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57章 一首悲伤的歌
    第257章一首悲伤的歌

    在婚礼上,胡梦婷看见了董鹏,同样的董鹏也看见了胡梦婷,胡梦婷根本就没有想过两个人还有什么交集,她看都不想看到那个人,看着就觉得恶心,之前和叶梓说话的时候也就看了那么一眼,之后也就不看了,但有的时候你不想理别人,那个人却会盯着你。

    “哟,梦婷,几日不见,你这是漂亮了不少呢,听说你拍电视剧去了,拍的什么电视剧,在那个电视台上演,给哥说说,我也好去看看。”董鹏一副和胡梦婷很熟的样子,今天的身边没有女人,估计他也知道有的场合能带他那些女人来,有的场合最多也就适合他一个人来,今天还穿得人模狗样的,一身的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不说,还不知道到哪里去配了一副眼镜,这是要冒充斯文人?

    “这位先生,你认识我?我怎么想不起来在哪里认识你了呢?不好意思。”胡梦婷是真的不想和这位好像是专门过来和她打招呼的董鹏同志说话,也没有想过要给这个人面子,话就这么说了出来,她们这一桌的人都那样看着董鹏,董鹏仿佛就成了那个见到美女就过来搭讪的男人,顿时站在哪里就尴尬起来,最后只好什么也不说就会了自己那一桌。

    “什么玩意儿,现在给老子装不认识,早前被压的时候怎么不说不认识老子。”董鹏也不是良善的人,走了走了还假装小声的嘟囔,要的就是故意,你不给我面子,还不能让我把你的事情给揭穿出来呀。

    桌子上挨得近的几个人肯定就听到了董鹏的话,顿时看胡梦婷的眼神就不对起来,这年头其实你婚前发生性行为也算不上什么了,就是被人这样摆出来说还是有点难听,主要是话是从董鹏那样的嘴巴里面出来,还说得那样不堪粗俗。

    胡梦婷装着不是很在意的端起桌子上的果汁喝了一下口,“叶梓,我有些忙,这就要走了,本来想吃了饭和晓梅说上几句话的再走的,但刚才你也看到了,看到恶心的人我吃不下去饭了,晓梅又现在看她那么忙,估计也找不到时间和我说话,不过我已经看到了她的幸福,那我就先走了。”说着胡梦婷就站了起来,她是真的准备要走了,心情很不好,也不愿意留下来接受别人异样的目光,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什么都不在乎的,但伤疤被解开的那一刻,心还是疼了。

    叶梓站起来把胡梦婷送到门口。

    “真希望能回到过去,可是这个世间上根本就没有后悔药。但我现在还可以开始善良是不是?”胡梦婷看着远方,话像是对着叶梓说的,也像是对着自己说的,“善良,是镶嵌在心里的一颗晶莹剔透的流星,它闪烁时可以照亮一个人精神的天空。任何人都渴望善良,即使自己不愿意付出,也希望得到别人善良的关心与抚慰。有人说善念是一粒种子,善心是一朵花开,善行是一枚果实。每一个刚出生的人,都有一颗善良的种子。然,有些人舍弃了它,从而变得冷漠无情;有些人玷污了它,从而走进邪恶方向。当然,更多的人是善良的,它们还可以像一朵小花那样,芬芳他人,灿烂自己;它们也可以如一颗流星,照亮他人,闪耀自己。”

    “叶梓你说我现在还能做一个上善良的人吗?那种无愧于人,无愧于心的人?”胡梦婷渴望的看着叶梓,她知道自己之前是走了邪恶之路的人,出卖了自己的**,破坏了别人的家庭,抢了别人的老公,所以才有了今天这样的下场,这段时间她在悔过,上天呀,能不能原谅她之前干过的事情呀,她想改变,从现在开始改变。

    叶梓没有说话,只是上前去抱了抱她。有的话你可以回答,而有的答案却是要本人自己问问自己的心,别人怎么说重要吗?

    “常联系。”

    “常联系。”

    两个人相视而笑,胡梦婷迈开步子朝出租车走去,上车前又看了叶梓一眼,对着她笑,笑得很干净。

    胡梦婷和叶梓分手之后并没有离开北京,而是找了个酒店住下来,她不想再回到那个悲伤的地方去,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一遍一遍的听《》。

    永远无法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有时你会爱上对你冷酷的人,爱换不来爱情,它常常从你身边溜走。我曾相信你,但现在我知道只能忘记你,只把你的名字写在我心深处,我将继续寻找爱,那个被你拒绝的爱。爱情没有对错,但有人为你付出,我不愿伤害任何人,但你却伤害了我。把你的名字写在我心深处,我继续追寻爱情,那份没能从你哪里得到的爱情。把你的名字写在我心深处,把你的名字刻在心里,我会找到那份从你哪里得不到的爱…..

    不知道是歌曲的旋律实在是太悲伤了还是什么缘故,胡梦婷躺在床上一直在哭,睁着眼睛哭,虽然她不太听得懂女歌手到底唱了什么,但她之前看过歌词大意,了解歌词背景,听着歌想着她自己这几年发生的事情,没办法不悲伤。

    怎么能不悲伤呢?歌曲中的女主角埋怨她的父亲,父亲,我亲爱的父亲,你对我做了件大错事,你让我嫁给一个太年轻的男孩,我都24了,他却只有14,他很年轻却一天天的成长。

    女儿,亲爱的女儿,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我让你嫁给了一个不错的小伙子,当我老去离开后他将成为你唯一的男人,他很年轻却一天天的成长。

    父亲,我亲爱的父亲,如果你觉得适合,我们来年就送他去学校,我会把他头上绑条蓝丝带,让其他的女孩子知道他已经结婚…….我害怕年龄的差距会成为以后我们感情悲剧的主因。

    命运真是太捉弄人了,女主角的男人在16岁的时去了,年轻的去了,死亡把他的成长定格成终点….

    能不悲伤吗?女主角一边为自己爱着的人缝制寿衣,一边唱这首歌,她的一针一线,都是满满的悲伤,悲伤到令人心碎,而现在这首歌也一遍一遍的震撼着胡梦婷的内心,她到底想要什么?她这些年又真的得到了什么?她仿佛听到天堂的声音在呼唤着她,但演唱者空灵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里面传出来一下,黑暗不着边际。

    胡梦婷想一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离开多好,好想尘世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她原本以为爱着她的男人却骗了她,玩弄了她,这比那个男人死了更让人伤心,她以为找到了真爱,最后却发现那只是一个笑话,人家爱的不是她的灵魂,只是暂时欣赏了她年轻的**,而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年轻美貌的女人,即使你还没有老去,但总有人会比你更年轻,用身体是山拴不住爱情的。

    摔碎一个玻璃杯,拣了自认为最锋利的一块,轻轻的划开手腕上的血管,呵,看看,皮肤还挺嫩,一划开就见红了,口子不大,血慢慢的往外面滴,滴答滴答,一滴一滴的滴在屋子里白色的瓷砖上,像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花,灿烂的开着,她却一点都不感觉疼,继续静静的听那首歌,那首悲伤到心碎的歌,让那种已经侵入骨髓直至灵魂深处的伤感激荡徘徊于耳边。

    歌曲没有了,好像是刚才睡了一觉,脸上的泪水还没有干,为何怎么冷,冷到甚至骨头都在发抖,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哦,原来自己正在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她还这么年轻,忽然不想死,她还不想死呀,学医的时候就知道生命只有一次,她突然想起来自己是家里的独女,如果她死了,她的父母要怎么办?她不能死的。

    蔡骏第一次见到胡梦婷的时候,这个女孩子刚好躺在病床上,一脸的苍白,甚至连嘴唇上都没有一点颜色,听说是割腕自杀,还好伤口不大,血流得不算太多,当然血如果流多了,那这个人也就没有了。蔡骏觉得很奇妙,现在自己面前躺着的这个女孩子身体里面流着他的血液,真的巧了,需要输血的时候缺血,他正好和这个女孩子一样的血型,作为一名军人来说,献点血又算得了什么呢?

    “走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不想活了?”叶梓和蔡骏一起来的医院,当时蔡骏正给叶梓送点家乡带过来的特产,正好在他家里,叶梓接到电话出门他就跟着来了。

    胡梦婷对着蔡骏笑笑耷拉下眼皮,虽然好像这个男人给自己输血了,但终究对自己来说是个陌生的人,她的内心也不想被别人听见。

    蔡骏好像明白了胡梦婷的意思,对叶梓说自己出去一下就离开了房间,出去的时候轻轻掩上了病房的门,他想那个女孩子一定经历了什么不难过的事情,不然怎么就会想死呢?

    “听歌听糊涂了,一首悲伤的歌,听到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好了,听到觉得自己的人生都是灰暗的就不想活了,这不是后来播放机没有声音了,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干了傻事,不想死呀,就立马给你打了电话,不然现在说不定还真的就去见马克思了,呵,你说酒店的人会不会恨死我了,一地的血,打扫清洁的服务员会不会一边打扫一边骂人呀?”

    “你还有心思说笑,你说要是歌曲没有停,你没有醒过来,是不是你就….”叶梓真是不敢往下面想。

    “没有醒过来的话,那就是无痛死了,你不知道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好冷,那种身体冻在冰库里面冷,感觉自己就是刚从地狱里面出来一般。”胡梦婷回忆起自己刚醒来的时候心里也是一阵的恐惧。

    “你现在知道了?给你说为了那种人去死根本就不值得,你记住了哈,以后还会有更好的男生等着你呢,别糟蹋了自己,还有你得多为你的父母想想。另外,心情不好就少听悲伤的歌,实在要听歌你就听国歌好了,多好的曲子,起来,起来,….前进,前进….”

    “噗呲..你要不要不要这么搞笑,你给我唱国歌….”

    “你也别笑,我可说的是真的,真的少听那种悲伤的歌,饿了就自己找点吃的,一个人的时候想找人聊天就给我们打电话,晚上一个人睡觉怕黑的话就开着灯睡,想要的就自己赚钱买,即使生活给了你百般的阻扰,也没必要胆怯的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改变不了的事情就别太在意,留不住的人就试着学会放弃,受了伤的心就尽力自愈,除了生死,一切都是小事,别难为自己。”

    “嗯。”

    “要是你还是想不通,想想你还有我和晓梅这样的同学和朋友在关心着你。”

    “朋友?”胡梦婷听到这两个字想哭,她以为自己和叶梓吕晓梅这两个人成不了真的朋友,可现在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她相信了。

    “难道不是吗?这次你这个事情我想到晓梅今天才结婚,就没有给她打电话,我要是给她说了,她现在肯定也在这里,所以她也是你的朋友,不要想那么多,如果你拍戏不忙的那话,就在北京都停留几天,等你出院了,叫上吕晓梅,咱们去大学城狂吃一顿,吃辣的,辣到嘴唇都发红那种,然后再去足球场上跑上十圈,出一身的汗水,把那些不高兴的事情全部读忘记,以后你的生活就都剩下美好了。”

    胡梦婷笑,脸上还挂着泪水,这次是喜悦的泪水,她也能有真心的朋友了。叶梓也笑,被感染的笑。

    “哦,忘记问你了,那个刚才站在我床边的男人是?他好像给我献血了。”

    “哎呀,忘记给你介绍了,他是韩啸的同学,叫蔡骏,回家休了假,给韩啸带了点家乡的特产来,这不正好赶上你这个事情,还好他在帮了你这个忙,不然你这个血还不知道找谁给你献呢,你不知道当时你被送到医院来的时候有多吓人,全身苍白,真的就跟死人一样,以后你不要这样吓我了哈。”

    “呵呵,那他是不是算我的救命恩人了,你说我要不要以身相许?”

    叶梓笑,胡梦婷又笑,另一个站在门外的人刚好听见这句话也笑。

    歌曲《》献给大家,也许你曾经听过,也许你从来没有听过,但听过一次肯定就会爱上这首歌,不管是谁,但衷心建议你不要一遍一遍循环听哟,小心听到心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