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89章 唐僧太不容易了
    “不回来吃饭也不打个电话,做了这么多菜怎么办?”白淑娴就抱怨,其实平时也不会做很多菜,就是韩啸在家的时候家里就会多做几个菜,多做的菜还都是肉菜,韩啸和叶梓中午没有回来吃饭,这菜就剩下了。

    韩啸是忘记了,男人嘛对家里这一套就是粗心,可是叶梓记着了,记着了也不提醒韩啸打电话,你妈愿意做就做呗,我们就是在外面吃了,叶梓其实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想法有点不成熟不懂事,可是有几个她这个年龄给人家做媳妇儿的能很懂事的,她现在就是要充分利用她这个年纪不懂事的特性,快快乐乐的在婆家活着,死过一次的人了,这辈子一定要活得开心快乐。

    “妈,我给忘记了,没事,晚上你热一热,我全部给吃了。”叶梓没有说话,韩啸给说的,笑嘻嘻的。

    本来白淑娴是等着叶梓开口接她的话的,要是叶梓敢接她的话,那她就敢数落她,一个女人带着老公出去疯一天,看看把她儿子都给带坏了,白淑娴看着韩啸手里的东西,这是买了多少她,叶梓自己也提着一堆,就是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呀,难道以后商铺都不开了?

    “妈,我们先上去了啊,逛了一天有点累了。”韩啸提着东西就带着叶梓上楼了,实在是不能再站下去了,买过了才觉得自己这媳妇儿今天真是买得有点多了,光是奶罩就买了十多个?这是准备穿到什么时候呀?还有透明的,等会儿要是自己老妈要看,自己还真不好说不给看,看了要是说句他们不正经怎么办?

    就这样上去了,白淑娴有点失望,你说你买那么多就没有想到她这个妈?不是说她就稀罕那点东西,这心意总是该有点的吧,失望,特别的失望。那种儿子有了媳妇就忘记了娘的感觉又出来了,这感觉一出来,眼泪都包都包不住,眼睛酸。特别的酸。

    “买这么多的**,穿得完吗?”

    “我还嫌少呢,三百六十天天天不重样才叫够,我穿给你看呀。”叶梓说着就去脱衣服,韩啸眼睛抽了抽。天还没有黑呢,这是准备勾引自己不成,得,心里想那点工夫,人家真就穿上了,一套的透明**,胸前那两点特别的突出。

    “赶紧把衣服穿上,这像什么样子,有伤风化。”韩啸是嘴上那么说,心里却有点发热。还站起身来去确定自己的卧室门到底是关好了呢,还是关好了?

    叶梓把韩啸就那样往床上推,韩啸就坐在了床上,她本人跨坐在了韩啸的大腿上,其实韩啸穿着裤子,也不能真有什么感觉,可那视觉是不是太冲击了,那挡不住的两点就在自己眼前,低头就能衔住,吞了吞口水。有点不好意思下口,谁叫他自己刚才说了人家有伤风化的呢,就是忍着也要把自己变成唐僧,然后把叶梓想象成西天取经路途上的美艳妖精。其实心里就盼着妖精赶紧把自己吃掉吧,可不是吗?妖精不就是为了把唐僧吃掉才使用的美色吗?

    “那好吧,我还是穿上吧,有点冷。”叶梓说着就要从韩啸身上起来,她就是故意的,明知道韩啸这个热血男儿都有感觉了。火都燃起来了,你现在说要撤?这不是不负责任吗?

    身体是永远忠于大脑的,韩啸现在的脑子里面确实想的就是那些旖旎画面,妖精和唐僧的无休止纠缠,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从床上开始的爱情,谁说就是女人跟男人上了床就会死心塌地,男人想跟女人发生那种关系的时候同样也是死心塌地的,韩啸现在就想膜拜在叶梓的双峰之间,说他爱她,可是人家不给机会,要穿衣服。

    “一会儿就睡觉了,还穿什么衣服呀,你今天试穿衣服,脱脱穿穿还不够呀,老婆你说你是不是累了?你要是累了我给你按摩,保证你舒舒服服的。”叶梓穿左手的袖子,韩啸帮她脱右手的袖子,穿反正是肯定穿不上的。

    “那你按吧。”叶梓直接就给爬床上去了,得,这样一爬,前面那风光直接不给你看了,还好后面的背也很美,小屁屁翘着也美,叶梓心里有点像笑,有这样按摩的吗?两只手抓着自己的屁屁捏个不停,当这是前面的胸部呢?

    入手全部都是滑腻,全部都是弹性,手掌心的刺激是一波带着一波,十指连着心呢,心痒,心跳加快,韩啸都双眉间的川子纹都能夹死毛毛虫了,心里暗骂自己,明明就是俗人,偏要学唐僧,唐僧那是没有开荤的,自己这开荤的去当和尚要命了,要了命根了,那挺起来后就没有软下去过。

    “口水滴到我背上了。”叶梓这声音也是悠悠的,软软的,抚摸着韩啸的敏感地带。

    哪里有什么口水,韩啸是有点**,但是口水肯定是不会留出来的,鼻血都是控制着的,你没有冲到鼻子里,直接冲脑门上了,有点晕,跟踩棉花上一样。

    “你别按了,我好累,真要睡觉了。”

    韩啸只觉得心里有千言万语要说,硬是没有说出来,小没良心的,真的就给睡了,能不能睡之前先把他给睡了呀!

    楼下白淑娴就给韩文青说呢,说叶梓买了多少多少东西,光是袋子都有十几个,还不说那些小的袋子,这完全就是败家子的做法,虽然钱都不是韩啸赚的,可你这样花是不是有点过了,以后那些钱可都是她孙子的!

    “我要早知道她这么花钱,之前我就该让你在她哪里多借些钱出来,她手上钱少了,可能就不能这样花了,你弟弟现在也变了,就喜欢讨她欢心,也不说说她!就跟那街上以后不卖衣服了一样,穿得过来吗?”

    “妈,照我说你就该当她的面理直气壮地说她,你也别认为那钱就是她一个人的,虽然你说是她赚的,可你想想要是没有咱们家,能有她的今天。说不定现在就嫁到农村,谁知道是不是嫁给了歪瓜裂枣的,是咱们拯救了她,就该她感谢咱们。还有她那本钱也是韩啸给出的,现在他们的钱就是夫妻共同财产,你刚才就该看看她到底买了些什么,给韩啸买了什么没有,不给你这个做婆母的买就算了。给自己老公还不买,这就说不过去了吧。”韩文青虽然没有在韩啸和叶梓回来的时候看到,但自动脑补后也是有点生气,没给妈买,也不给她这个二姑姐买,不像话,太不像话了,不会做人,小家子气。

    “真是这样?”有时候人在心里不平衡的时候听信了别人的话就容易相信,白淑娴就是这样。虽然她还有点不愿意去相信,她自己的女儿什么德行,基本上还是知道的,从她嘴里讲出来的道理能是道理?

    “不是这样还是那样?你看看叶梓是怎么做媳妇儿的,有单独给你这个多婆母的做过一顿饭?有给你洗过一件衣服?不是我讲究她,要细说起来,她来咱们家,不用我说,妈你自己有眼睛看,她做这些事情有多少是符合一个媳妇儿应该做的?整天就是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女人爱美咱们能理解,可是你说她那样能成吗?韩啸是干什么的,当兵的,别看现在在军校。那以后还不是要去不对呆着,有个这样的媳妇儿,出事离婚那就是早晚的事情。”

    “那该怎么办呀?”白淑娴现在就有点担心了,文青说得对呀,以前不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媳妇儿漂亮了那是个别人家养的。

    “怎么办。要么咱们家韩啸能压得住她,这个压不压得住现在看还勉强,以后时间长了谁说得准,你看现在韩啸这个态度,是不是比以前变多了?要我说呀,那钱就该男人来管,女人管的钱多了,心就野了。”

    “叶梓能干?”

    “怎么不能干,都说了是夫妻共同财产,女人能管,男人难道不能管?韩啸管大头,叶梓要用钱的时候管韩啸要,这样不是很好吗?还有叶梓那娘家,妈,难道你就不怕叶梓把钱搭娘家去呀?”

    韩文青的最后一句话可是说到白淑娴心坎上去了,儿子媳妇自己花了也就花了,可给老丈人家花算是什么事?叶梓的父母年纪又不大,叶梓妈甚至四十都不到,两个人那么年轻根本就不存在说让女儿给养老的说法,给父母养老总得等到父母不能自理的时候吧,或者是不能赚钱的时候吧,之前她就是没有管,人家叶梓直接就拿了钱给父母在蓉城买了套房子,面积还不小,位置也好,还搞了装修,这还不算,还给开店,好像那店也是叶梓给买下来的,这店是给叶家那边了?有的事情真的不能细想?细想起来真的头疼,这是往娘家搭了几十万进去了?

    “怎么叶梓不下来吃早饭?”就看见韩啸起来吃早饭,白淑娴就这样问了一句,并不是说她有多关心这个儿媳妇。

    “昨天累了,让她多睡一会儿。”韩啸是觉得这年轻人睡睡懒觉也没什么,他是习惯了早起锻炼,叶梓不一样,女孩子嘛,睡得多皮肤就好,在自己家里生活随意点也没什么,睡到自然醒也不是天天能行的。

    “你们两个少整点事情,你看我现在给你两个姐姐带着孩子,再多一个我真是带不了,你要是心疼你妈我,就晚点要孩子,反正叶梓也孩子读书。”白淑娴那是把韩啸的话直接就给理解错误了,现在的年轻人,一点节制都没有,昨天晚上也不知道两个人闹到多晚才睡的,这是当这个家里就他们两个人呢,一个做人媳妇儿的也不说起来做早饭!

    白淑娴吃不下去了,心烦。

    “妈,你想哪里去了,就是昨天逛街累了,腿疼,孩子等会儿我帮你带,还有蒋欣这过完年就该送幼儿园了,别看孩子小,其实孩子适应能力挺强的,不要舍不得。”韩啸说完几口就把早饭给吃完了,然后上楼进屋。

    白淑娴在楼下一边洗碗一边想,她心里很不舒服,她在这个家怎么就跟保姆一样,儿子媳妇儿女儿,女儿生的孩子,怎么全部都要她伺候呀,干脆碗也不洗了,扔哪里,也上楼,她到要看看叶梓能当着她的面睡下去不。

    “韩啸呀,你们中午想吃点什么,妈一会儿去菜场,两个孩子睡觉你得….”白淑娴真是觉得自己会长鸡眼,她媳妇儿这是没穿?那**还是透明的?亏刚才韩啸还给她说昨天晚上两个人没干什么?不是说逛街累了吗?这全身上下只穿了个透明**,你相信两个人昨天晚上是素着睡的?男人能忍得了,这不跟妖精一样吗?尽会勾引她儿子了!

    叶梓哪里会想到韩啸妈这样就进来了,韩啸怎么不关门呀,她恰巧就那么把腿横到了铺盖面上,肯定被韩啸妈给看见了,你看那脸色,有够难看的,叶梓赶紧把自己躲进被窝里面,这个时候说话就是找喷。

    “妈,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韩啸从卫生间出来,看了眼床上把自己缩进被窝的叶梓,心里有点怨自己老妈。

    “我敲门了,你们不是没听见吗?”

    白淑娴看着叶梓手上的肥皂泡泡,这大清早的洗什么呢,衣服不都是洗衣机洗的吗?来到卫生间一看,脸直接就黑了,不是韩啸不拦,他是没来得及呀,你说他这倒霉的,就献殷勤这么一次,还被自己老妈给看见了。

    “妈,不是你看到的那样。”韩啸就想试着解释一下,可他现在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解释。

    “那是那样?难道我看到的不是真的?是幻觉?儿媳妇在床上睡懒觉,儿子在卫生间帮儿媳妇洗**!”白淑娴现在就有种想要把叶梓从床上扯起来的冲动,你还能躲在里面不露头,这是把自己儿子当奴隶使唤了是不是?她生的儿子呀,自己都舍不得让他洗一件衣服,结果来给人家洗**裤!(未完待续。)

    PS:  挨着167章那里有一章番外,同志们记得看一下哈,写的是前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