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04章 失去你我活不下去
    吕晓梅是真的就脱离了黄志仁,不去关心,不去想,每天就是上课下课,然后又给自己找了一份工作,还是在酒店做服务员,她觉得这个工作不错,虽然累点,工资还行,最好的就是在酒店工作的时间可以在酒店用餐,员工餐比她自己花钱在学校还吃得好些,她找的是个五星级酒店。

    “妈,你别担心,我在这边挺好的,课余时间找了个兼职还能赚点钱,节约一点还能存下来不少,酒店包吃的。”

    “那累不累?”

    “不累,挺好的。”

    吕晓梅打完电话到邮局去给家里寄点钱,不敢多寄,一是怕家里怀疑,二来也是没有多的,她得给自己留足学费。家里的弟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以前家里条件不好,她那个弟弟长得有点黄皮寡瘦的,因为个子也不算矮的缘故,站那里就跟个纸片人一样,如果风吹大一点还真的就能把人给吹跑了去。

    从邮局出来的时候看见了黄志仁刚好从车里出来,身边跟了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黄志仁也看到了她,但视线也只是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秒钟,然后就晃开了,就好像看见的是一个陌生人一样,搂着美女的腰就从吕晓梅的身边走过去了,除了那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儿,空气中什么也没有剩下。

    吕晓梅嘲笑自己,你以为你是谁,看见曾经的他你还会心痛,有什么好痛的,你不是他的什么人,就是人家拿来当睡的,她鄙视自己,就跟个卖的一样,在心里使劲儿的骂自己下贱,骂完之后跑到公用电话亭给叶梓打电话。说请她出来吃麻辣烫,她为什么喜欢和叶梓在一起,除了觉得叶梓人好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两个人都是来自四川。至少在吃的上面两个人真的是能统一的。

    黄志仁从吕晓梅的身边走过也把她给狠狠的骂了,不是贱是什么?不但贱还傻,看看她身上穿的那都是什么地摊货,之前他买给她的衣服难道都给扔了吗?有必要扔吗?穿了能少块肉?或者说是衣服被她给卖了?缺钱不成?黄志仁想到这些心里就是一肚子的气,当时他是痛快的让人走了。但人真的走了之后他很生气,凭什么他要什么有什么,长相,金钱,地位都有,还被女人给摔了,越想越觉得不对,掉头去找那个该死的女人,大街上哪里还有那个女人的影子,哼。跑得到是快。

    “叶梓,你说我是不是贱皮子?我怎么就放不下他呢,我这段时间做什么脑子里面都是他,满脑子都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的场景,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觉得心里是空的,你知道吗,今天在街上我看到他带着一个女人,搂着女女人的腰,当时我真的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是强忍着站在哪里的。可是我不敢上前去问他,因为离开他是我提出来的,他不会再要我了,我知道的。”

    对吕晓梅现在这个样子。叶梓有点头疼,她也算是见过那个男人,能和郑柏飞那样的男人在一起的人,那家世也许都是差不多的,肯定就不能永远的和吕晓梅在一起,从晓梅说的那些当中她也看出来了。其实人家就是和你玩玩而已,你要是自己陷进去了,那是你活该,就算没有分手,分开也是早晚的事情。

    “分了就分了,以后你会遇到爱你的人的,现在忍忍也就过去了。”叶梓拍着吕晓梅背,她现在已经趴在桌子上哭得稀里哗啦了。

    叶梓不会去想有一天自己要是和韩啸分开了会怎么样,她觉得她和韩啸也许永远都不会有那一天。吕晓梅这次是真的太伤心了,可能前段时间的平静都是装出来的吧,这次真的是在寝室里面意志消沉,跟个行尸走肉一样,吃饭的时候吃,上课的时候也去,可是人就是那样迅速的就消瘦了下来。

    男人戒烟很难了吧,有的人说男人喜欢抽烟,抽烟有瘾,那不过是手指头对烟的留念,所以难戒,但只要不让手去触及到烟,那也能戒,就是个时间的问题。女人要把一个自己喜欢过的甚至是爱国的男人给戒掉,那戒掉的是心,心里有他你才会痛苦是不是,只要不去想,你就不会难受,可是要怎么去戒掉那想他的习惯呢,良药仍然是时间,时间长了,慢慢的你就会忘记一个人,忘记他的一切。

    吕晓梅就是个另类,时间至于她不是良药反而是毒药,让她忘记了黄志仁的坏,却记住了他的好,她对自己说黄志仁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那也是和她分手之后,在和她一起的时候黄志仁还是一心一意对她的,给她买衣服买包买其他的东西都是他为了讨她欢心,她告诉自己男人只有在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才舍得为一个女人花钱,于是时间越长她越是陷得深,她觉得自己不能活了,可她还是要努力的活下去,她不能让她的父母失望,甚至绝望。

    “晓梅,你再也不能这样子过了,你这样下去,这个学期的奖学金可能就拿不到了哟?”叶梓知道吕晓梅在乎的是什么,她家里不好,努力的学习一来是为了将来,再来就是为了能拿到奖学金给家里减轻负担。

    叶梓说完那句话之后,吕晓梅也就是有那么几秒钟的清醒,然后又恢复到之前的浑噩状况,两眼无神,但是她不哭,就是心里在滴血,痛,她卷着身子,把自己弄得跟个流浪狗似的,叶梓后面再说了什么她也没有听进去,后里叶梓就走了,然后就是陶爽和胡梦婷回来了。

    陶爽出了月子,人胖了一圈,看着到是比以前后看些了,这段时间身上有钱,她也舍得为自己花钱,上街逛,给自己买衣服,买首饰,喜欢什么就买,和胡梦婷一起,她和胡梦婷的关系真的是很奇怪,流产的时候是胡梦婷送她去的吧。回来硬是一个感谢的字都没有,也没有说把在医院的钱给胡梦婷,当然胡梦婷也不可能再去问,董鹏已经给过她钱了。然后就是陶爽坐月子的时候,胡梦婷硬是什么都没有帮她做,当时陶爽心里对胡梦婷也是埋怨的,可是看看,她一出了月子。她和胡梦婷两个又好了。

    “喜欢就去追回来呗,整天要死要活的他又看不到,我要是你既然连死的心都有了,那还不能找点勇气去把人给追回来?男人嘛,你多哄哄他,说不定就心软了,然后把人给拉到床上一滚,你们两个的关系不就是又回去了吗?”在陶爽的眼里吕晓梅就是傻,那黄志仁那样的好,你就该想尽办法给抓住了。人家没有甩你,你自己说分手,不是傻是什么?

    “陶爽你少说两句,还追什么追,你这段时间没在圈子里面,不知道的事情不要乱说。”胡梦打断了陶爽,他们那种圈子,能抵得住诱惑出来更好,吕晓梅跟她和陶爽都不一样,陶爽这样的女孩子流产都是当时那一会儿的事情。要是吕晓梅出了陶爽那样的事情,吕晓梅能想陶爽那样快就愈合好吗?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受伤了会特别容易脆弱的,说不定那天就真的去死了呢,这次没死。不带表回到黄志仁身边后不被折磨死,这段时间黄志仁身边可是有了新人。

    “我怎么就乱说了,你看她现在这个样子,明摆着就是没有了黄志仁不能活了嘛….”陶爽好在说,但是吕晓梅已经停不到了,胡梦婷直接就把人给抓出去了。

    今天韩文青相亲。相亲的对象是个公务员,老婆生病死了,自己带了一个孩子,男的年龄可能有点大了,比韩文青整大了十岁,韩文青就不是很想去,她现在才刚三十出头,叫她找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她又不是找叔叔,再说了,那男人的孩子都马上十八岁了,那她嫁过去能相处得好,现在的孩子都是很有主意,她怕以后后妈不好当。

    “男人大你十岁算什么,那现在好多小姑娘找个男人比自己爷爷岁数都大呢,男人大会心疼人。”其实照着白淑娴的意思也是男人的岁数有点大了,但是现在也没有其他的人选呀,能看就去看看呗,媒人说了这男人人不错,之前的老婆生病的时候都是他自己照顾的,没有麻烦老婆的娘家人。

    “可我就想找个和我差不多的,你看他那个孩子都那么大了,我怕以后不好相处。”韩文青反正就是不想去,她现在就想的是找个比杨守群好的男人,那天走在街上给杨守群看看,打击一下杨守群。

    “孩子大了好呀,你们要是成了也不用你去照顾孩子,孩子十八了就算成年人了,你不管他也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是不是。”白淑娴给韩文青找了条黑色的冬裙,上面配个黑色的毛衣,穿黑色的裙子不显屁股,然后再穿个黑色的丝袜。

    “妈,现在还不暖和,你让我穿裙子也就算了,穿这么薄的丝袜,我肯定得冷。”

    “冷什么冷,你一身都是肉,自带羽绒服的还冷呀?”

    白淑娴这话说完就觉得肯定不好了,果然看见韩文青就不穿那丝袜了,眼泪扑扑的往下掉,她妈都说她胖了,看来她是真胖了,本来她是个很有自信的人,就是因为这个体重问题,现在都找不到自信了,做了生意之后觉得自己至少可能有点钱了稍微找到一点自信,结果今天又给她妈给打击回去了。

    “妈不是那个意思,哎,你看男方的条件也不错是不是,虽然房子是单位上分的房子,旧是旧了点,可那也是个房子是不是,公务员工作也稳定,以后你们生活也不会太愁,主要的是人家媒人说了,这个男人人品好,这样的人你嫁了才能生活得幸福,妈不会害你的,赶紧才穿丝袜,不要迟到了,给人留个好印象。”白淑娴把刚才韩文青扔在地上的丝袜给拣起来放到她的手里,转身又去找围巾去了,一身都是黑色的去相亲也不好,她准备给配一个大红色的围巾,衬肤色不说,看着也喜庆。

    最后韩文青还是去了,去了之后很快就又回来了,甚至和相亲的对象没有说上五句话她就回来了,她不否认她是个外貌协会的,真的今天相亲的男人她看不上,回来之后还当着她妈的面骂媒人了。

    “妈,介绍人是不是太不靠谱了,说那个男人四十出头,我怎么看着比我爸年纪都大呢,我这真的就是找叔叔去了,那头发都快要掉光了,背着光我也看不清楚他嘴里的牙齿,我也是幸好看不清楚,要真是看到他嘴里的牙齿也掉得差不多了的话,我估计我还真是去找爷爷去的,那样子别说看着多叫人失望了,头发掉得差不多干脆理个光头了,他的那头发居然是留长了从左边搭到右边去的,时不时的还得用手摸一摸,害怕掉下来的样子,我真是看着他那个动作就够了,没差点把喝进去的水给喷他一头。”

    “头发真的掉得差不多了?”白淑娴也想不到呀,那媒人说的是四十出头,现在的人秃顶都那么早了?

    “那要不你打电话问介绍人呗。”

    “这个也不是他自己能控制的,头发少的话那以后戴个假发不就能弥补了吗?人好就成是不是?”

    “妈,不光是头发的问题,真的,那人是真的看着显老,脸上的褶子都跟我爷爷似的,要是我和这样的结婚了,半夜我醒来真的会吓死的,还有就是他相亲还把儿子带上,难道他结婚不结婚还得他儿子同意才行?我看他那个儿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儿,从我进门坐下开始,就没有拿正眼看过我,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连声阿姨都没有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是算了吧。”白淑娴听到这里也觉得没意思了,她自己的女儿就是再不好,那也不能找个那样的男人是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