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49章 晚归
    第249章晚归

    尽管部队一再挽留,并且也表示了韩啸可以慢慢在家里养病,但韩啸还是要坚持退伍。韩啸的退伍转业办理得很快,没过几天就办理完了,按照韩啸的级别国家是要给安排工作的,当然如果不要工作国家这边就会补偿一部分钱,但是不是很多,一般的人都会选择工作,特别是农村出来当兵的,国家给的工作都是铁饭碗,一般出去是找不到这样的工作的,除非是读书出来国家分配才行。可韩啸跟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他不想上班,不想拿那种死工资,所以没有选择工作,国家给补贴了八千多块钱,韩啸的当兵生涯就算结束了。

    韩啸不当兵这个事情很快就传到了韩父那边,韩父根本就来不及阻止,人就退伍了,更让他生气的是退伍就退伍,居然还不要工作,那你以后准备干什么?韩父和韩啸打电话说不通,两父子谁也不让着谁,在电话里面不欢而散。

    白淑娴这边当然也很快得到了消息,对于韩啸退伍的事情,她觉得就该退伍,当兵有什么好,当兵那么危险,差点命都没有了,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她非常的赞成韩啸退伍,但是却不赞成不要国家给安排的动作。

    不给韩啸打电话,白淑娴直接给叶梓打电话,把叶梓说了一顿,说叶梓这个当妻子的怎么当的,老公退伍不要工作这样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不要说韩啸之前没跟她商量,不用想肯定也是商量过的,那商量的时候你怎么不劝着点,韩啸那么听你的话,你就不能让他接着国家给安排的工作,这年头有个正式工作那多好,不用太累不会失业,就不用担心那天吃不起饭,老了国家还给退休金养老,有什么不好的呢?

    “你妈让你工作呢。”叶梓说得很无奈,晚上打电话给她,这个时候叶梓是在家的,白淑娴不可能不知道,叶梓直接开的免提,整个对话韩啸都听完了。

    “你不用去理会我妈,她的脾气我知道的,过几天就没事了,等我身体好了,我就准备找点事情做,到时候我也做生意,我老婆那么会赚钱,我不能比不过她是不是。”韩啸现在喜欢搂着叶梓,叶梓身上的气息能让他很平静,因为这个他的毒瘾发作的间隔时间是越来越长,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能把毒瘾戒了,到时候他一定要好好干事情,让叶梓过上幸福的生活。

    “成呀,要不到时候你和白国庆一起你弄吧,反正我在他那边也投入了那么多钱,我看他弄得不错,我的钱现在也不准备撤出来,到时候你就和他一起做搞工程吧,这都是现成的事情。”

    “那毕竟是你的钱。”这个时候韩啸的大男子主义一下子就出来了,他应该自己创造出一片天地来才对。

    “我的钱还不是你的钱,你的钱也是我的钱,你的人也是我的,我们是一家子,我的钱交给你管我也放心,你就不要推脱了吧。”叶梓好不容易给韩啸撒一回娇。

    韩啸没有回答,不回答就表示默认了,他媳妇儿说得对,他赚钱是为了给媳妇儿花,媳妇儿之前投资的事业他帮着弄也是赚钱给媳妇儿,他自己要是搞什么事业的话还不是要从媳妇儿这里拿钱,说来说去都是一个道理,那他还搞那点矫情干什么,而且通过这次他出事住院的事情,他是真的看出来了,叶梓对他是真心的,那个时候他虽然是闭着眼睛的,其实她都能听得见,叶梓受了那么多委屈,他要怎么才能补偿呢?想到这些,他把叶梓又搂紧了些。

    “韩啸同志有件事情无务必请你解释清楚!”叶梓捧着韩啸的脸,很认真的看着他。

    叶梓突然就想到一件事情来,这个事情还很重要,关系到她和韩啸的关系。

    “你是指结婚证那件事情?”韩啸看叶梓那么严肃也猜到了是什么事情,其实回家的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想这个事情,但由于他时常想起王成的死,脑子里面很乱,就把要解释那件事情拖后了,现在叶梓主动问起来,他必须都好好给人家说清楚。

    “是的,难道你就不想给我解释清楚吗?有句话我可说到前面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要搞欺骗,不然我不会饶了你的。”叶梓狠狠的说。

    “其实很简单,那个时候你的年龄还没有到可以登记的时候,根本就办不了结婚证,可是那个时候你又非得要嫁给我,我也是没有法子,为了让你能安心的在韩家呆下来才做出了那样的事情来,老婆,我也是逼不得已,你就原谅我吧。”韩啸用鼻子趁着叶梓的鼻子,这是韩啸第一次向叶梓撒娇,只不过一个大男人跟个小女人撒娇稍微有那么点不协调。

    “那这个事情你们家里的人都知道?”

    “我爸妈是知道的,还有爷爷奶奶也是知道的,这个事情也瞒不了他们呀,当时你的年龄就那么点,想瞒也瞒不住是不是?”

    “但是好像你的两个姐姐不知道这个事情。”在医院的时候好像只有韩啸妈提了这个事情,如果韩啸真的不行了的话,韩文青不可能不拿这个事情说事的,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她和韩文君可能都不知道,当时韩啸妈白淑娴还担心她拿着所有的钱丢下韩啸走了呢。

    “她们哪里管那么多,想那么多,你看她们自己过的日子都没有理清楚过。”想到自己的两个姐姐,韩啸就皱了眉头,一个离婚找了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一个也差不多把日子过到了要离婚的地步。

    “那你那个时候不和我同房是不是也有这个原因?”

    “不仅仅是那个原因,和你办过酒席之后我就当你是我老婆了,我要对你一辈子好的,没想过要和你分开,但是那个时候你太小了,你那个时候要是满了十八岁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想到自己那迟来的洞房花烛夜,韩啸身心荡漾,抚摸着叶梓的头发,不干有进一步的动作,他这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他不能的。

    “哼,算你聪明,会说话,我给你说我这几天查过资料了,我们办过酒席是在众人的见证下结婚的,所以算得上是事实婚姻,这是被国家所认可的,我给你解释一下哈,听清楚了所谓是事实婚姻就是指男女双方在主观上具有永久生活目的,在客观上具有未经结婚登记即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事实,群众也认为是夫妻关系的结合,所以就算我们两个现在没有结婚证,我们两个还是合法的夫妻!”说到这里她还有些得意,不管怎么说她都是韩啸合法的妻子。

    “嗯,等我们两个都会蓉城了,我们去把结婚证正式办了吧,现在换我不放心了。”

    说到蓉城,叶梓想到了韩啸的爷爷,那个老人家去了,韩啸现在还不知道,也不知道该不该这个时候告诉韩啸,但这个事情韩啸终究是会知道的。

    “韩啸,有个事情我要告诉你,你要有心里准备。”叶梓声音放得很低。

    韩啸看叶梓突然又严肃起来,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除了结婚证的事情还有什么事情是瞒着叶梓的,但叶梓叫他做好心里准备,听起来好像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

    “你爷爷在你在云南执行任务的时候去了,那个时候家里的人都联系不上你……”

    叶梓的话没有说完,韩啸就站起来去了阳台,不用听完他也知道了,他没有送老爷子走最后一程,那个在他小的时候就带着他跑步的老爷子,在他大一点的时候暑假就把他扔在部队去训练的老爷子,那个不会因为他立功了特别高兴的老爷子….去了。

    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大口,因为吸得太急,呛到了喉咙,猛烈的咳嗽起来,干脆把烟熄灭看着远处,一脸的落寞。

    叶梓没有上前去,这个时候韩啸需要的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回忆过去,一个人难过甚至自责,最后才会痊愈。

    第二天韩啸就买了回蓉城的飞机票,没有送老爷子最后一程,但他既然知道了老爷子走了,肯定是要回去看看老爷子的,他还有很多话没有对老爷子说,要去坟前告诉他,还有他退伍这个事情也我应该让老爷子知道吧。

    “穴有种种,种种不同。色有黑白之异,质有老嫩之别,口有松紧,毛有疏密,然其构造大同小异,无外双眼动开,两唇合缝,上孔排尿,下孔流红。大户千金,小家碧玉,概莫能外。别名****,因居隐居之地,才美不外现。红颜称祸水,若遇非常之事亦偶露峥嵘。区区三寸之地,英雄豪杰为之折腰,酒色之徒为之殒命,流氓恶棍为之走险,文人墨客为之动心,多少艺术作品因之而生,多少鲜活生命因之而亡,顾曰:“穴乃人类创造力的源泉”,不无道理,穴有贵贱之分,贞妇之穴,千金难得一扪之亲,娼妇之穴,百圆可逞出入之快…..”董鹏一脸兴致的给其他几个男人讲着下流的话,他很是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算是个专家,就拿着那些事情讨好几个出来放松的男人,当然其中一个就是黄志仁,还有一个是郑柏飞。

    “都是些乱的,那你说娼妇和千金到底有什么区别,为什么有的人宁可你喜欢娼妇也不喜欢千金?”

    董鹏掐了一把自己身边的女人回答道:“不是穴的缘故,完全是人的缘故呀。古人云穴是一样穴,模样见高低,自古以来都是个看脸的社会,所以即便是个娼妇,可她却美若天仙,我也是不会放过的,被迷得神魂颠倒也是有的。”

    ……

    “我这准备回去了,家里人还在等呢。”对于董鹏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黄色段子,黄志仁听着有点乏味,他答应了吕晓梅要在晚上十二点前回家,以前是觉得家里没有人在等,所以什么时候回去都是无所谓的,现在想到家里还有个人在等自己,就想着与其在这里无聊下去还不如早点回家算了。

    “这么早就要回去了,这都还不到十点,还没有结婚呢,家里就管这么严了,这要是真结婚了还得了?”郑柏飞这段时间有点看不惯黄志仁的样子,以前就算是无聊,两个人也是无聊到一起的,现在他有一种被忽略了的感觉呢?

    “呵呵,这跟结婚不结婚有什么关系,我就是觉得现在挺无聊来的,柏飞,你不觉得这样很无聊吗?没什么事也呆在这里,你呆在这里的时间比呆在家里的时间还多,还有你那么挑剔,这里的女人你嫌脏也看不上,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

    摇着手里的红酒,郑柏飞不想喝得太多,但也不可能不喝,不然来这里干嘛?真的是为了找女人不成?他很洁身自好的,说白了他来这里除了有的时候谈谈事情,或者和兄弟伙聚一下,然后就只是找个喝酒的气氛,喝酒得有人配不是,但是现在黄志仁是真的要走。

    “你这真走呀?没看出来我心情不好呀,就不能陪着我多坐一会儿?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难到我还比不过你家那位?就算比不过,你晚点回去又能怎样呢?你要是觉得无聊,咱们打台球去,打牌也成。”反正今天晚上郑柏飞就是要黄志仁陪着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儿,两人什么时候都一起,坏事情没少干,现在黄志仁仿佛要改邪归正了,剩下他一个人混江湖,是不是太孤单了?

    都说到这份上了,黄志仁肯定就不能走了,这不只好给吕晓梅打个电话说自己晚些回去,结果电话你没人接,就只给发了个短信回去,吕晓梅呢在看电视没听见黄志仁打的话,结果晚上就一直在沙发上看电视等,着一等就等到了凌晨四点钟,她自己是怎么上床的都不知道,只知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黄志仁躺在自己身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