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15章 茫茫人海的缘分
    第215章茫茫人海的缘分

    等姜瑶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回去的飞机上了,这个五一假过得,真是太乱了。出了张小慧的事情之后,白国庆给她说,叫她先回去,她说自己不想回去上班了,想就在深圳陪着他,他是怎么说的,怎么就说到让她先回来了呢,还说两个人的事情让两个人都好好的静下心来想一想,姜瑶实在是想不通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她根本就没有看出来白国庆要和他那个女朋友要和好的迹象呀。

    张小慧在那件事情上也没有讨到好,受了伤,她给白国庆怎么说的,说自己毁容了,还是因为白国庆毁的容,那意思就是白国庆该对她负责云云,白国庆哪里会同意,你那抓痕先不说在哪里,就算是在脸上留了疤,他也不会为此而负责的,白国庆怎么说的,他说“小慧呀,咱们的事情就这样,你适可而止吧,把我逼急了,可不要怪我把你的后路都给断了。”

    张小慧不敢了,白国庆虽然在深圳的时间不算太长,但是能混出来的人也不简单,人家能靠着自己在深圳这边淘金还站稳了脚跟,能简单了,之前张小慧是拼一下看看白国庆会不会心软,现在她不确定了。

    要钱?白国庆就笑了,你跑出去跟了老外,打一圈回来还跟我要钱?不是他狠,也不是他没钱,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如果没有前面的事情,给点钱给张小慧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现在他就是不会给,他不给那张小慧这次又是白闹了。

    “你真是不争气。送上门去给人睡,人家都不要,怎么就那么笨呢,你不会主动一点呀?”姜瑶妈就是这样说姜瑶的,说到最后,姜瑶妈还说要不这边在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要不赵斌那边两个人先还是不要太僵了。分手了还是可以做普通朋友的?

    叫李姜瑶去找赵斌。还说两个人继续做朋友,姜瑶不是不敢是现在还不想,她现在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和白国庆的关系了。到底两个人还算不是算是男女朋友?叫她回来冷静一下,也不给她打电话,是不是说两个人现在算是暂时分开了,她内心里是不愿意去相信这么个结果的。

    按着白国庆的意思就是两个人现在算是分开了。在姜瑶和张小慧打起来的时候白国庆确实没有感觉到自己就是喜欢姜瑶的,如果他真的是喜欢姜瑶的话。他就该帮着姜瑶是不是,事实上他谁也没帮,他在姜瑶走的时候那样说他相信姜瑶应该是能明白的,有些话说得太过于清楚就不好了。伤心,伤自尊心。

    又过了一个月,姜瑶没有等到白国庆的电话。姜瑶也没有主动给白国庆打电话,现在在这一点上姜瑶觉得自己必须维持自己的骄傲。不能一味的是自己低头。

    这边李静给叶梓联系说自己要去广州那边看看。李静手里现在有点钱了,到周边卖货那块她就想交给她的父母做,她这边就想着还是开服装店了,而货源当然是从广州那边走更加便宜,上次听叶梓说起广州那边厂子的事情,她就想过去看看,顺便想清楚她这边到底是做批发生意还是做专卖店,或者还是做一般的服装店。

    “那你们还是有点可惜。”叶梓没有想到李静和白国庆那边已经分手了,不过李静说得很明白,就是不分手也不会占她的便宜,就是想她这边帮帮忙,看能不能先卖货后付款,厂子里面的事情叶梓还真不知道方天信那边是怎么操作的,不过要从她这边开个后门的话应该不难吧。

    “要不这样,你先过去看看,多考察一下,你先确定你这边是不是要做洛可儿的专卖店,如果真的确定要做,我这边再帮你问问看成不成。”

    李静一想也是那么个道理,自己这边都没有确定,怎么就叫上叶梓帮忙了呢,她这边从叶梓哪里拿了方天信的电话号码,第二天就买了火车票直奔广州。

    广州给李静的感觉就是除了人多,还是人多,全国各地的人都有,大部分都是打工的,打工仔,打工妹,人挤人的,走到哪里都能遇到老乡,不过来之前叶梓就给她说了不要轻易相信人,她也是多多少少知道点叶梓老公那边二姑姐在去深圳的路上被拐卖的事情,所以一路上都不与陌生人特别是陌生男人搭话,她还故意把自己打扮得有点丑,在自己脸上搞了个大黑痣,大黑痣上还有几根毛毛,看着确实有点难看,等到了洛可儿服装公司才把那个黑痣给取下来。

    李静的事情办得就很顺利,方天信那边安排了人陪着她逛,那人也负责,带着她把广州各大批发市场都走了一遍,最后李静还是觉得不用浪费时间了,明明自己这边就有好的资源,洛可儿是自己同学的,价格不会欺瞒自己,洛可儿的方天信方总人家也说了,她这边可以半年付一次款,就是专卖店得按照洛可儿的统一风格装修,这就涉及到加盟费什么的,李静那边没办法还是给叶梓去了电话,说自己这边确实没有那么多钱,最后算是叶梓帮了李静的大忙,连加盟费都给洛可儿欠着了。

    方天信那边能同意也是有自己的打算,一是看重李静这个人,方天信觉得李静这边能把专卖店做起来,二是方天信还和李静另外签订了一哥协议,就是要是李静这边在两年之内不能把加盟费补上的话,那李静就必须让出她经营的洛可儿专卖店。

    李静这边事情解决了就准备要回去了,头脑发热想去看看大海,听说深圳那边的大梅沙不错,距离她现在处的位置也不远,买了票就去了。

    看见大海的那一刻,李静觉得自己肯定就是被大海拥抱了,那么宽那么广,夕阳在海面上渐渐的下沉。脱了高跟鞋踩在沙滩上,任由沙子从脚趾缝里面钻进钻出,她现在其实很想见一个人,那个人也在深圳,那个人的电话号码她也有,她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她不能去打扰他平静的生活。有的时候错过了也许就是错过了,做不了恋人,也不能做朋友。只是现在距离那个人已经很近了,他们在同一个城市,那她就满足了,闭上眼睛一滴清泪。再睁开眼睛的事情,她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自己眼前怎么可能出现白国庆呢。

    “是我,不用眨眼睛了,再眨眼睛你看见的还是我。”白国庆说完就捧起李静的脸狠狠的吻了下去,这个女人让他日思夜想。日思夜想。

    李静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和白国庆滚到了床上去,等想阻止的时候,已经身不由己了。她也想要得到白国庆的身体,这一刻就是这么的任性。管不了那么多,两个人都跟找到水的鱼一样,彼此渴望着对方的身体,撕扯着对方的衣服,啃咬,吮吸,抚摸,****相见,身体紧紧的贴合,进入与容纳,一切发生得是那么的自然。

    从床上到浴室,再到沙发上,地上,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是他们两个****的场所,从黑夜到白天,两个人都不松开,一个仿佛想死在另一个的身体里,而另一个想一直这样包围着另一个。

    白国庆说李静我要和你结婚。

    李静笑笑没有说话,回答他的是牙齿印和眼泪,然后没有怜惜,剩下的白国庆再一次狠狠的占有,白国庆觉得自己肯定要死在李静的身上了,全身无力,虚脱。

    “李静,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会死的,真的,你知道吗,你就是我的空气,每一口我都必须呼吸着你,你还是我生命里的阳光,没有你的日子,我过的每一天都是雨天…”白国庆把头埋在李静的****上,用脸颊轻轻的去触碰她的柔软,抱着他的时候他才能确定这个人就真实的在自己身边。

    “你妈呢,那你妈怎么办?白国庆你想过没有,如果没有你妈,你连死的机会都没有。”

    李静这话一说白国庆就僵在了李静的身上,之前两个人分手就是因为白国庆的母亲不同意,现在白国庆的母亲依然是横在两个人相爱中间阻力,如果两个人真的要在一起,那就是让白国庆的妈去死。

    “你放心,我会让我妈同意的,只要你不离开我。”

    李静后来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对白国庆笑笑,笑得很无奈。

    白国庆送走了李静,李静说她不是攀附在男人身上的菟丝花,她必须得有自己的事业,她得回去做自己的生意,白国庆拿她没有办法,谁叫是他更加喜欢她呢。

    在机场两个人就像是两口子一样,白国庆依依不舍的把李静抱了又抱,反而是李静安慰的去拍拍他的背,转身进候机大厅的时候,李静知道这原本就是一场幻觉,或者说就是一个梦,一个到了时间你不得不醒过来的梦,感谢上天还给了自己这样完美的一天。

    李静没有回头,白国庆却一直看着人的背影直到看不见。

    叶梓接到白淑娴的电话有点意外,也是在情理之中,她的这个婆母一般不给自己打电话,打电话肯定就是有事情,果然还是有事情,这个事情好像不该来给她说吧,再说了这样的事情她也管不了,二姑姐的事情她能怎么去管,那就是疯掉的女人,连自己的女儿都差点杀死的人,那种人是没有人性的,你去管,说不定那天就能咬你一口。

    “妈,二姐都是成年人了,感情上的事情我相信她是有分寸的。”有分寸?叶梓可不觉得韩文青有什么分寸,韩啸妈刚才说什么来着,说韩文青找了一个小男人,理发店剪头发的?二十出头,那说起来可是比韩文青小了十来岁呢,韩文青又是个离婚带着孩子的女人,不用想都知道人家看上的是你的什么,怎么就一头扎进去了呢。

    “不管她是不是有分寸的,她要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我就不同意的,那要是在国庆,女人十几岁结婚生孩子的话,说起来那男人都能叫文青一句阿姨了,这男人和女人就是不一样的,男人可以找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女人结婚,女人找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男人我还真是没有听过,这不就是活生生的让大院里面的人看笑话吗?”白淑娴也真是找不到人说了,找大院的人说这事让人笑话,不说出来她又难受,只有找叶梓说。

    “那妈你的意思是想我怎样?”

    是呀,她想叶梓怎样,叶梓和韩文青本来就关系不好,叶梓去劝韩文青想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这样的家事,她不跟叶梓说跟谁说?跟谁说人家都是看笑话,以前嫣然妈妈还是她的闺蜜或许可以说一说,那个时候以为两家的孩子能成,也不担心她会出去乱说,现在两家都这样了,估计嫣然妈那边是巴不得看她家的笑话呢,这样的事情是藏都来不及的呢。

    “要不这样,你让文青把借你的钱还给你,我看她那个酒楼也不用开了,开了这么久,也没发现她赚了没什么钱,我看她那个同学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还有就是我猜想着文青那个小男朋友就是奔着文青的钱去的,就怕到时候文青这边弄个人才两空,对,就是这样的,晚上你打电话回来让文青那边把钱还给你,我看她没钱了,那小男人还跟她不跟她….”白淑娴突然仿佛脑子就来了灵光,觉得她想的这个可行性很高。

    叶梓有点无语,当时非要自己这边借钱给韩文青的是韩啸妈,现在要自己去收回来的还是她,做冤大头做恶人都是她,韩啸妈是不是觉得自己也太好使唤了呀,但是她什么都不能说,谁叫她是人家的媳妇呢,婆母说点什么不好听的自己还得听着,装着。

    “妈,要不这个事情咱们问看看韩啸,看韩啸是什么意思?”叶梓这样说就是不想管这个事情了,推给韩啸的意思就是要把这个事情推出去,她可不管韩啸去不去管,人家两个是亲兄妹,吵了闹了还是亲兄妹,她怎么都是个外人,还逗人记恨。

    ----------------突然想把李静给写好了,希望天下那些犯过错的女孩子改过了都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