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99章 自讨苦吃
    第199章自讨苦吃

    “妈,你到底给李静说了些什么,你是不是骂她了?她现在都不接我的电话了。”白国庆也不知道自己打了多少次电话了,每天只要有空就把手机掏出来给李静家里打电话,之前李静的妈妈还能接电话叫李静接,李静都不接,后来次数多了,李静家的电话直接就是没人接了,他知道这是李静妈妈看了来电显示之后故意你接的。

    李静那边不接电话,国庆妈倒是对李静高看一眼,可是这个女孩子的过去确实不怎么好,他儿子配李静真的太委屈了,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呀,她希望能给他最好的,娶的媳妇至少也要是个好的,那样的名声太差了,她也是没有办法,只有劝呀,可国庆好像不怎么听,国庆妈妈这边也是急得满嘴都是泡,上火了,去找白淑娴吐苦水。

    “之前吧我听说是叶梓的同学,我觉得女孩子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是不是,你看你们家叶梓多好,可是谁能想到有那样的过去呢,我只要一想到她跟过别人又来跟我儿子,我心里就有点堵,一个女孩子怎么能那样不自爱呢,也不知道怎么就把我们家国庆给迷得五迷三道的,隔三差五的打电话回来给我抱怨,你说是不是国庆跟人家睡了呀?”在国庆妈的意识里,那肯定就是李静用身体去勾引了他儿子,他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她还不知道,以前喜欢宋嫣然那么多年,连个手都没有去牵,本本分分的一个人。

    “那女孩子我也是见过的。看起来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呀。”白淑娴就见过李静一次,还是那次嫣然妈上门闹的那一次,她觉得看着人不错,稳,嫣然妈那么闹她都没有说其他的话。

    “哎呀,反正我给你说的那个事情就是真的,就是国庆这边放不下。你说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等国庆有下一段感情的时候,这段感情自然而然的就淡了,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两个人又隔得那样的远,你也说了现在那个叫李静的姑娘不是不理国庆吗?等过一段时间国庆自己就算了。”

    国庆妈这是听进去了白淑娴的话,就是那句有了一段新的感情就好了的话,这不问之前那个媒人要了姜瑶上班的那个银行。当天就去了银行找人,去的时候姜瑶还在上班。姜瑶也看到国庆妈来了,对着姜瑶妈热情的笑了笑,然后继续自己的工作,工作表现得很认真。国庆妈在一边看着就越发的对这个叫姜瑶的满意,看着姜瑶一声的工作服,白色的衬衣。外面是女士西装,看着就是个正派的人。她就喜欢这样的。

    姜瑶那窗口没人的时候国庆妈就走了过去,看着姜瑶笑。

    “阿姨,您取钱还是存钱?”

    “阿姨就是找你有点事儿,你看等会儿你下班了有没有空,有空的话我们到对面的咖啡厅坐坐?”

    姜瑶得了国庆妈妈的肯定和鼓励,她这边就有信心了,她这段时间也给白国庆打电话,可是人家一般都不接她的电话,她都想要放弃了,真的,她觉得自己条件也不差,要找一个白国庆那样的人也不是太难,而且这段时间也还是有人在追求她的,就是那个人有点胖,她不是很看得上。

    “阿姨,国庆不喜欢我,我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多给他打几次电话,我们家国庆是个心软的,你主动点,有假什么的你过去找他,来回的机票阿姨给你报了。”国庆妈这也算是下血本了,为了让自己儿子把李静给忘了,她都能花钱买机票让姜瑶去看国庆了。

    “那能让阿姨你掏钱呀,这样吧,到时候要是我和国庆能聊得上,我有假期的时候就抽空过去代表您看看他好不?”

    国庆妈就觉得这个叫姜瑶的姑娘会说话,都说到她心坎上去了,觉得这姑娘就特别适合国庆。

    姜瑶给白国庆打电话让他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如果有烦心事的时候可以和她聊聊什么的,白国庆吧也不是十分狠心的人,特别是在李静还不理他的情况下,那李静打十个电话,他开始就接那么一个,开始也觉得烦,后来觉得一个女孩子都做到这样了,那做不出恋人,做朋友吧,国庆怎么想的就是怎么给姜瑶说的,说是两个人做朋友吧,姜瑶同意了,那以后给国庆打电话国庆就接了,有的时候也说说自己在深圳那边的事情。

    白国庆这边给李静打电话不是不接吗?那他就给李静写信,他本来就是从办公室出来的,字写得好不说,文笔也好,就是这情商可能不怎么高,没得什么甜言蜜语,这人还一根筋,那信的内容里面充满了对李静的抱怨和责问,说她不够坚定,自己的爱情为什么要别人给做主什么的,他都写这些了,李静虽然也看信,可看到那样的,她也不给回,白国庆的信就跟石沉大海似的,泡都不带冒一个的。

    从国庆妈和白淑娴聊天之后,白淑娴就睡不着觉,为什么谁不着呢,她担心呀,担心叶梓别怀孕了,之前韩啸在部队,那一年见面的时间很少,两个人要住在一起的时间更少,现在两个人都在北京,还有自己的房子,又是那么年轻,年轻人控制不住的,别完出人命来了呀,叶梓现在读书呢,怀孕了肯定就不能生,那打胎不是玩出人命是什么?

    叶梓花了几千块给自己买了个手机,方便韩啸联系自己,也方便了韩啸妈联系自己,这不电话就来了。

    “叶梓呀,我给你说你和韩啸可注意点,千万做好避孕措施,你心中念书肯定是不能生孩子的,再说了你现在生孩子我也给你带不了,文青这一个我都带着吃力….”白淑娴就在电话里面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堆,叶梓只能在电话里面不停的答应着,这边还没挂电话呢。就看见胡梦婷把陶爽给打了。

    “犯贱!”胡梦婷打了陶爽之后还丢了这么一句。

    叶梓匆匆的和韩啸妈说了两句就把电话给挂了,怎么回事?陶爽自己个爬床上就哭了。

    “他妈的,她就是犯贱,她自己的孩子要生要流的那都是她自己决定是不是,天天追着我问,我又不是她妈?你流了孩子没妈还能给你做月子,我肯定不能。我就不明白了。抢了我男人的人,来问我她和我男人的孩子打还是留,嫌我一天不够烦是不是!”胡梦婷一手叉着腰。一手扶着头,她这日子一天天的过得好烦。

    “陶爽我真的不懂你这个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难道你自己看不出来董鹏和你就是玩的,看见昨天晚上坐在他左边那个女人了吗?那是他的新欢,你以为你只要坐在他身边就还是原来的那个你?你知道大家都在后面怎么议论你的吗?说你傻。说你玩不起,董鹏不会要你肚子里面那个孩子的。不信你就试一试看,不要指望我能安慰你,犯贱!”

    “董鹏不是给你钱叫你去医院了吗?你以为你拿了钱不去这个事情就能完?还是你觉得你有个孩子他就能顺着你,让你进董家的门?这年头是个女人都能生孩子。他为什么要稀罕你给他生的孩子?”

    “梦婷不要说了,让她自己好好想想吧。”吕晓梅在一旁劝着,其实她和胡梦婷知道的也差不多。董鹏不会要陶爽肚子里面的孩子生下来的,就算陶爽能把孩子给生下来。陶爽也落不到什么好的,何必呢。

    叶梓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为一个男人生孩子,首先你得和这个男人相爱才行是不是,孩子总得是爱的结晶吧,而这个男人都不愿意为你肚子里面的孩子负责,你还在犹豫什么,哪里来的自信觉得你凭借肚子里面的孩子能让这个男人爱你呢,他连你都不爱,爱你肚子里面的孩子?

    可是把肚子里面的孩子打掉,叶梓有些害怕的,她自己是怎么来的这个世界她还是清楚的,她相信这个世界上肯定有鬼神的,她不知道现在陶爽肚子里面的孩子已经发育成什么样子了,她不敢想,每次经过实验楼的时候她心里都有点发毛,她看到过一次侵泡在福尔马林里面的胚胎,她觉得把个未能活下来的胚胎装在玻璃瓶子里面很残忍,她一直觉得里面的孩子会忽然睁开眼睛一样….

    等到陶爽哭得差不多的时候,胡梦婷说道:“董鹏的意思让你这段时间都不要去了,安心养身体。”

    如果可以的话,胡梦婷很想让董鹏被**一把,那个天杀的根本就不把女人当女人看,不管怎么说她胡梦婷曾经也是跟过他的,结果他呢,说让她去陪别人,她也是傻,第一次就为了看看这个男人是不是说的真心话,看董鹏会不会找来阻止,结果呢,她自己被那个老外绑在床上,反复的折磨,她求饶,或许是她的英文不好,人家根本就不理,外国人的下面本来就比一般的国人大,进去的那一瞬间,胡梦婷觉得自己都要列开了,好动,想死的心都有了,除了哭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越哭,那老外越发的喜欢,坚持不泄的折腾她大半夜,事后她从董鹏哪里拿到了一万块钱,本来想骂董鹏的,看在钱的份上忍住了,从那以后她就看开了,钱才是王道,董鹏也对她的识趣很满意。

    别看陶爽哭得很伤心,其实她哭的时候脑子里面什么都没有,或者说就是装的豆腐渣,当天晚上她又去找董鹏,跟董鹏哭,说自己想要把肚子里面的孩子给生下来,说不要董鹏养,她自己养就可以,只是希望能把孩子给生下来。

    董鹏像看笑话一样看着她,“你有病吧,你说你把孩子生下来不要我管,你他妈的你拿什么管,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有我的一半,生下来我能不管?要真是不让我管想生下来,你就不该来找我,自己休学走得远远的,一个人把孩子给养大,这样我还能高看你一眼,不然你就自己乖乖的去医院把孩子做掉,不要妄想用孩子能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给你的两万块钱就是最大限度了,他妈的以后不要拿这个事情来烦我,以后我们两个就不可能了。”

    陶爽去抱董鹏说她爱他,让他不要把她给抛弃了,虽然说在ktv包间的门外,但是来来往往的人也不少,董鹏觉得自己有点下不来台,话都说清楚了,怎么还有人听不懂呢,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一把就把陶爽给推开了,陶爽摔到地上觉得肚子有点疼,起不来了,董鹏开始以为她是装的,后来看着她额头上不停的冒汗,表情有点痛苦,转身进了包间,然后胡梦婷出来了。

    “我说你这又是何必呢。”胡梦婷上前去扶起来陶爽,陶爽这个傻女人居然还想往包间里面去,被胡梦婷给拦住了,笨女人你现在都要流产了你往包间里面走?丢了董鹏的脸,你以为你能得了好?

    胡梦婷扶着陶爽到外面去拦出租车,从出来到坐上出租车陶爽都一直在哭,不知道是心疼的还是肚子疼的。

    “去医院。”胡梦婷对司机说道。

    “姑娘,你这朋友这是喝了多少酒呀?胃出血呀?”司机也经常在这边拉活,像这样的情况太多了,喝出血的,喝醉上车就开始脱衣服的,什么样的都有。

    胡梦婷没有回答司机的话,她不想说谎也不能说实话,你要是让人家司机知道你快流产了,看他还能不能拉你,立马就得让你下车,陶爽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一直哭,一直还疼,至于到底她有多疼,她不知道,也不可能去帮她疼,这都是活该的,都说了叫你不要找董鹏了,你自己还送上门去。

    “你们这些小姑娘呀,真是太不爱惜身体了,父母给了你们…”司机一边找钱一边往后面看,那陶爽一起身,座位上一滩血,司机又不是瞎子,当即就变脸非要胡梦婷这边多给钱,不然不让走,胡梦婷看没办法自己又从包里面掏了一百块钱出来,别以为这个钱是她不会找陶爽要回来,她会和陶爽算的。(未完待续。)

    ps:我还在改造韩啸,你们再等等看,不行的话再做起他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