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54章 国庆讲故事
    第254章国庆讲故事

    白国庆注册的建筑公司就是远大建筑公司,公司规模不算大,但也不算太小,现在办公室有二十多个人,主要就是行政人事部、财务部、工程部、采购部、招投标部这几个部门,每个部门都重要,缺一不可。白国庆到也直接,开了个大会,把韩啸介绍给了所有的人,大家这才看到公司的这位大股东,听说还是个退伍军人,所有人都对韩啸这位军人心生敬意。

    然后白国庆又把韩啸带到了财务部,韩啸是大股东,当然第一件事情就是了解公司的财务状况,当然这之前每个季度白国庆都会给叶梓邮寄公司的财务报表,叶梓肯定知道公司的财务状况,叶梓知道不一定韩啸知道,该走的程序你就一定要走,不能因为是亲戚的关系就把程序简单话,正因为是亲戚的关系才更要在财务方面公开透明起来,不然以后反而会产生隔阂,有句话说得好,就是亲兄弟要明算账。

    韩啸不懂财务,姜瑶也不是很懂,但是姜瑶是财务部的经理,负责给韩啸解释的是财务部的一个张会计,这个会计拿的工资不低,是白国庆专门高薪聘请的。

    “搞建筑这个行业已经这么赚钱了?”韩啸看到工资总资产那一栏就吓了一跳,之前他一直在部队,又因为这是叶梓的事业,他想过要过问,他知道能赚钱,但是不知道能这么赚钱,现在一想他们家占百分之四十的股份,那不是他们家现在已经是大富豪了?

    “不赚钱的事情谁做呀,现在深圳就是搞建设,这个时候都不赚钱什么时候赚钱,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离乡背井南下深圳,就是农民工好多出来当建筑工人几年时间家里的楼房就盖起来了,还要外加养活一家人,你说在家里刨地能行吗?肯定不行是不是。”白国庆有点自豪,这是他在这边打拼创造的财富,韩啸的惊讶就是对他付出的肯定。

    财务上的东西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完,韩啸一整天就和财务部的张会计打交道,他十分后悔当初怎么不多读点书呢,现在一项一项的看起来,还那么多的数字,真的看得他脑壳痛,所以其实有钱人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是不是?

    “国庆,我们建筑公司有不少自己的建筑工人吧?”

    “对呀,有不少,这边的建筑工人大部分都是农民工,出门打工也不容易,你放心,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拖欠农民工兄弟的工资,但也不得不押他们三个月的工资,你别看他们都是些农民工,不押着工资的话就不好管理,他们之中会有那么一两个刺头,挑事,押着钱的话就不敢了,没文化也恼火呀。”白国庆以为韩啸要问工人的事情,首先想到的是韩啸是军人,正派,关心的是底层的人民。

    “我现在不是要问这个,我是想问既然咱们有工人,为什么还把活外包,这样不就少赚一部分钱了吗?而且我看咱们为了得到这个工程还给有关部门送了钱,这钱还给得不少,就是这部分钱咱们把他在招投标书中降下来,不是一样的能中标吗?难道不是价格越低越能中标?”韩啸想到的首先是利益的最大化,那不才是商人真正追求的东西吗?

    白国庆说韩啸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天堂的门坏了,上帝要招标重修,印度人说:“三千弄好,理由是材料费一千,人工费一千,我自己赚一千。德国人说:“要六千,材料费两千,人工费两千,自己赚两千。中国人淡定的说:“这个要九千,三千给上帝你,三千是我赚的,剩下的三千当然是中国人找印度人干活。最后上帝拍板中国人中标。其实就是三千块的活,出了九千块来干,更多的人都赚钱受益,工人的钱不变,而那个中国人也不用花太多的心思,只要等工程完了去验收就可以了,省事还赚钱,何乐而不为呢?至于给有关部门的钱,你听完之后觉得该不该给呢,那部分钱其实不是咱们出的。”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咱们现在修的房子价格这么高,实际上成本被成倍的太高了是不是,最后买单的其实就是购买房子的人是不是?但咱们公司又没有付出很多时间和精力就赚到了这个钱。钱虽然赚得轻松,但这样是不是犯法的呢?”韩啸对给有关部门送钱的事情还是不太赞成,他喜欢踏踏实实的赚钱。

    “大家走这么做,当然我们也可以选择不做,但不做就没有工程到咱们手上,这都基本成了这个行业的规矩了,没办法的事情,你放心不会出事的,只要咱们把质量做好了,工程不出问题,国家也不会查的,再说了那样的事情也不多,一般情况下,我们还是按程序办事。”白国庆之前也跟韩啸一样,可那样就没有肉吃呀,人是会变的,也是会变通的,至少他赚钱了给农民工发工资不会拖欠,不会像有的公司一拖拖一年,甚至几年。

    韩啸想了想又问道:“如果这个事情被上面卡着成本来怎么办?算着就该三千块,制定一个控制价三千,可以低于,不能高于,那咱们该怎么办?”

    “我还是继续给你讲故事吧。”白国庆觉得讲故事说明问题比较好懂。

    “你别笑哈,还是哪个门的故事,只不过是地狱的门的故事。”又是门,白国庆怕韩啸笑,“这次是地狱门坏了,阎王吸取了上帝的教训,像你说的那样制定控制价三千,德国人看了一眼走了,因为在德国人看来根本就做不过,出去材料费和人工费用,根本就赚不到他想赚的钱。印度人直接报价三千。中国人给了评标的小鬼五百,报价三千,呵呵,当然还是中国人中标。德国人和印度人都很纳闷。之后,中国人话了五百材料费,五百人工费,修了一半宣布停工,又拖了半年,各种理由,什么材料费涨价了,人工费也涨了云云,阎王被逼追加投资三千,完工,中国人还是把钱给赚了。”

    韩啸有些无语,“这样也行?”

    “为什么不行?有关部门能拖欠咱们的钱,咱们为什么不能拖他们的工程进度,还想花最少的钱完工,那有那么好的事情,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然怎么饿死的都不知道,别看这个行业能赚钱,真的,韩啸哥,我给你说,只要给你工程做的那方拖欠工程进度款一年甚至几年时间,一般的小公司肯定撑不住就倒闭了,发不出民工工资,民工就能把你的公司给拆了。赚多少的钱就得冒多大的险。”这都是白国庆自己悟出来的,“这个行业并不是人人都能赚钱的,有的公司不是真的想拖欠民工的工资,是他们也被拖欠了,真的发不起工资,当然那些有钱还不给民工发工资的黑心老板是该进地狱的,但现实就是那些人好好的活着,拿着本该给农民工的钱花天酒地。韩啸,其实我们这算是良心公司了对不对?”白国庆只喊韩啸名字的时候,就是拿韩啸当朋友看,而不是自己的表哥。

    韩啸有些唏嘘,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路还就得那样走,是为了生存。

    “既然故事都给你讲了那么多了,干脆我就再给你多讲一点吧,以后你遇到这样的事情之后就明白了。”

    “还是门的故事?”

    “这次不是门的故事了,是电梯的故事,不过还是跟天堂地狱有关。天堂连接地狱的电梯坏了,也要重修,经过前面两次的教训后,主管方控制定价三千,而且规定一次性修好。德国人又来了,看了一下还是走了,走了的理由同上。印度人还是直接报价三千。中国人也报价三千,并称完工后又茅台送,又中标了。拿到钱后中国人就开工了,材料费五百,人工费五百,完工后,上帝叫人验收,事先收了中国人红包五百的验收员声称合格。不久又坏了,安检,质检(都收了钱)等部门说超载所致,要重建,上帝被迫追加九千让中国人重建。中国人再一次把钱给赚了。”

    韩啸有些无语,“还有没有下一个故事?”

    “你想听?那我就继续讲。”白国庆拿了烟出来,给了韩啸一根,给韩啸点上,然后才是自己,这是基本的礼节,光给烟不点火,那不是成心给,除非你是长辈或者领导。

    先吸一口烟,白国庆才开始又讲起来,“再再后来,通往人间的大门也坏了,死的上不来,投胎的也下不去,上帝与阎王爷都急,问题很严重,。经过几次的教训之后,天国严格定价三千,监理、审计现场跟踪!并且免费保修一千年。德国人被吓跑了,印度人报价三千,中国人也来了,报无偿修理,且免费保修两千年,要一千年的管理权,上帝和阎王都同意了,中国人修好了门后,在门口设了个收费站,死了要上天堂的手五百,下去投胎的每人每次收取五百,双向收费且上不封顶,给五百的投到欧洲,给一千的投到美国,逃费的一律投到中国,上帝和阎王无语,彻底崩溃。”

    “怎么你说得好像中国不好一样,怎么逃费的都投到中国?”韩啸对此有点不高兴,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民主的国家,大家现在吃得饱穿得暖,还能上学,有什么不好?

    “那和欧洲比呢,和美国比呢,人家上学看病都不要钱,多生孩子国家还给补助,国家帮你养,咱们国家呢,生二胎还要罚款,八几年的时候不偷着生还生不出来,为了响应计划生意法,都是把要是二胎的孕妇拉去流产…..”看韩啸脸色不好,白国庆不敢说下去了,“韩啸,你可别生气好,我虽然说的是实话,但是并不代表我不爱国,你看现在出国潮这么厉害,我都没有想过要离开咱们的祖国,不管别的国家再好,咱们是中国人,到了别的国家也不能真正的享有到他们的福利,而且我们国家比起非洲那边可是好太多了是不是?”

    “好的坏的什么都被你说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韩啸不能强求别人都跟自己一样,但不得不说白国庆说的有一部分是对的,比如叶梓的弟弟,那就是个罚款才上了户口的孩子,要是他家现在还在农村,估计也没钱给贝贝上户口。

    “呵呵,咱们中国会越来越好的,不是以前老说赶超美国吗,早晚的事。呵呵,就是不只在有生之年我还能不能看到。”

    “诶,你刚才讲那个故事,我怎么觉得有点像咱们国家的高速公路呀,那不是就收费吗?那是不是说有不少的修建方因为收取过路费赚翻了?”

    “呵呵,这个你也想到了呀,反正我知道的是咱们的路有些是港资修建的,人家免费给你修,修完之后就收过路费,给国家要的收过路费的时间一般都是十年或者十五年,其实人家几年时间就把本赚回来了,后面的钱都是纯利润,你可别小看那过路费呀,越往后面越赚得多,现在的车是不是比以前多了?后面还会增加,不过这样的肥肉我看国家也快收回去自己吃了,以前咱们国家有的地区缺钱会那样做,现在国家调拨,基本不会把这样的好事情拿出去给别人干了,那钱都是以亿计算的,不是以圆角分算的呀!”白国庆也修过路,但他只是承建方,修好了交给甲方验收完了就拿钱,然后就没他这边什么事情了。

    “希望咱们的国家多赚些钱,然后多建些学校,让人人都能读书就好了。”韩啸表情有点痛苦,他想起了在云南的时候,见到的那些山里的孩子,别说读书了,就连穿的鞋子都没有,在中国还有很多贫困的人那,希望中国早些富强起来。

    一下午白国庆都在办公室给韩啸讲故事,韩啸听得很认真,也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