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40章 死何其简单
    &lt;=""&gt;&lt;/&gt;

    第240章死何其简单

    别以为是从名牌大学出来的,你就懂得很多了,去了医院实习你才知道自己在学校里学的东西那都是远远不够的,书本上的理论知识要和现实结合起来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而且在医院不光是带你的医生是老师,就是那些护士你也不要小瞧了她们,比如说扎针的时候她们中的许多人能让病人没那么痛,可像叶梓他们这种刚从学校出来实习的菜鸟根本就不敢下手,有大胆子下手的也会把病人扎得疼得要命,还有更加不行的能扎出血来。

    “遵守社会公德,树立一切为人民健康负责的高度责任感,所以你们在检查病人病情的时候务必要仔细了又仔细,不要落下任何一个可能影响到病人病情的细节,那么这个就要求你们在做记录病人病历的时候必须保证质量,我要求你们的格式必须正确,内容全面准确,字迹清晰工整,如果你们记录的病历我修改超过三次,那么你们就得问问你们自己到底认真在做没有!”姜医生很严肃的看着叶梓和吕晓梅记录的病历,显然这两个人目前做得还不错,不过她现在不想夸奖她们两个,她深知对于刚出来实习的学生来说夸奖是会害了她们的。

    “你看看你们做的这个病历,严格的来说是没多大问题的,关键是我希望你们应该更加勤奋些,记录的时间尽量间隔多一些。你们不是有经验的医生,不能根据一点病人的变化做出判断,如果你们记录得勤一些。只会对你们的判断更有帮助。”

    姜医生又详细的说了很多注意事项,这才离开,叶梓和吕晓梅看着人走了才敢吐吐舌头,松一口气。

    有个病人不愿意输液闹着要出院,原因就是他不想死在医院,其实这个病人也就是年龄大了,在医院呆着害怕。他的病情基本已经稳定下来,现在就是想死也死不了。但这个病人就是对输液很排斥,但现在又不能停了输液,这个病人已经七十多岁了,之前因为喝醉了酒。自己在家里摔了一跤,确定颅内出血,辛亏及时送到医院动了手术,只是现在还必须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才能出院,这个病人的家属守着输液的话一瓶液体都要输两个小时多小时才能输完,如果没有家属在的话这个病人就吵闹着要出院,现在的问题就是姜医生让吕晓梅去处理这个问题,这是医生基本的。

    人到了一定年龄就对死亡有一种恐惧感,这是人之长情。何况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

    吕晓梅你告诉他你现在病情很稳定,只要听医生的话认真治疗过一段时间就能出院了。

    “既然病情都稳定了,为什么不让我出院。你们这些医生就是想我们这些病人在医院多呆些时间对不对?这样你们就能在我们这些病人身上赚到更多的钱,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人呀别生病,生病进了医院不死也得脱层皮。”这就是那病人给吕晓梅说的。

    “大爷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咱们也是为了你好,你动完手术不能这样乱动的。最好保持平卧姿势,以保证脑部血液循环流畅。”吕晓梅用了点力压着老大爷的的双肩劝说着他不要挣扎着起来。“大爷,你看你脑袋里面刚动了手术,这伤口还没有愈合,你这样乱动出事了我们可负责不了。”

    “哟,你们就是这样威胁我们病人的?”

    对于这个老大爷吕晓梅根本就拿人家没有办法,只能跑去求助护士长,人家经验多。

    叶梓那边也好不了多少,不听话的病人多,乱来的家属也不少,叶梓负责处理的这个人也是今天刚送进来的,人还在重症监护室,被人用刀子给捅了,失血过多,伤到了肝脏,病人家属的意思是用最好的药,不要在乎钱的事情,而过错方那边的人可不同意了,什么叫药都往好的用,感情钱不是你给出呢,只要能把人给救过来就成了呗,过错方也是比较嚣张的。

    “你们是不是收了他们的钱,想直接把我老公给治死是不是?太没有人性了你们医院。”病人家属也是不干的,非拉着叶梓的手让给换药,换国外进口的。

    “大妈,我们这里是医院,救死扶伤的地方,怎么会故意把你老公治死呢,你冷静一下好不好?”

    躺在床上的这个昏迷的病人说起来也有点活该,都五十几岁的人了,喜欢管闲事,可不是什么闲事都能管的是不是,你走在大街上看见人家二十来岁的美女站在车子边和车子里四五十岁的男人打情骂俏你骂人家“妖精”说人家两个勾三搭四!结果被人家听见了下车来和他理论,不说年龄差距的事情,人家两个人现在就是正常的男女朋友关系,你一个过路人那样说话人家那边就觉得是侮辱,开始是理论,后来就是拉扯,拉激动了女人的男朋友直接掏了一把折叠刀将人给捅伤了,这是在北京呀,不管你是谁当街伤人肯定是要被抓的,伤人的人干脆也而不跑,打了电话叫120救人,镇定。

    能随时在身上带把刀的人能是什么好人?被抓到警察局去了拘留了,他家里人来处理后面的事情,结果伤人者的家属也是嚣张的,谁叫你嘴臭了,没杀死你算是好的了,这就是给你的教训。

    叶梓看着争吵的双方头也很痛,这是法治社会,怎么能动不动就拿刀子捅人呢,要是人死了怎么办?路过的人就是发表了他认为是对的观点,所以就要被伤害,要是死了呢,现在这人命怎么就这么不值钱,五十几岁的人按照正常的算起来上面应该还有父母。有妻子,有二女,要真死了。这个人的父母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女人说不定还要改嫁,孩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等于就毁了一个家庭的支撑。所以叶梓觉得这个过错方现在的态度有点不对呀,能不能好好的谈谈?

    这个被伤害的人也是你都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那么气盛呢,少年出英雄。年少的人不知天高地厚可以闯天下,可你都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那么轻狂呢。认为你自己说上一句就能批判社会的现实了?殊不知却差点把自己给害死,那句话也说得太草率了,说句不好听的话,人家两个人的事情与你何干?你眼里就那么容不下那粒漂在眼前的沙子?活了几十年了。不是应该越活越透彻,越活越明白吗?怎么反而还糊涂了呢?

    “死了才好呢,这样要死不活的躺在这里,这是准备花我们多少钱呢?”伤人者家属也是个毒的,她现在气也是很不顺,她老公为了外面的情人把人给捅了,现在要她来收拾烂摊子,她巴不得里面躺着的那个就不回来直接死了算了,然后直接判她那个老公死刑算了。然后家里的钱还都归她了,这年头有钱能找年轻女孩子,有钱也照样能再找一个好的老公。

    病人家属听不得伤人者家属那样说。一激动就上去要打架,两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准备在医院打一架,叶梓在中间阻拦,说报警都不行,护士们也上来帮忙把人给拉开。

    “你什么意思,你是想我弟弟在看守所出不来是不是?你这个黑了良心的女人。你别妄想了!”得又来一个女人,听她说话应该是伤人者的姐姐。转身问叶梓病人的情况怎么样,叶梓如实回答说只要过了二十四小时病情也就稳定了,这人就能从重症监护室里面出来。

    “这位妹子,你看这个事情咱们闹也解决不了问题,这五千块你先拿着,医疗费这边咱们都给出,用最好的药。”来的这个女人看来也是个金主,有钱,直接就从包里掏了五千块塞病人家属手里,病人家属立马就得到了安抚,也不闹了,然后这位老姐姐狠狠的瞪了她那兄弟媳妇一眼,“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把钱给交了,多交些!”

    吕晓梅那边因为有护士长出面,事情很快就得到了解决,人家护士长说了“大爷,你要是再这样闹的话,我就给你孙子打电话,让他来照顾你,听说他上大学了吧,管不了那么多了,这孝道和上学比起来,还是先尽孝吧,就让他把学习停下来好了,等你真的好了再说。”

    那老大爷最听他孙子的话,他就那么一个孙子呀,读书成绩还好,上了大学,这护士眼睛也毒,昨天这老大爷动了手术出来转着眼睛找的第一个人就是他那个孙子,这护士就知道那就是老大爷最在意的人了,从这里下手准没错,吕晓梅跟着学了一手,以后要观察仔细了。

    而叶梓这边的病人,听说没有熬过二十四小时,半夜的时候人就去了,叶梓第二天来医院的就听到这么个消息,说不上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死者的家属能怎么办,人家那边给的钱也不少了,好几万呢,能拿得出来那么些钱陪给你的人家能差了,人家有后台,不能惹的,死了也就死了,人家还算给赔钱了,要是再去闹的话,可能这个赔款都没有,你们听说了没有,伤人者那边直接找让医院出了个有精神病的鉴定书,精神病杀人那是不负法律责任的,就算死者家属这边不要钱,伤人者那边还不是一样不坐牢。”

    “是呀,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定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治疗呀,那样的人放出来不是危害社会吗?”

    “你傻呀,说精神病就真的是精神病呀?为了逃脱责任这年头说未成年都可以!”

    叶梓缓慢的从两个谈论的小护士身边走过,没有停留,没必要继续听下去了,结果就是这么个结果,她不能说那个死者是好人,但那个伤人者一定就是祸害,自古以来都是祸害遗千年的,只是还是对那个没能救过来的病人有点惋惜,只是一句话而已就把自己给害死了,难道这就是天命,上天就是要你这个时候死,你就得死。

    一整天叶梓心情都不是很好,她无力去评判什么,以后只想好好的做一个医生,不管病人是什么样的人,救死扶伤,然后生死有命。

    叶梓已经和韩啸失去联系半个月了,电话始终都是关机,这就表明韩啸还没有回来,可她已经习惯了没事的时候拨打韩啸的手机号码,想着什么时候也许就能接通,其实她也很清楚如果韩啸真的完成任务回来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的,可她就是忍不住要拨打过去,一遍一遍的听着“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一次一次的失望。

    下班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叶梓看到了孙少宇,他站在哪里也不知道在等谁,不时的朝医院门口看看,看到叶梓的时候就定定的站在哪里,叶梓想果然还是在等自己,她在想自己到底是上前还是不上前呢,过年的时候孙菲菲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不希望她和孙少宇继续接触,她就有点想转身进医院了。

    “叶梓。”

    “恩?好巧,你怎么来这边了。”装着刚看见孙少宇的样子,叶梓不得不走上前去,夏天的太阳还没有下山,稍微有点晃眼睛。

    “我爷爷身体身体不舒服住院了,听说你在这家医院就想着看看你,本来是要到你呆的办公室去看看的,后来想着你这才刚实习所以觉得可能在外面等着要好些。”孙少宇这次看着比以前好多了,至少不像之前那么瘦了,精神也好了很多。

    叶梓一想就明白了,自己这次进家医院来实习是孙家那边出面帮忙的,孙少宇去办公室找她可能怕办公室有认识的人多想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