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12章 各自的日子
    &lt;=""&gt;&lt;/&gt;

    第212章各自的日子

    白国庆到机场去接了姜瑶,看见姜瑶的那一刻觉得姜瑶其实也是不错的,白国庆脑子里面就把姜瑶和张小慧在脑子里面对比了一下,这样一对比姜瑶那就好哪里去了,以前他觉得姜瑶不够好,那可能就是那姜瑶和李静比了,李静是个自己做生意的女人,那本身身上就散着一种坚韧气质,十几岁的姑娘青春中又透露中稳重,那肯定就比姜瑶好,现在李静和他黄了,也许姜瑶也不够吧,国庆就是这样想的。┠═┝┡╪.。

    “怎么提这么大个箱子?”白国庆也没有其他的别的意思,他就是想着姜瑶只是来这边呆一个五一假,最多也就七天(兮兮知道五一假不是七天,大家就当现在的假期去看好了,不要挑我),怎么还带了那么多东西来?全部都是衣服?换得过来吗?

    “都是给你带的家乡的吃食,有五香和麻辣两种豆腐干,还有冷吃兔儿,是我妈妈给你做的,也不知道你爱吃不爱吃,还有阿姨给你准备的皮蛋,她说你喜欢吃可能就带得多了点,上飞机怕工作人员搬动的时候摔碎了,也不敢托运,你看我这手都给你搬酸了。”姜瑶这个女孩子就是那种可以在很快时间就熟悉起来的人,因为和白国庆也通了一段时间的电话,两个人相互也有点熟悉起来,现在说道自己帮白国庆带东西把手都给搬酸了,撒娇似的就把手给伸出来了给白国庆看,其实什么也看不出来,手酸那是肌肉或者是骨头,能反应到皮上。

    “嗯?那我谢谢你了。”白国庆领情,所以直接拉了人家的手,提了箱子,能让姜瑶来本身就说明了两个人的关系,不然呢?孤男寡女的千里之外普通朋友相聚?谁信呀!所以作为男人的白国庆根本就不矫情,也没有必要。那就是对的。

    姜瑶心里就是甜蜜的,小鹿乱闯那种甜蜜,跟个摇着尾巴的小狗儿一样被白国庆拉着朝机场外面走,还有不少人往他们这边看过来。主要还是看的姜瑶,姜瑶这样的女孩子在蓉城那边都算是个小美女级别的,到了深圳这边那就更是算得上美女了,主要还是内地的女孩子普遍皮肤白净,看起来娇娇小小的。看着就舒服,特别是好多有保护**的男士们,当然这一点也让白国庆内心有点小膨胀。

    白国庆在这边其实是没有车的,车太贵了,白国庆现在是能省的地方都要省,主要是指自己大的开销,工程上需要钱的地方太多了,他做不了那种黑心的老板一年都不给工人工资,只管平时的开销,这边的工人太多的血泪史。。过年的时候他把工人的工资是全额都结算了的,看看这来年工人不一样的回来了吗?

    姜瑶以为白国庆应该有车的,多少也是个老板是不是,但她现在确确实实的坐在出粗车上,心里稍微有点失落,但白国庆手腕上的表又是真的,还有他的家庭,他爸确实在政府上班,听说她姑姑家也不错,好吧。她承认现在她是被白国庆的条件主导着。

    白国庆的房子是租的,条件一般,但是里面收拾得很干净,说白了其实就是东西少。有个电视机,在这边电视机这个东西其实比蓉城那边要便宜很多,一个人在这边,晚上没个电视机日子也太无聊了,就这个白国庆还是去买的个二手的,一百多块钱买的。还有就是家里那张床是新的,张小慧走了之后,他把床给换了,床垫也换了,床单被套都换了,他心里上有点洁癖,屋子里面的颜色很暗淡,有点灰,这就是男人喜欢的颜色,厨房也还好,白国庆平时也有用,只是有的时候还是太忙了,想少请一个人,那就得自己受累,深圳钱好赚,那也得辛苦不是。

    “你要不要先洗个澡,一会儿我带你出去吃饭,在家里吃反正是不行的了,第一没有买菜,第二我也不会做,第三或者说你会做,但是我觉得不应该让客人来做饭。”白国庆直接把姜瑶的东西放到了卧室里面,他没有别的意思,他原本就是想的姜瑶睡卧室,他自己睡沙的,然后现在或许她需要整理一下,他不方便在场吧,自己退到了卧室外面。

    姜瑶没有说把门给关上,把箱子打开,然后把箱子里面带给白国庆的东西给拿了出来,好家伙,国庆妈给白国庆准备的皮蛋还真不少,至少得有五十个吧,你说他吗也不想想人家一个女孩子提那么重的东西累不累呀?然后白国庆就看到了姜瑶的**,粉红色的,上面还有蕾丝,好像**还有点透明那种,也是蕾丝的,就一眼白国庆赶紧就把头转了过去,他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主要是那个东西放在哪里太明显了,姜瑶勾了勾唇角,其实她就是故意的,这次既然来了,她也是带了点目的的。

    “那是个你先弄,我在外面等你。┡┢╞.〈。”白国庆说着自己就退到了客厅去,打开电视看起来,其实他不是一个很喜欢看电视的人,平时看电视都是看点新闻什么的,现在打开电视就更加看不进去了,不是他思想龌蹉,他先也得是个男人是不是?脑子里面乱了也是正常的,但他又确实是个君子,这不正襟危坐的在沙上,然后胡思乱想吗?

    “国庆,你进来帮我把这个蛋弄出去呀,有点重。”有点重?那来的时候你是怎么弄来了,一箱子的蛋还加上其他的东西,现在你说有点重?

    蛋?白国庆听着怎么就那么别扭呢?进去把皮蛋拿出来放在厨房里的角落里面,四川的松花皮蛋就是要接地气,外面包的那一层灰是用松树枝桠烧的,所以皮蛋成了之后里面都有松花的纹路,不但好吃,还特别的好看,不得不说这就是人民智慧的结晶。

    五月份的深圳,其实就是夏天了,稍微有点热,刚才姜瑶整理那点东西就已经把自己给热出了一身汗,洗了个澡,现在舒服多了。年轻女孩子嘛,热水总能让她们的皮肤呈现一种淡淡的粉红色,其实那就是毛细血管遇到热水之后充血的效果,配合没有打湿了不成形的刘海。整个人看上去有点小性感,姜瑶看着白国庆羞涩的笑。

    白国庆想肯定是自己太久没有女人了,身体和心里有点躁动,默念三字经“人之初,性本上。习相近,习相远…..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白国庆对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有点囧,觉得自己有点像个动物,又想了一下,人不就是动物吗?高等的哺乳动物,哺乳?乳?白国庆不敢在心里继续散思维了,不然一会他就不只是动物了,可能要是禽兽了。

    “国庆。你想什么呢?都出神了?”姜瑶不知道白国庆想什么?那眼神就是看着她的,还真不知道?她专门擦了点那个叫魅惑的香水,没想到还真有点管用。

    “咱们现在出去吧,带你去吃好吃的,飞机上的东西不好吃,你肯定饿了。”

    李静和白国庆分开,心里难过不难过,那肯定就是难过的,但她并没有就此消沉,一点都没有。相反的更加的努力的做自己的生意,她是想自己开店的,现在她这样跑乡镇赚钱不,那肯定也是赚钱的。但这样的钱那就是个辛苦钱,她能做,别人同样也能做,这年头就是不缺乏吃苦的人,他们家就是住的职工房,周围住的都是父母的以前的同事。人家看你家都开始有钱了,那胆子大的也辞工自己干,李静就知道以后这一块还会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现在自己可能比别人做得好一点,那是因为自己可能在进货的款式上面眼光占了点优势而已,以后就说不准了,利润肯定得薄下来。

    那些胆子大的人当中就有吴老二家,吴老二因为吴小波和李静不成的事情两家算是已经结仇了,见面别说打招呼了,不吵架不打架就算不错了,李静家不是做服装生意赚钱了吗?你能做我也能做,其实这年头做生意根本就不需要很忙技术含量,这不吴老二家的做了几天就现这个生意还真是赚钱,两口子就都把工作给辞了来干这个。

    其实蓉城周边的乡镇还是很多的,几十个总是有的,但那吴老二就跟和李静家干上了一样,李静家上哪里去卖货,他们就去哪里,还就挨着摆摊,吆喝的时候都是此起彼伏的,但吴老二家的生意肯定就赶不上李静家里的,第一个李静家的服装款式肯定要更多一些,毕竟是开的小面包车,可以多拉一点,吴老二家开的二手农用三轮车拉得要少一些,每个样子的码子齐全了,那样式也就不多了,人买东西都喜欢往有多的选择那边去;第二就是大家肯定愿意去有面包车的李静家那边买,弃吴老二家的农用山轮,人们总觉得李静家的货肯定质量要好点。

    “便宜卖了也,一件十元,两件十六元。”吴老二这边现在也只剩下这一招了,降价,他卖得比李静家这边便宜,那肯定人们就要先看他的,有那比较的也会看看李静家的,看过之后,有的同样的款式,人家肯定就买便宜的。

    李静家这边那和吴老二这边的货有的款式一样的那价格还真的就是要贵上个一两元,一两元可不少了,豆油才五毛钱一斤,一元钱可以买两斤豆油了,两元钱再加一点就可以割一斤肉回去吃了,小镇上的人以及那些来赶集的农村人都是很会过日子的,谁买东西还不都是货币三家呀,这样一来李静家的有些衣服就不好卖了,滞销,这可把李静爸爸给急坏了,怎么能不着急呢,以前每天的利润比现在多一倍,现在他们家也不得不跟着吴老二家那边一起降价,关键是他想降价,李静还不让,这不就真的买不出去了吗?

    “吴老二,我说你能不能正常点做生意,你这样大家都赚不了钱,有意思吗?”李静爸就没有忍住跑去找吴老二说了。

    “怎么就不能赚钱了?你想暴利肯定是不行了,人民的钱都是血汗钱,你要当资本家也得看人民同意给你剥削不,大家都不傻,还有我这里卖得便宜,我也能赚钱,只是赚得少,大家也愿意跟我买。”吴老二这就是不同意了。

    “吴老二,你说谁是资本家呢?”李静爸听到资本家就火了,他就做这点小生意被说成了资本家能不火吗?刚想上去找吴老二打架,被李静给拉住了。

    “爸,你跟他说什么说,咱们买咱们的货。”李静最后也不得不跟吴老二家的货一个价把货给出了,李静家的货一个吴老二家的一个价了,别人就不买吴老二家的了,就有这么奇怪,但那个价李静家也确实不赚钱。

    李静家不赚钱,但吴老二家的却是可以赚钱的,每件赚一块钱,因为吴老二家的每次拿的货比李静家的多,李静家一个款式拿二十件,他家能拿四十件甚至八十件,拿得多价格肯定就低,吴老二这边成本就比李静家的低。

    “要不咱们也多拿些货。”李静爸有些沉不住气了,这都一周了少赚钱了,还有他就是看不惯吴老二那嚣张的样子。

    “爸,你着急什么,这么多品种的衣服鞋子,咱们家能有多少和他家的款式是一样的,他要全部低价卖就全部低价卖就是了,咱们还是该卖什么价就卖什么价,还有他拿那么多货存在家里,不能一下子就卖完了吧,卖不掉的要全部去换也不行是不是,时间久了他赚的钱全部都是货上压着了,他自己就晓得了,再说了市场上跟咱们一样做这个生意的还有好几家呢,别人都没动,咱们动什么呢?”李静心里并不担心,她现在也存了一些钱了,她想的就是再干几个月,最多也就是明年她就要自己开店了,这流动性这么强的生意她是不打算做了,确实越做利润越薄了。

    果然不出李静所料,吴老二家那边就是坚持不下去了,拿不出多少钱来进货了,那就只能卖那些积压的货,都是以前的款式,人家都买过了,总不能还买是不是,那就不好卖了,堆起了,吴老二家的也开始一趟一趟的跑但是也赚不了钱了。(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