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97章 感情不顺
    第197章感情不顺

    “现在就见父母是不是快了点?”白国庆的意思是现在让双方的家长见个面,两个人的事情就这样定下来,当然他最希望的还是两个人直接结婚算了,他可清楚的记得昨天他跟着跑了多久,鞋子都差点给跑没了,这女人发奋跑起来也是快得很那,他现在就觉得他的爱情是拖不得的,爱情的路上荆棘太多了,先是出来一个宋嫣然捣乱,现在又来一个姜瑶,谁知道那天还会出来一个什么其他的人捣乱,他真的经不起了。

    “反正早晚都是要见的,你也去过我家几次了,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你也都是知道的,没有什么不放心的,而且我听说人家那些农村的人,相亲成功之后直接就结婚,然后两个人一起出去打工什么的,要不咱们两个也来个闪婚,你和我一起去深圳好不好。”白国庆还真是那样想的,但他自己也知道这个事情有点不大可能,试问谁家嫁女儿那么快,恐怕也只有他说的那种农村男女双方都在外面打工的人才会这样结婚吧。

    “你都说的什么话,求婚也不是这样求的呀!不过我爸妈现在肯定是不会同意把我给嫁了的,咱们双方的父母还是缓缓再见面吧。”李静有些不确定的,两个人从认识到现在一个月都没有,白国庆现在说要双方家长见面,说起来还有点要结婚的意思,她有点恐惧的,她不是害怕婚姻,她是害怕结婚后两个人的床事,她对那个有点害怕现在。之前的那个恋爱有阴影了,现在她能拒绝白国庆那是因为两个人还没有结婚,那要是结婚了呢,怎么办,那是妻子对丈夫的义务。

    白国庆这边电话响了起来,谁打的,姜瑶呗。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女人好了。打电话的目的就是告诉他她喜欢自己,那么他知道了,也给姜瑶说了自己有女朋友了。可这个姜瑶怎么说,说有女朋友怎么样,又没有结婚,他这边就给姜瑶说自己马上就要结婚了。人家回答她怎么说说就是结婚了,离婚那也是可能的。他就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女孩子,对他穷追不舍都到了他厌恶的地步,他很想当着姜瑶的面问问她,姑娘你是那里来的勇气?

    白国庆看了一眼手机。不挂就让它叫,然后自己把手机扔兜里。

    “你怎么不接?”

    “一个疯子打的,一会儿自己就不叫了。”果然一会儿白国庆的电话就不叫了。电话那头的姜瑶有点要哭不哭的样子,她一直在不停的给自己打气。告诉女追女就是一层纱,可是她这追的男人跟她是隔着一层纱还是一座山呀,电话都不接自己的,有时候接的话也是冷嘲热讽的,她觉得自己有点受不了了,还跟自己说他交女朋友要结婚了,和她相亲才多长时间呀,这就有女朋友要结婚了,她反正是不相信的。

    既然白国庆不说,那李静也就不问,李静就是这点好,她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白国庆也很喜欢她这点,有分寸。

    白国庆这边回家就把事情给她妈妈说了,说之前相亲那个叫姜瑶的老是给他打电话,不是说没看上吗,怎么还缠上来了?

    国庆妈一听不对呀,直接就给那边介绍的媒人去了电话,你说着媒人也是运气不好,媒没有说成也就算了,现在还被男方那边给埋怨上了,她之前就是想和男方那边交好的,现在还交什么好呀,不逗人恨就不错了,这说媒的人呢找到姜瑶就给她实话说了,说人家男方那边都毛了,叫她不要再去找人家了,这边姜瑶答应得好好的,晚上就在白国庆的小区门口把人给堵了,当时白国庆刚把李静给送了回来,心情也不是很好,李静那边反正就是不吐口让双方父母见面,他这边就这几天要过去深圳那边了,事情没有定下来他有点烦躁。

    “哎呀,你怎么在这里,准备吓死我呀!”白国庆被从旁边突然出来的姜瑶给吓了一条。

    “白国庆我喜欢你,你说你不喜欢我那点,只要你说出来我就能改。”姜瑶这是准备豁出去了,只要这个男人以后变成自己的了,现在要脸不要脸的有什么关系,

    白国庆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叫姜瑶的女孩子,你说女孩子长得漂亮,身材也好,工作也不错,要找个好点的男人嫁了还不容易?怎么就非得是他呢?

    “你那点我都不喜欢,从头到脚都不喜欢,那你能回到你妈妈的肚子里面重塑去呀?还有你喜欢我那点,你喜欢我那点我改成不成?”白国庆这次是不准备给姜瑶面子了,有的人你给她面子,就是为难你自己,之前白国庆和姜瑶好说的时候,人家觉得你心软这不才一次次的缠上来。

    姜瑶肯定不能告诉白国庆她主要喜欢的是他的钱,其次是他有钱不说这个人长得也不差,虽然那身高还有点不够,可是男人不是站钱上面就突然高大起来了吗?姜瑶不说话,她就哭,电视看多了,觉得她自己是女主角,只要自己一哭,男主角就该来哄自己,把自己揽到怀里去安慰那种,然后两个人就很浪漫的在夜色中亲吻,最后两个人发展成为恋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等等。

    白国庆看她哭就有点烦了,他又没有欺负她,哭什么呀,直接就想走人了,姜瑶一看不对呀,剧情没有朝她想的那样发展,拉住白国庆不让走,白国庆就怕被小区的人出来看到误会了,以后传起来不好听,没管那么多,一挥手,姜瑶给摔了,这次是真摔了,裤子都磨破了,露出了膝盖,流血了。

    “能走吧,我送你去医院。”人是白国庆给弄地上的,受伤了总不能说不管吧。

    摇摇头,姜瑶装着爬不起来的样子,其实她现在心里乐开花了。她都起来不了了,你白国庆总不能说非要她自己爬起来吧,不说抱着,扶着总行吧。

    白国庆觉得自己肯定很倒霉,你说刚把姜瑶给抱起来就看见不远处的李静正看着他们两个,赶紧又把姜瑶给放在地上,他在心里默念不要跑不要跑。果然上天还是可怜他的。李静没有跑,相反还朝他这边走了过来,只是走过来把他的手机塞到他手里。不等他说话还是给跑了,原来人家李静就是来送手机的,白国庆的手机从裤袋里面滑落到李静家的沙发上了,这运气给霉的。他那手机是从来没有掉出来过呀!

    “你满意了,刚才那个是我女朋友。”白国庆现在真的很想不管姜瑶的。把她一个人放在这地上,想着大晚上的,一个受伤的姑娘,要是遇上点什么。脚受伤了跑都跑不快,终究还是没有狠下心来。

    “国庆!”国庆妈这个时候出来干什么?原来李静来的时候给国庆家里打了一个电话,说国庆的手机掉她家里了。她这边正送过来呢,如果国庆到家了给他说一声喊他出来拿。那国庆妈算着时间国庆该到家了,怎么还没到家,这不不放心出来看看,就看见自己儿子扶着一个女孩子,而这个女孩子不是李静,这是怎么回事?

    “妈,她摔了,我准备把她送到医院去,要不你和我一起?”白国庆想和自己老妈一起,他比较安全,呵呵,不怪他多想呀,他觉得这个姜瑶就是东西多,谁知道会不会半路把他给吃了,他还准备明天好好的和李静解释解释呢,可就是这个决定真是让他后悔死了。

    国庆妈原先只以为这女孩子可能就只是个路人,你后来一问才知道,这就是那个什么姜瑶,很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叫姜瑶的女孩子,看着人还是不错的,看姑娘那眼神坦荡荡的,她那样打量她都没有躲闪,国庆妈觉得这姑娘不错,就把之前国庆给说的姜瑶缠他的事情给忘记了,当妈的嘛都是一样的,觉得自己儿子有人喜欢,说明自己儿子好呗,而这个姜瑶呢这时候也不停的表现,不停的夸白国庆,那国庆妈就更加的高兴了。

    “姑娘你这大晚上的…”国庆妈总算稍微还是有点清醒,想起来自己儿子说的话了。

    姜瑶肯定不能说自己大晚上的在小区门口等白国庆,还是那个借口,说自己从女性朋友家出来,正好看见白国庆,还看见国庆跟个女孩子说话来着,说那个女孩子自己好像知道,名声不怎么好,然后不就说了,装着有点尴尬的样子。

    “阿姨,不好意思,我乱说的,那是国庆现在的女朋友吧。”姜瑶就装,装不知道李静是白国庆的女朋友,刚才白国庆都给她说了,可是她现在就是要装,而且她是真的知道李静这个人,名声不好,那也是真的。

    “小瑶呀,你真的认识李静?”国庆妈本身还是喜欢李静的,觉得女孩子独立能干,可现在从别的人嘴里听说名声不好,她还是想知道是怎么个不好法。

    姜瑶一脸为难的样子,摇头再摇头,意思就是自己好像不能说,不能说最后还不是给说了,就白国庆去拿药付款那点工夫,姜瑶就把自己知道的那点李静的坏名声给说了,这还是她妈有天和她逛街的时候指着李静告诉她的,说那女孩子十七岁就打胎停学了,叫她不要跟那样的女孩子学,以后肯定没个好下场什么的,当时姜瑶也是有点看不上李静这样的女孩子的,多看了几眼就记住了,没想到今天派上了大大的用场,她妈是怎么知道,这就要说她妈和吴老二家的那口子是同学的关系了,吴老二家的现在跟谁接触都说李静的坏话,李静也是名声在外了,只是有的人没见过李静而已,姜瑶妈是被吴老二家的亲自给指着李静说的,所以认识。

    晚上回去的路上国庆妈就给国庆表态了,说谁做白家的媳妇都可以,就是李静不行,把白国庆给急得,和她她说了一路的好话,也问了一路,怎么就不行了,国庆妈之前也是觉得这个事情有点难以启齿不好说得,一直就不说。

    “妈,是不是谁给你说了什么?”不要怪白国庆多疑,这去医院前都是好好的,怎么去了医院之后他妈就来了这么一出呢,是不是她妈在医院里面有熟人给她说了什么呀,他反正就往李静流产那个事情去想了,流产得去医院是不是,你去了医院那医生肯定就知道你到底是干了什么事情是不是。

    “妈也是为你好,那李静十七岁就流产了,这个女孩子生活不检点,咱们家不能要这样的人进门。”现在国庆妈就觉得李静各种的不好,人就是这样的,以前不管觉得你多好,只要有一样不好,那就全盘都能给否定了。

    “妈,那个医生给你说的,尽干这样缺德的事情,以后生孩子没屁眼儿!”白国庆一生气就骂人了,以前他当着自己妈的面可从来没有说过脏话,这还是第一次,可这在国庆妈看来就不好了,这和那个李静还没怎么样呢,为了这个女孩子自己儿子都说上脏话了,就觉得这个李静更是不能要了,可怜的李静现在还在家里守着电话等白国庆给她打电话解释呢,她不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因为他们之前是受过一次误会的苦的,当时她跑了也就是作为一个女孩子应该有的反应吧。

    “你又不是找不到了,怎么就喜欢那个破…”破鞋两个字国庆妈终究还是说不出口的,反正觉得自己儿子这样的好,不说找个多好的女孩子,至少得是清清白白的吧。

    “我看那个姜瑶人不错,女孩子文文静静的,人也长得漂亮,你说她缠你,那说明人家喜欢你,国庆呀找个喜欢自己的以后你能省不少的心,要不你和那个姜瑶相处一下看看?”国庆妈也不是非姜瑶不可,就是觉得这个时候要自己儿子和那个李静分手,最好的就是给自己儿子迅速的找一个,那姜瑶不就是现成的?(未完待续。)

    ps:有同志很想兮兮直接把极品们给按到,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极品永远都是极品,他的人是极品,生活过得也将是极品的,时间回来说明一切,也许给不了大家一个痛快,就如死亡一样,要死得快直接找个几十层的楼跳下来,空中后悔都不行,这就是痛快,那么不痛快呢,不痛快也是自己找的,谁叫那些跳楼的找死也只找了个三层楼,摔下来不死还成了残废,自己把自己作成那样也就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