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09章 生命里的阳光
    黄志仁把车开得很快,吕晓梅紧紧的抓着系好的安全带,胃里有种翻腾的感觉,外面的风使劲的从车窗往车里面灌,黄志仁就是故意的,吕晓梅眼泪都要被吹下来了,脸上也起了一层J皮疙瘩,她感觉黄志仁现在就是玩命一样,马路上这个时候车也不算少,他不停加速超越前面的车,左超右超,反正是各种超车…

    车被开到了郊区终于停了下来,外面除了有点点民居的灯光之外什么也没有,很安静,黄志仁下车快速的绕到车的另一边,开门把吕晓梅给拉了下来,拖着她来到了车前面用力的把人给甩在了车盖上,在吕晓梅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覆在了吕晓梅的身上,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他对吕晓梅的不反应稍微有点满意。

    吕晓梅觉得他的手又点冷,男人的骨头本来就比女人硬一点,使劲揉捏她的前胸,生疼,她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这次是她惹到他了,她就这样认错好了,就是荒郊野外的做这样的事情让人觉得有点瘆的慌,她朝周围看了看,觉得好像没人,但为何心跳一直在不停的加快呢?

    “叫出来。”黄志仁更加的用力了,吕晓梅不用看都知道自己胸部肯定是青紫一片了,她不敢不听黄志仁的话,她也确实疼,发出了一点点的声音,很轻,另一半被咬着的嘴唇留在了喉咙里面。

    “叫大声一点。”黄志仁看不惯她这样隐忍的样子,使劲拉着茹头扯了一把。

    “啊…”声音终于全部发出来了,有点撕心裂肺,黄志仁满意了,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敢甩他,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要么你就不要回来找,你回头了。那就得让他折磨,难道不是吗?开始的时候给你好日子过,你不过,你说要分手。成,那你走,走得到手干脆点呀,现在回来找他就不要有怨言。

    让吕晓梅爬在车的引擎盖上,直接从后面进去。将她的双手直接控制在头顶,这个姿势C作起来很简单,也很粗暴….

    风在吹,风声混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女生的**声,郊外的夜也并不寂寞…

    吕晓梅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蹲在地上,周围有各种虫子的叫声,她有点害怕,一个人不敢在这个漆黑的郊外走动,因为生活在农村的缘故。她知道像这样的地方附近肯定有很多坟山,虽然她选择了学医,其实只是半个无神论者,小时候是听着爷爷给讲鬼故事长大的….是的,黄志仁把她给抛下了,抛在了这种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远一点的地方最后一家民居的灯光都没有了,周围真的是一片漆黑。

    现在还不是夏天,吕晓梅觉得自己有点冷。从身体冷到心里,她甚至都不敢眨眼睛,她害怕自己眨一下眼睛之后身边就会出现多一个东西,她也不敢渴望现在有车经过。半夜里就是有车经过这条路也不会载她,能载她的也不一定是好人。

    黄志仁觉得女人就不该惯,特别是像吕晓梅这种农村来的自尊心特别重的女人,以为和他在一起之后不要他的钱,他就能高看她一样?然后才给了她那种自身的优越感,居然敢和他开口说分手。他很想笑,没搞清楚状况呢,他和她从来都没有在一起过,何来的分开一说?在他黄志仁的眼里吕晓梅就跟其他的女人一样是他的一个玩物,有兴趣的时候玩玩,没兴趣的时候想什么时候丢就什么时候丢,比如说刚才他直接就把人给丢哪里了,她又能拿他怎么办呢?

    想起当初半夜里他在大街上拣到吕晓梅的时候,他就不该心软,他是疯了才觉得她楚楚可怜,没听过一句话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要了她的处,可他也帮了她的大忙是不是?要是他不帮她,是不是当天晚上她就去做J去了,成了那种千人骑万人压的女人,装得那么清高,还不是为了学费出卖了自己,有本事不读书呀,算了,两个人心中算是清了,把人给扔郊外,他这口气也算是出了,至于她会不会在郊外遇上点什么坏人被人给轮J了什么的,那就是不管他的事了。

    水流缓缓的从身上流下来,黄志仁洗着热水澡,心情有点烦躁,那个该死的女人不会真的在外面出点什么事情吧!好歹也跟了自己一场,黄志仁决定回去看看。

    没人,原地居然没人,这该死的女人去了哪里?不在原地等着他回来接她,她到处跑干什么?难道真的跟外面的野男人走了?还是怎么了?黄志仁在丢下吕晓梅的地方找了两圈,确定就是没人,回家,开灯,关灯,抽烟到天亮,也许一切都是注定的吧,不关他的事情,他在内疚难受个什么?

    吕晓梅现在在叶梓家,是的,睡在叶梓家的客房里。她在路边也等过,她以为黄志仁就是吓吓她的,或许开车走不了多元就会回来接她,她等呀等,等呀等,从盼望到希望,然后失望绝望,她明白了,人家是不会回来了,周围确实她黑,蹲在地上脚都麻了,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糟糕的了,她现在也不是那么害怕了,心凉了脑子也麻木了,抬着双脚朝前面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看见一个小卖部进去给叶梓打了电话,然后叶梓和韩啸一起来接的她。

    叶梓对她说你先好好的睡一觉吧,明天应该是个艳阳天。她信了叶梓的话,累了,不去想过多的事情就能沉沉的睡去。

    吕晓梅有些羡慕叶梓和韩啸了,两口子在北京有自己的房子,感情还好,她做在桌子边吃着煎蛋喝着牛奶,听叶梓说着煎蛋是韩啸做的,做得很好,一看就是经常做才能有这样的手艺,她也想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但她却爱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这就是她的命,人和人真的是不一样的。

    叶梓接到胡梦婷的电话说吕晓梅昨天晚上没有回寝室,叫找找看。叶梓说了吕晓梅在自己这里,胡梦婷骂了一句就挂了电话。胡梦婷有点不爽的,一大早六点不到,董鹏打电话来问她吕晓梅在哪里。吕晓梅在哪里她怎么知道,反正就是没有回寝室嘛,之前跟了那个叫黄志仁的不是也周末不回寝室吗?她被迫从床上爬起来在校园里面找了几圈,没人,最后就给叶梓打了电话去。人居然和叶梓在一起。就是不知道董鹏问吕晓梅干什么,不过反正也和她没多大关系,董鹏现在只是她的合作伙伴而已吧,各取所需。

    “没事,你不用急着走,韩啸出去买菜去了,今天你就在这里呆着吧。”叶梓看吕晓梅起身说自己要走,把人给留住了。

    “有的人你放不开那就是不放过你自己,晓梅,我不知道你家里是怎么样的。但是我想他们肯定还是需要你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也不是只经历爱情这种感情,何况那个男人还不爱你,说个不好听的话,能把你扔在那种地方,那就说明他心是十分的硬的人,就算你因此而出了问题,我想他也不会难过的对不对?你自己静静的想一想,等想通了,你就豁然开朗了。”叶梓劝着吕晓梅。

    其实吕晓梅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多少也晓得黄志仁对她是个什么态度了。虽然她现在心里十分的难受,但她不会真的就去死的。

    韩啸买了菜回来,看见吕晓梅还在没有说什么,但心里还是有点不愿意的。韩啸不喜欢别人到自己家里来,特比是他和叶梓单独呆的时间,而且现在是他做饭,他可以做饭给叶梓吃,怎么做,顿顿做他都没有话说。但他不喜欢给别人做饭,加上这个吕晓梅给他的影响现在还有点不好,是个好人的话,能昨天晚上三更半夜还在野外呆着?他现在就害怕叶梓跟着也学坏了。

    吕晓梅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起来就哭,她哭的时候也没有注意,韩啸在厨房里面看得清清楚楚呢,你说好心把你从外面给拣回来,你跑家里来哭了,韩啸觉得这个女孩子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你要是有什么难事,要哭也回家去哭是不是?韩啸还有点不舒服的就是他那个室友人不错吧,这姑娘居然没给看上,一个农村姑娘,就算是长得好看点,那眼睛都长头顶上去了。

    “你让中午吃了饭,赶紧的回去吧,我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不舒服。”韩啸本来就不喜欢见人哭的,叶梓哭也就算了,那是自己媳妇儿,他还能忍一忍,别的女人他不是很关心。

    “你小声点,她人挺好的,现在心里难受呢,这边也没个亲戚什么的,她可真的当我是朋友的,差不多就我这么一个朋友,我要是不帮帮她,我看她这样下去肯定得垮了。”叶梓给吕晓梅从厨房倒了一杯水,流了那么多眼泪肯定口渴的。

    吕晓梅现在真的是脆弱得可以,看见韩啸给叶梓夹菜她都要哭,见不得人幸福,她也不是故意的,但她就是忍不住,然后哭着哭着就爬到桌子上打起嗝来,叶梓对着韩啸翻了个白眼,意思是你没事在有外人的情况下给我夹菜干什么。

    “赶紧喝点水,一会就好了。”叶梓又递了一杯水给吕晓梅。

    等吕晓梅走了之后韩啸就给叶梓说,叫她以后少和吕晓梅来往,从叶梓的话语中还有昨天晚上的事情中,韩啸多少也知道吕晓梅是喜欢了不该喜欢的人,而且那个人还和郑柏飞是一路的,那能是什么好人,叶梓嘴上答应着,你其实心里觉得自己还是要和吕晓梅交朋友的,难道人走错了一步路就非得给人家判个死刑吗?吕晓梅的本质又没有坏。

    韩啸对叶梓好,那是真的好,小两口在一起都是韩啸给洗衣服,当然里面的衣服叶梓还是不让韩啸洗,女人嘛总得留点神秘是不是。回学校之前韩啸把所有换洗的衣服给洗了,特别把吕晓梅昨天晚上睡过的床单被套全部拆了洗了,然后又把屋子给收拾了,吕晓梅喝过的杯子他都用开水烫了一遍,叶梓看着都有点无语了,但韩啸又确实没有洁癖。

    “水果给你切好用盒子给你装好了放在冰箱里面的,记得要吃知道吗?还有记得每天晚上都要给我打一个电话。”韩啸走的时候就有点不放心了,他就差没说叫叶梓干脆就不要回宿舍去住算了。

    “我看还是算了吧,我觉得她有点不适合你。”韩啸没有想到蔡骏还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吕晓梅,当时他是没有看出来,就那种情况下没看上也就算了,还真的喜欢到要去追求人家呀?人家什么情况你知道吗?昨天晚上去接人的时候,吕晓梅上车他就闻到了那种**后的分泌物的味儿,他就敢说那个吕晓梅肯定和男人在外面野战了过,然后被人给甩到郊外的。

    “我觉得很合适呢。”蔡骏就想韩啸跟叶梓问问吕晓梅宿舍楼那边的电话号码,他就不信了,他还追不上!

    “那个她之前有过一个男朋友你知道吗?”韩啸这就是把话稍微说明了一点了,但也不能说得太过是不是,好歹他还当过人家的教官是不是。

    蔡骏愣了一下,然后有点了解了也没有再问韩啸那边吕晓梅的联系方式,他就从韩啸的表情中看出来了,就是那个意思,女人跟了一个男人,那肯定就是发生了点事,他稍微还是有那么点在意的,可是他到底还是喜欢的,那点东西真的那么重要吗?在蔡骏的心里还真就不重要,这不反正不知道通过寝室里那个同学的女朋友,反正就是找到了吕晓梅的联系方式

    吕晓梅也没有想到那个叫蔡骏的还给自己写信了,在感觉自己人生全是黑暗的时候,突然阳光就照了进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