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41章 右眼跳灾
    第241章右眼跳灾

    “我实习的事情,谢谢你们帮忙。”叶梓早就想着要感谢孙家那边了,不管怎么说人家是出力了,只是想着孙少宇这边的情况一直没有上门,孙家那边可能也不怎么希望她上门吧。

    “你都知道了,你学习成绩优异,所以这个忙也就是举手之劳而已,而且你不是也帮了我爷爷吗?哦,我已经毕业工作了。”

    “那恭喜你了。”

    孙少宇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想说什么,“那个叶梓其实我们是朋友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可以给我说的,能帮的我这边一定帮的。”

    “恩,我会的,孙爷爷的身体怎么了,如果方便的话我去看看?”叶梓想到那个对自己没有什么敌意的老人,既然知道他生病了,去看看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少宇哥,你怎么在这里站着不进去?孙爷爷的病怎样了?”孙少宇还没来得及说话,李子茜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上来就挽着孙少宇的手臂,显得两个人十分的亲密,她了一眼叶梓眼神里面有敌意,随之就是炫耀,最后就是天真可爱。

    “那你们赶紧进去,我这边还有事情就先不去看孙爷爷了,等明天我再去看他。”叶梓觉得李子茜根本就是找错了敌人,不管怎么说她还是避开些好。

    夜幕降临,穿着花衬衣牛仔裤的韩啸和一个战友一起进了中缅边境一家迪厅。里面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烟气,在花花绿绿的灯光中随处飘荡,舞台上的几个女人扭着屁股跳着艳舞。挑逗着舞台下面男人们,勾引着他们的性趣,让更多的人迅速兴奋起来,不时有男人上去摸两把,塞一点钱到她们的胸罩里面,每当钱进了胸罩的时候女人们就会娇嗔着推开那些男人的手,跑到舞台中央继续扭动。

    华子拿着一瓶啤酒坐在高脚凳上慢慢的喝着。看着舞池里面那些男男女女,这里面不少的人都是他的金主。销货的同时他还要负责这个场子的秩序,每当有女人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也会伸手去摸一把她们的屁股,惹得她们惊叫连连,这个时候华子就会嬴荡的说上一两句。“妈的,你们难道来这里是扮纯洁来的?不就是为了让人操的吗?****!”

    不多久一个女人就在舞池里面脱光了衣服,只剩下一条内裤了,看样子这个女人已经很兴奋了,身边围着的几个男人抚摸着她的身体,她确实很幸福,主动把自己常常的头发甩到背后,牵了其中一个男人的手覆盖上她的****,发出很舒服的呻吟。其余几个男人也受不住的捏起来,还有人将手伸进她的内裤,不知道在干嘛。有个男人特别猥琐,留着口水就吸上她的****。

    华子挤了进去丢下一句话,“别把这里当床,另外找个地方。”这个女人就迷迷糊糊的被几个男人连拖带拉的弄到了其他地方去,韩啸和他的战友瞄了一眼,这样的闲事一般是不能管的。他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而且显然那个女人已经吸食了不少毒品。她现在的意识恐怕都是不清晰的。

    别看华子一直在做其他的事情,其实从韩啸和战友王成一起进入这里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起他们来,他们是两个陌生人,陌生的外地人,对于华子来说,分辨本地人和外地人那是一件很容的事情,而且这两个人这段时间几乎天天晚上都出入这里,但奇怪的是这两个人除了喝酒什么也不干,华子根本就不相信他们两个就是单纯来喝酒的,来这边最多的是什么人,吸毒玩女人的人,除了这些其余的你说来旅游的?谁相信?来不太安全的中缅边境旅游?玩命呢?这里可是随时都有枪声的,死人也是常事,人为财死,鸟为食忘。

    韩啸和王成两个一人叫了一瓶啤酒,然后坐在高脚凳上喝,今天晚上必须有所动作了,不能出来这么久一点进展都没有,根本接近不了他们想要接近的人。

    “兄弟要不要货?”韩啸现在化身为一个卖毒品的混子,戴着从地摊上买的那种镀金的大金项链,随身还带了一把三棱刀。

    王成和韩啸也差不多一样的打扮,一身黑衣服,梳着当下最流行的中分头,甩尖子皮鞋擦得光可鉴人,嘴巴里面掉根牙签,不知道的以为他刚吃了什么大餐。

    在这个场子里面玩的人都知道要买毒品该找谁,像韩啸这种突然冒出来的人卖毒品根本就没有人买,那个被韩啸问的人对韩啸摇摇头表示不买,然后深深的看了韩啸几眼走开了,韩啸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他甚至连兜里的毒品小包都没有拿出来。

    这样的天气让人有些烦躁,韩啸把黑色衬衣的口子全部解开,露出了小麦色的胸膛,在昏暗的灯光下反而有点油亮。王成凑近他的耳朵问他是不是没成,韩啸点点头,看来今天晚上又是不成了,但是并不放弃,准备找下一个目标的时候,有个长得像猴子一样瘦的男人走到韩啸面前。

    “兄弟,我们大哥找你谈话。”韩啸知道这是鱼儿上钩了,虽然这有点意外,但结果就是这样的,是他要的。

    二人被带到一个昏暗的屋子里面,根本就不给两个人说话的时间,屋子里面七八个人就对两个人动了手,不还手肯定是不行的,又不是笨蛋,也不能表现成一个挨打的笨蛋,韩啸和王成都下了狠手,狠狠的还击,其实八个人对韩啸和王成两个人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屋子里面很快又进来几个人,韩啸见差不多了,装着精力不够的样子。挨了几下,躺在地上蜷缩着让人踢.....

    “敢在老子的地盘上卖货,你们两个找死!”华子从韩啸和王成的身上各搜出两小包白x。打开用手指头沾了点尝了尝,妈的,这两个人的货居然比他的货还要纯。

    “你们这货是那里来的,不说清楚你们两个今天晚上在这里就是个死。”华子走上去猛力的给韩啸一踢,看他那傲气的样子他就不爽,刚才不是挺能打的吗?一个人能打好几个呢,现在不是一样的被抓着动弹不了。任他打。

    叶梓不知道怎么了,今天晚上的眼睛老是跳。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刚好跳的是右眼,叶梓心里不安急了,给娘家和婆家那边各打了一个电话。好像那边都没有什么事,跟韩啸打电话还是关机,心里越发的发慌起来,在屋子里面不停来回的走,一晚上都没有睡直到天亮。

    天亮了,韩啸和王成都变成了猪头,他们两个现在就是不好惹的混子,人抓着都不行,昨天晚上从混子手上挣脱开来之后两个人把那个叫华子的大哥给揍了一顿。然后两个人又被抓着揍了一顿,现在?现在两个人坐在餐桌上吃早餐,对和华子一起。

    “兄弟。我看你们两个人是都是硬汉,想赚钱是不是?以后跟着哥哥保管你有钱花,大把的钱花。”这算不是算是不打不相识?韩啸扯着嘴角对着华子喊了声大哥,这事也就这么定了,以后韩啸和王成就算是华子兄弟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后面这句话是华子说的。

    华子也是个大方的人,说话还是算数的。说了有福同享的,吃完早餐就给韩啸两个人一人五百块零用钱,两个人装着很高兴的样子接了,然后感恩戴德的说了声谢谢华哥,华子哼了一声才走,在他的眼里其实两个人就是他收买的机器而已,不是看两个人能打,你以为他会花这个钱?

    韩啸和王成两个的身份现在就是退伍的特种兵,为了钱铤而走险,华子听了也就是了,说真的他也是个老油条,不是别人怎么说他就相信的,把这样的真假难辨的人放在自己身边,真的那就是个好,不是真的那终有一天会露出马脚的,到时候看他能不能让他们两个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第二天叶梓一点精神都没有,但好在眼睛不跳了,也没有收到什么不好的消息,有的时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心总算是平静下来,穿了t恤加牛仔裤,提了包准备去医院,在去的路上买了一束花粉味儿不重的向日葵,为什么不买水果呢,老人不一定愿意吃,而且不用想水果这样的东西孙爷爷病房里哪里能少?查了孙少宇的爷爷在那个病房,报道之后就直接去了孙少宇爷爷的病房。

    老人可能醒得比较早,这个时候已经做在床上看着窗子外面,孙少宇爷爷是一个一间那种高级病房,里面有沙发和电视,还有独立的卫生间,如果不是看被子和床单是白色的,进来的人会以为这是家里的房间。

    房间里面现在也没有家属,按理说应该是有家属才对的,也许他家里的人正好出去了吧。

    “叶梓来了。”老人可能总是要敏感些,尽管叶梓进门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出声,孙爷爷已经转过了身看着她,老人家看着穿着白大褂的叶梓站在门口处,就跟天使一样,心里想着要是这个孩子没有结婚的话做他孙媳妇儿也挺好的。

    想必孙少宇已经给孙爷爷说了叶梓会来看他的吧,对着孙爷爷笑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花,买了这种向日葵。”把花放在窗台旁的桌子上,阳光洒进来看着很是朝气。

    “挺好的。”孙爷爷目光看过去,“年轻的时候特别喜欢向日葵,看见哪里有一大片的向日葵会特别的高兴,呵呵,主要是想着可以结很多瓜子,你孙奶奶爱吃这个瓜子。”

    叶梓看着孙爷爷的病历,其实也没什么病,很简单的感冒,对于一个七十多的老人来说一场感冒有可能就把身体给拖垮的,另外他还有点高血压,这基本上就算是老人的通病了,韩啸的爷爷也有这个病。

    “你孙奶奶年轻的时候喜欢吃这个瓜子,喜欢到什么程度呢,我们两个把向日葵摘下来,还不等把瓜子给全部弄出来炒一下,她就开吃了,我就帮她弄瓜子,然后看着她吃生瓜子,可开心了,她说这个是原味儿….”年纪大一点的人就喜欢回忆过去的那些美好的事情,“少宇他…咳咳咳”

    叶梓上前去给孙爷爷顺顺背。

    “是不是说了很多话,看把你咳得。”孙奶奶走了进来,不知道她刚才是不是在门口听到了孙爷爷说的话,眼睛有点红,很自然的走到孙爷爷的身边,叶梓停了顺背的动作转而去倒水,孙奶奶理所当然的给孙爷爷顺起背来。

    “少宇快和子茜两个订婚了,到时候你来吧。”孙奶奶看得很明白,叶梓对她孙子少宇不是那种感情,但是少宇这孩子似乎看着是放下了,其实心里还是喜欢的吧,昨天她也看见少宇和叶梓在门口说话来着,活了几十年的人,自己孙子和叶梓说话那表情她就知道他什么心思,也好,等叶梓来参加了孙少宇的订婚之后,他会慢慢的死心的,喜欢的女孩子能平静的参加你的订婚宴,明摆着就是不喜欢你。

    叶梓想不明白为什么孙奶奶要请她,不过既然人家都请了,那肯定就是要去的,自己实习的事情人家这边还出手帮了忙,叶梓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从孙爷爷的病房出来,叶梓觉得轻松了不少。

    “你叫她去干什么,你不知道少宇的心思呀?”孙爷爷觉得孙奶奶这个事情没做好,“还有少宇订婚这个事情,现在也只是我们在说,少宇他自己都还没有同意,你这样逼着孩子好吗?就算叶梓结婚了,但是少宇以后还是可以找一个他自己喜欢的人嘛,天下女孩子这么多,为什么就非得是李子茜那孩子,我看着怎么越来越不喜欢呢?”

    “你懂什么,现在这个年代还能跟我们那个年代比,什么爱情都是能培养出来的,等他们结婚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说实话我也不是很喜欢子茜那孩子,可是现在还有更好的人选吗?少宇工作了,一个稳定的婚姻对他是有很大的帮助的。”

    李子茜站在门外听得差不多了,也不打算进病房去了,在来人之前转身走出了医院,站在太阳下笑得特别的苦涩和艰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