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38章 见红
    &lt;=""&gt;&lt;/&gt;    第238章见红

    “是,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拜金女,可是你不就是喜欢我这样的吗?你把你自己放在高处,因为你有钱有势,而我是地上的泥巴,就该仰望你,你没有过过我那样平穷的日子,你怎么知道我有多需要钱?我现在吃的穿的用的都是你给的,你给我钱,让我以为自己是童话故事里面的灰姑娘变成了公主,而我却是个冒牌货,我穿假名牌,把你给的钱都坑了出来,我就是为了钱,好了,你现在终于看清楚了,你的改造计划落空了是不是?我终究要被打回原形的&lt;="l"&gt;。”吕晓梅对着走到门口的黄志仁吼,以前她是不敢的,现在她豁出去了,就算不能在北京念书她也认了。

    黄志仁站在门口没有再走,而是赚过身来看着吕晓梅,这样的吕晓梅有点陌生,他以为他喜欢的是一只小兔子,没想到其实兔子也是有脾气的,可是这只兔子凭什么自己做错了事情还想他发脾气呢?

    “玩弄我们这种穷人家的姑娘的感情就是你们这种富家子平时拿来消遣的游戏,我们的改变就是你们游戏的成果,现在是不是有一种被自己游戏中的人物耍了一道的感觉?”说这些话吕晓梅自己心里也很难受,她也想告诉自己黄志仁对自己是真心的,可是真的是真心的吗?相信了只会是自欺欺人。

    “好,很好,你以为我是在玩弄你是不是?所以你想从我这里一次性拿够钱是不是?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想过要和我在一起,想要从我这里逃离开去?那成,你等着!我证明给你看。”

    黄志仁说的证明方式打了吕晓梅一个措手不及,当天下午吕晓梅就出现在了黄志仁家的户口本上,是的,他们两个登记结婚了。在吕晓梅耍着花样从黄志仁身上拿钱的时候,黄志仁还要娶她,甚至双方都没有见过父母就登记结婚了。快如闪电。

    “做了黄太太是不是就能安心了,不会再骗我了吧?”黄志仁坐在车里用右手撩起吕晓梅耳朵边的头发。靠近她的耳朵,阴森森的说。

    吕晓梅一阵寒颤,仿佛这个五月的天气突然就变成了寒冷的冬季,她怎么就那么傻,人家叫她结婚登记她就跟着去结婚登记,她怎么还对这个人抱有幻想,这个人明明就是想把她留在身边折磨的,这不是爱情。

    别人的洞房花烛夜是怎么的吕晓梅不知道。反正她的洞房花烛夜不怎么好,痛,除了痛还是痛,肉痛骨头痛加上心痛,被帮在床上不能动,一点前戏都没有直接进入,那种肉被剥开皮之后血肉的摩擦,痛得差点眼泪都流出来了,因为被在床上,两腿大大的张开。连蜷缩在床上疼痛的机会都不给,看着满头大汗在自己身上运动的黄志仁,吕晓梅干脆就躺着不动好了。就让自己当一具没有感觉的尸体吧,她心里恶狠狠的想,黄志仁也不过是在强奸一具尸体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也许是吕晓梅心里的想法被黄志仁察觉了,解了她的绳子,让她像狗一样趴着,对就是那种屁股翘起来的趴着,从后面进入,吕晓梅不出声是不是。黄志仁自己也像条狗一样咬她,使劲儿的咬她。满身都是血印子,惨不忍睹。一身好皮肤别以为看着跟传说中的种了草莓一样。

    从卧室到卫生间,甚至是阳台,黄志仁狠狠的占有他,他喜欢这个女人,喜欢这个女人的身体,在她欺骗了自己之后他还和这个女人结婚,这足够证明他的喜欢了是不是?还不够,他要让这个女人知道,他们两个随时都可以合二为一的。

    “说你爱我!”黄志仁就是那么可笑,先问别人之前不是应该先自己说吗?早上的第一句话,黄志仁想听这个,昨天晚上他是有点疯狂了,可那就是他表达喜欢的方式,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不爱身边这个女人,但他知道自己现在离不开她。

    “干脆我们两个一起死吧,既然你这么喜欢我?”吕晓梅在黄志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从床上挣脱开来,光着身子往卧室外面跑,她要去厨房,她要拿刀,这样的日子过一天就够了,好歹他们两个也是结婚了,她的名声之前被包养的名声就这样被正了回来,那就好了,她父亲看病的钱也够了吧,那她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呢,经常看到尸体的人今天想把自己变成尸体,也想把别人变成尸体&lt;="r"&gt;。

    “你疯了是不是?”从吕晓梅手中把刀给夺了下来,狠狠的给这个女人一巴掌,她是真的疯了,竟然刚才想杀了他,或者说也想杀了她自己。

    “我是疯了,被你逼疯的,既然你不是爱我,为什么还要跟我去结婚,你就是为了折磨我的是不是?我要是死了就好了!要不你跟着我去阴曹地府折磨我吧。”吕晓梅情绪根本就不稳定,这些天来的压力突然就一下子全部释放出来,她看见桌子上有个玻璃的花瓶,奔过去砸了,拿了玻璃碎片就要往自己手腕上划,黄志仁过去阻止被画了几刀,不深,但还是有点皮开肉绽,看着不怎么好,往下面慢慢的滴血。

    要死就去死好了,黄志仁也火了,长这么大他还没有受过这样的伤,穿了衣服就要出去,开门,一愣,立马又把门给关上,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自己老妈来了刚好准备敲门。

    黄志仁妈妈进屋直奔卧室,打开门看了一眼有些惊慌的女孩子,她正穿衣服,见有人推门进来立马就把衣服挡在了自己的胸前,然后黄志仁妈妈腿了出来,关好门。

    吕晓梅穿好衣服从卧室出来的时候黄志仁和她妈已经走了,吕晓梅自嘲的笑了下,在这样情况下见了一面婆母不知道是好还是坏?这下子好了,黄志仁手臂上的伤那么明显,他妈只要是长了眼睛的就能看见,刚才两个人是出去看医生去了吧。也不知道黄志仁会怎么说,会不会说成是不小心弄的,哎。不能吧,他又不傻。

    “真是我自己不小心的。把那个玻璃花瓶弄地上了没有发现,两个人那事太激烈了,这不完事后才发现手受伤了。”黄志仁这次还真是傻了一次,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要这样说。

    “你们两个真是….”黄志仁妈妈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听说自己儿子找了个女人结婚,就想着去看看这个儿媳妇,说实话这些年她儿子一直不结婚,逼着去相亲也不成。这次突然就听说她儿子结婚了,她很兴奋,就算这个儿媳妇的家庭不好也没有关系的,她现在就想着儿子结婚,结果一看就看到自己儿子受伤了,傻不傻呀,明明是两口子打架,他非得说成是不小心,既然这样,那自己儿子就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孩子了。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呢还是该什么心情。

    黄志仁看着他妈笑,“好不容易这么大年纪结婚了,这不是高兴地有点过头了吗?妈你放心。我这下次肯定注意了,房事肯定只在房间里面进行。”

    黄妈没好气的瞪了自己儿子一眼,“既然已经结婚了,那就找个时间把人拉家里看看,还有你们两个的婚事也得办一办,得把她父母喊来我们一次吃个饭见个面吧,虽然我听说她家里不怎么好,再怎么说也是咱们娶媳妇儿,该有的礼节咱们也该有是不是。”

    吕晓梅哪里知道虽然自己这个婆母可能对她的第一印象不怎么好。但是已经接受了黄志仁娶了她的事实呢。黄家这几年就为黄志仁的婚事操心了,黄志仁三十多了还晃着不结婚可让黄家这边的人急坏了。逼着去相亲每次都说不喜欢,黄妈都以为自己儿子是不是有毛病了。所以后来对什么门当户对什么的也不是那么上心了,只要她儿子能给她找一个媳妇儿回来就成。

    “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吕晓梅到了学校就把这个事情给叶梓说了,叶梓也皱起了眉头,本来开始听到吕晓梅和黄志仁登记了还有点为她高兴的,听了后面半段的时候就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婆母看到儿媳妇打自己的儿子那是什么样的心情,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呀,这印象肯定好不了哪里去&lt;="r"&gt;。

    “这个还得看黄家那边怎么办,还有黄志仁对你是个什么态度,你说你怎么就那么疯呢,想死?活得好好的你想死,最坏的时候也过去了,你还想死,你是昏头了吧?黄志仁他拿着自己的婚姻来折磨你,你是不是不想多了?”叶梓倒是认为情况也许没有那么糟糕,“但是按照电视上面写的,下面就该是他妈妈拿着钱来砸你,让你离开他儿子,和他儿子离婚,到时候要真的是这样,那钱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呢?”

    黄志仁从那天和他妈走掉之后就没有再回去过,转眼就是几天过去了,吕晓梅这几日都过得很忐忑,不但把自己身上多余的钱全部都汇了回去,还给自己弟弟打电话,说些他弟弟都不明白的话,像交代遗言一样。

    又变成了小兔子,黄志仁觉得他和吕晓梅现在这种情况就有点搞笑了,之前还要死要活,要同归于尽,现在这个样子是干嘛,从他进门开始吕晓梅就跟在他后面,他进卧室她也跟着进卧室,他出来他也出来,他现在要上卫生间…

    “你老跟着我干嘛?你自己没有事情做呀?”黄志仁这几天是出差了,去了一趟广州,那边可比北京热多了,所以他黑了一圈,在广州那几天他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也想通了,既然已经结婚了,那就好好的过日子吧,他自己其实也不是真的就想去折磨吕晓梅的。

    吕晓梅站在为卫生间门口不敢走,她像是在等着一个宣判,她也想通了,叶梓说得对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了,黄家就算不接受她最多也是叫她卷铺盖走人是不是,黄志仁要折磨她,那他也是在折磨自己,想着这些,她心里平衡多了,可看到黄志仁回来不说话的样子,她还是胆怯了,像上次一样拿刀的勇气哪里还有。

    “站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把自己收拾一下,一会儿和我一起回家吃饭!”

    吕晓梅根本就听不懂黄志仁在说什么,回家吃饭,难道这里不是家呀?

    “傻愣着干什么?”

    尽管还是不明白黄志仁的意思,吕晓梅也还是照着他说的话办了,这次身上可不敢穿那些假名牌,给自己找了条看起来端庄一些的裙子,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带了一条施华洛世奇的水晶手链,整个人看起来就跟大家闺秀一样,黄志仁很满意,没有说什么,又从衣柜里面拿了一个白色的手包给她。

    进了黄家的门,吕晓梅才知道黄志仁说的是什么意思,黄志仁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一会儿他的父母会不会把自己骂得很难听?突然她就很紧张起来,她想紧紧的去抓住黄志仁的手,可人家已经走在她前面几步了,只是抓紧自己的手包跟了上去,“你怎么不说是来你家呀,我都没有买点东西来。”

    “什么叫我家,难道这现在不是你家呀,回自己家还买什么东西,一会儿记得见到我爸妈喊人,不要傻兮兮的喊什么叔叔阿姨的。”

    “回来了,赶紧进来,等你们吃饭呢。”黄妈上前去拉了吕晓梅的手,牵着她往屋子里面走,沙发上除了还坐着黄志仁的爸爸,其他的人也没有了,看来黄家这边人口还挺简单的,也是今天吕晓梅才知道黄志仁是独生子。

    “叫人呀,傻不拉几的。”黄志仁拍了一下吕晓梅的头,觉得她现在表现得就跟一个笨蛋似的,然后吕晓梅就红着脸喊了爸妈。

    “这是给你的见面礼。”黄妈和黄爸就一人给了一个红包给吕晓梅,然后黄爸说吃饭,一家子四口才坐到桌子上。(未完待续。)&lt;=""&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