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14章 心机婊
    第214章心机婊

    “我以为你至少是善良的。? ? ?`”孙少宇这话说得就有点毒了。

    出了全聚德孙少宇的脸就拉了下来,也没有再让李子茜挽着自己的胳膊,刚才虽然他看得不是很清楚,正如叶梓说的那样刚才只有李子茜在旁边,而叶梓又说有人推了服务员一把,那这个人不是李子茜又是谁呢,想起叶梓手上烫起来的泡,孙少宇眉头紧皱,可他什么都不能做,那样的伤害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他知道意味着什么,而罪魁祸李子茜却好好的和他一起挽着手看着像情侣一样,他突然就觉得自己错了,怎么会想着去试着接受一个那样的李子茜呢?

    李子茜听了孙少宇说的话,站在哪里头皮一阵麻,她以为孙少宇应该不会看见的,很快她就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就算看见了又能怎样,她可以说她不是故意的,难道不是故意的也能算错?

    “少宇哥,你什么意思?”李子茜努力的含着自己的眼泪不要掉下去,声音带着哭腔,如果孙少宇现在能看一眼她的话,应该就会心软的。

    “走吧,回去吧。”孙少宇并没有去回答李子茜的话,人是和他一起出来的,要是哭着回去,自己奶奶又该说自己了。

    “少宇哥,你不相信我,我是真的没有去推那个服务员,如果真要说起来的话,可能是我不小心撞到了她,但是我当时真的没什么感觉,我自己都不确定了,少于哥,你不要把我想得很坏好不好?”李子茜扯了扯孙少宇的一角,这个时候看起来就是个无辜的女孩子。

    是的现在的李子茜在孙少宇的眼里看着还是像小时候那个跟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跑的女孩子,但是那也只是看着了,孙少宇现在担心的是叶梓手上的伤。

    叶梓以为不会很疼,但是确实比想象中的要疼,当时在全聚德的时候没顾着去感觉。现在静下来就有点受不住了。

    “真的不用去医院?”韩啸手里拿着酒精消过毒的针,一个硬汉居然有点下不了手了。

    “没事,你把这个水泡帮我挑破之后,用剪刀把这个烫坏的皮减掉。?. `没事的一会儿我上了药,以后会长出来新的皮肤的。”把手臂放在桌子上,叶梓其实对针头也有点怕的,人就是这样对尖锐的东西好像都有点怕的样子。

    水泡一挑破,里面的水就流了出来。其实一点也不疼,就是剪掉破了的水泡皮之后,里面的那层皮露在外面有点凉飕飕的,一上药吧还真的就疼了,火辣火漂的疼,就跟把手臂上的皮肤放在火上烤一样,所以叶梓那手臂不能用纱布给裹起来,露在外面睡觉也是不方便。

    “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你看看你的手都肿了,以后肯定要留疤的。”韩啸有些心疼。虽然现在他帮着叶梓洗澡也是他的福利。

    叶梓就那样举着手让他帮着脱衣服,虽然两个人结婚时间也不短了,该看的地方也都被看过了,但是现在是什么情况,那就是被动,我给你看,你穿着衣服看我,我却不能看你,所以叶梓又开始脸红了,特别是站在浴缸里面。自己光溜溜的时候,韩啸拿着香皂往她身上抹的时候,她觉得特别难受,为什么他的手掌带着香皂抹过的地方都是一片火热呢。

    别以为韩啸不难受呢。一块肉摆在你的面前,能看能摸还不能吃,你说是什么感觉?韩啸一阵口干舌燥,这就是对男人的一种折磨。

    “不要动。”本来就有点受不了了,你还动,韩啸觉得这就是**裸的对他的挑逗。

    叶梓哪里还敢动。刚才韩啸说话的时候她就已经瞄到了他哪里的反应。

    一夜就是忍与还是忍中度过,第一次韩啸和叶梓都觉得这夜怎么那么长呀。

    这几天姜瑶都要对自己失去信心了,你说都来了几天了,白国庆还只是和她牵了手,而且那个牵手还都是她主动去牵的,就牵了那么一会儿白国庆就放开了她,连个吻都没有接,反正不管怎么说也就只有那么两种情况,要么就是白国庆不喜欢自己,要么就是白国庆身体有问题,反正她自己是没有问题的,你说大晚上的她睡的那个房间门都不关,做得都那么明显了,是个男人应该懂的,可是白国庆就是没有要进房间的意思,他就宁可睡在短小的沙上,圈着身子一晚一晚的过。

    “白国庆,你要是不喜欢我的话,你可以明说的。?.?`”

    白国庆听出来了,这次姜瑶喊他白国庆,之前都是喊的国庆的,白国庆没空去想那些为什么,只是觉得姜瑶这样一喊,仿佛两个人突然就拉开了距离,他看着姜瑶,等着她接着说下去,可人就是不说了,红着脸看着自己,没有了下文。

    其实白国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喜欢不喜欢姜瑶,他现在的想法就是试着去喜欢她和她相处,看看两个人合得来合不来,合得来的话呢两个人就继续恋爱,然后结婚,如果他努力了还是合不来的话,等姜瑶回去之前他会和人说清楚的。不过姜瑶大老远的跑来看他,多少他还是有那么点感动的,特别是一个人身处异乡的时候,有这么个可以和自己说话聊天的人,而这个人还喜欢自己,他也说不出来现在是种什么感觉。

    姜瑶看着白国庆也不说话,心里就更加的着急了,如果两个人后面几天还是这个样子下去,那她老远的跑一趟深圳那就是没有起作用,没有进展,她不想等了,她觉得她现在这个年龄也等不了了,好多和她一样的同学,大学毕业都结婚了,还有她的那些高中初中的同学,好些个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她觉得青春转瞬即逝,不能耽搁了。

    “我没有不喜欢你,你不要多想。”这就是白国庆想过之后对姜瑶说的,没有说不喜欢,但是也没有说喜欢,更加没有承诺。

    “那你怎么….”姜瑶怕自己要是把话给说明了白国庆就会看清她,一个女孩子怎么能主动和男孩子说睡觉的事情呢。尽管姜瑶她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了,思想也是开放的,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姜瑶才觉得要是不让白国庆把自己给睡了。回去之后两个人相隔这么远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呢,深圳是个花花世界,这几天她也见识到了。

    白国庆不是呆子,姜瑶现在就是想要个承诺。可是他不能给,所以不打算动她。正当他觉得现在这个时间有点尴尬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在敲门,白国庆没有多想直接就把门给开了,傻眼了,门外不是之前走的了张小慧还能是谁,他原本以为自己说得够清楚了,不是有段时间人没有上门了吗?怎么这又来了。

    “哟,今儿在家呀。”张小慧不管那么多,反正说着话就要进屋子去,她又出去打了一圈。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必须得把白国庆给挽回了,一次被拒绝了,总不能次次都被拒绝吧,她想着只要自己打扮漂亮点,回来给白国庆认错,然后两个人往床上那么一趟一睡,过去的事情那就随流水过去了,但她今天没有想到的是,白国庆的屋子里有个女人,一个看着比自己年龄可能大一点的女人。而这个女人还是漂亮的。

    “国庆,这是谁呀?”张小慧刚才还在纳闷呢,这次怎么轻易就进来了屋子。

    “你赶紧走,我们两个没什么好说的。”白国庆哪里是想放张小慧进来。就是刚才一愣神的瞬间,人就进来了,不管其他女人他喜欢不喜欢,他是很清楚自己和张小慧是不可能的了。

    “白国庆,你怎么能这样,你把人给睡了。说不要就不要,我年纪这么小跟了你,你就是这样对我的,你个没良心的。”张小慧可不管现在屋子里面是不是还有个女人,有个女人她也不怕,她就是要说,最好是这个女人自己受不了跑了最好。

    姜瑶现在也是有点不在状态之内,本来她和白国庆两个还算好好的,这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火辣辣的身材,长得不一定有自己漂亮,可那年龄就是摆在那里的,肯定要比自己年轻几岁,顿时,她就感觉到了威胁,白国庆不给她介绍是吧,那她还不能自己问了?说起来她现在才是白国庆的女朋友,看到白国庆现在和那个女孩子站一起,她心里有点慌。

    “国庆,这是谁呀?”姜瑶上去把白国庆拉到自己的身边,挽着手臂就不松了,宣示着主权。

    “我是谁?我还要问你是谁呢,我是白国庆女朋友,不知道你现在挽着白国庆干嘛,我劝你赶紧给我放下来。”张小慧可不是怕事的人,她今天来要么就是挽回白国庆的,要么就是来要钱的,如果要不到钱那她就得闹,她的姐妹们说得对,她不能就这样让白国庆给白睡了吧,看看她的那些小姐妹,人家跟了香港台湾那些老头子老板的,人家过的是什么日子,房子车子都有,她呢,成了个白搞一场,她不是傻是什么?

    “张小慧你在胡说什么,你自己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呀,我们已经分手多久了,现在你来说是我女朋友,你要脸不要脸,你赶紧的自己走。”白国庆这样说并不是怕姜瑶误会,相信他的人不用解释也会站在他那一边,他就是烦张小慧现在这个死缠烂打的样子。

    “人家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怎么能这样?”张小慧说着就哭,哭了不说还自己坐地上哭,屋子里有沙有凳子她就是不坐,她就是要坐地上。

    “你给我起来,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白国庆去拉张小慧,正好给了张小慧机会,人顺势就进了白国庆的怀里。

    “国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让我坐冰冷的地上….”张小慧是搂着白国庆的腰就不松手了,白国庆推都推不开。

    姜瑶算是看明白了,就说白国庆没有说她现在也猜出来了,感情这女孩子是白国庆的前女友呢,她哪里能眼看着人粘在白国庆身上,她不管现在白国庆是个什么心态,反正现在白国庆的女朋友是她,那他身边就不能有其他的女人,想到这里姜瑶直接就上手去拉张小慧。

    张小慧哪里就那么容易被拉开了,反而三个人拉成了一堆,当然姜瑶也不是个善的,啦不开就上手抓,这是女人特有的招式,张小慧讽刺的一笑,你要抓是不是,那就给你抓,只要不是脸,她今天就身上吃亏了。

    三个人终于分开了,拉累了呗,白国庆真心觉得和女人弄一起去真心的累。

    两个女人现在就哭,疼的。张小慧一手的抓印,有的都破皮见血了,看着有点渗人,带着哭腔,摆在白国庆眼里那就有点弱者的感觉,白国庆看姜瑶的眼神稍微就有点不对,不管怎么说着女人也是跟过自己一阵子的,两个人总是在床上滚过一阵子,白国庆眼里就有了不忍,同时也觉得姜瑶这个女人还有点狠,毕竟他在姜瑶的身上可看不出来哪里又受伤。

    姜瑶也疼,张小慧抓她抓的全部都是身上隐蔽的部分,她总不能把衣服脱了摆在白国庆面前给他看吧,这个亏她是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现在就看白国庆怎么说了,两个女人,一个是以前的,一个是现在的,都等着这个男人给句话呢。

    “小慧,你到底像干什么,我们两个已经分手了!”

    “国庆,以前我错了,你原谅我一次吧,我不介意这个姐姐住在这里的,我只希望咱们两个能回到从前,我真的改了。”张小慧就是这个意思,以前是她不懂事做错了事情,难道还不许改过呀,至于白国庆身边这个女人,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把自己留下来再说吧。

    “国庆,我疼。”张小慧那两只全部是抓痕的手臂瞬间就晃花了白国庆的眼睛。(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