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35章 离开的缘由
    第235章离开的缘由

    “得,妈,我们两个上串下跳好几天白忙活了。”韩文青就瞧不上韩文君那急着回家的样子,人家来接你就走,一点都不拿乔,难道都不明白是自己家这边打了胜仗吗?不是应该趁机拿点福利吗?

    “哎呀,你就少说几句吧,你姐不是你,怎么再闹下去她还是要回去的,别看这次蒋毅妈来接她了,回家她还不是照样的洗衣服做饭收拾屋子呀?还得往那家子身上花钱!我这养女儿就是给他们家养的个保姆,还是个倒花钱的保姆!”白淑娴对韩文君也是很无力的,她就是那么个人,也不知道像了谁。

    叶梓回学校,一个人还是坐飞机,火车她就不去做了,这年头的火车真的是太拥挤了,叶梓就想不通了,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去北京呢?北京真的就那么好?

    在机场叶梓接了个电话,方天信打的,说是孙菲菲打电话说要退股,看叶梓是个什么意思,叶梓能有什么意思,现在服装厂的收益不错,孙菲菲之前投那点钱早就赚回来了,不退股就是那点股份一年的分红都不少,至于为什么退股叶梓也猜到,可能还是因为她的原因,看来菲菲是真的不想和她有太多交集了,哥哥和朋友之间是肯定要选择哥哥的,而方天信是可以不给她来这个电话的,现在厂子里比以前更赚钱了,孙菲菲的股份方天信可以直接吃了就是,至于人家为什么要给叶梓打这个电话,那就是方天信这个人的人品还是很好吧。

    “没事,你看着办就是了,你是大老板。她的股份你愿意买我没意见。”收了电话,叶梓看看时间,差不多要登机了。

    回到北京的家,家里冷冷清清的没人气,给吕晓梅打了个电话,果真她比自己早回来,让她过来和自己一起吃饭。毕竟刚出年节。这个年味儿好像还有。

    “你长胖了些。”叶梓看吕晓梅比之前要好很多,吕晓梅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己现在她又和黄志仁再一起了。对于蔡骏,吕晓梅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蔡骏,还有叶梓也毕竟算是两个人的媒人,可她实在没有办法。她不能去冒险,听到叶梓给她打电话她是高兴的。把自己收拾了一下就出去了。

    吕晓梅现在也有了自己的手机,最新款的白色手机,居然和叶梓的是一样的,过年的时候她试着给叶梓发了个祝福短信。这是黄志仁送她上飞机的时候给她的,非要给她,结果回家还得偷偷摸摸的用。还怕她妈问她怎么有了手机,这年头手机真不便宜。农村人谁用?就是市区里面也没见多少人用。

    “恩,是长胖了点,回去吃了很多腊肉和香肠,还带了不少来,你要是也喜欢吃,改天我给你带些过来。”吕晓梅和叶梓都是四川人,只是不是同一样城市,喜欢吃腊肉和香肠也是正常的。

    “好呀。”叶梓没有推迟,有的时候你当人家是朋友就要接受人家给的东西,不接受反而让人不放心和你交朋友。

    果然,吕晓梅看叶梓说好就笑了,“咱们去吃火锅吧,我请客。”

    “好呀。”

    北京的麻辣火锅肯定就没有四川的好吃,作料不同,四川的辣椒花椒,特有的豆瓣酱那都是不能模仿的,就算是四川人到北京去开的也不可能有四川的好吃,水不同,人不同,文化底蕴不通,造就了气氛不同,所以要吃正宗的火锅还是要到四川去吃,听着周围身边的人大声的讲四川话,听他们喝啤酒劝酒,跑堂子小伙子的吆喝声,川妹子服务员火辣辣的微笑,吃一顿火锅你才能畅快淋漓,在好一点的地方你还能一边吃火锅一边听说书,这就是浓浓的川味儿,真的是模仿不来了的。

    吃到中途火锅的热烈让吕晓梅的心也热了起来,有的话不说她心里难受,不能跟父母兄弟说,也没有什么朋友,更不能更黄志仁说,因为说的就是和他有关的事情。

    “蔡骏,我这辈子对不起他了,是真的没有办法,他是个好人。”

    “感情的事情都是你情我愿的,说不上对得起对不起的,只要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是真心付出了的就成了,不在一起了,也不能就说提出分手的那个人怎么了,我们这些旁边的人更是无从去要求别人,我也不会去怎么想你,我们两个是同学,现在还是朋友,我只希望你好。”叶梓这就是表态了,她知道在蔡骏这个事情上,吕晓梅心里有个梗,如果她不把话说清楚的话吕晓梅以后和她相处的时候还是会很难受的。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试着从前面的感情中走出来,我也知道心里还有一个人又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这是不道德的,可我真的试过了,是真的想和蔡骏在一起的,可是后来实在是不行,人不接受现实就是不行,黄志仁只要一天不放开我,我就可能脱不了身,我看清楚了,我不敢去冒险的,叶梓你会瞧不起我是不是,我向现实低头了,都没有抗争一下。”

    “就算你瞧不起我,我还是和黄志仁在一起了,拿着他给的钱买了好看的衣服,真皮的鞋子,上千的包包,还有他送给我的手机,这些随便一件都够我家里一年的花费,我家其实很穷的,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我会幻想自己就是那童话故事里面的灰姑娘,可终究黄志仁不是那拯救灰姑娘的王子,他现在对外说我是他女朋友,我们两个在交往,可我心里很清楚,那天他腻了我也就能解脱了,我不会去幻想人家真的有能娶我的那一天,门第都不一样,他那种家庭也不可能要我这样家里出来的媳妇儿的。”

    叶梓就这样静静的听着吕晓梅说,她知道她心里有太多的话要说出来了,朋友就是给朋友当牢骚和苦水罐子的。

    “我爸跟小煤窑挖煤,为了我和我弟弟读书。你知道吗,不是那种正式的煤矿工人,真的就是那种小煤窑,没有任何安全措施,人到洞子里面去吧煤炭给挖了自己还得用背篼背出来,不见天日的天天干,也赚不了几个钱。还好比种地强那么一点。就靠着这个我上了大学,我弟弟还在上高中,我感谢我的父母没有因为我是女孩子。没有因为家里没钱只能让一个孩子上学而停了我的学业。”

    “来念北京上大学是家里给借的钱,可是还是不够,我爸说再去看看还有谁家能借的,村子里面能借的都借了。好些亲戚都害怕我爸上门去了,我爸想去贷款的。可我家没有什么东西能抵押的,房子都要倒了,国家银行能干?我撒谎说学费可以先欠着一部分的,我爸信了。我就来了,报名费不够没有报名,住了不学校。一个人在大街上晃悠,深夜。我一个人一点都不怕,没什么好值得别人惦记的,我去那种有钱人才能出入的高级会所外面晃悠,就遇上了从会所出来的黄志仁,我拦着他问他要不要我?我很不要脸是不是?你不知道当时黄志仁看我的那种表情,眼神中全是鄙视,像是看一件货物,可我不能让他走,鼓起勇气拉住了他,说自己还是处女….嗯,我把自己卖了,换了学费,钱还有多的,没想到自己还能这么值钱过,呵呵。”

    叶梓不经意的笑了一下,吕晓梅是没有看到的,叶梓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愿意和吕晓梅交朋友了,原来她们两个都是把自己卖了的人,只是她比吕晓梅运气好点,遇到了受伤的韩啸,以救民之恩要挟的,还都是为了学费,只是一个是为了别人的学费,一个是我了自己的学费。叶梓不得不说自己运气真的很好,韩啸是个好男人,娶了他还对她好,要是换成黄志仁还不知道自己的结局是什么呢,哎,怎么会有结局呢,她想多了。

    “我很贱是不是?哪有做人家女朋友这样用人家钱的,我拿着黄志仁的钱给家里人买东西,还让我爸把房子给修一修,不修不行呀,真的要塌了一样,住在里面很担心,那天打个雷,房顶都能没有了。两个人有一个人这样用人家的钱,那两个人就不可能是平等的,不平等呀,我心里明白的,我敬着他。”

    叶梓不好去评价吕晓梅和黄志仁的事情,两人现在就是你情我愿的,吕晓梅也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了自己的家人,为了自己的理想做出来牺牲,别人怎么好去评论,更不好去责怪。

    “别想那么多,你好好的读书,好好的过日子,还有一年咱们就毕业了,到时候你做了医生,有了自己的收入,一切都会不同的。”

    “我真的很贱,但是我胆子其实真的很小,我不敢上前拉人说那种事情的,我还是害怕了,我数数呢,告诉自己数到第十八个从里面出来的人就必须上前去说那事,呵呵,要是个老头子怎么办?要是个老头子我也认了,幸好出来的是黄志仁,其实他算是我的恩人。”

    吕晓梅当天晚上就喝多了,叶梓没有喝酒,她开了车,本来是想着把吕晓梅拉到自己家住一晚的,结果吕晓梅的手机响了,是黄志仁打来的,叶梓帮着接了,没多久人就来接吕晓梅了。

    “怎么喝那么多?”

    怎么喝那么多,叶梓也想她不要喝那么多的,没劝,人喝醉了就没有烦恼了,难得喝醉一次,有什么不好?挺好的。

    “你是他男朋友吧?”没有回答黄志仁的问题,把吕晓梅交给了他,叶梓是故意这样问的。

    黄志仁一愣,看着面前的叶梓点了点头,这个女孩子有点意思,难怪郑柏飞对这样的女孩子动心了,她是想问自己和吕晓梅是真心交往的吧?可惜了,听说这个女孩子已经结婚了,不然郑柏飞那边….

    看到郑柏飞点头,叶梓稍微有那么一定放心了,她希望吕晓梅幸福的。

    “这个你给她吃了吧,喝醉了,明天早上可能会很难受的。”叶梓都自己包里面拿了一个瓷瓶出来,这是她做的戒酒药,吃一粒第二天早上不会那么头疼。

    看着黄志仁搂着吕晓梅上了车,忽然叶梓就很想念韩啸,给他打电话才想起来他电话已经坏掉了,她这次是真的就给自己买了一个手机,现在才八点多钟,商店还没有关门,开着车就去了手机店,店员看她手里拿着车钥匙,对她很是热情,没什么好选的,同一款手机的黑色款要了一个,付现走人。

    黄志仁皱着眉头把吕晓梅扔在了客厅的地上,这还是头一次他被人吐了一身,当时的情况就是吕晓梅说了一声要吐了,他这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吐了,你说吕晓梅吐也就吐了,你还抱着黄志仁不撒手,从上面到下面全是呕吐物,两个人身上都是,黄志仁不管了,自己先进了卫生间,把衣服全部脱了,把花洒开到了最大,把自己给洗了整整三遍,抬手闻闻,终于觉得味儿好像不是那么重之后才出来。

    看着躺地上睡得跟死猪的吕晓梅他就来气,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情况呀,跟垃圾桶里面拣出来似的,脏死了。

    “赶紧起来洗洗!”黄志仁用脚踢踢吕晓梅,别说他用脚怎么了,光是用脚他都觉得脏,看着都要吐了,还闻着那个味儿,看来以后必须要禁止她喝酒了。

    指望黄志仁给吕晓梅清理那是白日做梦,他只是把人直接给拖到了浴室,开了冷水,拿着花洒直接往吕晓梅身上冲,不然还怎么样?还让他动手去碰?

    吕晓梅感觉一阵冰冷,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着黄志仁用冷水冲她呢,笑了,多可笑,她说对了吧,男朋友,她果真是在做梦,男朋友能这样对女朋友?

    “赶紧自己洗,看你成什么样子了!”看吕晓梅醒了,黄志仁丢下花洒就出了浴室,他要出去换换空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