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32章 衣锦还乡
    &lt;=""&gt;&lt;/&gt;

    第232章衣锦还乡

    大年初一这天叶梓看到了孙菲菲,她对孙菲菲笑笑,孙菲菲也对她笑笑,只是两个人好像没有什么话要说,都没有出声,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自从孙少宇喜欢叶梓的事情出了之后,后来孙少宇又意志消沉了一段时间,从哪个时候开始孙菲菲就和叶梓联系越来越少了,有时候叶梓给她打电话,也说不上几句话就挂了,老是说忙,其实叶梓也知道她是不想和自己说话,就是后来孙菲菲上大学也到了北京都没有联系她。@樂@文@小@说|

    “过来过年呀?”还是叶梓先开了口。

    “恩,最后一次来这边过年,明年我父亲就要调回去了,以后可能回这里的机会就少了,哦,谢谢你给我爷爷拿了药,他的那个腿已经没有那么难受了,以后在北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找我吧。”孙菲菲话说得很客气。

    叶梓帮助孙菲菲的爷爷也不是为了以后得到他家里什么帮助,所以对着孙菲菲笑笑,想再找点其他的话题聊聊,好像两个人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聊的,两个人站在哪里不怎么说话有点尴尬,孙菲菲说自己还有事就先走了。

    既然孙菲菲都来了这边过年,那可能孙少宇也来了吧,要是不怎么出门的话也见不着的,孙少宇那个人本来就喜欢静。

    叶梓这是要回娘家去,说好了今天大家一起回去老家上坟,有几年没有回去了,老家的房子都不知道怎么样了,老太太也说必须得回去看看,叶奶奶这来了城里生活都还没有回去看过。老了老了和是想家,她还有很多话要对她那死去的老头子说的,哎,老头子去得早,都没有想到孩子们的福呀。

    “妈,要带这么多东西呀?”叶梓看到自己妈打包了不少东西,除了给亲戚朋友的糖烟和酒。还单独有两个大包。搞得跟搬家一样。

    “这点哪里就多了,咱们一会一人给提一个包就拿走了,大过年的都这样。这些不穿的衣服什么的放在这里也只是放着,扔了我肯定是舍不得的,好好的东西,拿回去给村里的人。保管他们高兴得很,你看贝贝这些衣服我都是买的好的。你生的孩子以后也不可能穿贝贝穿过的衣服,叶秋呢也还早,那边那条件也不可能拣贝贝剩下的,那就拿回去看村子里面谁需要就给谁。还有你奶奶的衣服我也给收了些出来,你给她买衣服,我也给她买衣服。以前的衣服都没怎么穿了,拿回去送给村里的五保户老人。也当是件好事。”

    “哎呀,这都几点了,你大伯一家怎么还不来,就等他们了呢?你大伯娘这个人就是做什么事情都不忙。”王翠芬朝门口看看,这人还真的不能说,一说叶梓大伯一家就来了,独少了叶荣。

    “叶荣怎么不去呀?”叶奶奶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叶荣两口子不是没来吗?这不就是说不跟他们一起回去吗?叶奶奶这次是希望大家都风风光光的回去看看死掉的老头子的,特别是大学已经毕业的大孙子,想告诉老头子自己家后继之人能干的。

    “妈,叶荣哪里有时间去呀,他老丈人那边过年的时候就是最忙的时候,你是不知道这上赶着巴结的人太多了,天天都有不少人上门,叶荣得帮他老丈人应酬着,另外他老丈人还要带他去拜访别家…”王小梅说得那个自豪,仿佛当官的人是叶荣一样,叶建军看叶奶奶脸色不好,没让她继续噼里啪啦说下去,扯了她一把,跟关了电似的,立马断电。

    王小梅是想继续说来着,可自从她偷偷把家里房子给卖了的事情出来之后,她那地位就不在了,在家里她说什么也不管用了,叶建军还动不懂讽刺她两句,她要是还口,叶建军就要打她的样子,虽然只是那次事情败露了打了她一次,她现在可不敢去惹,就怕初一的天被脸被封印,让人看了笑话。

    “那他忙就不去了吧,哎,我就是想他爷爷看看他出息了,叶荣小的时候可是他爷爷一直带在身边的,有什么好吃的都留给他…”叶奶奶想到自己老头子眼睛就有点红了,忍着不哭,初一这天不适合在家里哭,要哭去坟头哭。

    “妈,等叶荣空了,我让他带着他媳妇儿单独回去看爸。”叶建军想到自己那死得早的父亲眼睛也有点红了,他父亲是累死的,为了他们这一家,没能等到好时候想到孩子们的福呀。

    车票是早就买好的,一家子除了叶奶奶没有提东西,其余的人多多少少都提着东西,还是在车站坐车,不能超载,上去大家都有座位,叶秋和叶誉都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叶秋是心里想着江家成,现在她是天天都要去和江家成见一见的,就跟上瘾了一样,两个人一定要亲亲摸摸才算完,而叶誉是根本就再也不想回去农村了,他来了这边已经完全的把自己当成了城里人,还有他走了他的游戏怎么办?

    叶建军和叶建国把带的东西全部都放在行李架上才坐下,两兄弟现在因为王小梅卖房子的事情也有点隔阂,买房子是叶建国借钱给的叶建军,卖房子也是王小梅做的主,但叶建国这个做弟弟的可没有说叫自己哥哥不继续住在他家,他说搬走就搬走了,把他这个做兄弟的放在什么位置,难道说他发达了真的就瞧不上他这个哥哥了?

    车在汽车站是没有超载,出了汽车站就不停的往上上人,到最后不少人都是挤上来的,过年就是这样,运管那边都不查的,查,怎么查,那么多的人要赶着去走亲戚,车子的趟数又只有这么多,人家车老板给上面拿了钱,那就该大家都赚钱。

    因为车子上人挤人超载的缘故,车子就开得特别的慢,人家车老板赚钱是赚钱安全还是放在第一位的。这车现在走在路上就跟那摇篮似的,摇得人昏昏欲睡,叶梓看着窗外的景物眼睛开始模糊起来,醒来的时候觉得闷得难受,还好没人抽烟,但是味儿也不好闻,车上不少的老烟枪身上发出的烟草味儿也是够刺鼻的。准备拿手机出来看看时间。一摸,手机没了,叶梓扭头看了一圈。周围的人看着都是好人,看不出来谁是小偷,也许小偷早就下车了也说不准,还好自己的钱包在里面一侧。不然肯定也要被偷。

    “妈,我手机被偷了。”叶梓小声的给她妈说。

    “啊。手机被偷了!”王翠芬说话声音就有点大,把睡梦中的叶贝贝都吼醒了,小孩子本来坐车就难受,瞬间就哭了起来。王翠芬这边也顾不得叶梓的手机了,又去哄小贝贝,车上有不少的人皱了眉头。

    叶梓的手机被偷的时候叶誉是看着别人偷的。他没有出声也不想出声,管他什么事?叶梓家那么好。被偷个手机怎么了,她那么有钱都没有说给他买点东西什么的,他没有的别人也没有最好,叶誉心里还有点幸灾乐祸的。

    “看你也太不小心了,那么贵重的东西说被偷了就被偷了。”下了车叶建国就说叶梓了,上车的时候他就提醒大家要注意身上的东西,等会儿人多的时候可能有小偷什么的,结果偏偏被偷的就是叶梓,还是那么贵重的东西,几大千呢!

    “没事,没事,还好钱包还在。”别看叶梓说得无所谓,她那是为了安慰自己父亲,其实她也同样难受呀,韩啸的手机昨天才被摔了,今天她的手机就丢了,两个人想要随时通个电话得等她回去北京再说了。

    “叶梓呀,不是大伯母说你,那手机多贵的东西呀,你也该注意一下,看看这丢了多可惜呀,好几大千呢,你大伯母和你大伯一年都挣不了那点钱,还是你有钱的好,以后你可得帮帮叶誉,叶誉以后读书出来就跟你混哈。”王小梅东说西说不知道是酸呢还是真的希望叶梓以后帮着叶誉,都是堂姐弟能帮的肯定要帮,现在说那些也是多余的。

    “啊,那么点大个东西那么值钱?”在叶奶奶的意识里手机可不算多值钱的东西,一听值那么多钱心疼了,心里想早知道就不叫叶梓一起回来了,“那东西才那么点大,比电视机小了那么多,能费得了多少铁和钢,还能那么贵?”

    叶梓对自己奶奶笑笑,叶建军又瞪了一眼王小梅,“你闭嘴吧,不知道不要乱说!”

    叶家这次也算是衣锦还乡了,进村子的一路上都人上来问好,叶建军和叶建国遇上以前一起长大的那些人,有稍微好点的也留下来打个烟,和人家说上几句,这几年村子里变化也大,家家户户孩子读书是不成问题了,吃得也好了很多,万元户也不只是张大幅一家了,倒是张大幅家里这两年越发的走了下坡路。

    “也怪他自己以为自己有那点钱不得了了,也不想着多干活赚更多的钱,想着他一万多块钱存银行吃利息就够了,谁知道现在物价涨了,那一万多块存银行的利息还哪里够,前两年娶了个媳妇也是不会理家的,还管不住张大幅,所以他老本也吃得差不多了,现在还不是和我们一样要去种地干活。”

    “他呀,干活也不行,之前过惯了好日子,现在要他下地,他那里成,种的粮食也就够吃,花钱好像以前那样大手大脚的…”

    大家在这里说张大幅给叶家这边听,其实张大幅就站在不远处,牵了个两三岁的孩子,分不清楚那孩子身上的衣服是灰色的还是黑色的,鼻涕都要掉到嘴巴里了,张大幅也不说给他擦一擦,只是伸长了脖子往叶家人这边望过来,要是叶家这边有那个朝他那边看过去,他还对人笑一下,以为别人理他呢。

    叶奶奶就看不得张大幅,现在她就特别后悔当初怎么就想着把叶梓嫁给张大幅呢,看看,现在都像个什么东西,身体也是圆滚滚的,一看就是那种好吃懒做的人,哎哟,可得感谢上天保佑,她没有铸成大错,不然叶家现在还指不定是个什么光景呢。

    “张大幅也是有脸,怎么还跑来这边看。”叶奶奶这是小声的和王小梅说,她不能和王翠芬说的,还偷偷的瞄王翠芬,幸好人脸上没有其他表情。

    王小梅瘪瘪嘴,不过脸上很快就恢复了笑脸,笑话,她还知道当初要把叶梓嫁给张大幅是为了她家叶荣呢。

    叶家这边是先去上坟的,拿了那么多纸钱,习俗是不能带进别人家的,所以打算的是上了坟再去别人家拜访。

    “老头子这是你儿子专门给你准备的猪头肉,那几年你没吃上肉,受苦了,现在大家都赚了钱,本来想给你直接牵一头猪来你坟前杀的,哎,路上不好伺候那猪,就给你拿个猪头,你就当是拿了只猪吧,还有这酒,也是度数高的好酒,你喜欢喝酒,以前没钱给你买,现在让你一次喝个够,你一个人在下面也别吃独食,你爸妈那边你好歹也分些过去,这次咱们给你烧这么多的纸钱,在下面你好歹也算是个亿万富翁了,…”叶奶奶洋洋洒洒的说了不少的话,后面又说叫老头子保佑儿孙们赚大钱,上学的成绩跟上去,平平安安的云云,说道最后还是哭了一场,两个儿子舍不得自己妈哭得伤心,把人给拉了起来,叶誉负责放了鞭炮,子孙们挨着一个个的又到坟前作揖上香,上坟也就算是告一段落了,死去的人也安息,活着的人还又继续生活,有的还得继续煎熬着。

    叶家一家子在村长家吃了一顿午饭,留下了给大家带的东西,本来是想他们自己去给的,但大家都没有了心思,没回乡的时候想回来看看,回来之后觉得其实也没有那么想,特别是看着自己家那已经开始有些朽败的老房子之后,还有就是在农村已经有些不习惯了,比如说像叶秋,她现在觉得上农村的厕所那就是一种折磨,她宁可憋着去镇上解决。(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