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07章 很想他
    解剖鱼之后叶梓做了几天的梦,都是梦见鱼的,这也算是似有所思夜有所梦了,然后每个星期韩啸回来叶梓都会买鱼吃,开始是让韩啸杀鱼她在旁边看,后来就是她自己动手,现在也觉得没什么了。

    现在就是观察青蛙心脏的起搏点实验,这也是个残忍的实验,叶梓也不得不佩服人类的智慧,用刺针破坏蛙脑和脊髓,然后将其固定在蛙板上,用剪刀剪开青蛙胸骨表面皮肤并沿着中线剪开胸骨,剪开心包露出心脏,还在跳动,那判断死亡是心脏停止跳动,这就是没死了?原来知道有植物人,现在自己弄了个植物青蛙。实验之后青蛙照样被老师带走了。

    “你们说要是人被刺针从天灵盖扎下去搅坏大脑之后会不会成植物人?”这是陶爽实验的时候说的一句话,没想到以后她还真的就用上了。上次董鹏说过之后她第二天就去找董鹏了,她有什么好坚持的,要么像以前一样的过,要么就吃香的喝辣的,她当然选择后者,这年头跟谁不是跟,你谈个朋友献出了身体,大学之后还不是一样的分手,最后说不定还一无所有的。

    周末韩啸带着叶梓去钓鱼,一起去的还有韩啸寝室里面的四个人以及吕晓梅,叶梓觉得吕晓梅一个人呆在寝室里面有点不放心,这段时间她也没有出去打工,意志真的很消沉,原来喜欢韩啸的那个学姐也来了,还有她的一个留着学生头的女同学,开始大家都还有点不好意思,算起来之前那也叫有点小过节。

    “你好,我叫顾香,她是李小云。”一个介绍就表示前面的事情都是过去式了,叶梓伸出了手和她握了握,两个人笑了笑。有的事情不需要说得那么明白。

    “我是叶梓,她是吕晓梅,我和她是一个寝室的。”叶梓又介绍着自己旁边的吕晓梅,大家不是一个专业的。其实要说的也不多,就算有说的一般也不聊专业,出来玩你聊医学?好像有点怪是不是?

    “叶梓你的头发发质真好,又黑又亮还直。”顾香看着叶梓的头发有点羡慕的说道,但没有动手去摸。别说现在两个人关系还没有那么好,就是好了,也不见得就能随便去摸人家的头发。

    女人之间关系好不好,那就要靠互相的夸张,叶梓也说学姐你的头发也很好,不过当然还真的就比不上叶梓的头发,叶梓洗头除了韩啸在家的时候用一下,其余的时间都是在空间洗澡,那用的都是空间的皂角水,纯天然的东西。还带着淡淡的花香,哪里像现在大家的头发洗完之后都是一股啤酒香波味儿,又黑又亮又直的还长,叶梓这个人呢不喜欢把头发剪短,所以现在头发差不多都快要到腰部了,中分看着文静娴熟,偏分看着有点风情万种,头发扎个马尾看着俏皮,盘起来又看着干练,让人不羡慕都不行。

    顾香的同学李小云这次话就更加的不多了。上次她不是帮学姐出头了吗?现在看见叶梓真是有点尴尬,脸红着站在旁边看着叶梓要笑又不好意思笑的样子,又看叶梓好像对以前的事情不是很在意的样子就稍微放松起来,然后有点羞涩的看着钓鱼的几个男人。有两个不是还没有女朋友吗?其实她也喜欢军人。

    叶梓看韩啸的那两个同学时不时悄悄的转头看她们女方这边忽然醒悟,原来这是联谊呀,再看了看旁边心思仿佛有点飘远的吕晓梅,在心里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或许开始一段新的恋情,以前的就能给忘记了吧。叶梓不知道自己见过没有见过吕晓梅之前那个男人,也分不清楚他们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只是从寝室里另外两个室友的只言片语中知道点而已,胡梦婷和陶爽都知道的男人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

    “顾香,你把水递给我一下。”张成现在可翘了,那不是有女朋友了吗?在他们那个大部分都是男同志的学校要找个女朋友简直就跟上天一样,他是巴不得有时间就和顾香两个在一起。

    顾香表现得很大方,听到自己男朋友叫自己就拿了水给送过去,然后就没有再回来,蹲在地上和自己男朋友研究蚯蚓呢。

    李小云站了一会儿发现叶梓并没有去注意她就主动出击走上前去跟另外一个叫蒋大为的说话,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看着很开心的样子,然后一会儿那鱼竿就到了李小云的手里,李小云有点高兴了,对着那个叫蒋大为的笑,有的人就是有狗屎运气,先前大家都没有钓上鱼,偏偏被李小云这个好像从来没有钓过鱼的人钓起了第一条鱼,可把李小云和蒋大为高兴坏了。

    蒋大为旁边那个叫蔡骏的幽怨的看了看吕晓梅,然后继续转过头去钓自己的鱼,浮子在水面上久久的一动不动的,不懂的人都能看出来水下面根本就没有鱼去咬钩,可怜的蔡骏还把背部挺得直直的,样子挺足的。

    “你不去看他们钓鱼吗?”叶梓问吕晓梅,觉得她要是一直这样的话,她是走不出来的,就算是吕晓梅和另外的一个同学不能成,多和人说说话,心情都能好些。

    “我在这里看看就好了,你怎么不过去?”吕晓梅一脸的忧伤,刚才她在想黄志仁,很想。

    “我怕水。”因为前世溺水而亡,叶梓有点怕接近一切天然水流,距离岸边稍微站得有点距离。

    韩啸是个好当兵的,却是个不会钓鱼的,看着身边的蒋大为和李小云一条接着一条的把鱼给掉起来,他有点着急了,看了看样子的方向,她竟然没有一点要靠近自己的意思。

    “我说蔡骏你就这样单着吧,给了你机会的,你守株待兔呢?”韩啸用脚踢踢蔡骏,他不去把叶梓那个叫吕晓梅的同学给拉过来,看来叶梓今天是不会到他面前陪着他钓鱼了。

    “那我该怎么办?”不是蔡骏不喜欢吕晓梅,其实吕晓梅长得不错的,蔡骏对她就是喜欢的,可是他都转身去看了好几眼了,他发现那个叫吕晓梅的姑娘一眼都没有看他。他就不敢了,他觉得可能人家是没有看上他,他今年都二十一了,也是从部队上考的军校了。家里还有点关系,所以要是他不自信那是不可能的,高中时候喜欢他的女同学还给他写信呢,可他就是不喜欢,觉得那些女人幼稚。他有点喜欢吕晓梅这种看起来成熟一点的。

    “怎么办还要我教你呀,你不知道自己上去约人家散散步什么的呀,在这春天的景色里,你们两个散散步,聊聊心,胆子大点还能牵牵手什么的,这不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然后韩啸眼神示意蔡骏看蒋大为那边,好家伙,平时谁能看得出来蒋大为还是个高手,人家都手把手钓上鱼了。

    “叶梓你过来。我们一起钓鱼!”韩啸这算是给蔡骏创造条件了,当然也是为了他自己。

    叶梓有点无奈,总不能不给韩啸面子不过去是不是,对着吕晓梅笑笑,自己朝韩啸那边走去,越是靠近水心里就越是有点慌,还好韩啸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她觉得安全多了,韩啸到底会不会游泳?要是她掉下去了总得有人来救吧?

    “你看你在哪里,人家蔡骏都不敢过去找你同学说话了。你是准备把蔡骏给急坏是不是?”韩啸轻轻的在叶梓耳边说着,捏了捏叶梓的手心,看着水面,那鱼就是不上他的钩。还是一动不动的样子。

    “你怎么不早点给我说是这样一个情况?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好?”叶梓有点怪韩啸,要是她带来的不光是吕晓梅,胡梦婷和陶爽也来了怎么办?当然她是不会带那两个人来的。

    蔡骏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钓鱼了,放了鱼竿上去找吕晓梅说话。

    “你不喜欢钓鱼?”蔡骏摸了摸头说道。

    “没有喜欢不喜欢的,我看着你们钓鱼也挺好的。”吕晓梅稍微有点不自在,来北京这边除了和黄志仁这个男性说话多一点之外。基本上怎么接触男人,打工兼职的时候除外。

    “反正我这么久也钓不上来,我也不钓了,我们两个聊会天怎么样?”蔡骏试着说道。

    “蔡骏,你们两个去找点柴火过来,一会儿我们钓了鱼要烤的。”韩啸在那边喊到,这一喊把人家蒋大为那边刚要上钩的鱼都给吓跑了。

    吕晓梅觉得蔡骏就像是个小太阳一样,走在她旁边,她感觉很热,热得自己都要融化了,今天这样的她也算是看出来来,就是给男男女女制造相处的机会,她自己是有点不愿意的,先不说她现在心里还有黄志仁,就是心里不挂着黄志仁她也是不会接受蔡骏的,她有点自卑了,她跟过黄志仁,那是那种算有个交易的,她不觉得自己比胡梦婷和陶爽好到哪里去,她甚至觉得自己比不上胡梦婷和陶爽,至少她们两个现在看来活得很自在,而她却很痛苦,她觉得自己就是生活在黑暗里面的人,见着蔡骏这样的小太阳,眼睛都睁不开,自卑。

    两个人还真的就老老实实的找柴火,吕晓梅在前面拣,蔡骏跟在后面拿,两个人还真的就找不到话说。

    “我叫蔡骏,今年二十一岁了。”蔡骏有点小紧张,这里距离韩啸他们稍微有点远了,等于是现在就他们两个人,他心咚咚咚的跳了起来,被别人喜欢和自己去喜欢一个人真的是两回事,被别人喜欢的时候你不会紧张,还会有点小优越感,而喜欢别人的时候心里满满的都是紧张和担心,很害怕自己哪里表现出来在喜欢的人眼里不够优秀。

    吕晓梅没有转过头,也没有回答,刚才这个问题蔡骏已经说过一次了,这再说起来是什么意思,她好像有点明白,但是她现在给不了人家这个答案,如果一开始她没有和黄志仁在一起过,她可以自由自在的选择,而现在她的心真的是乱的,一团乱麻,脑子里面也全部都是黄志仁。

    蔡骏看见吕晓梅动作停了一下,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然后就继续往前面走去。

    “你听到我说话了吗?”蔡骏的心现在咚咚咚的跳个不停,他急切的想要知道一个答案,作为一名军人,做事情就是雷厉风行的,他说话了,却没有得到回应,他不知道前面的姑娘心里是个什么想法,他说他二十一岁了,想知道吕晓梅对他的看法。

    “听到了,刚才你已经说过一次了,我已经知道你比我大了。”吕晓梅的回答仍然是淡淡的,没有回头,其实她现在心里也有点紧张的,她怕回头看到身后那双眼睛渴望的眼神,她能感觉得到蔡骏是喜欢她的,可是她不配。

    蔡骏快走两步,走到吕晓梅的前面,稳住她的双肩,不让她有逃脱的机会,他还想把吕晓梅的下巴抬起来让她能直视自己的眼睛,可以看到自己的真诚,是的他这次很认真,比做什么事情都认真,虽然和这个姑娘刚认识不久,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喜欢她的,在她面前自己总是控制不住心跳,或许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吧。

    “吕晓梅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我要追求你。我现在正式的给你说,我叫蔡骏,今年二十一岁,父母都有工作,是家里的独生子,现在在军校读书,如果你和我好了,我也会对你好的。”蔡骏终于忍不住把心里的话给说出来了,如果再不说出来,他会活活被自己给憋死的,不管成功不成功,勇敢的说出来,他觉得没什么不好。

    吕晓梅张了张口她尽然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来拒绝,说自己现在想好好的学习吗?可她真的是只想好好的学习吗?她想黄志仁,很想,每天*着自己努力的学习现在是为了让自己少想起他来,哭,是一种宣泄,吕晓梅的哭是对想念而不得的宣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