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96章 你不敢死的
    第196章你不敢死的

    韩文君一看,还真是割腕了呀?把自己老妈拉到病房外面去问,文青怎么就割腕了,她现在还能有什么想不开的?

    白淑娴在自己大女儿面前就是哭呀,说是韩文青作她,她不就是说了那么几句吗,她就要死给她看,是真的只是死给她看,不是真的死,就是为了看,你说要真想死的话干脆从楼上跳下去,自己家的楼二楼跳下去或许死不了,说不定还能残废了,那你找个高点的地方跳,跳了就跳了,那就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割腕,各那么点浅,死不了就是死给她看的,折磨她这个做妈的。

    “妈,你别那样说,或许文青心里苦呢。”韩文君都不知道自己这话是怎么说出口的,她反正不觉得自己这个妹妹心里能有什么苦的,你做生意当老板,你现在没有男人,可是你还是父母是不是,住在娘家,妈还给你带孩子,你还要怎样?总比被拐卖的那个时候强多了吧,现在闹自杀,她真是有点看不懂了,她说那话纯碎就是安慰自己老妈的。

    韩文青还真的就不是想死,她就是听她妈在下面骂她,她一时有点冲动,就是想吓他们,拿了地上的玻璃就往手上去招呼,第一次只画了条痕,不怎么疼,胆子大了些,稍微用了点力气,血管破了,看着血往外面冒,她瞬间就有种自己身体的血被往外面抽的感觉,她感觉胸闷,心慌,头晕,看着血她眼睛还花。她觉得那就是死的前兆,她不想死呀,所以她就尖叫了出来,叫完之后她就晕了过去,被自己给吓晕的。

    回到家里,不管是不是韩文青真的想死,大家都当她真的想死吧。韩啸跟白淑娴轮流看着她。二十四小时看着她,晚上白淑娴陪着她睡,蒋欣被韩文君给领了回去。不领回去不行呀,家里现在这个样子照顾一个孩子都恼火,甜甜就得晚上韩啸和叶梓照顾着。

    叶梓就看不惯韩文青那个样儿,觉得她现在心里肯定特别的高兴。她现在胜利了呗,看看家里的人都怕她了呗。她也不看看把自己老妈都折腾成什么样子了,白淑娴那真是被折腾得不行,晚上睡不着,睡着了也睡不安稳。虽然不太相信自己女儿会跳楼,那要是犯傻半夜起来跳楼怎么办,回来的当天半夜她醒来就看见韩文青坐在窗户边。把她吓得够呛,就那样韩文青没睡的时候她肯定是不敢睡的。韩文青谁了的时候她跟着睡,然后时不时的就醒了,人上了年纪,两三天后神经就有点衰弱,白天没有精神。

    韩啸这边倒是没什么,叶梓和他一起带孩子,一起做饭,还得时不时的盯着点韩文青,大家一句重话都不敢说她,她要吃什么就给做什么,不敢把甜甜给弄她面前去,怕刺激她,那天到底她是为什么要自杀,大家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或许她自己也是不清楚的吧,反正这几天她就是吃了睡,睡了吃,跟猪真是没有两样了。

    “你这是做的什么菜呀,给病人就吃这样的?”韩文青对着桌子上的叶梓就发飙了,原本应该是大家都顺着她,她心情应该好起来的,可是她为什么心情越来越不好,有的时候她还觉得叶梓看着她那个样子就是在嘲笑她,嘲笑她没有死成?

    韩文青的筷子扔出去从叶梓的头顶飞过,另外一只不小心还是擦到了叶梓的脸。

    “二姐,你这是要干嘛?”韩啸也是有气,不要当大家对你好顺着你就是应该的。

    “文青。”白淑娴也喊了声,然后看着韩啸,意思是叫他不要刺激文青,那万一再要出点什么事情怎么办。

    “你看我没死心情不爽是不是?我就知道你这人的心是黑的,不愿意做饭你说出来呀,现在这个样子你做给谁看呢,要不你往给我喝的汤里面加点耗子药算了,做个汤盐都不给我放,故意的吧!”韩文青喝了几天的汤,汤里面真是没怎么放盐,她喝不惯,之前没有说出来她忍着,这是不能忍了。

    叶梓不慌不忙的放下手中的筷子,她就搞不懂了,你韩文青自杀未遂还都是家里的人欠你的了?韩啸跟白淑娴和你有血缘关系,她叶梓可没有,她能做到今天这样做饭给你韩文青吃,还单独给煲汤你补身体,那是看着韩啸的面子上,照她看来别说你韩文青没往外面流多少血,就是再流两碗血出来那也是身体棒棒的,用得着补吗?根本就用不着。

    “二姐,我觉得你不是真的想死,真的,我觉得你挺能的,我学医的多少还是知道点的,割腕的话如果只割破血管的话,死的成功率不会太高的,因为没有割到动脉血管死不了,除非有足够的时间,让血慢慢的流干….”

    “叶梓,你少说两句。”韩啸拉了拉叶梓不让她继续说下去,可叶梓今天不想听韩啸的,她就是想说出来。

    “如果你一定要死的话,建议你割破皮下组织五毫米到一厘米左右,因为动脉血管隐藏于皮肤下太深且很粗,这就要你使劲一点,一次性割断,这样就能保证成功率,要不就直接割一点五厘米深,这样肯定能成….”

    “叶梓!”白淑娴吼了出来,这个儿媳妇是故意刺激文青的是不是,女儿作都还没有作完,这是儿媳妇又开始了是不是?

    “妈,你听我说完好不好,我这是在劝二姐呢,你说她这日子一天天过的,这还让大家帮着她过呢?二姐,我继续说哈,割的时候你最好到浴缸里面去,放满一浴缸的水,最好热一点的,你自己躺进去,这样血往外面流的时候你就不会感觉到那么冷了,但是疼还是会很疼的哟,听说真的割腕比生孩子都疼,我没有生过孩子,不知道到底有多疼。你生过孩子肯定知道,还有记得把手腕伸到浴缸外面,这样浴缸里面的水就不会被染红,看着没那么恐怖,闭上眼睛睡着了,就再也不会醒来,不要叫。让你自己死得安静点….”

    “韩啸你就让她这样说下去。赶紧把她拉走….”白淑娴有点听不下去了,她仿佛看到了满是血的为卫生间。

    韩啸没有动,他相信叶梓是有分寸的。或许她是真的想劝自己二姐吧,看着自己二姐听着叶梓的话脸色都白了,要不就让自己二姐受点教训,总不能一直让她作下去吧。再过两天他和叶梓就要回北京那边去了,家里就剩自己老妈和二姐。另外就是个孩子,他不是很放心,得让自己二姐正常起来。

    叶梓笑笑,继续说。她不是白淑娴,不会心疼韩文青心里的难受。

    “二姐,要割腕之前得先画个妆。这妆还得画浓一点,因为失血而死的人全省皮肤呈青紫色。尤其是脸,很恐怖的,事先化妆的话被人发现死了的时候不会很难看。”叶梓终于把死亡说完了,说完之后她还慢慢的拿起筷子准备吃饭,这个时候恐怕也只有她能吃得下去吧,这菜夹起来还没有放到嘴边,韩文青吐了,得,叶梓这饭也吃不下去了,她很想说,韩文青你是个大人,你要吐能不能先去卫生间,你吐桌子上是怎么一回事!

    “你现在满意了?”白淑娴没有给叶梓好脸色。

    “我最后再说一句,死是很容易的,有勇气自杀也该有勇气活下去,没勇气自杀,那就更加应该好好的活下去,别人也不欠你的,不能帮你活,不要折腾大家!”叶梓觉得韩文青是个没有血性的女人,她刚才的话够毒了吧,你要是胆子大够作,就该再闹一闹,扯着闹着去死是不是,假死的闹一下也好呀,韩文青不,她吓着了,被叶梓的话吓着了,她害怕血,想到血腥味儿她吐了。

    韩文青被叶梓说了之后不作了,好好的吃饭,好好的睡觉,这让家里的人都放心了不少,但白淑娴还是不敢把孩子给她带,知道她不喜欢自己的女儿,也不知道这个做妈的是怎么的,怎么能不喜欢自己的女儿呢,甚至还想给杀了。

    韩文青好了,韩文君这边就不好了,本来就是一家子的人住在一起,现在又多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还那么点大,正是烦人的时候,喜欢到处翻东西,随时家里的东西都是被扯得到处都是,蒋毅妈本来就不喜欢蒋欣,现在就更加的不喜欢了,没有生个男孩子的命,你到是生成了一个男孩子的性子,太讨厌了。

    “文君呀,你看什么时候把孩子给送回去你娘家那边吧,孩子太闹了,闹得我头晕,也不知道你妈怎么给带的,怎么就把个好端端的孩子给带得这么调皮?”蒋力也是生的个女儿,孩子也是送到外婆家去带的,你看人家带得多好,没有一句怨言,周末给接回了她这个做奶奶的看看,孩子长得白白胖胖的,蒋毅妈看着也高兴。

    韩文君现在肯定是不还嘴的,她觉得蒋毅妈就是嘴上说说,心还是好的,这不过年的时候给她还买了件衣服,五百多块呢,她现在很满足现在的生活,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的事,这毛衣是蒋歌买了觉得不好看不穿才到了她手里的,要是温秀秀看上了的话,还不一定有她的呢,所以那衣服她穿着有点小,只要不扣上穿着也是可以的,她就没有想那么多。

    “妈,开年了欣欣就要送去幼儿园了,这就不送回她外婆家了,外婆年纪大了带不了了。”

    “你妈年纪大了带不了了,我还比你妈大两岁呢,我就能带得了呀,你自己看看蒋力的女儿我给带了一天没有,你欣欣我还给带了几天呢,现在我也是年纪大了,我给你丑话说前头,我带不了哈。”蒋毅妈这些年是清闲惯了,平时还能和老朋友老同学出去旅旅游什么的,要是带着孩子多不方便的。

    “那怎么办呀,我妈现在带甜甜都带不过来。”韩文君还算是脑子清醒,没有把韩文自杀的事情给说出来,知道家丑不能外扬的道理。

    蒋毅妈就说了,她能帮你二妹带孩子,为什么不能帮你带?你二妹现在不是开酒楼吗?那赚了钱就应该请个保姆专门在家带孩子,意思就是白淑娴就有空给带蒋欣了呗。

    韩文君还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来,可是孩子她肯定是不能再送回去了,她妹妹都自杀了,虽然未遂,可也不能再叫自己妈给带孩子,要是孩子给出了问题怎么办?她妈都给她说了,当时韩文青是想把甜甜给闷死,要不是韩啸上去得快,孩子肯定就没命了,家里有那么个危险的神经病,她还真不敢把蒋欣放娘家那边,这事情等蒋毅回来她关上房门就给蒋毅说了,蒋毅皱了皱眉头,还能怎么办,女儿那也是自己的,不能再送过去了,那就放家里自己带呗,反正孩子要上幼儿园了,应该不会那么费神了吧。

    蒋毅妈这点好,她儿子听得进去她的话,她也能听得进去儿子的话,蒋毅去给他妈说了,这事蒋毅妈就没说的了。

    这边韩啸很叶梓准备要回北京了,机票都给定好了,走之前回了一趟娘家,王小梅这次对两个人那态度就是好得不得了,房子买了呗,钱是人家叶梓给借的,说几句好听的那也是应该的,说是现在不准备装修,想等到叶荣结婚的时候再装修,王小梅是想说装修的时候叶梓这边是不是还能借点钱的,叶梓装着没有听出来,那她都借了十万出去了,你买房子又没有花那么多钱,怎么装修钱还准备让她出,当她是摇钱树呢。

    叶秋看着比之前好多了,和叶梓也有话说,还说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读书,将来要念大学什么的,叶梓听叶秋那么说就放心了,看来还是江家成那边起了作用,这是真的做了了断吧,她哪里知道两个人这是真的在一起了,叶秋能有现在的表现那就是爱情的力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