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47章 活着就是希望
    第247章活着就是希望

    高烧三十八度!

    体温在身高,高烧三十八度五….

    高烧三十九度二,通知病人家属,病人可能挨不过去了…

    高烧四十度,病人呼吸微弱,退烧针根本不起作用….

    韩啸现在的情况就是持续高温不下,医院一天下几次病危通知书,但这个病人也是命硬,还活着,好好的活着,维持微弱的呼吸,不死不醒。吃不了东西,医远就给一直输送营养液,营养液也只能维持基本的生理需要,所以韩啸的身体迅速的消瘦小去,眼窝深陷,呈深棕黄色,脸颊凹陷,整个头看着像是包了皮的骷髅头,身子就更加的没法看了,手臂上青筋爆现,腿上的肌肉也萎缩起来,叶梓给他擦身体能很清晰的看着他身上的肋骨,一条一条,轮廓明朗,不敢太用劲儿。

    “难道我给你用的药真的不管用吗?如果管用的话,你怎么还不醒来?可是要是真的不管用的话,你怎么又还活着,你这样子是为了折磨谁呢?你快醒来吧,你知道多少人在等着你吗?”叶梓反复数着韩啸的手指头,电视里面不就是那样演的吗,病人要醒的时候先是手指头动一下,然后睁开眼睛。

    叶梓从来没有这样仔细的看过韩啸的手,手指头很长,是那种比较匀称型的,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的指纹是锣,其余的是簸箕指纹,右手掌上有茧子,应该是用枪或者刀之内的武器长期留下来的。按照男左女右的法子,叶梓看了韩啸的生命线,按理说应该活到八十岁以上的,可是天注定是不是真的能斗得过人为呢?韩啸你一定可以活过八十岁的,叶梓在心里这样想着。

    病人居然退烧了,两个小时之内体温就降回到三十七度三….大家都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韩啸也许度过了危险期,活血人就要醒来了,大家都不敢离开病房,就连已经晕过一次的白淑娴也守在病床边,可等来的却是韩啸又一次开始发烧。

    医生,病人又开始发烧….韩家的人都要被折磨疯了,白淑娴更是受不住直接住了院,家里的人现在是全部都守在病房,深怕韩啸下一秒就离开….

    叶梓再也受不住了,她还怕失去韩啸,虽然她对韩啸保留了自己的秘密,但实际上两个人早就已经合二为一了,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韩啸就这样走掉,大家看着叶梓跑了出去,然后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针筒,里面有黄色像菜油一样的液体,她是准备给韩啸加大药的用量。

    “你要干什么?”白淑娴疯狂的把叶梓推到了地上,玻璃的针筒也摔碎了,药液流了一地,“你想害死我家韩啸是不是?”

    “妈,你不懂,现在韩啸这个样子,你就让我用药吧,用了药也许还有希望,不用的话….”叶梓从地上爬起来,“我用的这个药液不会对身体产生坏处的,妈,我是韩啸妻子,难道我还能害他,这个药是我自己的配的,都是温和的中药。”只是里面有一味猛药,这个叶梓是不会说出来的,说出来大家就跟不会让她给韩啸用药了,现在大家都守着韩啸,她根本就找不到单独能和韩啸呆在一起的时间来给韩啸用药。

    “他现在还在发烧,你就这样折腾他?有本事你把他的高烧先给降下来!”

    “叶梓不要胡闹。”

    所有的人都不同意叶梓给韩啸用药。

    “你们相信我一次吧,也许韩啸高烧是好事呢,他自己的身体与病魔在走斗争抵抗,身体里面的细胞都在作用,所以才出现了现在这种情况….”叶梓不光在说服其他的人,同时她也是在说服自己,这个时候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那韩啸也就只有等死了,而让韩啸就这样等死她办不到。

    “我们拿什么来相信你,就算以前你自己做点了药出来,难道就能说明你能救得过来韩啸?叶梓,你是不是太高看你自己了?我不能让你拿韩啸的身体做赌注,他也不是你的试验品。”这是白淑娴从未对叶梓有过的严厉,这也许就是一个母亲保护儿子的态度。

    “叶梓你想救韩啸的心,我们都理解,但你这样真是不行的。”韩父也摇了摇头,虽然只是在云南这边的医院,但怎么说也是个三甲医院,里面的不少医生应该都比叶梓这个医学院的学生都强吧,如果救不过来,那就是韩啸的命吧。

    “转院!”这是韩父的决定,没有人有异议,既然云南这边的意思是韩啸他们就不过来了,那就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北京去,努力之后就算人真的要走,那也不会有更多的遗憾。

    两个多小时后韩啸被送到了北京最好的军医院,因为高烧不下,医院里面采取的也是先退烧,打了退烧针,采用物理降温都不行,最后甚至用到了放血这个办法,可是也只是管了一会儿作用,烧退下去不到四个小时就又会烧起来,专家都让韩家这边做好准备,就算是病人以后被救醒过来,也有可能因为现在这种发烧的情况导致脑子受损,医院已经很委婉了,说白了也就是说韩啸有可能成为傻子。

    “你不会离开韩啸的吧?”白淑娴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她在害怕,害怕韩啸要是醒过来之后真的成了白痴怎么办?那要真的成了白痴的话,叶梓是一定会离开韩啸的吧,两个人根本就没有真的结婚证,现在叶梓是还不知道,她还能把韩啸当自己的丈夫看,那要是知道了怎么办,那个时候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就是个自由的人而要走?

    叶梓就那样看着韩啸妈,她不知道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问出这样的话来,韩啸现在还活着,两个人是夫妻,几年的夫妻,虽然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感情是真的,她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韩啸,而现在主要关心的问题应该是韩啸会不会离开吧。

    “你要是和韩啸没有结婚,你还不会像现在这样守着他?”白淑娴又问了一句,立马发现自己似乎问得不对,“我的意思是如果,如果你们两个不是夫妻,他醒了,要是像医生说的那样,你会守着他吧?”白淑娴急切的等着叶梓的答案。

    叶梓终于明白白淑娴的意思了,心里苦笑,她怎么忘记了她和韩啸的结婚证上面是没有盖章的,她不是韩啸真正意义上的妻子啊!

    “不是没有如果吗?”有的问题在没有发生之前根本就没办法回答,叶梓现在想的只是韩啸怎么才能醒来,如果真的如医生说的那样人变成了白痴,那她也会努力医治他的,她一个死了的人都能在这个世界上醒来活得好好的,韩啸如果都醒了,那么发生奇迹的机会不应该是大大的吗?

    叶梓没办法给韩啸用药,只好使用梓香园的水给韩啸强身健体,给韩啸擦身体的水,给韩啸涂嘴唇的水….凡事能用到水的地方都用梓香园的水,还为了不让韩啸的病房看来真的像病房一样全部都是白色,叶梓把梓香园的植物搬了两盆放在窗台上,绿色无花,却代表着希望。

    第五天韩啸还活着,这已经是一个奇迹了,病人在反复发烧,不停的消耗身体的时候还能活下来这不是奇迹是什么?虽然很瘦,但他的皮肤一点也不干,虽然皮肤不白,但却是有点透明那种,仔细看皮肤的表面还有一层柔和的光,如果不是真的知道这是个病人,一定会觉得这其实就是个睡着了的正常人。

    吕晓梅来医院看韩啸,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劝叶梓了。叶梓现在的样子比她想象中的好,至少没有哭,看到她来了还能勉强的扯个微笑出来,只是那个笑里面全是苦涩。

    “没事的,他现在不是还活着吗?只要人还活着,那就是有希望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他是只有点发烧,等烧退了人也就活过了,伤口的恢复也是正常的,所以他很快就会醒过来了。”叶梓一直都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嗯,他一定会很快醒过来的。”吕晓梅握着叶梓的手,之前她是很羡慕叶梓的生活的,有个爱她的老公,现在她又对叶梓的未来担忧起来,虽然她也是很希望韩啸能尽快的醒过来,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插着氧气罩,输着营养液,过两个小时医生还要来打一针退烧针,没有效果,这样下去,韩啸生命的流逝是早晚的事情,要是韩啸真的不在了,叶梓还这么年轻就做了寡妇….

    “让我来吧,你不要碰他!”白淑娴从病房外面进来,看叶梓在给韩啸擦手,上来就抢了她拿着的毛巾,看到旁边还站着一个她不认识的女孩子,想估计是叶梓的同学,没有再说其他的。

    叶梓不知道白淑娴怎么突然就这样子,但肯定是有原因的,人在绝望的时候往往会做出很多之前不可能做出的事情来。

    “我送你出去吧。”叶梓觉得有点尴尬。

    “嗯。”吕晓梅知道自己再呆在这里也是没有用的,而且看上去叶梓的那个婆母好像不太好相处,她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原因让韩啸的妈妈生气了。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说一声,我可能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我可以请我家黄志仁帮你,我们两个你不要太客气了。”

    回到病房,白淑娴甚至不让叶梓再靠近韩啸,韩文青和韩文君好像也有意拦着她,甚至坐在一旁的韩父也同意了她们这样,不然怎么都不出声呢?难道是刚才她离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还是说他们之前背着她商量了什么?原来她在韩家人的眼里始终都是一个外人,哎,没有正式的结婚证本来就是个外人不是吗?

    叶梓试着朝韩啸的病床走过去,刚才她们的阻拦她就当没有发生过,现在大家的心情都不好,她也不想弄出点事情来,然而韩文青抓着她的手臂不让她前进,叶梓试着用了用力,韩文青抓得很紧,根本就不打算放开她,而她也根本没那个力气和韩文青抗争,还有这里是病房,并不适合大动作和大吵大闹。

    “二姐,你这是什么意思?韩啸是我丈夫。”叶梓有点生气了,说话的声音尽量放低,她一直觉得韩啸是可以听到他们说话的,只是他不能动,她不希望韩啸感觉她们相处得不好。

    “这是妈的意思。”韩文青松开了叶梓的手,但身体没打算让开,也就是说还是不让叶梓过去。

    叶梓转过头去看着白淑娴,用询问的眼光看着她,她这是什么意思?因为是长辈,所以干脆不问出口,叶梓怕自己的语气不对。

    “这几天你也累了,照顾韩啸的事情就交给他两个姐姐吧。”

    叶梓对白淑娴这样的回答很不满意,韩啸的妻子也就是她还在这里,怎么就要把照顾韩啸的事情交给他的两个姐姐?照顾丈夫的事情不是更应该给妻子吗?他们才是最亲密的两个人,显然白淑娴有事情不想给她说,但又确实不想让她靠近韩啸。

    “妈,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让别人照顾韩啸的。”叶梓有的时候也是固执的,恰恰在韩啸这个事情上她能固执得可以,不说清楚,或者不给她一个合理的理由她是不会退缩的。

    “你这孩子,我怎么说你怎么做就是了,反正都是为了韩啸好,我们是他的亲人,也不是外人,肯定不会害了他的,你就不要靠近韩啸几天就成了,等他醒了,还是你来照顾,我们不会跟你抢的。”白淑娴仿佛是在恳求着叶梓。

    “为什么?”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我还要问你为什么呢,今天上午我找人算了,这个月你的运程压着韩啸,你们两个靠得近了就会克着韩啸,韩啸为什么这么几天了都还不醒,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是不是你的原因,你真要坚持着靠近韩啸是不是不想让他醒过来了?”白淑娴压低声音吼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