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53章 姜瑶的小性子
    第253章姜瑶的小性子

    白国庆到机场接的韩啸,带着姜瑶一起去的,姜瑶跟着白国庆一起喊韩啸表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心里却不怎么高兴,她之前不是很清楚白国庆这边的财务状况和公司情况,白国庆也没有特意要给她说,直到白国庆这边让她管理财务上的事情,她才知道他们家这公司还有叶梓的百分之四十的股份,那就相当于说公司差不多有一半是别人的,只要一想到这个她心里就有点堵。

    韩啸是个当兵的粗人,有的事情上很细心,但对于女人的那种小心思根本就不在意,哪里会去注意白国庆的媳妇儿高兴不高兴,跟她都不怎么说话,也不会怎么去看她,表弟的媳妇,他跟她能说到哪里去?免得引起误会。

    “哥,你看看深圳这边是不是比蓉城更加的现代化,这才几年时间就发展成这样,等明年香港回归,深圳这块宝地的地价还得长,这人口也是成倍的往上长,来这里的都是外地人,本地人没多少,做生意的台湾香港的比较多,干工的就咱们四川的比较多,勤劳吃苦。”

    韩啸做在车后座,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想着多少年前这里还只是个小渔村,现在已经成了现代化的大都市,感慨这世界变化也太快了,眨眼的功夫就变了,而白国庆当初的南下之行还是对了,就算他现在回去也算是一款了吧,如果还是呆在单位上的话,现在也就还拿着那点死工资,过着比一般人好一点的生活,但也发财了。

    “这两天我先带你转转,熟悉一下这边的环境,顺便玩两天放松心情。”白国庆也是知道韩啸的情况的,知道他心情不好,之前还在戒毒,也不知道到底戒掉没有,他对韩啸的身体状况还是有一点担忧的。“然后你再去公司,我让姜瑶把公司的财务状况给你说说,具体职务我就不给你安排,怎么说你也是大股东,也是公司老板,不过你得先跟着我熟悉公司运营状况,到时候我们两个商量着干事情。”

    “不用了,明天我直接去公司,我想尽快熟悉起来,在家里已经放松得太久了,这人都要发霉了,再说了这环境还有什么好熟悉的,以后自己多跑跑就出来了。”

    “那成,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明天就直接去公司。”白国庆听韩啸那样说也没有什么异议。

    “呵,国庆,你现在真是大老板的派头了。”韩啸觉得白国庆比以前更加的干脆果敢起来,这就是做大事的人应该具备的素质。

    “哥,你可别这样打趣的哈,当初要不是叶梓大着胆子往我这里投了一百万,我也不能买下来那块地,买不了那块地,我们公司也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快,说不定我还在哪里当小包工头呢,而一旦先机失去了,后面赚钱就慢了,你看现在深圳这边搞当地产的多少人,小建筑公司到处都是,没实力的也只能赚点小钱而已。

    韩啸去深圳的前几天姜瑶正和白国庆闹矛盾,闹什么呢,按照白国庆的意思是让韩啸直接就住在家里,现在他们租的房子也够,两房一厅,原本有个书房,既然韩啸要过来,干脆就把书房空出来给韩啸用,不用花心思再去给韩啸找房子,还能一并照顾到,叶梓不在这边,总不能让韩啸一个人出去租房子,又不是外人。

    “他是不是外人,可是咱们是两口子,他又是个男人,要是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和他两个人在屋子里面多尴尬你想过没有,我是个女人。”这就是姜瑶的理由,她本来来深圳想的就是和白国庆两个过二人世界,结果现在多一个韩啸,再加上她觉得韩啸又算是公司这边的大股东,好像她家的钱被韩啸给分了一样,那心里就别提都难受了。

    “你都想到哪里去了,韩啸是我表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自己又没有哥哥,他就跟我亲哥没有两样,而且他还是个当过兵的人,这人品你我都该信地过,所以今天你说的话以后就不要说了,等韩啸来了,你最好不要表现得不高兴。”

    白国庆领着韩啸就去了他们租房子那里,环境不错,距离工地和公司都近,就是租金稍微贵了一点,但对于现在的白国庆来说也就是些小钱。

    “哥,你就住这个房间,昨天刚收拾出来的,床单被套什么的都是新买的,因为是租的房子,所以家具少了点,就一个书桌一个柜子,你看要是还缺什么,需要什么,你给我说,一会儿下午我们出去买,反正自己开车去商城也不远。”

    韩啸还没有想到白国庆的意思是让他跟着他们小两口子一起住,他自己也是已婚人士,知道两口子肯定都愿意有自己的空间,可白国庆现在叫他一起住,这不是让他插在他们两口子中间当电灯泡吗?他有些不愿意了。

    “国庆呀,你要我和你们一起住?不好吧,我还是出去重新租房子吧。”刚才上楼的时候韩啸已经观察过了,这附近的房子好像也没住多少人,从窗台上看出来了,很多都没有晾晒衣物什么的,过往上下的人也不多,也是,这附近的房子一看也是刚建起来不多久的,都是拿来出租的吧,深圳人是多,但打工应该是最多的,要不就住工地上,要不就住厂里,没有多少人舍得花钱单独租房子的。

    白国庆往姜瑶那个方向看了看,人现在已经进去了卧室,白国庆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韩啸这才刚到家,怎么就不知道倒杯水,倒霉的女人。

    “哥,你是不是多想了呀?姜瑶她这个人挺好的,就是这两天有点感冒,刚才坐车有点晕,现在就是进去屋子里面歇,你别多心,就在这里和我们一起安心的住下,叶梓不在这边,我就是你最亲的人,我们两个也相互有个照应,现在咱们也只有一部车,平时一起去公司也方便,而且住在一起不是还能省点房租吗?何必再多费一个房租,我这都是现成的。”白国庆就怕韩啸多想,他和韩啸多亲呀,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亲哥俩,都是一起在床上撒过尿的人。

    “那好吧,到时候你们要是不方便,一定要说出来,我再出去租房子。”韩啸也不是扭捏的人,男人就是这样,还有就是要是他不住下来,搞得他好像生了姜瑶的气一样,姜瑶和他本来就不熟,刚才进了她自己的房间也好。

    “哪里会不方便,哥,你安心的住哈,不要客气,我去看看姜瑶去,一会儿咱们去除吃饭,我给你接风。”白国庆说完出去顺便把韩啸的门给拉了过去。

    等白国庆出去后韩啸就把箱子里面的衣服给拿了出去,全部都是新了,叶梓给买的,说他这次过来是干事业跟在部队不一样,穿着一定要讲究,领带都给他买了五六个颜色,西装也是好几身,还有不少衬衣,当然还有几套平时穿的衣服。一套一套的把衣服拿出来往衣柜里面放,韩啸就想起了自己那小妻子一边买衣服一边唠叨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笑容。

    “你怎么回事呀?”白国庆这边进了自己的卧室脸色就不好起来,姜瑶这样子明摆着就是给韩啸脸色看,人家才到这里第一天她就这样,“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前几天我怎么跟你说的。”白国庆的声音很小,小到他必须靠近姜瑶,姜瑶才能听清楚,但语气颇重。

    姜瑶翻身不理他,她就是心里不舒服,刚才她也听见了,人家韩啸都主动要求出去租房子住了,他还把人给留了下来,傻不傻呀,姜瑶觉得在白国庆的心里自己还不如韩啸重要,从小一起长大的怎么了,可他却不能陪你到老,和你过一辈子以后要慢慢一起变老的是她姜瑶,她现在就是耍小性子,看看白国庆哄不哄她,结果人不但不哄她,还吼她。

    “你这是什么态度,不但不认错还有脾气了是不是?要是今天来的人是你的哥哥,我一样的对他好,也让住下来。姜瑶你这样就是自私。”白国庆又绕到姜瑶的另一边,“你还有脸哭了,赶紧起来收拾一下,一会儿要出去吃饭,吃了饭咱们逛逛商场,看看韩啸哥还有什么要买的东西不,人家刚来,就算没有东西要买,洗漱用品总要买吧,前几天让你准备,你居然什么都没有准备。”白国庆根本就没当姜瑶的哭是一回事,这几天她老哭,习惯了。

    “什么都要我准备,难道我每天不是和你一样要出门做事情呀?都同样是人,你做事情,我也做事情,为什么那些事情就非得我去干,你动动嘴皮子就成了?平时也就算了,家里的家务事,你自己说你干了多少?还不都是我干得多,韩啸现在住的房子也是我一个人收拾出来的,我真是就搞不懂了,你能不能心疼心疼我?其实我就想咱们两个有个私人的空间而已,这算是要求吗?”

    “好了,好了,你也别说了,现在韩啸都住下了,再说那些有什么用?刚才我语气重了点,我给你道歉好不好,以后有什么你不想做的家务,你给我说,留着我来做就是了,现在你赶紧起来嘛,收拾一下要出去的。”白国庆就搞不明白了,家里到底有多少家务事要做,租的房子怎么小,平时两个人都是晚上睡觉才回来,家里也脏不到哪里去,地都很少拖的,洗衣服就更没什么了,不是有洗衣机吗?真的就那么累?有他在外面应酬累?要算工作量的话,他肯定是比姜瑶大得多的,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和姜瑶争吵的时候,还得把人给哄好了。

    “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真不去?”白国庆靠近姜瑶问道,然后就把人给吻了,这招对姜瑶就管用,一个吻结束,人还不是乖乖的就起来收拾自己了。但这次的事情终究还是让白国庆多少对姜瑶产生了些不好的看法。

    韩啸是什么人,等姜瑶从房间里面出来就知道刚才人肯定是哭过了,虽然不知道她哭什么,但肯定跟自己有关系,差不多应该是因为住房子的问题吧,韩啸下意思的就和叶梓比较起来,想如果叶梓站在姜瑶那个位置会怎么办?那肯定不会像今天这样,韩啸多少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起来,但现在再说出去租房子住也不是时候,早晚反正他是决定要搬出去的。

    不光是韩啸把姜瑶和叶梓比,姜瑶心里也在拿白国庆和韩啸比,白国庆就是那种白面书生型的人,或许在古代更加受欢迎一点吧。韩啸呢在姜瑶眼里就是吕布那种存在,比较粗狂,当过兵的果然不一样,韩啸就是那种已婚妇女会喜欢的男人,比较有男人味儿。白国庆就是那种小女生,也许可以更大一点,大学生吧,从初生到大学生都会喜欢的男人。

    姜瑶有些不好意思的偷看了一眼韩啸的喉结,确实要比白国庆粗,从电视上看,当兵的基本嗓门都大,喉结粗也许和嗓门大有关系吧。不敢再看第二眼,姜瑶觉得自己应该讨厌韩啸的,他的到来时刻在告诉她姜瑶公司还有别人的份。

    沿海城市什么最多,海鲜,白国庆就想着带韩啸去吃海鲜,当然海鲜这些东西在蓉城也有,只是品种没那么多,有些海鲜品种就是出海不久就得吃,不然就会死掉了,运输也不方便,像这样的,蓉城就很少,即便是有,那也是不新鲜的,但像海鱼这样的,蓉城基本上也是只有冰冻的。

    吃海鲜吃的就是个鲜,冰冻的,哪有活的好吃?因为鲜所以贵,三个人吃了一桌子海鲜,盘子多,海鲜壳多,花了一千多块。虽然觉得有点贵,但韩啸并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白国庆点多少,他吃就是了,胃口好,姿势却粗相,跟姜瑶想象的那种粗人到是拉开了距离。她以为韩啸会出丑的,结果没有,有点失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