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00章 下次记得自爱
    “亲属签字才能做手术?那只有她自己签字了,她的亲戚都不在这边。”这个字说什么胡梦婷也不可能帮陶爽签的,不出问题都有问题的事情,那她孩子没了,到时候万一她说自己想保住这个孩子的,是你胡梦婷签字替人家做主她才打胎的,她可说不清楚,出问题更不好了,要出了问题她就是没有签字估计也是跑不掉的。

    陶爽觉得害怕,她现在疼呀,是真疼她,她只想马上躺到床上去,让医生先来给她止疼行不行?汗水和泪水糊了一脸,看着很不好。

    “梦婷,你帮我签了吧,这个孩子我不要了,要了老命了。”陶爽真的是后悔了,要知道这么疼,她肯定做好避孕措施的。

    胡梦婷可不管你陶爽疼不疼,拉着她的手就放到了签字本上,“你要是要这个孩子呢,你就给医生说让他们救救你的孩子,或许能保得住呢,你要是自己不想要了呢,你自己赶紧签字,别疼死了,你疼我也只能看着。”

    陶爽最后还是自己签了字,她下面在流血呀,她害怕直接就把她给流干了,而且现在她看到周围有人往她这边看过来,她想躲起来不被人看见,真的,她觉得不能见人,觉得好些人看穿了她。

    “那你先去帮她缴费吧,缴费后才能动手术。”护士面无表情的说着,这样的事情她也是见多了,每年到这里来打胎的女人多哪里去了,总会遇上那么几个逃跑了,手术后直接就跑了,医药费一分不给,连个谢谢都没有,连累着她们跟着扣奖金。

    胡梦婷笑着看陶爽。

    “我没带多少钱。”陶爽把包直接就给了胡梦婷,然后自己蹲着,小腹一直有下坠的感觉。她现在也管不了自己流了多少血了,反正裤子都染红了。

    “成,我先帮你垫着。”胡梦婷不怕陶爽不给,至少这个钱就是陶爽不给。董鹏都会给她的。

    陶爽进了手术室,里面的医生是个四十多岁的女医生,带着口罩,只能看到一双犀利的眼睛。

    “把裤子全部脱了,自己躺上面去。”医生说完之后也不理陶爽自己能不能上去。在一旁去准备工具,叮叮当当的声音听着怎么就那么恐怖呢?

    陶爽真的是哭都哭不出来了,她没有想过流产是这样的呀,特别是那手术台看着特别的冰冷,明明旁边还有个护士,医生却叫自己躺上面去,她没办法只好自己把裤子给脱了,自己踩着好像是脚蹬的东西上了手术台,然后在护士的帮助下把两只脚抬了上去,两腿就那么大大的张开了。下面一点不留余地的展现在别人面前,陶爽现在感觉很不爽,感觉自己跟小白鼠一样。

    小护士直接就把陶爽的脚固定在了上面的两个脚架上,陶爽现在疼得想把腰缩起来都不可能了,她直接就想到了日本侵华时慰安妇后面被用来做实验那个场景,她很想晕,可是不能,护士用镊子夹着棉花沾着医用酒精不停的给她下面消着毒,在这个还算冬天的北京,超于了凉。是非常的冷了,陶爽身上起了一层J皮疙瘩,她有点受不住。

    “护士,你能不能快点呀。我现在很冷也很疼。”

    “快点?你确定?消毒要是没有做好的,等会儿给你手术之后伤口感染怎么办?以后还想不想生孩子了?”

    陶爽不说了,她努力的把自己变成一个木头人,护士继续给她的下面用酒精消毒,然后就是那个女医生带着塑料手套把手指头直接伸进了陶爽的下面,陶爽感觉她是在里面掏。跟男人把手指头伸进去**那种感觉不是一样的,很不舒服,她也觉得很难为情。

    “怎么,和男人干的时候不是很爽吗?现在再疼你都忍着,年纪轻轻的就不爱惜身体,也知道你们这些小姑娘怎么想的!还好你这个才一个多月,忍一忍,几分钟我就能把你下面清理干净,以后好好的爱惜身体,不要乱怀孕了。”医生的话很犀利,每一句都让陶爽刺痛。

    “可以给我打麻药吗?”陶爽学医的知道这个可以打麻药的,打了麻药也就是梦里三分钟的事情。

    “还打什么麻药,几分钟的事情,麻药打多了对身体不好,影响以后的记忆力,还有其他的副作用,你没有生过孩子吧,以后还想不想要生孩子了,经过这次看你还敢不敢不自爱了。”医生的动作不停,在陶爽的下面安了扩Y器,然后快速但是动作熟练的在陶爽的下面清理起来,陶爽可能是之前都疼麻木了,只知道医生拿着工具在自己下面进进出出,不时有冰冰凉凉的感觉。

    “以后不要轻易怀孕了,不是你爱的男人不要为他生孩子,女人的ZG很脆弱的,年轻的时候你还不觉得,流产的次数多了,ZG内膜会越来越薄,以后怀不上孩子你就知道多苦了,你可以说你不生孩子,可不生孩子的女人那还是个完整的女人吗?不当一次妈妈你不永远不知道你父母把你养大有多辛苦,你这次是遇上我了,我说话不好听,但是我负责,手术给你做好,不会让你有什么不好。”医生说话间就把手术给做完了,取了工具转身去屋子,里面的水槽去清洗,听着水流的声音,陶爽闻着很大一股的血腥味儿,心里冰凉冰凉的。

    “你男人不爱你吧,你看你流产了他都不陪你来,以后自爱些,这种手术不管做得多好,动多了刀子,以后妇科病多,难受的还不是你自己。”

    胡梦婷被护士叫进去手术室的时候只看见陶爽下面脱得光光的躺在手术台上,两只脚架在上面,那样子说实话看着特别的惨,屋子里面一股的血腥味儿。

    “梦婷你帮帮我,我没力气下来了。”陶爽没有哭,现在也不疼了,就是全身发冷,她觉得特别的冷。

    “叫你朋友赶紧帮你把裤子穿好扶你出来,一会儿还要给你输Y。”医生已经出去了,护士在做手术室的清理工作。她态度不是很好,是的,对于这种孩子的父亲都不跟着来的,她一向没有什么好语气。她看不起这些女孩子的,觉得那些女孩子很贱,所以她也不准备出手帮忙什么的,干了几年护士见得多了,心也就硬了。

    “是梦婷我冷。”陶爽被胡梦婷扶着站在地上。弓着背把自己尽量缩在一起,她现在反正就觉得自己是从体内往外面冒冷气,特别的冷。

    “你刚才流了那么多血,不冷才怪,虚的,记得一个月之内不要同房。”护士递给陶爽一个卫生巾,手术是做完了,但是下面还得像月经来了一样继续流血呢。

    “把这个纸给垫在床上,她裤子上有血。”护士有些嫌弃的给陶爽扎着针,这是准备给陶爽输Y。“这个是消炎的,两个小时就能输完,一般是输三天,当然你今天回去了明天也可以不来,或者你也可以直接留在医院住三天院。”

    叶梓和吕晓梅开着车给陶爽送来了干净的衣服裤子,进病房的时候就看见陶爽一脸的苍白的躺在床上,盖了厚厚的被子,手放在外面输Y,胡梦婷在一旁欣赏着自己那火红色的手指甲。

    “你们两个来了,我就先走了。这算什么事儿呀!”胡梦婷站起来拍拍身上,觉得自己一身的晦气,衣服上还有血腥味儿,她现在很不愿意呆在医院。刚才在外面等陶爽的时候路过的医生护士都拿异样的眼光看她,妈的,打胎流产的人又不是她,她现在很想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睡觉休息,什么都不想去想。

    “这个要输多久?你饿不饿?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叶梓也只能看着吕晓梅帮着陶爽唤着衣服裤子,这个她是做不来的。但好像什么都不做的话又有点不像,这个时候的陶爽显得很无助,和平时的样子不很不一样,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没有一点精气神。

    叶梓是相信缘分这个东西的,刚开学的时候她和陶爽其实算寝室里面最好的,谁知道后来她变成了这样了呢,但好歹还住一个寝室,那就是化不开的缘吧。

    “我还想以后好,所以我打算在医院住上三天,叶梓,晓梅,你们两个能不能陪陪我,我特别的害怕。”陶爽这个时候回神了,她能想起来那冰冷的手术台和叮当响的手术工具,她真的特别的害怕,她真的是后悔了,董鹏这次给她拿了两万叫她打胎,没人知道她当时拿着那两万是怎么想的,她就想董鹏肯花两万让她打胎,那她要是把孩子生了的话,以后是不是就荣华富贵了,她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两万块钱,真的是有点见钱不要命的意思了,现在想来她要是死了,那两万又能算什么呢?

    吕晓梅看了看叶梓,她自己先点了头,她就是心软,看见陶爽现在这个样子,她也做不到直接就把人给扔在医院里面,让她自己一个人,大家都是同学,这都在一起第二个学期了,以后还有四年时间,她希望陶爽能好,她也可怜她自己,她现在又比陶爽好得了哪里去呢。

    要说黄志仁对吕晓梅好不好,那在外人看来就是好的,比如在董鹏看来,把肯定就是真当女朋友来看的,不然怎么不贡献出来,有几次合伙的都看上了吕晓梅,可黄志仁说那个女人不行,给另外安排的,他们这个圈子的人就是这样,身边的女人就是为了生意而留在身边的,自己不玩的时候就给别人玩,当然要别人也能看得上,所以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一般都不丑,长得一般的那得身材好,身材不好的你至少得是美丽的,反正每个人的欣赏角度不同,只要你用心去发现,他们那个圈子里面那就算是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了,应有尽有。

    黄志仁见吕晓梅的时间不是特别的多,也很少带她出去玩,当然吕晓梅自己也不是很喜欢出去玩,她是个本分的,出去玩也不会和黄志仁那个圈子里面的人勾勾搭搭,别人劝喝酒,她一律都说不会,黄志仁要是打麻将她能在旁边安静的坐着,黄志仁不叫她走,她能在一旁坐一晚上,有时候黄志仁会一边捏着她的手,一边打麻将,麻将桌子上的人也会调侃两句,问两个人什么时候结婚,结婚?怎么可能,吕晓梅从来都知道自己只是黄志仁的一个**儿而已,说不定哪天就不要了。

    叶梓还是回去了,一个人陪床就可以了,两个人呆在医院,那她睡觉的时候要睡哪里?叶梓没有回去学校宿舍,直接开了车回家,虽然韩啸不在,但家里有他的味儿,那她就觉得特别的安心。

    进了空间,洗了个澡,进了空间,在空间找了瓶补血的药丸子准备明天给陶爽送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那么多路难免会走错,那回头了为何不给一个机会呢,人生还有那么长,按着一百年来算,陶爽还有八十多年,不能把人家后面的年月都给否定了,能帮一把就帮吧,药她不是有吗?

    这边病房里面陶爽又开始哭了,这是输Y完了,又吃了东西,喝了牛奶有哭的力气了。

    “你说叶梓是不是特别瞧不起我呀?我叫她留下来陪我,她就那样走了,我都这样了,她难道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同样都是女人,为何对我要那样的狠心呢?”

    “陶爽你不要那样说,这个病房这样的小,你看看刚才隔壁床还来人了,叶梓要是留下来的话睡哪里呢?我陪着你也是一样的。”吕晓梅现在就和陶爽睡一床,病床很小,两个人睡还有点挤。

    叶梓要是知道陶爽在医院里那样说她肯定就不会给找药了,有的人就是你不能对她好,你对她的好她觉得是应该的,你不对她好那就是你对不起她,陶爽恰恰就是这样的人,她就觉得自己这次受伤了,痛苦了,全世界的人都该来怜悯她。(未完待续。)

    ps:此章献给看这本书的所有女性,请你们多爱自己一些,在这里兮兮祝所有的女性朋友身体健康,生活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