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91章 我还是想你
    徐前进没有找到人,一肚子都是气,一边骂着狗男女,一边掏出来烟抽着,他今天本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开始还有蒋歌陪着,现在他单独的一个人,他觉得自己就跟傻*一样站在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男男女女卿卿我我手拉手,有的还是男人搂着女人的腰,他脑子里面就出现了不好的画面,好像看见自己老婆和刚才看到的那个男人手拉手或许搂搂抱抱,他猜想着两个人进展到什么程度了,接吻了,摸了没有,还是都已经开房了?

    很烦躁,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抽完觉得有点晕,回老丈人家等着去,就不信你宋嫣然就不回家,一个女人不好好的在家带孩子,成天的到处乱跑,像什么样子,是不是他对她太好了,还是他给的钱太多了,那男人不会是宋嫣然用他的钱养的吧,坐在出租车上他是想了一路,越想越乱,越想脑袋越晕。【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宋嫣然此时此刻正在和白国庆看电影呢,白国庆真想给自己一巴掌,他怎么就那么心软呢,宋嫣然一句她很久没有看电影了,他就陪着人家来了,他就是犯贱,不是犯贱是什么,一个未婚男人陪着一个已婚女人来看爱情片,这个女人还是曾经自己喜欢她,她却不喜欢自己的女人。

    黑暗中,宋嫣然根本就看不进去电影的内容,她也没有心思看进去,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有那样的想法,她看见前面的自己左手边的情侣都是搂抱在一起,最少也是拉着手的,紧紧的挨着,她也想要有个人能拉着自己的手。

    假装用手去捋自己的刘海,然后手放下来的时候看似无意的去触碰了一下白国庆的手,令人失望的是白国庆的手一下子就弹开了,再这样来一次,宋嫣然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昏暗中白国庆动了动眸子。曾经多少次他想要抓住抓紧那双手,手的主人没有给他机会,现在他仍然有点想去抓这双手,刚才他的手弹开之后是又找回去了的。哪里还有机会,他迫使自己去镇定下来,告诉自己这是不道德的,他理解宋嫣然,知道她找自己看吃饭逛街看电影。并不是喜欢自己,她就是生活无聊了,她对着自己抱怨倒苦水,诉说生活的不幸,那也是她生活得不幸福而已,而不是对曾经没有选择他的后悔,他很清楚。

    “有点冷。”从电影院出来,外面风一吹,凉飕飕的,宋嫣然笑笑的看着白国庆。她再一次对不说如果白国庆对她还有情的话,那么就应该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披到她身上,一个男人真的喜欢一个女人是能抵挡得住严寒的,不是吗?

    “恩,是有点。”白国庆伸手去招出租车,他不是不懂宋嫣然的意思,他是不想给她希望,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在爱情线上注定了就是平行线,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给她希望呢?给了人家希望。然后她就能为了自己不顾一切?不会吧!再说了他也不需要,他不是那种小三。

    “嫣然,你家到了。”

    “明天…”

    “后面几天我家里可能有点事情。”白国庆就这样决定了,他现在不能参合进宋嫣然的生活里面去。你自己的生活如果真的出现了问题,他希望宋嫣然自己能想通,然后找她的老公沟通,积极认真的去过好自己的生活,他总是希望她能好的。

    嫣然妈今天特别的高兴,因为女婿回来了呗。自己弄了一桌子的菜,不过徐前进没怎么吃,自己老婆和外面的男人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他能吃得下?

    “平时嫣然这个时候也没回来吗?”徐前进和自己丈母娘说话一直就是这个语气,就像嫣然妈是她的员工一样。

    李玉梅反正自己也习惯了,觉得自己女婿是老板,老板还不都是这个德行。

    “平时都不出去的,这个嫣然可能也是这段时间在家里呆得腻烦了,平时天天在家陪着孩子,今天有朋友喊她去逛街,你看这肯定是玩高兴了,也是难得出去一天,估计一会儿就该回来了,我给她打个电话,看她走到哪里了。”嫣然妈那肯定就是没有说实话的,虽然自己女儿没有说去哪里了,可她听到她打电话了,和她一起出去的人是白国庆呢,虽然说白国庆是和宋嫣然一起长大的朋友,可这不管怎么说都是个男人呀,一个已婚的女人你和个未婚的男人在外面呆那么久干什么,嫣然妈也是觉得自己这女儿有点不懂事,你倒是早点回来呀。

    “不用打了,估计也快回来了。”徐前进心里冷笑,他刚才注意观察了自己丈母娘的神色,这就是没有给自己说实话,不说实话那他更加就觉得自己看见那人跟宋嫣然有一腿了,妈的,他徐前进可不允许自己的女人给自己头上戴绿帽子。

    “妈,我回来了。”宋嫣然开门进来,自己弯腰换拖鞋。

    “怎么回来得这么晚?今天逛街都买了些什么东西呀,吃饭了没有,回来得晚也不打个电话。”嫣然妈一边说一边走到宋嫣然面前去,用手指悄悄的碰了碰她,示意她徐前进来了,宋嫣然这才注意到自己老公来了,并没有多大的感觉,这个人好像已经不能在她的心田激起一点波纹了,来了就来了呗,她不认为是来看自己的。

    嫣然妈看见宋嫣然手里并没有拿什么东西,脸色有点不好看了,自己刚才还说嫣然去逛街了,现在这是空着手回来了,那出去一天你到底是干什么去了呀?

    “媛媛睡着了?”宋嫣然问自己妈她女儿睡觉了,没想过要和徐前进打招呼什么的。

    徐前进就看不得她这个样儿,花着自己的钱,在外面找男人还在自己面前装大,不给自己面子,当他是透明人,谁给她这样的权利了,她就是找不准自己的位置,哼,非要在自己面前装是不是?他到要看看这人能装成什么样子。

    “听妈说你今天和朋友逛街去了,怎么都不买点东西。不是觉得自己的衣服不够好看吗?钱不够?”徐前进坐在沙发上也不动,说话的时候看着宋嫣然就像看一个傻子一样,等着她对自己撒谎呢,他到要看看这个过气的播音主持能说出什么花来。不在位置上当然就是过气了,让宋嫣然现在在出去走走看,看还有几个能喊得出来她的名字。

    钱不够?宋嫣然听到这个话就有点想笑,在他徐前进眼里就恐怕就只有钱吧?他外面的女人喜欢的是他的钱,他是她老婆。花钱就是应该的。

    “不知道买什么,最近在减肥,怕买了到时候穿着大了,反正现在冷,对付着也能过。”宋嫣然这是准备回房间了,徐前进是走是留她好像有点不关心,她也没有想过这个人还能留在家里睡一晚,外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小妖精等着他呢。

    徐前进跟着她就进了屋子,嫣然妈有点担心,她总觉得自己这女婿今天有点不对劲儿。至于怎么个不对劲儿法她也说不上来,但她现在跟着进去房间也是不方便,人家两口子进屋子,她这个丈母娘跟着去干什,想这点时间就看见徐前进把门给关了。

    “你今天不回去?”宋嫣然心里并没有什么惊喜,心不在自己身上,留个躯壳在这里干什么?

    “逛一天的街,你就什么东西没买,白逛?”徐前进好像对这个问题上瘾了一样,就非要问个明白。

    “恩。逛了逛,吃了个饭,看了场电影。”

    徐前进笑了,“没去开个钟点房什么的?”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说话Y阳怪气的….”宋嫣然这话还没有说完呢,徐前进就上手了,他有点忍无可忍了,他给了她多吃机会,让她给自己坦白,你看这女人就是犯贱。不给自己说实话,那就别怪他动武力了。

    白国庆把自己扔到了床上,掏出手机来一看,有个未接电话的,本地的,但不是他等的那个,也许是别人打错了吧,没想着要去回,如果真是找自己的话,应该还会打过来不是吗?

    睡不着,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拿了衣服,出门打车去自己一直想要去的地方。

    李静家还亮着灯,看来春节期间她家是不做生意了,也好,累了一年了,总得放那么几天假是不是,本来还想这个春节两家的家长是不是见个面什么的,谁知道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当时是有点冲动,冲动过后他自己也想了,他有错,难道李静就一点错都没有吗?如果说她和那个男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人家能在外面就那样说出来?当时他有种自己被小三了的感觉,那种感觉很不好。

    白国庆承认自己和李静相处的时候很愉快,他喜欢她的聪明和勤劳,喜欢看她和别人讨价还价的样子,喜欢她眼睛里面做生意的时候才能看到的精明之光,可同事他的心里也有点堵,她说她流产了,他可以不在乎,但他想着那天那个男人心里有点不舒服,不会是那个男人吧?

    “我在你家楼下,你马上下来。”白国庆给李静打电话,只说了这一句话,挂断电话,然后胸腔剧烈的起伏,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李静看着手里的电话筒,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下去,年前到现在差不多都要十天了,她已经决定要把这个人忘记的时候电话来了,开始的时候她对白国庆是生气的,当时他就那样把自己丢在哪里走了,丢给了吴小波那个人渣,他有没有想过要是当时是在偏僻的地方会发生什么事情,她不是说要把吴小波想得那么坏,那就是个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的人,想想过年这段时间,那些流言蜚语….

    不要下去,李静默默的小声给自己说着,可是她的心里有个声音又在说这天这么冷,你可以下去和他说清楚,然后让人家早点回家,以后两个人各走各的,互不干扰,就是这样李静下去了,看着那个原本在自己脑子脸有点模糊的人忽然就清晰起来。

    “呜…..”白国庆管不了那么多了,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视线里面的时候,他冲动了,他把这个人给闹闹的抓着,吻着,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去惩罚这个女人,谁叫她随随便便就不理自己的,之前那些思念就像潮水一样像白国庆袭来,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还有这样的一天,有的人在你身边一辈子也许你都不能爱上,有的人只需要那么一眼爱上了就戒不掉,或许说的就是白国庆吧,和宋嫣然逛街的这几天他很多时候都会把宋嫣然看成是李静,所以这是放不下的,如影随形。

    李静搞不清楚状况,刚才下来的时候磨磨蹭蹭的,她想了很多自己要说的,这还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就被人堵了嘴,她很喜欢这个人的吻,但她为什么要去推拒,她有点鄙视自己。

    两个人的亲吻从远处看着就像是两个人在打架一样,李静把人给推开,白国庆马上又贴了上去,亲完啃,啃完亲,嘴,脖子,耳朵,他要惩罚这个女人,他给了她那么多时间,这个狠心的女忍居然都没有来找自己,也没有一点电话,是不是就想要在他的生活中消失,有的人只有分开了你才会知道这个人到底重要不重要,李静就是白国庆心里这个重要的人。

    “咳咳咳,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开放,还是在外面就这个样子了,哎哟,我们那个时候要是这样还不得拉出去侵猪笼呀。”和李静住一栋楼的王大妈下来倒垃圾就看到这一幕,哎哟她刚才都在楼梯拐角哪里站了一会儿了,这是要亲多久呀,她真不好意思从两个人身边走过去,这再不出声是不是这两个人得亲一晚上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