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16章 国庆结婚了
    第216章国庆结婚了

    叶梓想把事情推给韩啸,白淑娴是不同意的,反正还就是那个意思,让叶梓打电话回去叫韩文青还钱,话说回来那钱在别人眼里看着借出去不时候,其实对于叶梓来说还真不多,而且当时借的时候叶梓就没有想过指望韩文青还,就是为了个清静才把钱借了的,现在又要把这份清静就搅乱了,叶梓是不愿意的,反正不管白淑娴怎么说她是不同意的。

    白淑娴本来确实是还想说的,但是这边叶梓已经把电话给挂了,听着嘟嘟的忙音,白淑娴一肚子的气,怎么到了关键时候家里人都还帮不上忙了,她是不可能给韩啸爸爸和韩啸打电话,大男人怎么管这个事情?这边马上又给韩文君打电话说了这个事情,说叫韩文君晚上回来劝一劝韩文青,韩文君那边能怎么说,说自己忙呗,下了班要回去照顾孩子,还得做饭。也是匆匆就把电话给挂了,说白了就是借口不想管呗,哎。白淑娴叹了口气瘫坐在沙发上,这日子真心觉得累。

    晚上韩文青回来就说了自己要搬出去租房子住,意思就很明显了,就是自己老妈这边给帮着带孩子,她自己就要和小男朋友出去过二人世界去。

    “你自己的孩子怎么就想着给我带,你要搬出去住你就把孩子给带走。”白淑娴是拿韩文青没办法了,她也不敢把人给逼急了。逼急了她是个混的,万一再自杀了怎么办,不管怎么说人活着总比死了好。

    “妈。我怎么能把孩子给带走,我平时要上班,孩子留在屋子里面谁带?再说了,我现在和小七在一起。甜甜不是小七的孩子。小七也没有那个义务照顾甜甜是不是。”韩文青这也是难得的和白淑娴说点软话,现在只要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和小七过生二人世界了,她心里就美滋滋的,所以这心情也是特别的好。

    “那我可管不了那么多,我一把年纪了也该歇歇了,你看你大姐的孩子我也不给带,所以你这孩子我也不打算带了,如果要我给你带孩子。那好,你和那个什么叫小七的分手。我说连个名字都没有的人你也和他在一起,什么小七小七的,明明就是个小三!”

    韩文青觉得和自己老妈有点说不清楚了,怎么就成小三了,她和小七男未婚女未嫁的,怎么都扯不上小三去,还有小七人家也是有名字的,只是她觉得叫小七亲密,她喜欢这样叫,但是这些能和她妈说吗?说了老太太能动她们这些年轻人的心思吗?说了还不是不懂还不如不说,而且她现在也知道和她妈就不能扯这些,主要的还是要她帮着带孩子。

    “妈,你这是孩子的外婆,你要是不帮着带,可就没有人帮着带了,我出去住,带个孩子在身边像个什么样子,人家小七那么年轻,你说跟着个孩子,…”韩文青说道这里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她心里明白她现在就是老牛吃嫩草,可是人家小七说了不嫌弃她,就是喜欢她这种成熟的大姐姐,会照顾人。

    白淑娴是不出声的,不能吐口说自己帮忙带孩子的,她自己只要自己答应了,这边文青明天就能搬出去住。

    “那妈你要是不帮我的话,我就只有请个保姆回来带甜甜了,但是甜甜真不能跟着我去,妈你要是想我过得好,你就为我想想吧,你不会是想看我这辈子都不嫁人吧?”韩文青就有点急了,她花钱请人成不成,但是孩子还是得在大院这边,不然咱们办,总不能再租个房子让保姆带着孩子吧,她疯了才那样干。

    “请什么保姆,把孩子给我带走。”白淑娴这是就拿孩子套着文青呢。

    “成,妈,你要这样说的话,那我就把孩子给带走,我也不请保姆了,我就用个绳子把孩子拴在家里,她活动范围就那么多,总不能在家里捣乱了是不是,你要是忍心看着孩子一个人在家里被拴住,你就看着呗,本来就是不该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韩文青是真急了,反正这个孩子她也是不在乎的,说着就上手就抱孩子,她今天晚上就准备搬出去了,房子反正都租好了,该买的都买了,也不用等到明天了。

    白淑娴一听哪里还能忍得住,那甜甜再怎么说也是她的外孙女,能真不不管,上次这孩子不就是差点死在文青手里,现在韩文青那么说,她还真有点怕。

    “你还能算个人吗?”。

    韩文青的目的达到了,孩子给自己老妈看着,她没有什么放心不放心的,就是手里没有了这个包袱,她高高兴兴的就搬出去了,和她的小男人双数双飞去了。

    “姐你来了,赶紧进来,我这边洗澡水都给你放好了,你看看温度够不够,要是不够我这边再给你加点热水。”韩文青就喜欢小七的这点好,体贴,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还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回到家里自己的男人在门口接自己,还给自己把拖鞋准备好,洗澡水都已经放好了,温柔的眼神,轻声细语的,她这算是有了爱情了。

    躺进浴缸里面,韩文青觉得舒服极了,这边小七还给揉着肩膀。因为之前一直给人洗头的缘故,学过一点按摩,手法还可以。按得韩文青一阵的酥麻,又是男男女女的关系,按着按着动作就下去了,小七的动作让韩文青都觉得自己****下垂得不是那么明显了…

    “姐,舒服吗?”。小七舔着韩文青的一边乳房,那表情还特别的销魂,被舔的女人看到这一幕。能说不舒服吗?韩文青看了一眼,居然还红了脸,红脸不代表脸皮不厚。然后又闭着眼睛享受,享受她所谓的爱情。

    “姐,我不想给别人打工了,你看我自己出去开个理发店怎么样?”拥有自己的理发店一直以来都是小七的梦想。小七的家里很普通。要靠着家里来给他弄个理发店或者是靠他自己,估计得等到猴年马月了。

    小七特别崇拜一个明星,因为那个明星之前家里也不好,最主要的是没有出名之前那也只是个理发的,后来被星探发现就成了明星,这给了小七无比大的鼓励,他没想过自己能当明星,他只想有自己的理发店。像他们那个理发店有的人一样,跟了富婆之后就能得到帮助。有的人有房子了,有的人有车子了,现在小七只想有自己的理发店。

    “嗯,到时候姐给你开一个。”韩文青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不就是个理发店吗,等她这边分红了就能给小七开。

    “姐你真好。”光说还不成,得付出行动,所以这天晚上小七就特别的累,韩文青呢就特别的爽。

    白国庆说要跟李静结婚,那就是真的想和李静结婚,不但合适,而且他自己还十分的喜欢,他就喜欢李静这样的,没办法了,所以又给家里打了电话,结果他妈那边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还是那句话,他要是一意孤行的要去和李静结婚的话,那就是逼她这个妈去死,白国庆真的就想不明白了,她妈怎么就转不过来那个弯,是他娶老婆,是他要和这个女人过一辈子,怎么就非得因为一个女孩子之前犯过错就不能接受人家了呢。

    李静看见白国庆的妈妈就站在自己的楼下,她早知道人是会来的,哎,该来的还是来了,整理了衣服,挺直腰背走了过去,她没什么好怕的。

    “我想和你好好的谈谈。”白国庆妈妈这点还是很有素质的,不会像大多数那样上来就打骂人,这让李静还有点感谢她,毕竟她自己还要住在这里是不是。

    结果就是那么个结果,她李静要和白国庆在一起,除非她这个妈死了,李静没有哭也没有闹,笑着答应了,说自己不会喝白国庆结婚的,也说了不在和白国庆联系了,算是给了国庆妈妈一个承诺,国庆妈是满意了。

    “我们两个以后不要再联系了,那件事情就算是我们两个都做了一个梦吧,再见。”这是白国庆听到的李静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他就再也联系不上李静了,电话给换了,白国庆跟疯了似的订了机票回去找李静要说个清楚,不结婚就不结婚,那他们两个就这样呆在一起一辈子成不成,不要拿一纸婚书又怎样,白国庆想说的他仍然会对她李静好,可是李静根本就没有给他机会,他根本就找不到李静在哪里,蓉城那么大,要找一个人哪里那么容易,何况这个人是认真的要躲你,上她家去,邻居也说不清楚一家子去了哪里。

    “姜瑶,我和你结婚,你要是同意现在就回去拿户口本和我结婚去。”这就是白国庆脑壳一热干出来的事情,说完这句话他就有点后悔了,可姜瑶没有给他后悔的时间,这女孩子也敢做,当时就拿了户口本和白国庆领了证,直到拿到证,白国庆才觉得自己这事儿没干好,不冷静,可再不冷静这事情也发生了,现在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子,是要和自己共度一生的女人。

    “走吧,我带你回家见见我爸妈,把咱两这个事情给他们说说。”

    国庆妈看到桌子上的两本结婚证,脸色不是很好,之前还是喜欢姜瑶的,但两个人能不商量父母就直接拿了证,这在国庆妈妈看来就是对父母的不尊重,怎么能说拿证就给拿了呢,国庆妈就是再盼望儿子结婚,也不会想要这么个结果呀,这算个什么事。

    “你们两个这是不打算办了?”还是国庆爸更加了解自己的儿子一些,证都拿得匆忙,白国庆那边又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匆忙的回来拿证,但是两个人是夫妻了,这是事实,喜酒现在肯定是没有时间办的了。

    “不办了,我那边也忙,咱们两边的父母今天晚上见个面,吃个饭就算成了。”白国庆的脑子现在就是很乱,要他站在姜瑶的角度现在去为她想一下是不可能的事情。

    姜瑶站在哪里也没有说什么,低着头也看不出来喜怒,拿证的日子也算是大喜吧,可你就从她的身上感觉不到喜悦,白国庆的喜悦就更加的感受不到了。

    国庆妈都不想管那么多了,你说唯一的儿子结婚拿证不提前告诉她这个妈,然后现在还说不办酒席,她就想看到自己儿子成家的那一天,想给自己儿子最好的,想看着他成熟,但是仿佛自己儿子不给自己这个机会。

    国庆爸也只是叹了一口气,想问问他就这样娶人家的女儿好吗?最后还是没说,现在事情都这样了,国庆也不是小孩子了,让他自己做回主吧。

    白国庆这婚就结得很顺利,谁都没有他顺利,开始姜瑶父母还有话说来着,当白国庆把一万块彩礼钱摆桌子上的时候,他岳母看他的眼神就跟看自己儿子一样了。

    “妈,你看咱们把这个摆酒席的钱省了加在彩礼钱里面,你们也不用忙前忙后多好,我和姜瑶也舍不得你们忙,你们觉得呢?”白国庆会说话,一句话就把岳母给哄好了,只是岳父皱了皱头,姜瑶爸爸是想风风光光嫁女儿的,是想告诉认识他老姜的人都知道自己女儿嫁了个好人家的,可是人家也没有给他这个昭告天下的机会,他从头到尾也没有说上几句话,谁让家里做主的人是自己老婆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