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08章 你是我的毒药
    蔡骏有点手足无措,他不知道呀,出了胆子稍微大了那么一点,表了个白,他什么也没做呀,看见吕晓梅哭,他赶紧就把手从人家的双肩上拿了下来,他想不通呀,怎么这姑娘就哭了呢,哭了肯定就表示不喜欢自己了是不是?哪有喜欢一个人还哭的,但他又有点不确定,不是还有喜极而泣一说吗?但他仔细又仔细的看了看吕晓梅的脸,找不到喜呀。

    “你不喜欢我可以直接告诉我的,我不怕被打击。”蔡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也是第一次仔细的去观察女孩子的哭,他从来都不知道还可以这样哭的,睁着眼睛,然后眼泪就流出来了,还止不住,跟个小河似的,怎么看都是那么的悲伤。记得他自己小时候哭的时间很少,就是真的要哭也是那种挤都挤不出来多少眼泪那种,每当那个时候他都会使劲的眨眼睛,才会有一点眼泪出来。

    到底是几个意思呀?蔡骏看到自己面对吕晓梅低着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真是有点搞不懂了,他没有要*她的意思,她可以说不喜欢他的,但他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的。

    “要我抱抱你吗?”蔡骏觉得给一个人安慰就是抱抱她,当然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如果她没有摇头,那么至少能说明她还是喜欢自己的,或者说不讨厌自己吧。

    “对不起。”吕晓梅的声音很轻,但蔡骏还是听清楚了,听得很清楚,他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然后自己收回来搓了搓了。

    “走吧,我们的柴火也不少了,先出去看看他们钓了多少鱼吧。”蔡骏现在心里也是有点乱了,对不起是什么意思他多少还是知道的,人家都说出来了,现在他该要做点什么他还真的就不知道。唯一能做的,就是避开一点,至少不会那么尴尬。

    叶梓看吕晓梅是红着眼睛的,然后蔡骏在哪里沉着脸故作镇定。她就知道吕晓梅自己还是走不出来自己给自己弄的牢笼。

    韩啸仍然是一条鱼都没有钓上来,这把他给郁闷的,现在又看到蔡骏好像失败了就更加的郁闷了,而且人家姑娘还是红着眼睛的,这是欺负人家了?他对着蔡骏做了口型。蔡骏摇了摇头,然后就什么也不说去帮着收拾鱼,有的人就是情场得意渔场也得意,几个人当中除了韩啸没有钓到鱼之外,就数蒋大为钓得最多了,然后就是张成也钓了三条鱼。

    “你那个同学怎么回事呀,看着像是哭了,你去问问看是不是蔡骏欺负她了?”

    叶梓肯定是要去问的,叶梓不问还成,这一问吕晓梅就说要走。她觉得在这里呆着实在是有点尴尬,叶梓就说那行吧,她开车送她回去,毕竟现在是在郊外,吕晓梅自己一个人走一段路然后再去等车回去她也是有点不放心,给韩啸说了一声,这边就带人走了,谁知道韩啸当时也没有说什么,结果回去就生气了,为什么生气呢。觉得叶梓把她同学看得比他韩啸重了呗。

    吕晓梅回去的路上就给叶梓说了蔡骏向她表白的事情,吕晓梅的意思是自己不能害他,她现在都还在想着黄志仁,她不能不要道德。叶梓对这个事情也有些无奈,吕晓梅和黄志仁在外人看来那就是永远都不可能幸福的,因为一开始就不好,虽然吕晓梅没有和叶梓说自己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跟了黄志仁,但叶梓觉得自己还是有点了解吕晓梅,觉得她不是胡梦婷和陶爽那种为了虚荣才和黄志仁在一起的。记得第一学期刚开学的时候吕晓梅很缺钱的,自己从来都不吃R,很多时候看见她都是馒头和咸菜就是一顿饭,想到这里叶梓想吕晓梅或许家里有困难吧,再后来吕晓梅跟了黄志仁之后就有些钱了,记得那次她还要拿出上万的钱来帮助叶梓,这让叶梓很感动。

    有的人说情场得意赌场就会失意,情场失意那赌场就该得意,可黄志仁不觉得自己有那点是情场得意了,今天这赌场怎么就那么失意呢,一直输,虽然钱他有,也不怕输,可打牌就是打的个心情,那输赢好歹也给他点起伏是不是,比如说输五把糊一把什么的,今天还真就奇了怪了,一把赢的都没有,不是点炮就是人家自摸。

    董鹏也是幽怨得很呀,今天晚上就他手气好,可他不敢一直胡牌呀,他很多生意都是靠着黄志仁和郑柏飞的,郑柏飞对黄志仁可不会手下留情,该胡了就胡,他可不能比,黄志仁点炮儿了他只能看着,不敢胡,黄志仁的手气太背了,他不敢火上浇油,除非自己自摸,好几把自己自摸都是打出去了的,就这样他今天晚上还赢了差不多两万块,现在手里又抓一把好牌,清一色条子一条龙,黄志仁独张放炮,他脑子一热就胡了。

    “黄哥,我胡错了,胡错了。”董鹏把牌倒下去才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要立马把自己的牌给扶起来,他不胡了还不成吗?这样的时间和黄志仁在一起你运气太好那就是一种错误,看着自己对面黄志仁那越来越黑的脸,董鹏觉得自己身上都在发毛,汗毛肯定全部都竖了起来。

    郑柏飞一脸看好戏的看着,别指望他会出声劝一劝,生活太无聊,来点其他的也不错,身边的小女朋友是他在d大学找的,很清纯,从身体到身心一开始都是对他郑柏飞清纯的,可他就是喜欢不起来,他这个女朋友可能是对他太好了,或者是太怕他了,打了一晚上的麻将,她坐在自己旁边,硬是没有敢去旁边沙发上去坐一会儿,郑柏飞不得不说这个女孩子小心得就跟个小兔子一样,无聊得也是跟杯白开水一样。

    “你是觉得我他妈的输不起这个钱是不是?不就是胡了清一色一条龙吗?两千多块钱你觉得我没有,姓董的,你看不上谁呢你?”果然黄志仁发飙了,别看他现在说话声音不大,但是有力度呀,其实在某些地方他和郑柏飞两个还有点像,两个人是发小,一起长大的,脾气多多少少是有点像的。

    郑柏飞的助理王胖子也在桌子上。但他只服务于他的老板,老板都没有要劝的意思,他肯定也是保持不动的,但他可不能表现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至少不能看黄志仁的好戏,还有老板的小女朋友现在也不能看,所以他示意郑柏飞的小女朋友赶紧散开,没想到这女孩子还真的就是笨,这个时候还坐在哪里。非要等到黄志仁掀桌子她才后知后觉的站起来,这不就吓着了吧,浑身还发抖,你抖个毛呀,桌子又没有掀到你身上。

    “黄哥,我真不是那个意思,看不气谁我也不会看不起您呀,刚才是我做得不好,算我胡了还不成吗?”董鹏现在就剩下求饶了,他怎么就脑子发热了呢。看着黄志仁朝自己走来,董鹏是真的怕了,他怕挨打呀,可是有的事情不是你怕就不会发生是不是。

    求饶也不行,黄志仁现在就是要找一个发泄的窗口,这段时间他的心情真的是太压抑了,妈的,现在想起来怎么就被个女人给甩了呢,那次在大街上遇见吕晓梅,看见她那失魂落魄的样子。他心里很爽来着,觉得那个女人就是自找的,跟自己的时候不好好珍惜,他就在想她是不是后悔了。他这段时间都在等着她来找自己,来求自己呢,不好的是,怎么她就没有来呢,非要那点骨气?她的室友不是说她过得很不好吗?这段时间都有点精神恍惚吗?可他听到那些却没有能高兴得起来,真是奇了怪了。

    “我C!算你胡了!胡了就是胡了。还有算不算这一说?”黄志仁的拳头直接就给挥到了董鹏的脸上,嘴角立马就出血了,人也摔到了地上,赖在地上就不想起来了,他又不傻,起来肯定还得挨打,黄志仁打了之后也觉得十分的没趣,打个麻将打上人了,他很少动手的,又踢了董鹏两脚才自己拿了外套准备走,走到门口,返回来扔了钱给董鹏,别让人说他真的就输不起那点钱。

    郑柏飞看完这场戏之后觉得更加的没意思了,你要说成是打戏,那就打了那么两下,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的,董鹏不是没有反抗吗?跟个受虐狗一样,人打狗有什么好看的,起身走人。

    “你他妈的没见过钱是不是!”董鹏不对自己带来的女人发火还能对谁发火,她刚才可是全程看见自己被打了,现在还去拣地上的钱,他是缺那点钱呀?没见过钱的娘们!董鹏的女人不敢去拣那个钱了,还觉得委屈呢,她去拣又不是自己要,难道不拣,还让这钱躺在这里便宜一会儿进来收拾的服务员呀?打都挨了。

    黄志仁觉得今天还有点巧了,猜他看见了谁,在这里看见了吕晓梅,他妈的她这是有了新的相好的是不是?问题是你都有了新的相好的,还用那种幽怨的眼神看着他干嘛,看看她都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儿了,是准备放风筝吗?她是纸片人吗?她那是节食了还是禁食了?还是新跟的那个男人对她不好?算了,这个女人现在就是与他无关了,他就是犯贱,不然刚才为什么看了她一眼,还去看第二眼,看到她那个鬼样子之后心里还有点难受,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难受什么。

    “你别走。”吕晓梅就是专门来找他的,叶梓把她送回去走了之后,她一个人在寝室里面闷得快要不能呼吸了,她很确定自己就是想找黄志仁,她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她觉得自己要是没有这个男人肯定就死了,她要是能忍着不来找他的话,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自己给杀死算了,死都能想到了,她就什么都不怕了,洗了脸就来找他来了,她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找到他,所以就来了这里等,还好没有等到凌晨去,今天他出来得比较早,看着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黄志仁停了一下,然后大步朝前面走去,她叫他别走,他就不走,她算个什么东西?他就是要走,这个贱女人,现在跟了别人还来和他打招呼不是贱是什么?

    吕晓梅上前去拉住黄志仁,她既然来了就肯定要把该说的说了,她是来挽回他的,她能不能说自己后悔了,她想回到他的身边,很想,哪怕这辈子就这样没名分她也是愿意,她不能没有他,她着魔了,中了黄志仁的毒,没有他,她真的会死的。

    “你拉着我干嘛,一会儿你男人出来可不好,到时候不要你的话,我可不管!”黄志仁并没有甩开吕晓梅拉着自己的手,但他也不动,双手C在兜里,他倒要看看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没有其他男人,我是来找你的,刚才我就是在这里等你。”吕晓梅声音真的是很小的,现在这里人也不少,虽然已经放下脸面了,可她还是觉得有点不好。

    黄志仁听吕晓梅说刚才是在这里等自己的时候突然心情就好起来,仿佛天上现在挂的不是月亮而是太阳。

    “然后呢,你想对我说什么?你觉得我们两个之间还能在这里说点什么?”黄志仁看了看吕晓梅拉着自己的手,举步朝前面走,反正他走的话这姑娘也会跟着他走的是不是。

    黄志仁这一走吕晓梅真的就要哭了,这是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了?黄志仁直接就走到自己的车边,解锁拉开车门上车,吕晓梅在车下面可怜兮兮的看着黄志仁,她还没有哭,她知道黄志仁一来都不喜欢看到女孩子哭,她告诫自己可千万要忍住了。

    “上车呀,你不是来找我的吗?难道你准备在下面站一晚上?还是说你现在等着我下车来给你开门?也是,大晚上的做梦是正常的,再不上来我可要走了。”(未完待续。)

    ps:有读者说兮兮经常会把人名字你搞混,特别是两个姐夫和姐姐,这这里兮兮说一下哈,大姐是韩文君,老公蒋毅,二姐是韩文青,老公杨守群。另外亲说高希希跑到孙少宇身边去了?可能是把李子茜的名字打成了高希希哈,高希希是喜欢叶荣的,然后高希希和张家成相过亲,而李子茜被孙少宇拒绝之后回了北京,还有说到突然消失的乃乃,我记得我有写乃乃和爷爷去了海南养生哟,一笔带过而已,不会把一些不重要的人的每个动作写得详细的哈,还有就是请大家尽量不要跳着看,有的章节交代了重要事情,不然你们会在后面接不上的。最后请那些看盗版的同志就默默的看吧,就不要评论了,看正版的同志继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