。韩啸说挺好的,深圳的冬天不冷,甚至都不用穿叶梓给他准备的毛衣,穿着衬衣和西装已经足够抵抗寒冷,哦,好像深圳根本就没有韩冷。韩啸站在工地上,看那些工人们穿着背心挥着膀子干活,那热火朝天的样子,不知道的肯定以为这是夏天。韩啸舍不得穿叶梓给他准备的西装皮鞋上工地,自己跑到街上去买了几条便宜的牛仔裤和一件皮夹克,外加一双登上鞋,上了工地晚上回去之后只需要用水擦一擦皮夹克上面的灰尘就可以了。

    韩啸问叶梓最近怎么样,叶梓告诉韩啸吕晓梅结婚了,韩啸似乎不太喜欢听到吕晓梅的名字,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了成见之后就很难改变看法。叶梓又告诉他蔡骏给送了家乡的土特产,她留着等韩啸过来的时候一起吃。韩啸让叶梓先吃着吧,他很忙,怕等到过去的时候也许都坏了。

    叶梓问韩啸回去过年不,韩啸说可能不回去了,这边实在太忙了,光是自己的工人都是一大群,工人大部分都是不回去的,工程紧张走不开。叶梓就说等自己放假了就过去看他,说完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实习,哪里能跟在学校的时候一样有寒暑假,最后只好说如果,是说如果医院这边有过年的假的话,她就飞过去看他,两个人一起在那边过年。

    韩啸是真的很忙,白国庆交给他很多事情,他除了跟在白国庆身边学习东西认识接触各种不同的人之外,他还必须自己跑工地,对着图纸检查工程质量,这是个难办的问题,不是所有的农民工都是好相处的。

    “你们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按照要求做,图纸你们施工员也有,为什么不按照上面的做,不行,赶紧拆了,重新做。”韩啸现在就是公司的副总经理职位,这个大家之前都是能想到的,公司里就两个股东,一个是总经理,那另外一个就该是副总经理,而这个副总经理亲自到工地检查,下面的施工队却不买账,因为他们对这个新来的副总经理还不熟,也不知道这是公司的股东。

    “你让拆就拆呀,之前咱们都是这样做的,不是也没有让拆吗?你这是给大家增加工作量,大家都是老乡,相互体谅一下成不成。”这个施工队全部都是四川人,里面有那么两个东北人,四川的工头摸了烟出来要给韩啸抽,韩啸用手给挥开了,根本就不是烟不烟的事情,现在也不能什么烟都抽。

    “不行,你们这样就算到时候能交工,但过多少年后也许还是会出问题,这样的工程咱们坚决要杜绝,不能做,我说拆就拆,你们也刚做没多久,现在拆还来得及,不会耽搁你们太多时间,后面的也不要那样做了,按照标准来。”韩啸的态度很强硬,按照他的标准就是图纸上是怎么样就该怎么样,也不准偷工减料,可以省的也不能省。

    “领导,我说就看看这个,这样做哪里能出问题,以后肯定不会出问题的,我给你保证成不?大家走是这么做的,我们省了不少的力气,给公司也能省下不少的材料,老板能赚得跟多,有什么不好?”说白了工头就是不想拆刚建好的一部分,而且他还想后面的也继续像那样操作下去,这都是里面的东西,以偶外面覆盖上东西之后,谁还能剖开来看不成?

    “不行,必须拆!”

    “你谁呀你,拆,现在拆,这工钱是出?公司只按照建成的部分出钱,能给我们返工的钱不,肯定不能,既然不能,我们肯定就是不拆的,我们农民工干了多少的活就得拿多少的钱!”工头见好好的给这个新上任的副总经理说人家根本就是油盐不进,那好,他就来混的,能混到工头也不是简单的,这些年为了赚钱他也跟不少的公司干过,什么样的人他没有见过,他不怕,现在这个社会怕就赚不到钱。

    “你们不拆是不是,那成,你们就不要动了,我找人拆!”

    工头冷笑着抬手,这就是个手势,他们那一伙工人就都把工具举了起来,那些身边没有工具的,拣了地上的转头拿在手里,现在这样子就是韩啸一个人,对面一群凶狠狠的工人。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工程部经理跑了过来,刚才检查到一半,他突然说肚子疼走开了,去了不少时间。

    工头一看工程部经理来了,立马就像找到主心骨一样靠了过去,叽里呱啦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说完了之后还好意思喊工程部经理评理。

    工程部经理也是嘴角抽了抽,他很想说让他评理,怎么评?明明就是你们没有按照图纸施工,傻不拉几的还想让他来评理,他是工程部的的经理,他要是说你施工队这样做是可以的,那他这个工程部经理以后还要不要混了?

    “王二,你们这个叫我怎么说,我说过多少次了,叫你们一定要按照图纸上面来,平时给我答应得好好的,抓住机会就给我省工,你们这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刚才你们那是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东西放下,这是要准备造反?擦亮你们的眼睛看看,不知道这是咱们韩副总经理呀!”工程部经理对着王二眨眼睛,韩啸在他后面也看不到。

    这边王二一看他的动作立马就给让工人把手里的东西全部都给放下,讨好的赔笑道:“经理,你那话就说得太严重了,我刚才就是一时冲动,哪里敢真的对咱们的副总经理对武,韩副总经理你也别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我们就是一群粗人,没得什么文化,平时挣钱也不容易,工作辛苦你也是能看到的,这不是这个事情就是第一次,你们看是不是.,….”

    “韩总,你看王二他都认错了,大家出门打工都不容易,要不着做好了的就不拆了,后面没做的就按照施工图标准施工成不成?”工程部经理转过身去硬着头皮看着韩啸那黑得跟锅底灰一样的脸说道。

    “不成,这没有做好的就得拆!至于他们重做的劳工费我回去和白总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人道上给与一点补偿,但你们也别指望太多,这毕竟就是你们施工队犯的错,按理说就该你们自己负全责,但看在都是农民工,又是第一次这样做的份上,我会好好和白总说一下的。”韩啸还是不同意,他是一个正直的人,其他的可以做,但是像这样做如果存在工程隐患,以后会伤及到人的情况,他是坚决不允许的。

    “你…”王二再欲暴起,工程部经理一个狠厉的眼神扫过去,人就安分了,但看韩啸的眼神还是不对,立面有恨。

    “王经理,这个拆除部分的施工你就好好的跟进,拆完了到时候给我说一声。”

    “韩总,要不这个事情先给白总说一声?”

    “先拆,这个事情我自己会给白总说。”韩啸说完就先走了,他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除非现场的人都没有带耳朵。

    事情很快就传到了白国庆耳朵里面,在韩啸还没有回到公司里面就传到了白国庆的耳朵里,白国庆也是发了很大的火,为什么会发火呢,这个事情居然还跟姜瑶有关系,你说你一个总经理夫人,还是财务部的经理,你怎么能做那样的事情,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你却是管,工程上的事情你能懂?不懂你还去指手画脚,伙同工程部经理

    “我不也是想着能省就省,如果省那些材料又能把工程做好,为什么不做,这样工程还能多赚一些钱,我这样还不是为了公司好。”姜瑶还觉得委屈呢,她又没有在中间得什么好处,当时也就是听工程部王经理那么一说,她也觉得问题不大,她才答应的,谁知道这个就被韩啸就看出来了,“那么点小事情还要逼着工人拆了返工,他韩啸想过没有,人家工人做一遍是费了工的,这下子拆也要花工,拆完之后按着标准做又是一次工,明明该一次工地,经韩啸这样一闹,人家得做三次工,咱们又不可能付多余的那两次工的钱,我说最好还就不要拆了,大家都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