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18章 生活是空虚的
    第218章生活是空虚的

    王小梅不管那么多,她觉得叶荣住到女方家没什么就是没什么,叶荣和叶建军的意见在她那里就起不了作用,这边她就和希希妈商量着看日子订婚期,新人的新房也不需要王小梅操心,王小梅觉得自己这步棋就是走对了,新房要买那么多东西,她这边一分钱都不用出,希希妈还尽买好的,看着实木的一米八的大床,摸着床上那丝光滑的缎面,心里满意极了。

    “叶荣要结婚?日子都订好了?”王翠芬看着自己大嫂给的请帖,住在一个屋檐下,还送什么请帖呀,不过这看着可是高级了不少,但之前王小梅可没有透露一点叶荣要结婚的意思呀,这突然就要结婚了?新房都还没有装修呢?想到这里王翠芬有点急了,人家不会是想把新娘子接自己家来吧,她家可住不下了。

    “新房定在女方那边,反正那边房子也大,叶荣那岳母什么都给安排好了,呵呵,说起来我这个娶媳妇儿的人倒像是等着去坐席的,还有叶荣那工作也给安排了,我们家现在就是双喜临门了,盼了这么些年,终于盼到一点好事情了。”王小梅现在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说起话来自己都觉得带劲儿。

    “啥?新房定在女方?那就是说咱们叶荣要去当上门女婿了!不成,这个事情我不答应。”叶奶奶一听就不答应了,在她的思想里面,不管女方家里再好,那你男方这边就是娶媳妇儿,娶就是娶进来,男方上门那就是做上门女婿。

    “妈,不是上门女婿,那边说了,两个孩子结婚了住在那边方便照顾,你就不要跟着乱说了。说得到时候叶荣和建军心里都不高兴,本来多好的事情都被你给说坏了,再说了,你是没有看到人家希希妈给新房布置得有多好。要是换怎么自己弄还不知道要花朵少钱呢,还有就是我们这边也确实弄不出来房子呀,叶荣结婚了住在老二家也不可能,住不下呀是不是。”王小梅现在就没有那么怕老太太了,这一两年老太太也没怎么说她。她对老太太的畏惧少了很多,说白了还不是因为分家了,经济都是由自己掌握的。

    王小梅那样一说叶奶奶才想起来,老大这边买的房子还没有装修,先不说现在装修有没有钱的问题,就是那装修费估计老大都拿不出来。

    “叶荣爸和叶荣都同意了?没有房子不是还可以租房子吗?”叶奶奶还是希望叶荣不要去住女方家。

    “啊,同意了。”这本身就是王小梅自己做的决定,那边也商量好了,叶荣和叶建军想反悔都不成了。

    王小梅觉得叶奶奶脑子有点不灵光了,年纪大了就是这样。“妈,出去租房子,那还不得拿出去一部分钱呀,叶荣和希希出来工作一个月能有多少钱,再说了还有水电费什么的,自己还得买菜做饭这些都是要花钱的,还不如把这些钱省下来,到时候两口子叶好早点把钱存了把咱们那新房子给装修了,等房子装修好了,我就让叶荣和希希搬自己房子里面去住。”

    叶奶奶听王小梅这样说心里稍微能接受了。这边就起身去拿了她的小帕子出来,这谁都知道里面装的是钱,老太太几十年里一直都是这样把钱放小帕子里面裹起来存好的。

    “咱们这边是娶媳妇儿,你也别太抠了。什么都让女方那边给出了,叶荣的工作也是那边给找的,我看咱们这边多多少少还是该花点钱,你哪里有多少钱我不知道,我这边就给你出一千块,这都是我平时给存的。”说到这里叶奶奶看了看王翠芬。“叶梓那个时候结婚,我们是没有这个条件,以后叶誉,叶秋结婚,叶贝结婚,我都给出钱,按照这个数。”

    王翠芬看着王小梅把钱从老太太那边接了过去,说不出来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虽然也明白当时叶梓结婚那个情况就是那样,但心里总归还是有点梗。

    叶奶奶给一千块钱就是大手笔了,现在这年头就是农村人家家里办个喜事送礼送上二十元那都是大方的了,一般人家也就送个五元十元什么的。

    “我能存下这么些钱也是这两年老二这边发达了,所以你们两家以后得给我好好的处着,小梅你也别一天到晚下班回来就耍自己的,多帮帮你翠芬,还有就是我给这些钱你看看叶荣那边还有什么需要买的,定酒席也不能少花了钱,女方那边家里那么好,到时候来的人可都是些贵人,这个钱你可不能省,到时候让人看了笑话。”

    王小梅手里拿着钱嘴上答应着,至于订酒席什么的,这些根本就不用她操心,她这次娶媳妇儿根本就没有她花钱的地方,当然这个话她可不会傻到和叶奶奶说。

    叶梓这边接到她妈的电话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反正这边也已经放暑假了,原本想着在这边多呆些时候,这次暑假韩啸是没有时间回去的了,而她又不是很想回去和韩啸妈妈呆一起,出了韩文青那个事情,她就怕韩啸妈妈要她去给韩文青做思想工作,但现在又好像必须得回去了,本来就是放假,叶荣那边结婚,她这边又有时间,总不能说不回去帮忙,不参加婚礼。

    叶梓寝室里的其他三个人都不回家,陶爽和胡梦婷就不说了,那根本就是不想回家,过惯了酒醉灯谜的日子,习惯了大城市的繁华,哪里还想回去,而吕晓梅不回去的原因就是她要打工,别看她现在手里还有些钱,其实她自己很明白那点钱也花不了多久,她现在没有了黄志仁的经济支持,她就必须得自己为自己赚钱。

    “蔡骏那边你就好好的跟他处,其他的你也不要想太多,等你心里再一次住进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快乐起来的,蔡骏是个不错的人,他那边知道你之前有过男朋友还愿意对你好,可见他是真的喜欢你,你也放下之前的事情,认认真真的和他谈场恋爱。”这话叶梓早就想对吕晓梅说了,既然都已经决定开始新的生活了。过去那些事情就放下吧,在这个本来都对女人有偏见的社会,吕晓梅能遇见蔡骏也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我知道的。”吕晓梅答应着叶梓,“我帮你把东西提下去吧。你明天要做飞机我就不去送你了。”

    其实吕晓梅这边也想和蔡骏能发展起来,但两个人能见面的时间确实很少,两个人开始交往后也就见了三次面,蔡骏还就只拉过她的手一次,而那次她还把手给抽了出来。她觉得自己有点对不住蔡骏,到现在她的心里都还有黄志仁这么个人,她认为自己是犯贱的,不犯贱的话怎么会一直去想那么个不把她当回事还伤害她的人呢?

    蔡骏这边很忙,他和韩啸一样没有了暑假,这个暑假学校把他们这群人放山里去集训,这个对于韩啸这种是从部队上考上来读书的人一点难度都没有,可对蔡骏这样从学校考上来的人难度可想而知了,有好些人开始去的时候晚上都是睡不着觉的,睡在野外。身边到处都是虫子的声音,还有风吹树叶沙沙的声音,保不准从那里就能窜出来几只猛兽,能睡得着才怪呢。

    “没事,咱们只要不睡得太死,一般不会有事的,最多也就几只虫子从身上爬过而已,进不了衣服里面的。”韩啸看着夜空说着,他们都是穿着衣服直接躺下的,裤脚和手腕处都是用绳子给扎死了的。虫子进不去。

    “嗯。”蔡骏还好,他也不是那种娇生惯养长大的。

    “听说你那女朋友暑假不回家?”韩啸是听叶梓说的,当时韩啸就觉得不好,皱了眉头。

    “她家里条件不好。暑假得打工赚钱,北京毕竟机会更多一些,还能节约回去来回的路费,哎,我想帮她,她也不让。不过我家那条件也帮不了多少。”

    “那你就放心她一个人呆在这边?”

    蔡骏疑惑的看着韩啸,然后就笑了,“有什么不放心的,放假和上学不都是呆这边?我就是担心她平时舍不得花钱吃东西,她在酒店上班的话那边给提供工作餐,吃得要好些,我反而还放心些。”蔡骏明白韩啸的意思,他愿意去相信吕晓梅,不管怎么说他和人家在一起了,有的事情就不能乱想,想多了只能给他自己增加烦恼。

    韩啸觉得蔡骏就是个木头,他说得够明显了吧,有的女人他觉得就是不能要的,也只有蔡骏当宝贝儿一样。

    黄志仁最近有点烦躁,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看什么都不顺眼,从来不打女人的他,今天居然给了自己身边女孩子一巴掌,打完之后自己都有些不相信,其实那女孩子也没有惹他,就是人家要上厕所,他得让人家坐着,可能是那女孩子确实憋不住了,这边又给他说要上厕所,他就给了那女孩子一巴掌,说那女孩子是给脸不要脸,他花了钱的女人,不把所有的时间拿来陪他,******这么一会儿时间就尽去上厕所去了,厕所是她家是不是,想起来他有点火帽!

    “老黄,有什么气也不要往女人身上发嘛,你看多漂亮的女孩子,脸都被你打肿了,我看着都心疼,啧啧啧,可怜见的。”郑柏飞摇着手里的红酒杯子,他身边么没有女人,严格的来说他是有洁癖的人,一般的女人还入不了他的眼,唯一一个入了他眼的已经成了别人的老婆,呵呵,就算他不嫌弃那女人,人家也是不会跟他的吧,看了看身边的王胖子,这些年跟在他身边的人最久的也就这个助理了,为什么能这么久呢,主要是够贱,王胖子就是那种郑柏飞如果踢他一脚,他能为了让郑柏飞高兴可以顺势滚出去很远的人,懂事有眼力见。

    郑柏飞和黄志仁两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人,这关系是董鹏这样的小虾米永远也比不上的,是的,董鹏就是个小虾米,他就是靠着这他们才能在京城站住脚的,要是那天他们不高兴了,董鹏这小子就得滚蛋,所以现在这个时候董鹏就只能看着,不就是打个女人的事情,轮不到他来劝,他也不敢去劝,没有那个资格。

    “没意思,想输点钱给你都不给面子,你看我这边这钱。”被看黄志仁刚才打了人,其实今天打麻将他可赢了不少,那手气真是没话说,他今儿仿佛是赌神一样,想要什么牌几乎都能来,一手烂牌都能糊,可越是这样他却觉得越空虚。

    “拿去花。”顺手黄志仁拿了一叠钱给刚才挨打的女孩子,这些女孩子能哭,给点钱那伤口立马就能好,就是这样,女孩拿着钱笑得跟花儿一样,不过包子脸笑得有点难看,黄志仁觉得有点滑稽,所以他也跟着笑了起来,笑得前俯后仰,其他的人看不懂,只有同样空虚寂寞的郑柏飞能看懂,他们都是一样的人,明白这些围着自己转的人是为了什么。

    “走了。”黄志仁出了会所的门,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的,心里又是一阵的空虚,不想回家,回家他妈肯定得催他结婚,他现在三十都不到结婚?结脑壳昏呀?他根本就不喜欢他妈给他找的那些门当户对的公主,心里烦躁,之前养着吕晓梅还能过去那边,现在好像也没去处,只有上酒店住去。

    吕晓梅?今儿这么把这个女孩子想起来了,长得也不是很漂亮那种,哎,也是个不听话的,那次居然没有在原地等他,深更半夜的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那事情过了都多久了?黄志仁自己不记时间的,不过还真是高看了吕晓梅一眼,居然没有来纠缠自己,以往他玩过的那些女人都是要从自己这里拿一笔钱才肯走的,这个倒好,就这样没了音讯,不过也好,眼不见心不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