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31章 手机坏了
    &lt;=""&gt;&lt;/&gt;

    第231章手机坏了

    “要回去你一个人回去就成了,过完年我这边初八就要开工,我回去那么几天来来回回的累不说还浪费钱,你一个人回去的话,还能在家里多呆些日子。”白国庆到没有说不让姜瑶回去,她刚和自己结婚,又出来这么远的地方,想家那是正常的,反正她现在也没有上班做事,回去耍一阵子也好。

    “可要是我一个人回去了,你一个人在这边这个年怎么过呀?”

    白国庆看了看姜瑶摇头说没事,他总不能说,你担心我一个人这个年过得孤单,那你还提什么回家过年,既然你提了让你一个人回去你又这样说话,白国庆就不喜欢姜瑶两头都要想个好这种心思,装在外人面前就成了,两口子还装什么装,难怪自己对她就是很是喜欢不起来。

    姜瑶是想回去的,可她一个人回去算个什么事儿呀,她自己父母倒是没什么,白国庆的父母肯定要说自己的,出来的时候就说了要她好好的照顾白国庆,她辞职跑深圳的目的就是两口子在一起照应着,顺便还怀个孩子回去,哎,这段时间两个人虽然那种事情比较少,但也没有避孕呀,可怎么就是怀不上呢?她甚至都有点怀疑白国庆是不是哪方面有问题呀,因为有的时候明明两个人在床上脱光了衣服,白国庆都有反应了,可是就是能突然就没反应了,就跟那个泼了冷水一样,蔫了。不是白国庆的问题就肯定是白国庆的问题!姜瑶就是这么想的。

    姜瑶终究还是没有回去,不回去的结果就是和白国庆一起过年,自己做年夜饭。两个人一起看春晚。第二天还要陪着白国庆去工地上给工人发红包,她喜欢工棚那种脏兮兮的地方,总觉得里面有股味儿,也不知道那些工人多久没有洗澡了,还有那被子上怎么都感觉全部灰…总之一切都是那么令姜瑶难过。

    比起姜瑶来,韩啸这边就是太热闹了,几百人一起过年。大家一起包饺子。那场面,真是盛大,虽然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战友。但在部队里面过年首要吃的就是饺子,那饺子也是包得五花八门的,那没什么耐心的也不怎么会的人,直接把肉馅放在饺子皮里面合上就成了。饺子特有的褶皱都没有,一点都不好看。但包的肉多,好吃;还有那把饺子包成圆形的,当这是汤圆呢;北方的战友就会包饺子,除了那种大家经常看到的。人家还能包成兔子造型的,菱形的,还有那饺子的褶皱都有好几个花样儿。

    除了饺子。过年厨房也会炒上不少的菜,都是大鱼大肉的。这年头生活条件比以前好了很多,现在也亏不了人民的子弟兵。韩啸吃了一碗饺子,不是很多,他不是北方的人,还是比较喜欢吃饭,就是部队里面一般都是做馒头,这个管饿,吃不完的下顿蒸热了是一样的吃,吧变味儿,饭就不行了,还好厨房里面炒的菜不错,就着菜韩啸再吃了一个馒头,觉得就有点撑了。

    和平年代当兵其实挺好的,在一个大家庭里面大家互相帮助不说,还吃得饱穿得暖,还有工资拿,军装是这个年代最耐穿的衣服,那些农村的同志会把自己节省下来的军装军大衣寄回去给父母亲戚什么的,大家过冬能穿上军大衣都是最洋盘的,所以哪家要是有个当兵的娃子家里就是很让人羡慕的了,当然更让人羡慕的就是读军校的学生了,有工资拿,不用交学费,包吃住等等…可也是最难考的。

    部队里福利也好,这大过年的中午吃了饭被集合在一起,说是让去看演出,不对文工团来慰问演出,这让部队里面的小伙子可是早就沸腾了起来,不管在部队还是在军校,女人很少的,少得可怜,平时就是多个母兔子在部队里都是稀罕的,何况现在文工团可是有不少的美女,平时都是男人看男人的多,对看,现在机会看看女人们了,还不洗洗眼睛去呀,说是那么说,因为是当兵的,这纪律也是很重要的,心里再高些也得按着次序进入礼堂。

    “哥,你看台上那个跳得最好?那个长得最漂亮?”韩啸是从部队去读的军校,比班上的同学都要大些,一般的都喊他哥。

    看着舞台上那些涂脂抹粉的舞蹈演员,韩啸总觉得想笑,如果不是舞台灯光的问题,一个个出来还不都跟那个过去唱大戏的一样呀,哪里还看得出来漂亮不漂亮,还有就是也不知道自己身边这个同学怎么会想起问这个,隔得那么远,演员们在舞台上还动来动去,他真能看得清楚?不过韩啸笑了,是真的笑了,他想起了他那小媳妇儿叶梓,从来不化妆,但随时去看,都跟那画里面走出来一样,不是仙女是什么的。

    “哥,你也别光顾着笑呀,你倒是给我说说你觉得那个最好看呀”

    “我看都看不清楚,怎么给你说,难道你还能看得清楚呀?就算现在你看清楚了,那卸妆后你肯定就认不出来了,我看她们那脸上能有半斤粉,跳舞的时候说不定都在扑扑的往下掉呢。”韩啸笑着说完就起身,这个时候大家都在看表演,外面安静得很,过年了,他想给他的小媳妇儿打个电话,给她说声过年好。

    “吃过饭了?”

    “嗯。”叶梓有些累,虽然有韩啸妈妈的帮忙,做一桌子年饭出来也是有点累的,而且韩文青和那个什么小七都不帮忙的,小七就不说了,韩文青总该帮忙吧,过年这段时间天天回家吃饭,还把自己当成客人一样,碗都不洗一个,也是王妈回家过年去了,不然她还会把衣服拿回来给王妈洗,王妈什么岁数了,她也真开得了那个口,不过这个时候韩啸妈不说。她做兄弟媳妇的也不好说。

    “怎么不高兴呀?”韩啸看叶梓也不像往常一样会找些话题主动给他说。

    “没有,就是觉得过年有点累,你那边怎么样,都下雪了吧?冷不冷?要是冷的话就把我给你做的羽绒背心穿上,你穿在里面军大衣一遮,别人也看不出来。”叶梓知道韩啸那边早就下雪了,北方就是这样的。冷起来的时候能把你冷成冰棍。

    “我不冷。里面不是穿着你给买的羊毛毛衣吗?在屋子里面还有暖气都不用穿军大衣的,只有出门的时候才穿。”说道这里韩啸觉得自己在外面打电话没穿军大衣还真的有点冷,不自觉的就用自己的右手去摩挲拿着电话的左手。也没有注意有个人朝自己这边跑了过来,意外就在这一刻发生了,一个女孩子将他扑到,手机也摔了出去。电池都给摔了出来,换了别人肯定就觉得这一定是个美丽的邂逅了。扑在他身上的女孩子长得不错的。

    “对不起,对不起。”这女孩子是摔傻了吧,扑在韩啸身上说对不起也不起来,不是应该先爬起来再说吗?等女孩子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先爬起来再说的时候。韩啸已经黑着脸把人给推开了,拣起自己的手机,屏幕都摔碎了。把电池给重新装回去,开机。开不了,韩啸现在骂人的心都有了,刚才他正跟媳妇儿讲电话呢,还没说上几句就这样了。

    “同志,我陪你一个手机吧?”女孩子也发现自己把韩啸的手机给摔坏了,看韩啸黑得跟锅底的脸色知道人家现在肯定很生气呢,她家不是没有钱,能赔得起,肯定要赔给人家的,这年头一个手机可不便宜,还好她家庭好,这点还算不上什么。

    叶梓那边一看怎么忽然通话就断了,再拨打过去就说关机了,她只想着韩啸手机是不是没电了,也没有多想其他的,打过年的,韩啸在部队也不能出什么事情,合上手机盖,进去厨房继续洗碗,她也不指望在外面看电视的韩文青来帮自己,韩啸妈累了一上午更加不会帮自己了,这就是当媳妇儿和女儿的区别。

    “你怎么走路的,没看人正打电话呢,直接就撞上来!”韩啸心疼的根本就不是手机,他的通话就那样断了,现在好了手机也摔坏了,就算着女孩子能给自己赔一个,怎么也得等一段时间才能和叶梓自由自在的通上电话了,他这个人自从有了手机之后就不习惯去用公用电话给叶梓打了,说话不方便。

    “不是故意的都能这样,你要是故意的那还得了了?”韩啸这才看清楚这个女孩子化着浓妆呢,真的就跟唱大戏的一样,光天化日之下,还真是难看,看不出来原本的样子,他是想说点难听来着,想着自己还是个当兵的,忍着一肚子的气,心情不好,不想看到这个女孩子,说完抬脚就准备离开了。

    “同志,你怎么说话的呢?我不都说了要赔你手机了吗?你这人怎么还这样,没素质,也不知道这部队你是怎么进来的!”那个被韩啸说了一句的女孩子李子灿哪里受的了别人那样说她,从小就是娇着惯着长大的,还没有人这样说过她,她简直觉得委屈极了。

    韩啸走了两步听见那姑娘这样说话,这才想起来,自己这手机她还没赔呢,真是被气晕了,这手机可不便宜,媳妇儿会赚钱也不是该他这样花的是不是,还有刚才那姑娘说什么来着,他没素质?还问他是怎么进部队的?

    “我再没素质也不会把被人的手机给撞地上摔碎了,还有我怎么进部队的关你什么事,到是你这样毛躁的人怎么进来的?你自己心里明白!”韩啸也不客气,以她的话就还了回去,能进去部队文工团的多多少少家里都有点关系,要不是就是那种专业技能特别过硬,素质特别高的人,而后者绝对不会是这种态度,也不会不把一个几千元的手机放在眼里。

    “你…咱们不说其他的,你就说你这个手机多少钱,我赔给你就是了,不就是一个手机吗?多大点事情,为个手机看看你都对一个女孩子干了什么事”李子灿真是要被气死了,平时可都是男人讨好着她来的,先不说家庭,就是她这个长相也是值得的,但韩啸又问道点子上了,她进部队文工团是直接进的,家里有关系呗,所以一天也不是怎么想着上进什么的,专业也就一般,也不是什么主跳,差不多就只是个伴舞的。

    韩啸再一次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孩子,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把这个女孩子怎么了?对于这种高高在上的女孩子,韩啸从来都是不给面子的,“我这个手机你怎么赔我,你是现在立马去买呢,还是怎么的?现在去买估计也买不到,大过年的外面也没开店,可大过年的我电话还多…”

    这种把人家的手机毁坏了还当不是多大个事情的人,韩啸就想她吃一吃苦头,不是说要赔吗?那你有本事现在赔给我呀!

    “你手机多少钱买的,我把钱给你吧,你自己找时间去买。”李子灿也想起来现在买手机是有点不大可能,语气稍微有点弱。

    韩啸也不能真的就去为难一个女孩子,就是刚才气着了,现在缓过来了,就把自己手机多少钱说了,女孩子说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要晚一点给他送过去,韩啸也没有说什么,在部队这个地方也不用担心人跑了,而且听这个女孩子的口气人家家里还挺好的,最后就是韩啸记下了这个女孩子下巴处长了一个痣,没办法呀,实在看不清楚这个女孩子到底长什么样,那妆浓得真的就能卸妆后保准你不会认为是同一个人。

    跑到部队集体打电话的地方去准备给叶梓回个电话,刚才可是突然就断了电话,谁知道跑去一看,得,还是等晚一点去吧,战友们棑了好长的队,他这个平时经常可以用手机打电话回去的人实在不好意思去抢那点时间打电话。(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