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28章 死得安乐
    第228章死得安乐

    分手难受不难受,肯定难受,可蔡骏是军校的学生,他不能跟其他学校的男同学一样要死要活的,他只能把心里那种难受化为力量全部灌注到他的学习和训练当中去,看在韩啸的眼里这跟不要命也没什么多大的区别,好在这样的情况也就持续了三天,三天后蔡骏又恢复了正常,只是话比以前少了很多。

    吕晓梅又过上了以往和黄志仁在一起的日子,只是这次黄志仁没有说他们两个的关系是包养,有的时候黄志仁也带着她一起出去聚会什么的,对外说她是他的小女朋友,吕晓梅自己听听也就算了,她不当真的,她和黄志仁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她很清楚,女朋友,也就是个名号,不过因为这个其他人到是对她高看一眼。还有就是现在黄志仁给她拿钱什么的,她都收了,该怎么花就怎么花。给自己买名牌衣服,上高档餐厅,学着人家喝咖啡,做指甲,做头发,有时间也上上美容院什么的,还有就是除了往家里邮寄一部分钱之外。她还存一部分钱,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黄志仁就像上次那样发疯把她甩了,她得为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能以后年老色衰了,连一点看家的钱都没有。

    黄志仁这次是真的对吕晓梅好,天天都回去睡,外面那些莺莺燕燕也不理睬了。他累了。现在就想要一个港湾,他喜欢回到家里的时候那种宁静,看到有个人在厨房为自己围着围腰做饭,他甚至觉得赏心悦目,饭后他还能陪着吕晓梅散散步什么的,天气不好的时候两个人就相依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是做点别的,有的时候他把公事也带回去。这个时候吕晓梅会乖乖的那本书坐在沙发上看,他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带吕晓梅出去看场电影什么的。还有的时候心血来潮立马订机票带着吕晓梅飞一趟海南,去天涯海角看日落什么的,两个人现在过的日子很浪漫很安静,就跟真的情侣一样。

    在今年第一场雪来临的时候,带来了一个坏消息,陶爽死了,死在了酒店的床上,连个衣服都还没有穿,眼睛也没有闭上,这都是听说的,叶梓并没有去现场看到,这还是陶爽父母来她宿舍收拾东西的时候哭着说的。

    “你们都是一个寝室的,她去做那些事情,你们怎么都不劝着她,现在她死了,寝室里面少了一个人,你们是不是住得就宽敞一些了。”陶爽的妈妈一边哭一边说,如果不是陶爽爸爸拉着,她还想动手拍打叶梓几下,宿舍的门外面断断续续有同学路过,冷漠的看几眼,没人停留,死了一个同学而已,能激起多大的浪花呢,甚至可能有的人还在心里骂活该吧。

    “阿姨,你冷静一下。”吕晓梅进宿舍就看见叶梓傻傻的站在哪里,陶爽的妈妈在哭,可陶爽的死跟她们又能有什么关系呢,她们没有那个以为替她去管女儿,但作为室友,你的女儿死了,大家还是很难过的。

    陶爽是快乐的死的,虽然睁着眼睛,可是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太兴奋了,性兴奋,检法医就是给的这么个结果,另外就是之前她吸食了过量的毒品,谁也不知道她在到达性顶峰的时候有多快乐,跟个日本男人一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就是死了也难舍难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个人是真爱,那里那么多真爱,她跟那个日本人先不说语言不通的问题,就是认识也才不过一天,所以没有什么赔偿,找不到人赔偿,酒店倒是象征性的给了五千块,也算是人道了。

    虽然陶爽没有死在寝室里,可叶梓就是觉得寝室里面阴森森的,人说医学院的学生应该是无神论者,可是叶梓不是,她自己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她最清楚,所以她一直觉得陶爽肯定还没有走远,只要住在宿舍的晚上她都有这个感觉,所以没几天她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走了,这个宿舍她不准备住了,这是对精神的折磨,心里发麻,然后就是吕晓梅也不住里面了,两人不约而同的一起搬了出去。

    陶爽死后一个月,黄志仁拉吕晓梅一起出去玩,在会所她看到了董鹏,那个间接害死陶爽的男人,左拥右抱的,一点伤感的迹象都没有,好歹陶爽跟你他一场,结果什么都没有在人家那里留下,就跟人家养的宠物狗死了一样,死了就死了,埋了再买几只养着,有用的时候再推出去。

    董鹏这边看到是黄志仁来了,屁颠屁颠的跟个摇尾巴狗一样,跑到黄志仁面前喊了声黄总,然后看了眼黄志仁身边的吕晓梅,他根本就不敢多看,谁的女人能看,怎么看都是有分寸的,女朋友和女人区别大着呢,圈子里面的人都知道黄志仁那种家庭不可能接受像吕晓梅这样的女孩子,但现在吕晓梅就是女朋友,羡慕嫉妒恨都不敢去招惹。董鹏其实心里有点打颤,那个死掉的陶爽毕竟是吕晓梅的室友,他有点害怕吕晓梅在黄志仁面前说他的坏话,女人的枕头风是最厉害的。偷偷地观察吕晓梅,没发现多少异样,他才稍微放点心。

    转眼间又到了过年时候。这次韩啸依然不能回去,当军人就是这样,别人在一家团聚的时候,你可能在守卫边疆,别人在空调房避暑的时候,你在训练场上,身不由己。肩负使命。今年吕晓梅准备回一趟家,以前为了节约钱都没有回家,现在不差钱还是要回去的。但还是舍不得坐飞机,所以和叶梓也不是一路的,黄志仁对吕晓梅说看你抠门这个样子,哪里像我的女朋友。钱用完了我再给就是。吕晓梅也就只是笑笑,给?你能给多久,她存了一部分钱的事情黄志仁未必就不知道,只是如果做得过分了,你看他还是不是这个态度,她有分寸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吕晓梅要是坐飞机回去的话,她的家里人就该猜她在这边的生活了。现在她还是那个在外面找了几份兼职的女儿。

    叶梓回家日子并不怎么好过,韩啸的父亲过年的那几天都不在家的。韩啸的爷爷和奶奶今年照常没有回来,年龄大了越来越怕冷,在海南那边身体倒还好些,这次不同的就是韩文青两口子回来过年了,叶梓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韩文青那个小丈夫,年龄虽然比她大那么一点点,终归是同龄人,她想叫名字来着,却又不知道这人叫什么名字,小七是不能叫的,好在没人让她非得去理会那个什么小七,她也就装着不知道的样子,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和白淑娴出去采买年货。

    “你这孩子,赶紧叫爸爸,懂事不懂事。”叶梓和白淑娴回来就看见韩文青在哪里推自己的女儿甜甜呢,那个小七文青妈妈和叶梓回来,脸上一阵的尴尬,其实他也不是很想要这个小鬼头叫自己爸爸的,又不是他的孩子,继父而已,小七想起自己这么年轻就给人当继父,心里还我去呢,但韩文青非要那么做,他不能说不,为了讨韩文青高兴,他还得高高兴兴的等着韩甜甜叫自己爸爸,幸好这孩子不知道怎么了,反正就是不叫。

    “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你去逼她那些干什么?孩子愿意叫就叫,不愿意叫就叫叔叔又怎么了。”白淑娴看着韩文青那样逼着韩甜甜就有些不高兴了,那本来就不是韩甜甜的爸爸,逼孩子有什么用,孩子现在是白淑娴在带,不管怎么说天天带着,是个人都要感情深一些的。

    韩文青是不跟叶梓说话的,上次叶梓没有借钱给她的事情她还记着呢,现在小七的理发店开着也算可以,赚不了什么大钱,但总归来说小七不给别人打工也算是小老板一个了,加上年底酒楼那边生意不错,韩文青这段时间手头比较宽裕。

    “妈,明天上我们理发店做个头发吧,让小七给你做,保管让你做完就年轻十岁。”韩文青见她妈不高兴了,过去挨着她说道。

    “年轻十岁,你以为做头发跟吃唐僧肉一样呢,我不喜欢那个,那么高的温度烫在头发上也不知道会把头发伤成什么样儿,我说你们那个理发店现在赚钱不赚钱,要是不赚钱的话,就早点关门,把钱腾出来做点其他的也好。”白淑娴可不管小七在不在这里,听到更好,也好让他知道自己的地位。

    小七当然也听到白淑娴说那些话了,他能说什么,看了看叶梓,红着脸说要跟着叶梓去厨房帮忙。

    “你一个男人进什么厨房,你就在外面看着孩子,看看电视。”韩文青看着叶梓就来气,没事在你二姐夫面前晃什么晃?

    白淑娴看了一眼韩文青,自己这个闺女心里想的什么自己还是知道的,自己家里的人还不放心,要真不放心也是该不放心小七,那么年轻,他能跟你这个三十多的女人过多久,她就是看不清楚现实,这些日子以来只要韩文青单独回家,她都会给她做思想工作,叫她自己把钱抓紧些,结果人家不听,还是花钱大手大脚的,问她有多少钱,她也不说,真是被那个小七迷得神魂颠倒的,有的时候白淑娴都在想是不是该让韩文青和那个小七再生个孩子算了,这样大家都放心些,后来想想还是觉得应该等几年看看,别生了孩子到时候两个不在一起过了,孩子还得扔给她,想想她都觉得头疼。

    听韩文青那样说,小七只好看着韩甜甜玩,天天这个孩子静得很,一个人在哪里玩自己的,半天都能不说话,跟其他的孩子不一样,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所以小七看韩甜甜玩,没一会儿就开始在沙发上打起瞌睡来。

    叶梓也不是很会做饭,但做了人家的儿媳妇做饭都是必须的,好像是这样,一个人在厨房里忙起来,炒了三个菜,炖了一个排骨汤。吃饭的时候韩文青使劲儿给小七夹肉,盛汤,白淑娴就有点看不惯了,你女儿还在桌子上呢,那么点个小孩子都是自己吃饭,你当妈的也不说给孩子夹菜什么,一般的孩子还是家长追着喂饭才吃呢!

    “文青,甜甜你就这样不准备管了?过完年可要上幼儿园了,孩子一天天都大了,你住在外面长时间不回来,以后小心孩子不和你亲。”白淑娴都不想往狠了说,看看,孩子还不是叶梓的呢,你当妈的在桌子上吃得欢,兄弟媳妇儿帮你照顾孩子吃饭,你也能吃得下去?

    “妈,这个时候说这些干什么,孩子是我生的她不和我亲和谁亲,以后她长大了自己就懂事了。”

    “赶紧吃,吃了一会儿还要去理发店呢,这段时间理发店人也比较多,你辛苦了。”韩文青又给小七夹菜,小七也不说话,低着头只管吃自己的饭,他什么都能忍的,要出头就要忍得不是吗?

    “他去理发店,你跟着去干嘛,要走,你也好歹把碗洗了!”不是白淑娴非要韩文青洗碗,她总不能什么事情都让叶梓做了吧,叶梓嘴上没说什么,心里面谁知道怎么想的?不管怎么说也是韩啸的媳妇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