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44章 救赎者
    第244章救赎者

    生老病死是常事,韩啸的爷爷也算是安享了晚年,叶梓接到电话通知的时候,韩啸的爷爷已经病危,顾不上回去收拾东西直接去了机场飞海南,等她飞到海南的时候人已经去了,听说没有什么痛苦,从发现不对劲儿到咽气不到半天时间,甚至都没有多的遗言,只是走的时候紧紧的抓着韩奶奶的手,人老了总有些是放不下的。

    叶梓是有些遗憾的,她不是代表她自己去见韩爷爷一面,她还代表着韩啸,可终究是没有赶上,老人家等不到,或许是想走的时候不让大家难过吧,有点无声无息。

    韩奶奶努力的想对叶梓扯出一个微笑没有成功,叶梓上前去抱抱她,韩奶奶就哭了出来,叶梓不得不将她抱得更紧,她希望她的这个动作可以给与这个老人一些温暖和安慰,陪伴了一辈子的人走了,伤心可想而知。白淑娴也在旁边抹着眼泪,韩啸父亲紧紧抿着嘴,一脸的严肃,身体紧绷,周身都散发着冷气。

    家里的后辈没人给韩爷爷送到终,死之前也只有韩奶奶陪在身边,之前韩啸父亲跟部队那边联系让韩啸回来见爷爷最后一面没有成功,他确实在执行任务,现在不能半途而废,韩父知道部队做了那样的决定,那就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所以这也只能成为韩啸这辈子的遗憾了。韩爷爷的遗愿是让将他的遗体直接火化。家人遵从在海南火化韩爷爷的遗体,家里的其他人都不敢进去看火化的过程,怕看着那个过程难过。韩爷爷也算是印了那句赤条条来赤条条去的古话,叶梓搂着的韩奶奶一直都在哭,叶梓也同样的不敢去看,她跟其他的人不一样,别人不相信灵魂的存在,可是叶梓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鬼魂的,不知道韩爷爷灰飞烟灭的那一刻灵魂的归属到底在哪里?

    随着火葬场的烟囱里面一股黑烟冒出去。韩爷爷真的走了,叶梓看见韩爷爷就在大家的不远处向大家家挥手。微笑着看着大家,然后好像还有两个人来拉韩爷爷,挣扎了一下还是走了,随着风轻飘飘的走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叶梓来到这个世界上是第一次看到鬼魂,其实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对不对?

    骨灰装在了黑色雕花的檀木盒子里面一起带回蓉城,由韩啸的父亲全程端在怀里,丧事也办得很低调,除了一些亲一点的亲戚,老爷子生前的几个战友再没有多余的人,虽然老爷子生前喜欢热闹,但他说死后想走得清净些。

    对于韩文青把小七也带过来了,叶梓一点都不奇怪。两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夫妻,因为大家现在都很悲伤的缘故,也没有人去多注意那个小七。叶梓倒是看了两眼,此人脸上一点悲伤都没有,也算是正常,人家甚至从来都没有看见过韩爷爷,对于不认识的人能有什么悲伤的,只是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也算是对死者的尊敬,倒是韩文青显得很难过的样子。从丧事结束之后就依着她的小七,仿佛没有了力气一般。这让叶梓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旁边,韩啸不在,她谁也不能依靠,现场没有一个人不悲伤难过。

    韩文君站在旁边一句话不说,这个时候最不好说话的人就是她了,这次就连韩文青都把她男人带去了海南,而她的丈夫蒋毅却说忙没有去,爷爷的骨灰带回蓉城之后举办的葬礼蒋毅也是来得迟走得晚,她自己都能看得出来父亲对这个女婿的不满,她只好带着孩子留了下来,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妈妈,我要回家去,这里一点你都不好玩。”蒋欣是个喜欢热闹的孩子,外婆家现在这种低气压她受不了,大家都不笑的,而且外公那表情好吓人。

    “你先带着孩子回去吧,家里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你能帮得上的,你奶奶我会安慰她的,还有你和蒋毅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日子难道不能好好的过?你也不要什么事情都顺着他,你自己也该有个主意,男人的脾气都是女人惯出来的,你退一尺,他进一丈,你自己得立的起来,知道吗?”白淑娴对这次蒋毅的表现也多有不满,虽然只是外孙女婿,但怎么能只做做面子活路呢?难道真的就那么忙,一个单位少了他一会儿都不行,请一天假不行吗?抽那么一会儿空时间到底是为了谁呢?

    “妈,我知道的。”韩文君每次都是这句话,回去之后基本上又把她妈的话忘记到脑袋后面的爪哇国去了。

    韩啸那边执行任务一点实质性的进展都没有,自从那次跟了这个叫华子的大哥之后,人就天天被安排在场子里面,说白了就是看场子的,每天晚上都能看到场子里面哪些毒品买卖,都是小分量的,一小包一小包的,每包五十元。这些都不是韩啸他们的目标,他们的目标在大头目上,华子这样的都不算,可他也只能通过华子才能接触到那些人,但不知道是不是信任不够的缘故,除了下面的小弟,华子并不让他和王成接触上面的人,这使得他们的任务很难进一步的开展下去。

    “怎么办,咱们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就这样天天在这里给人看场子?”王成有些沉不住气了,王成的年纪和韩啸差不多,之前在部队里面也立功过几次,但做这样的事情却是第一次。

    把烟头往地上一扔,韩啸使劲儿的用脚把烟头踩熄灭,还来不及说话就看见场子门口一阵骚动,然后就是尖叫声,看来是有人来找茬,韩啸和王成立马就冲了上去,每当这个时候都是他们两个表现的时候。希望华子能看得见。

    地上躺着两具尸体,还有几个受伤的小弟也躺在地上呻吟,没有人去理会这些。出来混都是早晚的事情。韩啸和王成身上也沾上了血,不是他们自己的,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

    这次来的这伙人不简单,除了小弟们拿着砍刀之外,带头的大哥手里还拿着枪,现在正抵在华子的脑门上,华子一脸镇定的看着那个拿枪指着他脑门的人。哼了一声。

    “山鸡,你这是什么意思?”华子双手插兜。面无表情,他不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命大不是还好好的活着吗?干这行,只要你自己有本事加上运气。能熬过几年不死不残,往上面爬那是很正常的,天下都是打出来的,不打你哪里来的天下?

    “我什么意思,我们大哥让问问你们什么意思,这次的货是你们这边劫走的吧?把货叫出来不要伤了和气。”

    把手从兜里抽出来,华子同样拿出一把枪快速的指着山鸡,“******,比枪是不是。我也有。”两人后面的小弟都表现得蠢蠢欲动,随时都准备再干一场。

    不知道是谁先开的枪,反正现在场面再一次的混乱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的枪法都不好,山鸡和华子都没有受伤,趁着乱韩啸被华子拉着跑了出去,不管有没有枪,现在是山鸡那边人多得多,混战解决不了问题。关键时刻保命要紧,命都没有了。那些荣华富贵以后谁去享受。

    韩啸受伤了,混乱中他故意为华子挡了一枪,当然这是冒险挡的一枪,他不能再等了,但这一枪要是不挡好的话,有可能伤到他的性命,幸好只是伤到肩胛骨,现在咕咕的往外面冒血,用右手按着伤口,减缓流血的速度,疼痛得厉害,但他是男人,咬着牙关,表现出一副坚强的样子,只要这个疼能换来华子的信任,那任务基本就算完成一半了,他和王成就鞥顺利接触到目标人物。

    “兄弟,没事吧。”这还是华子第一次这样称呼韩啸,这算是对他这个人真正的认可了,韩啸在心里笑了一下,还真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呀,但韩啸深切的知道,这种血肉换来的信任在华子这样的人面前也持续不了多久,所以不趁着现在打入敌人的内部,时间一长他们的事情又得重新布局。

    “没事,还能忍得住,只要这血不流干,就死不了,过几天我又能生龙活虎,还得为家里赚钱,我死了,家里的人就难了。”一脸的苦情,谁说只要演员才能演戏了,韩啸现在就能赶超刘德华郭富城。

    “放心,兄弟,等过几天我带你发大财。”华子拍拍韩啸的肩膀。

    叶梓的心突然一阵抽痛,来得迅速,去得也快,伸了手去摸,心跳恢复正常,她以为是自己刚才产生了幻觉,这几天在家里太累了,韩奶奶倒是不需要人照顾,很省心,不怎么需要人照顾,甚至有的时候也不想吃饭,实在是太伤心了,有的时候抱着老爷子的照片就睡着了,脸上还挂着眼泪。可家里的其他人就不一定了,白淑娴的头疼病又犯了,叶梓给拿了药见效也不怎么快,主要还是心情的问题,王妈要帮着照顾孩子,韩文青不说帮忙看着孩子,她到好,跟个客人一样看着叶梓忙来忙去,完了还要准备一家子的饭菜。

    叶梓没心情去关心韩文青那种伤心难过,她不觉得她还能难过多久,在叶梓看来韩文青就是打着难过的幌子在家里当公主,老太太的饭菜可以送到放间里面去,白淑娴的饭菜也送放间里面去,韩文青的饭菜居然也让小七送放间里面去,这都什么人呀,前面两个是长辈也就算了,她韩文青算什么?一个家里分四份饭菜,碗盘都要多洗多少?

    “奶奶,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北京呆一段时间散散心吧?”叶梓是真诚的邀请,如果韩奶奶太难过,出去走走,也许心情会好很多,还有就是叶梓准备回北京去了,她在实习,不能在家里呆太久。

    韩奶奶哪里都不想去,她说在蓉城这里有她和韩爷爷两个人最美好的回忆,她要留在蓉城,以后哪里也不去了。

    叶梓回了一趟娘家。家里一切都好就回了北京,现在实习也很紧张,叶梓不想错过实习的每一天。

    原本以为那个送玫瑰花的杨峰不会再来了。是她低估了这个人的脸皮,怎么又出现在医院里呢?这次比上次有那么一点进步,可能知道送花也是浪费,空着手来的。

    “杨先生,你怎么又来了,是那里生病了不成?”碍于诊室还有其他的人,叶梓用了一贯的好语气。对待病人的客气语气,别人要挑毛病也是挑不出来的。

    杨峰看着叶梓。李子茜说得对,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怎么能埋没于老男人那里呢,杨峰猜测之前叶梓还没有毕业就嫁了人,可能跟她出声农村有关系。这年头农村人有几个能上大学的,就算是考上大学了也上不起呀,还是北京这样的地方,为了学文化知识,出卖了自己了自己的*,他杨峰不会看不起她的,相反的他还更加的喜欢她这个追求上进的女孩子,只是有点惋惜他怎么没有早点遇见她呢?早点遇上他,他就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帮助她。两个人在一起也就顺理成章了是不是,不过好在上天给了他们两个认识的机会,他现在追求叶梓还能拯救她。

    杨峰挺了挺胸膛。一身的花花公子,头发上都抹了发油,越发觉得自己英俊无比,“你知道我是来找你的,你这不是要下班了吗?为了感谢上次在医院你的照顾,我请你吃饭吧?西餐怎么样。咱们去崇文门西大街2号那个马克西姆餐厅怎么样,我觉得哪里做的西餐还比较正宗。五分熟的小牛排外加法国鹅肝,配上八二年的白葡萄酒,你觉得怎么样?”杨峰根本一点都不提上次叶梓拒绝他的事情,他已经自动删除了上次的不愉快。

    “嗯,甜品你是喜欢ding?或许你更加的喜欢ream?,我们还可以让餐厅的小提琴师拉一首曲子,如果你不喜欢外国的,那就中国的梁祝怎么样….”他以为这些是很浪漫的事情,当然他说的这些平时也是很能俘获女孩子芳心的,谁都喜欢和白马王子有个浪漫的约会,他是那个白马王子,叶梓是那个等待救赎的灰姑娘。

    叶梓实在没有兴趣听他继续说下去,因为根本不会参加,她不想浪费时间,也不想浪费口舌。

    “停,这位杨先生,我想你把医院已经当成了餐厅,还有我有必要提醒你,上次在医院里面主要照顾你的是护士们,还有咱们的这位李楚丽医生,真是要感谢大家照顾你的话,按理说你应该都请的,你觉得呢?你不会小气得不请吧?”

    李楚丽刚才听到杨峰说那些东西的时候就已经流口水了,心里也是很羡慕叶梓的,同时还有点鄙视叶梓,一个已婚女人干嘛老是吊着一个未婚男青年呀?而且一看这个男人就是个有钱的主,怎么就没有这样的男人看上她呢?这时听叶梓说她也是在旁边不停的点头,吕晓梅倒是一脸好笑的看着这一幕,难道叶梓就那么像没有吃过西餐的人?或者说西餐真的就那么吸引人?国人中总是有那么些人崇洋媚外,出了趟国门甚至觉得国外的月亮都要比中国圆得多,可恰巧叶梓和她吕晓梅都不是那种人。

    不想落一个抠门的印象,杨峰清了清嗓子说道:“ok,好吧,那我就请你们大家一起去吃饭吧,这次算是我感谢你们。”看了看那个坐在哪里一脸花痴样的痘痘医生,杨峰胃里一阵的不舒服,自己还是医生,难道就不能把脸上的痘痘给治疗一下?就这样出来不是吓人吗?

    “好了,你们去吧,我这里还有事就先走了。”叶梓回到座位直接提了自己的包包走人,让杨峰愣在当场。

    “叶梓你不去呀?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呀?”杨峰试图挽留一下,难道叶梓就那么喜欢早早的回去陪着一个老头子?不可能的,肯定是叶梓在掉他的胃口。

    “杨先生你不知道叶梓是已婚妇女呀?她要回家去给他老公做饭的,不回去她老公就没有饭吃,哎,我这个也快已婚的女人也要回去给未婚夫做饭,所以你的好意我就心领了。”看了看还在收拾东西的李楚丽医生,“那就麻烦你照顾好咱们的李楚丽医生了。”

    “喂,难道说结婚了就不能离婚呀,我这是光明正大的追求,并不是玩玩而已….”杨峰对着吕晓梅喊,吕晓梅根本就不转身,对个光有其表的白痴男人你指望和他说清楚?

    请叶梓吃饭最后搞得好像杨峰和李楚丽两个单独约会一样,李楚丽还真的就去了,杨峰话都说出口了,也不可能真的就不请,只好带着李楚丽去了他说的高级餐厅,但杨峰带着李楚丽是觉得有掉丢人的,看看别人去吃西餐都带的什么女伴,好歹他也是个英俊的男人,自认为的,怎么就陪了个女鬼在身边?

    第二天叶梓和吕晓梅看见李楚丽一脸菜色的来上班,问她怎么回事。

    “别提了,别提了,昨天吃了那个什么西餐我拉了一晚上的肚子,那个牛排根本就没有熟,切开来都还流着血,我是闭着眼睛吃完的呀,吃完之后一嘴的腥味儿,差点没让我吐了,还好我素来有教养,忍住了,不然就在外国人面前丢咱们中国人的脸了,洋人的东西果然就不是我们能吃得惯的,居然还好意思卖那么贵!”

    “那个什么玉米浓汤还是用盘子装的,难道外国人不知道汤应该用碗装才对吗?害我用勺子都喝不完,不过昨天那个冰淇淋还真是好吃,那个杨先生不喜欢吃,我把他那一份也吃了,还有那个酒,虽然我不怎么喝得惯,我还是给打包带回来了,杨先生还说不用打包,怎么能不打包呢,那么贵的酒,我要是不带回来,你们说是不是还是让那些服务员喝了,你们两个要喝的话随时给我说,我存我家冰箱里面呢,随时可以带来给你们喝哟。”

    “还有点遗憾,就是杨先生昨天明明在这里说的让小提琴师拉梁祝的,可是昨天他没让拉。”

    叶梓和吕晓梅听了李楚丽说的差点就笑岔气了,怎么能那么搞笑,那个杨峰昨天肯定被气死了吧?他自己就是个极品,还带了个极品….

    “我说的话很搞笑吗?”李楚丽有点生气了,把昨天吃饭的事情说出来是想得到她们两个人的共鸣,没想到这两个人还笑她,“有什么好笑的,你们昨天要是去了能比我好到哪里去,你们肯定就是知道吃西餐容易拉肚子所以才不去的吧?居然还不告诉我一声…”

    没人去接李楚丽的话,因为根本就不是她说的那个样子,李楚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拿着本子起身去查房。

    杨峰昨天确实被气死了,他还第一次看见女人那么能吃的,不会用刀叉就算了,切牛肉是那样切的吗?切一大坨下来直接吃,说牛排没有弄熟,非得让厨师给弄熟了,看他那盘子牛排没吃,居然让厨师弄熟了帮他吃了,桌子上的甜品也没有放过,还真当是他们两个约会呢,还要求听梁祝,他们两个又不是情侣听那个合适吗?不让听,她还一脸的不高兴,一个丑八怪还想给他耍脾气?最最关键的是昨天在餐厅遇上了李子茜,差点没把她的眼珠子给看出来,回去还让李子茜鄙视了一顿,说他已经饥不择食到那种来者不拒的地步了?事实真的是那样吗?不是呀!杨峰觉得自己一世英名都毁在了那个鬼医生身上,希望下次两个人再也不要见面了。

    他还是要跟那个鬼医生见面的,谁叫叶梓和她现在在一个诊室呢?想到这里就没有力气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