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06章 自甘堕落
    叶梓不敢动手,主要是她真的从来都没有杀过生,那鱼躺在C作台上,时不时的还要摆动一下尾巴,鳃也是微微的在动,这是一条鲫鱼,没有眼皮的鱼就是死也是睁着眼睛的,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杀死这条鱼,它都会死不瞑目的。【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看着那鱼继续在C作台上挣扎,叶梓的手在抖,她和别的人不一样,可能她对生命有着更加多的敬畏,脑子很乱,想得最多的是这条鱼上辈子的生命体是什么,下辈子要投胎到何处?学医的本来是首先要过了鬼神这一关的,你必须得是个无神论,叶梓这辈子是做不到心中无神无鬼怪了,如果无神论成立,那她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解释不了是不是?

    “你怎么还不动手?”旁边看上去已经很瘦的吕晓梅已经把鱼的肚子用剪刀给剪开了,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就经常杀鱼,只是这次是用剪刀而已,对她来说一点也而不难,那鱼好像好没有死,嘴还在一张一合的,叶梓觉得这太残忍了,就更加的不敢动手了,真的,现在要她亲手去结束一条生命她办不到。

    “你别想那么多,你就想着你这是帮它解脱就够了,阿门,来世不要做鱼了。”胡梦婷的鱼也被她给剪开了肚子,带着手套的手已经沾满了血,那样子有点恐怖。

    看着在C作台上努力挣扎的鱼,不管它怎么努力,在它躺上这个C作台的这一刻,命运就被注定了,活不长了,拖延时间只会让它更加的痛苦,没有水鳃就是粘在一起的,打不开不能动,不能呼吸到更多的空气,那种将要窒息的恐惧在鱼的眼睛里面流露出来。它的眼睛仿佛睁得更大了,合不上,因为它没有眼皮,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快要断气。叶梓最后还是动手杀了它,不杀不行,老师在上面看着,拿着剪刀剪开鱼肚子的那一刻,叶梓觉得自己整个鼻腔都弥漫着鱼腥味儿。这样的味道有点令她作呕,胃里面反酸,不停的吞口水压制了下去,她是忍着恶心上完这堂解剖课的,然后解剖完的鱼老师拿回家了。

    “还不舒服呢,不就是一条鱼吗?平时你不是也吃?”陶爽觉得这个时候的叶梓是矫情的,还说是农村来的呢,一条鱼都不敢杀,装给谁看呢?

    叶梓没有和陶爽理论,默默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有的人你和她说,她能一直和你说,她根本不能理解你的心情,说到最后还要*迫你去接受她的意志,陶爽就是这样的人,话多,话很多。

    “走吧。”叶梓叫吕晓梅,她也只是叫她,吕晓梅是这段时间一直心情不好,叶梓是今天情绪低落。两个人正好可以一起走。

    晚上叶梓给韩啸通电话说自己今天杀生了,你一边说一边流泪,她今天的心里真的是很难受的,一个生命就这样结束在她的手里了。当然她不是那种踩死一只蚂蚁就会哭的人,就是觉得伤感。

    “你不知道当时它躺在哪里被我剖开了肚子,内脏都能看见,它还睁着眼睛看着我….”叶梓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寝室里面就她和吕晓梅,陶爽月子之后又跟胡梦婷一起出去了。有的人有记性,有的人没记性。

    韩啸在电话那边笑,“既然你那么害怕,为什么还去学医呢?要不换个专业,看有没有什么不杀动物的专业?”

    寝室里韩啸的几个室友就很羡慕韩啸,有个不错的老婆,上次学姐事件出来之后韩啸就给寝室里的人说了自己有老婆的事情,大家都很好奇韩啸的妻子是个什么样子的,毕竟上次那个学姐的照片大家都有看过,人长得漂亮,现在和寝室里其中一个热恋呢,虽然没有看见过叶梓,大家都觉得韩啸的老婆无疑是漂亮的,然后肯定就是有钱,没钱能舍得给老公买那么好的手机,寝室里的其他三个人当然条件也不差,但都没有用上手机呢。

    陶爽去求董鹏,意思就是还要跟他的意思,董鹏身边搂着个美女,已经不是上次陶爽看到的那个了。陶爽在哪里说话,那女人也不走,反正就坐在哪里,陶爽很想上去直接把人给拉开,董鹏是她的不是吗?她把第一次都给了董鹏,初吻,**已经第一次怀孕第一次流产,她自己觉得为了董鹏她受了很大的罪,是董鹏欠她的,她和董鹏在一起也是应该的。

    胡梦婷陪着另外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她新跟的一个,是最近和董鹏有生意来往的人,男人岁数可能大一点,差不多快五十岁了,喜欢年轻的女孩子,喜欢身材好的,比如胡梦婷这种胸部稍微大一点的,而陶爽那种胸部小,P股也小的女人,他就不怎么喜欢,现在他把手正伸到胡梦婷的衣服里面捏着茹头,他就喜欢慢慢的把女人茹头从软玩硬那种感觉,喜欢看她们脸上那种微妙的表情。

    胡梦婷知道自己现在跟这个男人喜欢看,她就装,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其实她觉得挺恶心的,这个男人差不多都能当她爸了,就是身体敏感能敏感到哪里去?但这个男人高兴了就能给他钱,她现在就认钱,看了一眼还在哪里磨董鹏的陶爽,她真的觉得这女人脑子里面长瘤了,人家摆明了就是不要你了,你还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还不如说点好听的,然后靠着董鹏再找一个。

    “咱们来玩个嗨的好不好?”胡梦婷的老男人提议到,然后就把胡梦婷给按到沙发上了,谁叫她那个浪S的,那么享受也就算了,还轻轻的哼哼,让他就想现在把人给吃了,他也真的就那么做了,反正这个地方就是这个样子,你把现在是你的女人按到在沙发上也没有人能说什么,旁边还有人吹口哨的,这更加提起了男人的兴趣。

    “不要这样,人看着呢。”胡梦婷有点抗拒,这种事情叫她在别人眼皮子底下做出来,真的很难为情。

    “这个归你了。”男人从胡梦婷的身上撑起身子将自己的手拿包扔给胡梦婷,砸在胡梦婷的胸部上,稍微有点重。

    胡梦婷没说不要,自己把手拿包往知道提包里面一放。将老男人的手拉着进了自己的裙子底,来到大腿根部,现在就是要钱不要脸了,脸也就这么几年值钱。等你老了,你看你还能不能为所欲为,脱光了躺着都没人看的。

    老男人满意了,扑上去就撩开了胡梦婷的短裙,夏天还没来就穿短裙。难道不是为了方便男人了?把胡梦婷的**脱下来,用一个指头举起来摇一摇转了一下,包厢内虽然灯光昏暗,但大家都能看得到,所以又想起了口哨声,尖叫声,老男人很受刺激,拉开拉链脱了裤子举枪就进去了,刺激让他今天状态特别好,一边动还一边脱着胡梦婷的衣服。一会儿就光了,晃着大乃子,特别的吸引人,旁边就有男人过来和老男人交流了一下眼神就给捏上了。

    现场大片哪里有看了不S动的,包间里面的其他男人都开始S动起来,S动的结果就是和自己身边的女伴玩起来,该脱的脱,该摸的摸,有个男人直接把自己的女胖脱光了拉到老男人身边,意思大家都懂的。老男人出来然后再进去,这边胡梦婷身上就换了人,她现在的姿势也换了,像条母狗一样趴着。后面一个男人,前面一个男人,她今天算是豁出去了。

    陶爽坐在哪里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包间里面有男人上来把她给按到了,她反抗了一下也就从了,那董鹏都当着她的面在别人身上耕耘了。难道还不许她也享受享受?

    “这个不行。”陶爽只是想要享受,她没想过要被虐待,还是**,把酒瓶子拿着往她下面放不是有病虐待她是什么?她反抗着坐起来就不干了,推拒着,然后就把打了一巴掌,狠狠的被打了一巴掌,这个男人刚才吸毒了,正兴奋呢,扫兴不是就该挨打吗?他现在就想看看女人的下面喝酒是什么样子的,妈的,给你喝的酒还是洋酒,嫌弃是不是?打不死你。

    陶爽算是被打蒙了,爬在沙发上还没有反应过来,这边就感觉下面又东西进去了,结结实实的进去了,冰凉的,两只脚扑腾,抗拒,然后又是挨打,旁边居然还有个女人帮忙把她给压住,男人不停的打她,脸都给打肿了,认命了….

    “起来,回去了,你还在这里摆着干什么?”胡梦婷身上也没有多少力气了,今天真的是太嗨了,她一个人伺候三个大男人,被折腾了,两条腿感觉都有点合不拢了,站起来都点抖,不过她觉得值得,真的很值得,以前在家的时候对面发廊的女人接客听说是十块钱一次,这几年涨价了也不到五十块,所以那个时候她拼命的读书,为的就是那个知识能改变命运,来了北京上了大学之后才知道,大学读完之后就算有个工作,那距离有钱人也是天与地的差别,而今天晚上还不到三个小时,她赚了三万多块,够她家那边发廊女陪差不多一千次男人了,她满足,真的很满足。

    陶爽没人给钱,谁给她,搞的时候你自己不走,人家扑到你的时候你也没有全力反抗,后来想反抗的时候人家不给你机会了,上了就是上了,上了她的男人她还不认识,走了也就走了,别指望董鹏能为这个给钱给她,董鹏的钱能给出去的都是有数的,白给他不会给的。

    “妞,咋的了,爽了还不好?”包间里现在就剩董鹏一个男人,他的女伴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陶爽哭,哭得厉害,她哪里爽了,先是下面被弄酒瓶子进去,往她下面灌酒,灌完之后就是被轮J,一边被J下面还一直冒酒,衣服都湿了,脸也被打肿了,最悲催的是还没有人给她钱,这是被白干了,她现在就是躺在哪里动都不想动了,现在她也明白了,董鹏是真的不会再要她了,董鹏在女人上面有洁癖的,就是今天晚上这种情况,他也是只和自己的女伴发生了关系,再不最多也就摸了几把别人的妞,要和人共用他不会去的。

    “别哭了,以后跟哥哥混,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你看看这酒,什么价格你知道吗?你也别觉得委屈,你那*不亏,喝的都是好酒,一瓶都上千的,普通工人那得工作好几个月才能买得起,那买得起的还要看舍得不,你真别哭了,没往哪里灌二锅头就算不错了,辣不死你都要醉死你。”

    “你看看人家梦婷现在活得多明白,穿名牌不说手里还有钱,也许要不了多久就能在北京买房子,车子,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把她的男人给哄好了,你是运气好,能进了咱们这个圈子,你要像她那样不是也简单吗?今天晚上我身边那个姑娘你看见没有,是不是比你好看,一样的大学生,想拍电影,但没人捧怎么行,她听话我准备捧她,不听话就得自己蹲着,跑龙套!”

    看陶爽还在哪里一动也不动的,董鹏干脆就不说了,搞得他像是个*良为娼的人一样,他是吗?难道真是?这些年他毁了的女人也真是不少,记得之前就有个女人被玩疯了,那女人也是傻,给那么多钱还不愿意,装清高,结果呢,现在自己回家还得连累着父母,董鹏看了看陶爽,这个已经下水了,进浑水那就是早晚的事情。

    “你们自己打车回去吧,我也不送你们了,记得吃药!”走的时候董鹏提醒了一句,别给他再玩出人命来,然后给胡梦婷使眼色,意思是你帮着陶爽整理一下,这样衣衫不整的躺在哪里算什么?跟别人轮J了她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