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36章 探亲
    &lt;=""&gt;&lt;/&gt;

    第236章车震

    “怎么看你心情不是很好呀?美女天天跟着屁股后面追,还不高兴,要是我的话,我得做梦都笑醒的。”有同学和韩啸说笑,这几天那个李子灿可没有少找他,他都不理她了,她还能在路上制造几次偶遇,难道她们文艺兵就真的那么闲吗?不少同学都看着呢,你明白是怎么回事,都羡慕韩啸运气好,摔个手机拣个美女,划算。

    “你那么喜欢,要不叫她跟你屁股后面追得了。”韩啸有对象的事情学校里知道的可就寝室里面那两个,外人没问他也不会到处去说,不会搞得自己有对象就多了不得一样。

    “哟,你还真不高兴呢,你不知道吧,那女孩子可是好多兵都喜欢的呢,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单身,我给你说她身边可是围着好多男兵的呢,人家是想得得不到,你是送上门来不要,这都什么世道呀?”同学感叹。

    “你以为是鲜花被蜜蜂围着呢,那么香?谁知道是不是****被苍蝇围着?”

    同学无语…

    “哈哈哈,韩啸,你这话一出是给自己在这里树立了不少的敌人呢,看来你日子快不好过了。”

    “你不说出去谁知道?”

    同学再次无语。

    要是刚才韩啸那个话被李子灿听到了,不知道会不会哭死过去,一直都是公主的她,突然被说成了****…

    李子灿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就是看韩啸不顺眼,可就是越不顺眼就是越着,她就是想这个男人变得像其他男人对她那样,她是女王。别人就该稀罕她,听她的,可这个韩啸偏偏就不,太折磨她的神经了,都几天吃不好睡不着了。

    “还去呢,不就是个兵吗?就算读了军校又怎样,这样的人在部队一抓还不是一大把。只要你站在高处喊一声。迅速就有像你靠拢的。”一个寝室的战友就这样劝着李子灿。

    “我们这样的文艺兵找对象那就跟找胡萝卜一样的简单,只要你想要,能给你一堆。慢慢选,选自己最喜欢的胡萝卜。”

    李子灿打扮着自己,给唇上涂了点口红,部队里面不化浓妆。淡淡的妆容像她们这样的文艺兵可定就是不能少的,形象是最重要的。把短发往耳朵后面拢了一下,照照镜子,练习一下微笑,满意度很高。

    “你当我们文艺兵是兔子呢。还找胡萝卜,胡萝卜多便宜呀,我要吃肉知道吗?还有你们不要乱说哈。我可不喜欢他,我就是看他那样子不顺眼。还没有人这么给过我难看,这场子我得找回来,我的策略就是先把人给征服了,然后再摔掉,让他后悔,最后我走得远远的,大笑三声,滚犊子去吧。”说完李子灿起身走人,展开今天的计划。

    “韩啸,有女孩子找。”

    韩啸皱起眉头,这都不理了,还主动找人来传,要脸不要脸了,就想着不去,那边通知的人又来喊了一声,说人在大门口等着他呢?大门口?这是唱的哪一出。

    “好巧呀,韩啸,你看咱们两个真是有缘分,这又给遇上了。”李子灿一有时间就在重要路口晃悠,遇上是大概率事件。

    “找我什么事情,你看哈,你把我手机摔了,赔了钱,咱们两个人这事情就算完了是不是,怎么还来找我,这不是没必要的事情吗?不适合认识,更加不适合做朋友。”韩啸就知道肯定是那个摔了他手机的女孩子找他,不能还能怎么的?部队里面他就接触过这个女孩子。

    什么时候她找他来着?先不说这个事情,什么叫算完事了,什么没必要?

    “韩啸,我说咱们两个不是仇人吧,我把手机都赔给你了,你还想怎样,我怎么了我,和我做朋友还有辱你的身份了是不是?为个手机你就一直这样记着我,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这人还真的”李子灿都要哭了,她这是头脑发热才想着来征服这样的男人,这男人不是有病吧!

    看着人跑开了,韩啸松了一口气,希望着女孩子下次别找他了,什么偶遇,他又不傻,能天天偶遇的事情,那就不是偶遇了,回头刚想回去,这被人叫住了,这声音怎么听着像自己媳妇呀?难道说是自己媳妇来找自己的了?一看还真是,瞬间脸就扯着笑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韩啸小跑上前,就跟见领导一样。

    “想你了呗,想着想着就来了,呵呵,刚才跑开的是谁呀?看着可像个女人。”叶梓刚才站在不远处可看了一会儿了,她确定那就是个女人,部队里面的男人怎么可能有那种身段,再说了,那夹着腿跑的样子也是女人才能做得出来的。

    “部队的文艺兵,就是那个把我手机给摔了的那个,刚才恰好遇上了。”韩啸说这话有点不敢看叶梓,当时摔手机的时候这那女孩子可是扑自己身上好一会儿呢。

    “哦。”叶梓把买的手机递给韩啸,“这次可要拿好了,不要再摔了,想和你通个话都那么难,还是有手机的好。”

    “媳妇儿,你真好,自己开车来的呀?开了几个小时?今天就别回去了,住部队的招待所,明天一早走,或者你呆两天也成。”韩啸对叶梓这次能这么远来看他还是很感动的,部队距离北京可不近,没四五个小时肯定到不了,想拉拉叶梓的手吧,这里还是部队,要注意影响的,虽然大门口进出的人不多,但人家站岗的兵还在哪里呢,别看人是目不斜视的朝前面看着,其实人家肯定用眼角的余光把他们这边已经侦查了一个一干二净。

    “不成了,明天还要上课,一会儿就要走的,要不你请一会儿假,咱们到车上坐坐?”

    做做?这是*裸吃引诱呀。韩啸老脸一红,“那媳妇儿我先去请个假,你在这里等会儿我。”

    看着韩啸红着脸一直到耳朵一路小跑的样子,叶梓有点想不明白,这是干啥呢,害羞?刚才她说了什么?

    “不成,这是外面。有人的。”叶梓推拒着韩啸。这人就跟个贴纸一样,把车开到了偏僻的地方就停下来,搂着人就亲。哪有这样的。

    “这样的地方哪里会有什么人?媳妇儿,想死我了,快让我亲亲。”部队都是够荒的了,这烂山路上更加的荒。平时他们野外训练都不走这边的。

    韩啸的唇覆在叶梓的唇上辗转像下就来到了脖子,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直接就伸到了衣服里面,这边叶梓看了看车外面,确实够慌凉的,好到处都是树。想着也不可能来人,就顺着韩啸了。

    车内的空间肯定就是不够的,想躺着肯定不行。坐着,韩啸让叶梓坐在自己身上。抱着她继续亲,仿佛亲不够似的,从嘴唇一路亲到脖子,一路往下…

    “不要脱衣服…”荒郊野外的,虽然说现在没什么人,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万一,在车上做这样的事情,叶梓是无论如何都放不开的。

    韩啸哪里还挺得进去叶梓说了什么,只把衣服给撩高了,把头给凑了上去,觉得自己媳妇身上全部都是香香的,沉醉迷醉在其中,叶梓没有办法也只有使劲儿抱着韩啸的头,这样就不会漏风是不是,韩啸以为自己叶梓这是回应她呢,一高兴就更加放肆起来。

    “笑,你还笑,你看看,我这衣服都成什么样子了。”叶梓穿的外套皱得确实有点不成样子,还怎么穿,看着就跟那个刚从泡菜坛子里面拿出来的老酸菜一样,皱巴巴的。

    “我还没过瘾呢…”韩啸搂着叶梓在她耳朵边说道,车内空间太小了,对于他这个身强体壮的男人来说动起来真是有点恼火,但这种野外车子里面干事还是很刺激的,叶梓不愿意,他是还想再来一次的。

    叶梓把他推开装着有点生气的样子,然后自己觉得这事他们干得有点太那个大胆了,然后看韩啸那个样子又笑了出来,两个人又在车子里面腻了一会儿,韩啸开了车门让叶梓自己整理一下,他自己下了车抽根烟,男人就是这样饭前爱后抽烟活似神仙。

    “二姐差点就离婚了,这个事情本来妈的意思是不告诉你的,但我想这么大的事情还是给你说一下,这次是没有离成,万一以后……我不是说我就希望二姐离婚,你知道的。”叶梓以为韩啸听到这个事情会生气的,没想到这人居然没多大反应。

    “就过年时候的事情?这次又是因为什么?”韩啸把烟头扔了,看着远方,心里想着以前的事情。

    叶梓把事情的缘由给韩啸就说了,也没有添油加醋的,反正就那些事。

    “这都是我大姐自己的性格造成的,她还就离了蒋毅那个男人活不了了,这又不是古代,没人要求女人从一而终,她自己不愿意,谁帮她都不行,我们这些父母兄妹的能帮着她一次,也不能帮她一辈子,她自己也是看不清楚,我看蒋毅就是和她大伙过日子的,两个人之间那有什么爱情,不然蒋毅能由着他妈那样,我们也劝了叫她和蒋毅搬出去住,钱都借了,结果她自己管不住钱,把我们借给她买房子的钱借给蒋力,她还真是大方…”

    “哎,大姐这辈子性格估计也就这样了,小的时候我爸妈忙工作,家里的事情都是她做,谁知道她现在都做成了习惯了,到蒋家也这样,可蒋家那些人根本就看不到她的付出,就当是应该的了,时间久了,这人心就不足了。”

    叶梓看着韩啸:“那该怎么办?大姐这么下去也是不行的。”

    “我们能怎么办,管得再宽也管不到她的家务事上去,日子是她自己在过,终究还是要她自己解决,现在就这样吧,等她自己想要帮助了就会来找我了,还有要是大姐问你借钱,你必须得跟我说,蒋家那边就是个贪得无厌的,大姐借钱都是为了那边,但咱们得帮她看看值得不值得。”

    时间不早了,两个人就是再舍不得也是要分开的,叶梓把韩啸送到了部队,自己一个人又开着车回北京去,走的时候韩啸说叶梓你不要来了,一个人开这么久的车太累了,我心疼,叶梓笑着点头发动了车子。

    有个姑娘来看韩啸的事情很快就在同学们中间传开了,大家还以为是韩啸的妹子,有瞄到一眼的说那姑娘可漂亮了,韩啸为了满足大家的好奇心,直接宣布那是他对象,这下子看把那帮单身人士给震惊了,原来韩啸同志都有对象了啊,哎,都替最近那个穷追不舍的李子灿惋惜,难怪韩啸看不上她,她是漂亮,可人家韩啸的对象也不差呀。

    这边李子灿很快也知道了韩啸对象来看他的事情,听说那姑娘家里还很好,人家来的时候可是开的bw,这年头开车的都少,还开那么好的车的人可不多,李子灿一下子就郁闷了,她觉得这下子他们文艺连肯定不少人看她笑话呢,她制造和韩啸偶遇的事情可是有不少人知道,越想越生气,越想心里越难受,最后又跑到路上拦住了韩啸质问他。

    “你说你有对象了,怎么都不说呀,你是何居心?”

    韩啸被问得有点莫名其妙,他有对象了难道要在脸上写着昭告天下,还是见人就说他有对象了,不管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人都说,这样人家肯定会以为他是疯子,他有对象了跟别人能有多大关系,不能说人人都关心这个事情吧。

    “李子灿你是不是问错了”

    李子灿自己问出那句话就后悔了,她怎么就跑来问这个话了呢,最后一溜烟自己跑走了,跑去给自己妈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最近心情不好,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就不能在部队里面呆下去了,觉得特别的闷,她妈说那你赶紧回来吧,就这么个女儿有点什么事情都顺着她,李子灿这边又在部队请了假就跑回了家。(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