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56章 我不相信爱情
    第256章我不相信爱情

    李子茜看着杨峰恨哦得牙痒痒,她知道杨峰的意思,杨峰现在就是觉得自己在叶梓面前丢了面子,这面子肯定就是找不回来的了,怎么找,他自认为自己比韩啸的外在条件好,但是人家的体型和气质就是把他给比下去了,他现在心里就是怨恨她当时为什么不说清楚。

    孙少宇听了杨峰的话把李子茜的手给别开了,李子茜心里一阵难过,就算杨峰说的是实话又能怎么样,她现在你才是他的未婚妻,不是应该无论如何都应该在人前维护她的吗?李子茜眼睛一酸眼泪就要掉下来,但从小到大的骄傲不允许她哭,只得太高了下巴。

    “杨峰,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虽然现在她承认不承认,别人都会那么想,但现在要她当着叶梓和孙少宇的面承认,她办不到,努力维持一个微笑,没有再去挽孙少宇的手,但却笑着说道:“少宇,我看那边好像有几个咱们的熟人,你和我一起过去打个招呼吧。”李子茜在心里祈祷孙少宇千万要给自己面子,不然自己就在叶梓和杨峰面前太丢面子了。

    “好吧。”孙少宇朝李子茜说的那边看看,“叶梓,不好意思,我们过去看看。”孙少宇也不想把叶梓就这样留在这里和杨峰一起,这个杨峰明显就不善意,但他现在确实是李子茜的未婚夫,不管李子茜干了什么事情,虽然他有点讨厌那个事情,但他不会太拆她的台,不给她面子。

    孙少宇陪着李子茜离开叶梓和杨峰那边之后就说自己有点事情就独自走开了,李子茜也只好放人走开,一个人去找她刚才说的熟人,不过李子茜说的熟人显然也不怎么在意她。

    “子灿姐,你也来了?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李子茜最上那么说着,其实她才不认为自己这个堂姐会比自己漂亮到哪里去,不就是个在部队文工团跳舞的吗?成绩不好,大学都没有念,还不是说明脑子不好,家里逼着念大学都不成,钱也花了,结果还不是到部队里面去成了个跳舞的,有什么好,别人觉得她身材好,她李子茜你才不觉得呢,瘦得跟牙签的人身材好?笑话。

    “哼,你能不能换一句话说,每次都是这一句话,这些年我都听腻了。”李子灿就是瞧不起李子茜,谁叫她爸爸比不过自己爸爸呢,每次见到自己都只有讨好的份,别以为她不知道李子茜的心里其实是不愿意的,她每次都不给面子,人还是照样对着自己笑脸,看看,现在就是这个样子,委屈的笑容。

    “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女人是谁?”李子灿朝叶梓那个方向看去,女人就是这样,总是会去关注比自己美丽的女人。

    “叶梓,我在蓉城的时候的校友。”李子茜对于叶梓并不想说太多,看她现在也不知道在和杨峰说什么,不过看着可不怎么高兴,只要是叶梓不高兴的,她就高兴了,刚才的坏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原来就是孙少宇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呀,哎,我要是孙少宇,我也喜欢她,光是看样子,看气质都把你给比下去了。”李子灿打量了一下今天的李子茜,看看她的穿着,还是大学生你,穿衣服的品味怎么这么差,“听说她是个农村女孩子,你怎么连个农村女孩子都比不过,真是丢我们李家的脸,不过现在就终究是和孙少宇定了婚,你可得好好的把孙少宇看紧了,不然你这孙家媳妇儿的位置不一定坐得稳,哦,我怎么忘记了,你们现在还只是订婚,等结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我看你还是让你父母给孙家那边催一催吧。”

    听到李子灿那样说话,李子茜真是想上去抽她两巴掌,但那那也只能是想想而已,却在心里把李子灿骂了千百遍,哼,说她比不过叶梓,那李子灿你自己呢,你自己又能好到哪里去,竹竿子一个,别看周围围着的男生多,那个是质量好的,一个都没有。

    “姐姐的提醒我记住了,到是姐姐这次怎么没有带男朋友来?”

    男朋友就是李子灿的忌讳,正如李子茜想的那样,喜欢她的她看不上,综合条件不好,之前看上一个叫韩啸的,他居然还不喜欢自己,而且还是个已婚的人,后来这个事情就让他父亲知道了,之后就是找了个机会把人给弄到云南那边去完成一个危险任务,完成了呢,大不了给你几个功,完不成的话也能让他吃点苦头,没想到的是这人居然完成了任务,去了两个,死了一个,怎么死的那个不是他?听说他染上了毒瘾就退伍了,也不知道现在戒掉没有,哼,敢瞧不起她李子灿的人就是这个下场。

    “我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杨峰这个死脑筋就是不让叶梓走,可叶梓也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第一你说的话我也不怎么相信,你说李子茜说了就说了?她刚才不是在这里也听见了吗?可是人家没有承认对不对?还有我老公来不来关你什么事?你和他很熟悉还是怎么的?”叶梓实在搞不懂杨峰,你说之前追求她是不知道她已婚了吧,后来还追是以为她嫁的个老头子,以为她会动摇,现在还缠着自己,看来和吕晓梅说的有点像了,这个人有病,精神病,还病得不轻呀。

    “你怎么就不信我说的了?我要是说得有假,出门我脑门磕砖头上。”杨峰发誓。

    “你脑门磕砖头上对我有什么好处,再说了,北京这样的地方,在城里真的很难找到砖头,你这样说我挺为难的,今天是我同学结婚,也是你朋友结婚吧,希望你安静点好不好?”叶梓说完走开,因为她看到了熟人,这个人好久不见了,是谁呢,胡梦婷,对就是她,而且胡梦婷也看见了她,现在也朝她走来呢。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吕晓梅结婚是请了胡梦婷的,事先也不知道她到底忙不忙,只知道在外地拍戏,给她的手机去了个电话,打电话的时候胡梦婷就在电话里面祝福吕晓梅了,但是说她可能回来不了,拍戏有点忙你,结果还真是惊喜呀,居然回来了,那么远的地方。

    “听你说很忙,我和晓梅都以为你不会来了呢,见过晓梅了吗?”叶梓也说不上自己是什么心情,本来她和胡梦婷没那么好的关系,可是现在看到她还是很高兴的,可能这就是生为一个异乡人的缘故吧,在这里能有自己认识的人真好。

    “见过了,不过她要和她老公两个在门口当门神迎客没空和我说那么多,说你在里面,叫我先进来。”胡梦婷看了看这个婚礼的宴会厅,有点羡慕,“还是她的命好,之前我们谁能想到黄志仁会真的和她走到一起,都当她是玩玩而已,没想到两个倒是玩出了真感情了,哎,哦,你的命也是很好的,就是你老公当兵,你们见面的次数一年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吧,不过我看你们这样也挺好的,这样倒还有助于感情的增进…….”胡梦婷自顾自的说着,神情中透着一股落寞。

    “梦婷,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叶梓也察觉胡梦婷不像之前走的时候那么开心,这才几个月的时间,怎么就好像犹豫了很多呢,说吕晓梅幸福,说她幸福,难道胡梦婷自己就不幸福了吗?表现得那么羡慕她们两个人,不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点小事情而已,分手了,少了个男人而已。”看胡梦婷说得轻松,实际上心里很难受,她跟那个男人的时间虽然不长,也就几个月时间,但她却是真心的,不真心怎么会为了那个男的书都不读了,她读了十几年的书就为了那最后的毕业证,可是她不要了,就为了跟他一个有老婆的男人。

    “他没有离婚?还是你……”叶梓很惊讶,当时胡梦婷不读书要走的时候说什么来着,说那个男人甚至为了他要跟家里的老婆离婚,而那个男人的老婆好像也找胡梦婷谈过,那次胡梦婷大胜原配,大家都以为胡梦婷是真的要跟那个男人结婚过一辈子了,没想到还是分手了。

    “呵,离婚,他离婚谁知道到底是为了谁,肯定不是为了我,他离婚了,就是不打算和我结婚,我有什么,就一张年轻的脸蛋,一个你年轻的身体,等人家腻了,不是还有其他人吗?”胡梦婷说道这里拉开自己的包包,像是要从里面找什么东西,果然是找东西,拿了一包烟一个打火机出来,准备抽一根出来,想来想又放了回去,“叶梓,你知道的,我是个不会去求别人的人,就是当时董鹏变心了,我是不是没求他,他和陶爽在一起了,我说什么没有?什么也没说,算了,我怎么提到陶爽这个死去的人了。”说着胡梦婷在自己胸前画了个十字架,“阿门,陶爽你孤单的时候千万别找我哈,刚才是无意提到你的。”

    “用他的话说就是他也不欠我的,给我在剧组安排了个角色,花钱买的,角色还算不错,演得好的话,我以后还能接到戏,呵,我是为了这个吗?就为了那点戏,我书都不读了,本来是大学本科文凭的我,现在成了只是个高中文凭….他说不欠也就不欠吧。”胡梦婷说道这里,有点想笑,真的笑了,她笑她自己可笑,怎么可以那么相信一个那样的男人,“我早该想到的对不对,当初他的老婆就说对了,既然人家能为了我不要老婆,也能为了别人不要我对不对?我这就是报应,抢别人老公的下场。”

    “梦婷,你还年轻,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只要你肯努力,以后说不定你就成大明星了,到时候追你的男人一堆一堆的,你一定能找到自己的爱情的。”

    “爱情,我这样的人还找什么爱情,我现在也不相信什么爱情了,我算是看明白了,爱在两腿之间,情在**之后,誓言,总是在上床之前,分手总在激情过后!承诺就像是放屁,过后苍白无力,有些碰都没有碰就爱疯了,而有些人爱都没有爱就睡够了,有时候一个疯子放弃了一个傻子,只为了一个骗子!大家都在过五二零,其实都没有明白五二零的意思是什么,呵呵,五分钟的感情,两个人干的事情,最后等于零,我们的感情就是等于零,哦,不对,根本就没有感情,只是零。”

    “梦婷。”叶梓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角色真不错,不是主角,但也“呵呵,你别担心我,也别说出什么可怜我的话来,真的,我现在挺好的,我现在演的不是跑龙套的,还有点收入,剧组里面还管盒饭,我赚的钱能自己都存起来,等我存多了,我也搞点投资,说不定就发了呢,到时候我也玩男人…..”

    “我怎么在晓梅的婚礼上说这些。”胡梦婷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站直,立马又恢复成了一个美丽有魅力的女人样子,看着会场中间。

    “呵,叶梓你还记得董鹏吧,他也来了,看那人模狗样的样子,一个小角色而已,想在这里找人说话,我看都没有人搭理他,傻里吧唧的。”胡梦婷现在在看见董鹏,觉得这个人就是个猥琐的小人,想到自己还和那样的睡过,心里一阵想吐。

    叶梓循着胡梦婷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就看到了她说的那个董鹏,想起了陶爽,心里一阵难过,“果然还是祸害遗千年。”

    婚礼进行曲响了起来,看来她们两个聊得太投入了,都没有注意到这边婚礼仪式要开始了,不得不说吕晓梅今天特别的幸福,她的父亲把她交道了另一男人的手里,两个男人好像说了些什么,隔得太远也听不清楚,好像吕晓梅哭了,但后来好像又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