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11章 我是为了他们好
    别以为李子茜知道叶梓结婚了她就放心了,那个提着的心也只放了一半,怎么说呢,叶梓对她来说就是威胁,她喜欢孙少宇那么久了,她就没有看见过孙少宇那么喜欢一个女人的,竟然能为了一个女人和她少接触,那她每次去少宇家,他在家的时候就呆在楼上不下来,就是下楼来也不怎么和她说话,最多就只是打个招呼,要么就是她问他答,回答得也够简单的“嗯,是,不是..”,反正一切在李子茜看来都是叶梓的错,你结婚了你还在少宇面前晃什么呢?

    “结婚了?”这也是孙奶奶没有想到的,原本她就快要妥协了,看着孙子一天天的这么瘦,心情好像也不见好,她就想要不自己不那么坚持成全自己孙子算了,现在听了这个消息她也说不上自己是该庆幸呢还是该为自己孙子不值,怎么就喜欢了一个结过婚的女人呢。

    “既然这样,那子茜你得加把劲儿了,少宇这已经是大二下学期了,要是他同意的话,我看要不你们先订婚,大学毕业就可以结婚。”孙奶奶的意识里就是男人得先成家,才能立业,既然那个叶梓已经结婚了,那他的孙子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还是得怎么走。

    吕晓梅自己把自己饿了两天之后,终于清醒了,这次她是真的就想走出来了,给蔡骏写了回信,然后两个人差不多就算在一起了,这也是蔡骏没有想到的,他以为自己追求这个姑娘得花好长一段时间,没想到一封信过去,然后人家就给回信了,意思就是愿意和他试一试。

    蔡骏和吕晓梅在一起根本就不是秘密,整个寝室很快就知道了,寝室里四个人的女朋友都是医大的,那大家就一起去见女朋友呗。只有韩啸自己先回家了,他有点不高兴,觉得吕晓梅和蔡骏就是配不上,吕晓梅那就是个二手货怎么能配得上在他看来还很优秀的蔡骏呢?连带着他还有点看不航蔡骏了。都给他时候了那个吕晓梅的情况,你还上赶着当是个香饽饽,什么人哪?天下女人都死光了?他们学校没有,那其他学习就没有女生了,就非得那个吕晓梅不可了?

    “我说你同学怎么回事呀。自己不知道什么情况呀,她能配得上蔡骏?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韩啸回去就对着叶梓有点生气了,这就是迁怒,本来他就是生吕晓梅的气,叶梓不是那个吕晓梅的室友吗?

    “怎么了?”叶梓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她那个同学?什么自知之明?

    “那个吕晓梅呗,和蔡骏在一起了,现在可能正约会呢,她都跟过一个男人了,怎么还有脸和蔡骏在一起呀?蔡骏以前可是朋友都没有谈过。这对蔡骏是不公平的!那个吕晓梅也真是的,蔡骏追求她的时候她就该拒绝,开始的时候不是都拒绝了吗?那怎么不拒绝到底,装什么装,还哭,真不知道当时她哭个什么?哭她自己被前任甩了?”

    叶梓就没有想过韩啸也有这样有点毒舌的一面,吕晓梅就怎么他了?

    “韩啸你怎么了?吕晓梅和蔡骏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郎才女貌的。再说了人家蔡骏也喜欢吕晓梅,那就不存在说配不配的问题了,咱们不去关心人家的这些事情好不好。”叶梓不喜欢这样的韩啸,一个男人你去计较别人家的事情那么多干什么?

    “这个蔡骏简直就是在给咱们军人抹黑。你星期一去给你那个叫吕晓梅的同学说,叫她不要和蔡骏在一起了,两个人根本就不合适,蔡骏是军人。她那样的肯定就不能耐得住寂寞的人,以后就是结婚了,估计都会要红杏出墙,所以趁现在才刚开始,让两个人早点断了,免得以后麻烦。两个人都痛苦。”这是韩啸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在他的眼里那个吕晓梅肯定以后就会红杏出墙,他还记得那天晚上去郊外接吕晓梅的事情,推理都能知道那个男人是开车带吕晓梅去的,这个时候能开车的,又在北京这个地方,他还想了想郑柏飞那边的事情,估计得差不多就是那一类的人,吕晓梅沾上那些人肯定就不能好的,别连累了蔡骏,这些内里的他不想和叶梓说,也扯不清楚。

    叶梓有些无语了,叫她去拆散人家,韩啸是不是脑子不清醒了,她去说人家就能分手?再说了,她为什么要去说呀,她觉得吕晓梅和蔡骏在一起真的挺好的,她还在心里衷心的祝福他们两个能一直好下去呢。

    “我不去,要不你自己就去找蔡骏说。”

    “我要是能找蔡骏说,我还能叫你从吕晓梅那边下手,你听我的,他们两个真的不合适。”韩啸不是没有给蔡骏说过,蔡骏不听,他总不能一直在蔡骏面前说吕晓梅之前有过男人的事情吧,那他都成什么了?这个事情要不是他觉得有可能吕晓梅之前那个男人有点麻烦,他还真的就不管了,你蔡骏愿意找个破鞋就找呗,反正又不是他。

    “那就算了呗。”叶梓翻着手里的红楼梦,她不喜欢林黛玉,整天就知道哭,别人送的东西让她的跟薛宝钗的不一样,她哭,哭个什么劲儿,小家子气,不就是那点东西吗?有没有又怎么样呢?贾宝玉和薛宝钗多说两句话她都要哭,最后还把自己给哭死了,哭死之后贾宝玉还是和薛宝钗结婚了,如果真的是那么爱她的话至少就不该同房是不是,结果人家还不是和薛宝钗同房了。她很喜欢王熙凤,觉得那样的女人拿到现在来那肯定就得是个女强人,但她不会去学王熙凤做那样的女强人,觉得干嘛要那么累呢。

    “你还睡不睡了?一本书要看多久?”韩啸就不喜欢人家在他说话的时候还干其他的事情,感觉就是没把他当一回事一样,他就躺在她身边,她不看他去看什么红楼梦,说白了那就是一场梦,里面死的死疯的疯,桃花凋谢了之后就预示着果子在成长了,居然还有人为花落而哭,还找个袋子装起来去埋葬了;那姓林的吃醋也只吃薛宝钗的醋。他就不相信了,那通房的几个大丫鬟没和宝玉睡过?还有个唱戏的不是也和宝玉眉来眼去的吗?还交换了汗巾子,这点让韩啸真是要吐了,男人内里的东西互换?想起来都觉得有点恶心;道姑被人掳走了成了人家的媳妇。好好的富家公子要去出家,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睡就睡,叶梓直接关了灯,躺下睡觉,今天晚上她也不想理韩啸。背对着他。

    韩啸今天晚上也没有想过要做点什么,就是想搂着自己媳妇儿睡觉,谁知道刚伸出去的手被拉开了去,他还偏就要搂着了,直接从后面把人拽到自己怀里,搂着不放,紧紧的搂着,叶梓也挣扎不过,那手臂就跟钢铁似的。

    “别闹了,咱们睡觉。”

    有的人就是那样。明明昨天晚上两个人心里不舒服呢,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韩啸就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早早的出去了菜市场买了菜,回来还给叶梓煎了一个爱心荷包蛋,知道叶梓喜欢喝豆浆,还专门做了豆浆,但豆浆不能和鸡蛋一起吃,他又给弄了牛奶,牛奶是在市场专门买的新鲜的,也许就是早上刚从奶牛身上挤出来的那种。还买了李记的小笼灌汤包,是那种一笼只有八粒的那种,为什么说八粒呢,那是因为真的很小。估计就跟那个鹌鹑蛋差不多大点,一口一个刚好,唇齿留香,韩啸给叶梓买了两笼,给自己买的是大包子,他食量大。吃小笼包还不够晒牙缝的。

    “你别喝豆浆,喝牛奶吧,豆浆一会儿你可以当成水来喝,听说女人喝牛奶也不错,配鸡蛋很好。”韩啸把牛奶递给叶梓,示意她喝牛奶,温温的刚好可以下口。

    叶梓看了看韩啸没有说话,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没放糖,纯的牛奶香味儿钻得满口都是,心里也是暖暖的,有的时候她就想自己这辈子是不是就得沉溺在韩啸时不时的这种温柔中呢,在你吃早餐的时候有个人温柔的看着你吃,是不是有种心满意足的感觉?

    “这个荷包蛋你吃吃看,放了一点点的盐,低温慢慢煎的,别看外面焦黄,里面的黄是那种糖心的,吃的时候别烫着了。”韩啸自己吃着大包子喝着豆浆,觉得也很美味。

    “这包子不错,里面还有汤。”叶梓直接拿了一粒小笼包子放嘴里,轻轻一咬,那汤汁就流进了嘴里,滑进了喉咙,真的很滑,丝滑得有种让人想懒懒的感觉,生活要是能一直都这么幸福就好了。

    韩啸没说他要买这个包子得早上五点半就去,晚了就得排队,排老长的队,买到的时候那都得几点去了,说实话他就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凌晨才睡,半夜就醒了,想得多了睡不着,然后也不敢动,睁眼到五点轻轻起床买东西,其实他是想加倍的对叶梓好的,当然他也想叶梓对他好,主要是听他的话,其实在家里他就是主导惯了,比如他妈就很顺着他,就那他这个婚来说,当时他妈那么反对,不也是没有抵挡多久吗?

    昨天她和蔡骏算是第一次约会吧,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两个人就是一起逛街吃饭,然后看电影,看电影吕晓梅也是哭得一塌糊涂,看的周星驰的电影《大话西游》,就是在那段“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哪里,吕晓梅哭得不能自己,很伤心,把蔡骏都哭得手足无措,只有一个劲儿的给她擦眼泪,还是用袖子给擦的,蔡骏身上也没有纸巾,他是想用指腹给擦的,那不吸水呀,想起来小的时候哭了不都是用袖子擦吗?不光擦眼泪用袖子,擦鼻涕也用袖子,那个时候的孩子的袖子穿一天都硬了,鼻涕干了呗,擦着擦着蔡骏就自己就笑了,然后又忍着,憋着,不那样不行呀,刚和人家约会的第一天,人家在哭,你笑?你傻呀?不过还好,吕晓梅看他那样子就不哭了,最后还笑了,你说这奇怪不奇怪?

    吕晓梅哭了,感动的,真的是感动的,一大早蔡骏提着早餐在宿舍楼下等她,早餐到她手里的时候还是热乎的,听蔡骏说是他放在怀里带进来的。

    “怎么这么早。”确实有点早,不是刚到八点吗,吕晓梅眼睛稍微有点肿,昨天哭了睡了一觉起来就这样了,想美也美不起来,她想电影里面的朱茵真的是女神级别的,怎么可以那么美呢,那笑容,真的是能笑到她的心里去,她还是女人呀,不知道男人看了是什么感觉。

    “不早了,在学校都是六点半起床跑步什么的,习惯了,你赶紧吃这包子,听说天津包子好吃。”可能是因为经常有训练晒太阳的缘故,蔡骏和韩啸一样,都有点黑,或者说是那种古铜色的肌肤,笑起来的时候露着一口白牙,吕晓梅觉得蔡骏的牙齿肯定会放光。

    包子是软的,蔡骏是硬的,蔡骏帮吕晓梅拿着包子,让她自己喝豆浆,周末校园里面的人很少,有的没有起床,有的起床了估计也是呆在寝室里面,有几个走在校园路上的,估计是赶着去打工的,每人会去注意你们两个人是不是在谈恋爱,这在学校就是一很平常的事情。

    “你吃了吗?一起吃吧。”蔡骏买的包子有点多,吕晓梅一个人也吃不完,她拿了一个递到蔡骏眼前,蔡骏拿着两口就吃了,稍微有点耿,看把这男人激动得,不就是主动递了一个包子给你吗?用得着那么兴奋?

    豆浆只有一杯,吕晓梅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豆浆,赶紧递到蔡骏面前,蔡骏也没那讲究,心里甜呢,喝了一小口,甜蜜死了,不耿了,刚才那可是间接接吻呢,再看吕晓梅,人家低着头,两只手捧着豆浆,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