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46章 悲伤逆流成河
    第246章悲伤逆流成河

    -----你知道吗?在你没有醒过来的日子,我的悲伤已经逆流成河了!

    在六个月又六天的时候叶梓收到了韩啸的消息,受了伤,枪伤,差点就死了,现在还是昏迷中,如果不在四十八小时之内醒来,那这个人基本上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植物人也好,死人也好,部队这边通知了韩啸父亲,而韩啸父亲只通知了叶梓,至于白淑娴韩啸父亲没有通知,怕她受不了,有些伤痛就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先承受吧,现在人还在,等救不过来的时候再说吧。

    当天叶梓就做了飞机飞去了云南,韩啸伤得很重,不能移动。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隔着玻璃看着你,呼唤你,而你却听不见,韩啸你一定要醒过来,你知道吗,我在等你,一直都在你。叶梓伸出手多想摸一摸躺着的韩啸,他这次是伤到了心脏,失血过多,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气息微弱,虽然手术是成功的,但人却暂时没有醒过来,到底人还会不会醒过来,谁也说不清楚。

    “爸,放心韩啸会醒过来的。”仿佛一夜之间韩父就白了头发,今年可能是流年不利,上半年送走了自己的父亲,那个时候韩爷爷是因为年纪大了,安享了晚年,不会像现在这样难过,现在是他有可能面临白发人送黑发人,院方很明确的告诉他如果四十八小时醒不过来,那这个人不是死也只能是植物人,这个沉重的打击压得韩父有些直不起背。

    韩父看了看叶梓,在心里点点头又摇摇头,点头是因为叶梓的坚强,都这个时候了还能来安慰他这个老头子,摇头是害怕韩啸从此醒不过来,而叶梓还这么年轻,从此就要守寡,对她何其的不公平,还有遗憾,韩啸要是就这样走了的话,连个孩子都没有为老韩家留下。

    叶梓要求自己进到无菌病房去陪着韩啸,医院这边肯定不能够同意,病人现在是关键时刻,出不了一点差错。

    “让我进去吧,我和他说说话,或许他就舍不得离开了,他很快就会醒来的。”不是叶梓不相信医院的医疗条件和医生的医术,只要有一点点希望她都不会放弃,她进了梓香园找到了有个办法能让韩啸可能苏醒过来,只是有点冒险,但总比就这样看着人渐渐的在自己面前失去生命体征的好,叶梓一定要试一试。

    四十八小时就快要到了,韩啸的生命体征在渐渐的消失,院方已经含蓄的表达要不要提前把氧气面罩给摘了,还有输液也可以停止了。

    叶梓第一次看到韩父的眼睛红了,满是皱纹的眼睛里面布满了泪水,捂着胸口很难受的样子,韩父被护士扶走了,叶梓还是进了韩啸的病房,这次没有人阻拦,因为她说想要陪韩啸最后一晚上。

    “放心,你一定可以醒过来的,第一次我能救得了你了,虽然那个时候你伤得没有现在这样重,但我相信第二次我任然能够救得了你,韩啸你相信我吗?”握着韩啸的手,之前那个高大强壮的男人,现在已经很消瘦,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甚至呈现出死人才有的淡淡的紫色,可叶梓知道如果她都放弃了,那韩啸就真的醒不过来了。

    进到空间拿出已经配好的药水和针头,取掉了韩啸的氧气面罩,把他给翻了个身,让他趴着,吸了满满一针筒的药水,黄色的药水粘稠得跟菜油一样,叶梓也不知道到底会不会有危险,但是如果真的不试一试的话,韩啸或许连活到天明的机会都没有。

    拿着针筒把针头扎进韩啸的脊椎,他甚至不知道疼,一点反应都没有,从上到下把针筒里面的药水全部推进都韩啸的身体里面,这是增加人体抵抗力和免疫力的药水,还能有效修复人体的创伤。

    做完了之后,叶梓把韩啸翻转过来,把氧气面罩给他戴上,再把从梓香园拿出来的东西全部都收进去,然后她能做的就是出来紧紧抓着韩啸的手等待,他依然没有一点反应,跟死了一般。

    “韩啸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也许你听不见吧?但是我还是要说,遇见你是我上辈子和这辈子最美好的事情,还记得吗,其实我们两个结婚的时候并不是很熟悉,除了你的名字,我甚至不知道更多,你的话也不多,可是就是那样的你给了我一种幸福的感觉,我喜欢你粗糙的手拉着我在外面散步,有时候也喜欢你清晨来不及刮掉的胡子,还有的时候看见你精壮的身子我还会脸红,喜欢你搂着我那种安全的感觉。”

    “你知道吗,其实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开始的时候我也害怕自己会随时消失,可当你在的时候我总觉得你可以保护我的,你不会让我就那样消失的,下雨的时候有你陪着都觉得是美好的,你要是走了,还有谁能清早排队去给我买好吃的包子?你要是不在了,我想你了怎么办?你怎么舍得我一个人面对后面的事情?”

    不管叶梓怎么说,韩啸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跟睡着了一样,叶梓想亲亲他,那就亲亲他把,拿开氧气罩把脸凑了过去,吻上那已经干涩的嘴唇,天气很热,韩啸的嘴唇温度很低,世界很静,韩啸的呼吸很弱,弱到不仔细的就不会感觉到鼻子里面还有气息,叶梓的眼泪还是没有忍住滴在了韩啸的脸上,“亲爱的,我在吻你,你怎么不回应我,拿出你以往对我的热情,回吻一下我成不成,你不睁开眼睛可以,但是你不能不吻我?”

    叶梓扑在韩啸的身上,感受不到他胸膛的起伏,真的要走了吗?他怎么舍得?叶梓忽然抬起身子朝周围看,看了一圈,还好没有她在火化韩啸爷爷的时候看见的那两个人,是不是说明上天还不打算收他?

    “你看看你几天没有刮胡子了,刚才我亲你的时候已经扎到我了,等你醒了第一件事情一定要把脸上的胡子给刮了,我给你刮好不好?用那种带泡沫的好不好,哦,那个时候肯定你还没有力气,你就这样躺着,我给你刮,但我没有给你刮过胡子,到时候不知道会不会刮出口子来。”

    “还有你的指甲也长了,我也要帮你剪一剪,还有你身上都有味儿了,这几天都没有洗澡吧,难道到时候你想我帮你洗?可不要太幸福哟….”叶梓已经把自己哭成了一个泪人,站在外面的白淑娴哭喊着也要晕死过去了,她的儿子还这么年轻,马上就要失去生命,上天真是不公平,上天到底长了眼睛没有?她儿子是好人!

    韩父把白淑娴使劲儿的搂在怀里,韩文青和韩文君两个人捂着嘴巴也站在外面哭,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兄妹,以前不管有什么,韩啸这个弟弟对她们两个都是不薄的,之前还活蹦乱跳的人,怎么突然就不行了。

    叶梓从无菌病房里面出来,白淑娴要进去病房里面看她的儿子,擦身而过的时候白淑娴抓住了叶梓,掐着她的脖子,疯了一样摇着她,“你这个扫把星,就是你害死了我儿子,我儿子肯定是被你克的,如果没有你我儿子肯定还好好的活着….”

    叶梓就像个木偶一样任由白淑娴摇着自己,让她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吧。韩父和两个女儿把白淑娴给拉开,不让她继续说话,这个事情怎么能怪叶梓呢,那是韩啸出任务发生的事情,跟叶梓没有关系。

    已经过了四十八小时韩啸还是没有醒过来的意思,医院也表示无能为力了,但是韩啸还有呼吸,所以韩家这边也不准备放弃,所有的人都陪着韩啸,等待奇迹的发生。

    “如果韩啸走了,就把那件事告诉叶梓吧,她和韩啸的结婚证还没有盖章,实际上她还是个没有出嫁的女人,这对她以后结婚是有好处的,咱们家不能害了这个孩子,她应该幸福的生活的,相信韩啸也希望她能够幸福的活着。”韩父和白淑娴在楼道里面小声的说着。

    “不行,韩啸就算不在了,叶梓也必须为他守满三年,三年之后她要怎样都成,我不阻止,还有她的那些钱,虽然是他自己赚的,但要是没有韩啸的支持也不会….”

    “你怎么能打这样的主意,那不是咱们的,咱们怎么能去肖想?你是有文化有素质的人!”韩父有些生气了,语气加重了起来,自己这个妻子这些年越发的把物质看得重要起来。

    “什么叫我打那样的主意,你还有两个女儿,文青那个小男人根本就靠不住,花钱也是大手大脚,蒋毅那边也不像从前那样了,文君的日子也不好过….”

    叶梓听不下去了,结婚的时候她刚来这个世界,她以为办了酒席两个人就算是真的结婚了,后来扯的那个结婚证她也没有仔细看,盖章?她还真是嫁得粗心大意呀,结婚证上都没有盖章她就把自己嫁了?哦,原来她不是嫁了,只是和人睡了,想到这里叶梓冲进了病房。

    “韩啸,不要以为你这样不醒过来就没事了,你干了欺骗我的事情想就这样瞒过去是不是?你说你爱我,但你却欺骗我,你还没有和我真的结婚,你赶紧起来给我说清楚,你要是就这样睡过去的话,那好,你只要敢死,你死了第二天我就找个人嫁了,让你在阴间看着我幸福!”

    “叶梓你都在说什么?你这样摇我弟弟怕他死得不够快是不是?”韩文青把叶梓从韩啸身上粗鲁的拉开,叶梓摔到在地上,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她现在算什么,她和韩啸现在居然不是合法的夫妻,韩啸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她一定要他醒过来,给她说清楚!

    韩啸又躺回了床上,跟个木偶一样,连睫毛都不会动一下,韩文青心那么硬的人还是再一次哭出了声音,医院这边说了,韩啸生命体征消失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也许是因为他身体条件不错的缘故,这才拖着一口气,叫家里这边基本上都可以准备后事了,连植物人的可能都不会有。

    “去睡会儿吧,韩啸要是醒着看见你这个样子也会难受的,他舍不得。”韩文君劝叶梓去休息一会儿,从她过来看见叶梓开始,她基本就没有怎么出过韩啸的病房,蓬头垢面的,这哪里还是之前那个洋溢着青春气息的美丽姑娘,平时那充满神采的眼睛也跟死灰一样黯淡无光,眼泪或许已经没有了,只是红肿着眼睛,韩文君甚至觉得她这个弟弟也太折磨人了,若果真的逃脱不了死神的召唤,何不来得痛快一点?但她却还是和大家一样,坚持着希望韩啸一定能够醒来,不让医院停止给韩啸输送营养液。

    又过了一天韩啸还是没有醒来,但是也没有死去,所有的人都累了,只有叶梓不愿意离开病房,韩啸就算是真的要死,她也要送他到最后。

    “韩啸,你真的要走了吗?难道我的药不起作用,我们再试一次好不好?我觉得我的药还是起作用的,不然怎么你还活着呢?你相信我吗?”

    叶梓抓着看小的手,感觉到他手心一阵灼热的温度,这让叶梓惊喜万分,捧着韩啸的手,她清楚的看见韩啸的手指头动了动,这是要醒了吗?等了一会儿,人还是没有醒,但叶梓知道可能是她的药起了作用,之前没有反应是不是作用太慢了?作用慢的话还能说明这个药没副作用…想到这里叶梓再一次给韩啸注入了她的那个跟菜油一样的药,然后出去叫了医生,告诉医生刚才韩啸的手指头动了,很快病房里面就来了一堆人,医生护士还有家里的人,大家都等着奇迹的发生。

    “韩太太,你确定你没有看错?不是你产生了幻觉?”医生这样问叶梓,叶梓点点头表示之前自己确实看到了韩啸手指头动了,可最后医生给韩啸检查一番之后还是给出了也许是叶梓太累了,太希望韩啸醒过来,产生了幻觉。

    所有的人又哭了一场,白淑娴再一次晕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