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80章 你是有娘家的人
    第18o章 你是有娘家的人

    叶梓这边回了娘家,本来白淑娴打得也不是很重,她到娘家的时候那脸就不是很严重了,就是看着有点红,稍微有点肿,本来要是个不心疼女儿的妈看的话还真就注意不到,但王翠芬不是呀,她不是那种有了儿子就心里没有女儿的人,这不就瞧出不对劲儿了。要看书

    其实也不怪王翠芬就能看出来,那就连叶奶奶都看出不太对劲儿了,韩啸是当兵的,没有去上学之前两个人就长期分开,那分开也就分开了,大家也不能说韩啸就对不住叶梓不是,这都是为国家做贡献,把自己献给国家,本着有大家才能有小家这个原则,叶家就不能挑韩啸没怎么陪着叶梓,可现在不一样呀,现在你们两个都是耍假,怎么看也应该是两个人在一起黏糊才对呀,这怎么就把人给送回娘家还就自己个走了。

    “妈,我就是想你了,想回来跟你住住。”叶梓就这样说了,她就是不想呆在家里看着韩啸的妈,打了自己之后,也不能指望她当个没事人一样当天就能笑嘻嘻的跟她聊天是不是,得给她时间缓缓,这不就缓到娘家来了。

    王翠芬拉着叶梓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她得问清楚呀,不是说在客厅里面就不能问,她是不想别人看她女儿的笑话,说的就是王小梅,虽然她现在没在家,但是老太太在家呀,谁知道老太太会不会就转头就给王小梅说了,自己那大嫂就是个大嘴巴,在街道那边上班之后,整天就是东加长西家短的,干的也是那些事,现在她就觉得自己对调解特别有心得,她说的就都是对的,也喜欢把别人家的事情拿回来说,那你都喜欢把别人的事情拿回来说了。谁知道你会不会把自己家的事情拿到外面去说呢。

    “真没事,就是想回家住两天。”叶梓不喜欢说那些不好的事情,特别这事情还是自己的,她也不想韩啸为难。就她这事情要是跟自己妈说了,自己老妈肯定就不能淡定,那要是冲到韩啸家去闹算个什么事呀,还有几天就过年了,没必要。她就是心里有点堵,等过几天也许就好了。

    叶梓也不是故意的,她是想坚强来着,但是就是不知道怎么的,眼圈反正就是红的,这能躲过做妈的眼睛,王翠芬这就不干了,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呀,真的要急死我了。

    “你是不给我说实话是不是?我是你妈。你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我看你那个脸就是不对,那左边明显就是比右边大,还有点红,是不是韩啸欺负你了?你给妈说呀,你这个孩子,你不是没娘家的人,就算他们家住军区大院,你妈我是农民,我也不怕!”

    王翠芬这把叶梓给说得,你不说还好。一说叶梓那眼泪真的就在眼睛里面打转了,包都包不住,叶梓那往上看,使劲儿看都留不住。滚滚的就下来了,一旦开了闸就收不住了,扑到王翠芬的身上就哭呀,哭得呜呜的,那在韩家硬是坚强的没哭,这都委屈成什么了。

    “还真是韩啸打你了。真是反了天了,觉得咱们家打不过他是不是?”王翠芬这一看也觉得疼呀,她就是个农村妇女怎么了,你家看不上也不能说打孩子就打孩子呀,这仿佛就是打在她身上的。

    叶梓最后还是说了,说是韩啸妈给打的,这打还算是她白挨的,就把韩文青打孩子的事情给说了。

    王翠芬一听不干呀,你女儿打了你的外孙女,不管你是不是误会,你都不该动我的女儿,感情不是你生的是不是,说打就打,这儿媳妇就是不如女儿,那要是当时你知道是你女儿打的孩子你会不会动手去打?不用想王翠芬就能想得到,肯定白淑娴就不会上手的,大不了就说说她那个女儿罢了。

    “妈,你要干什么去?”

    王翠芬疼也不是白疼的,她这就是准备上门去找白淑娴说道说道了,也不等叶建国回来了,她自己就能上门去,她就不怕韩家还能打她,这不一开门,看见叶建国妈站在门口呢,这是得听了多久呀?听到多少呀?

    “妈!”王翠芬喊了一声,哎,这个时候也不是讲究老太太的时候。

    “妈陪你去,我就不信了他韩家还有理了,打了人还把人给送回来,这是瞧不起咱们家叶家是不是?”老太太耳朵贴着门就是没有听全,反正就是知道叶梓被打了,那被打了肯定就是叶梓在韩家犯错了,犯错了也不要把孩子给送回来呀,孩子不对你们老韩家就该好好的教呗,这送回娘家算个什么事呀,这是要离婚?

    老太太这人吧是有点重男轻女,但她同时又也有些护短,自己家的人别人就不能护短,还有个就是叶梓现在不能离婚呀,你现在读着大学,那韩家就能给你出钱,那韩家不是有钱吗?以后弟弟妹妹出来找工作什么的还得靠着你不是。也不怪老太太没有搞清楚,就没人给她说清楚呀,她就一直以为自己儿子现在开那个面馆是人家韩家出的门市,她根本就没有想到是叶梓给买的,叶梓自己赚钱买的,那叶梓那么点大个女孩子能有那些钱,说出来她也不能相信不是,所以她现在就有点矛盾,到底不能把韩家得罪了,她跟着去的目的一个是要个说法,另外一个就是不能让王翠芬冲动,叶梓肯定是不能离婚的。

    王翠芬哪里能想到老太太是那么想的,她就是觉得老太太年纪大了,不能跟着折腾,那万一过去要是说不好动手了,伤到老太太可怎么办,其实这就是王翠芬想多了,那住的就是大院,能真的动手?王翠芬觉得就是吵架也不行,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可是吵架的一个好嘴,那骂人的话就是能不重复的给你说上一个小时,泼辣呀,就拿叶梓爷爷来说,没死的时候就天天也叶奶奶骂,死了之后叶奶奶还骂,过年过节都到坟头上骂,骂你个老不死的。怎么就那样走了,躲清闲去了…

    “妈,你就不要去了,你在家里帮我看着点孩子就成了。贝贝一会儿醒了该哭了。”

    那到底还是孙子重要,老太太这就不准备去了,可她不放心呀,叫王翠芬好好的跟韩家说,不要闹大了。千万不能让两个孩子离婚,这把王翠芬给急得,怎么就说到离婚去了,她能眼看着自己女儿去离婚?

    叶梓拦了,那是真的就拦不住,王翠芬那个风风火火的就去了韩家,打的的,这个时候就是要快,不能为了省钱坐公交车。

    白淑娴那也是底气不足,自己确实就把叶梓给打了。打了人家的孩子,她还能怎样,看了看自己儿子,管不了那么多了给王翠芬道歉,就说了她也不是故意,当时不就是看小孩子脸肿起来了,有点激动,然后就冲动了一把。

    “你激动,你冲动就可以不问就打我们家叶梓,那要是当时在这里的就是你自己的女儿呢。你打不打你肯定就不会打!韩啸妈,这些年咱们两家怎么回事,我也是晓得的,不怎么走就说明了什么。我就知道你还是看不上我们家的,觉得我们是农民出生,跟你不是一个坎的是不是?”那王翠芬说着说着心里就酸,当时要不是为了叶荣读书,她还真就不能把自己女儿嫁到韩啸来,她这是自己想多了。其实当时就是叶梓自己愿意,他们家看韩啸也是个好孩子才同意的,不光是为了那一千块钱,现在觉得不好了,就觉得是因为叶荣那边的原因了。

    “妈…”韩啸站在旁边就喊了那么一声,喊的是王翠芬,他就想说自己妈肯定不能那样想的,尽管他觉得自己妈有可能就是那么想的,可现在不能去说那些不是吗…

    王翠芬就没给机会让韩啸说下去,这边对着韩啸就开炮了,“你还好意思喊我!你作为男人你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好,给这样的委屈受,你妈说打就打了,还打得那样重,是不是觉得我们娘家没人呀,我看你妈今天敢这样对我们家叶梓,那也就是看你的意思,你说你要好好的对我们家叶梓,你妈肯定就不能这样对她!”

    韩啸是个男人呀,他还是第一次觉得这女人就是不讲道理的动物,她这丈母娘怎么说着说着就说到是他的错了,他怎么就对叶梓不好了,他妈打叶梓的时候他又没有在现场,就是在现场他也帮不上呀,那打人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他冲过去都不一定能拦得下来。

    “那你想怎么样吧?”谁都没想到呀,这韩文青本来是在楼上的,这就下来了,还说这么一句话。

    这什么态度呀,打人的是你家,你还盛气凌人了是不是?你们还有道理了是不是?她想怎样,你们家打了人还不许人家娘家妈妈说几句了是不是?是不是他们叶家这边就不声不响的就最好?

    “阿姨,不是我说你们家叶梓,这就是不懂事,我妈又不是故意打的她,那就是个误会,怎么她回家就不给你说清楚呢?还有这做人家儿媳妇的就该顾全大局,你看着一有事情就往娘家跑,怕事情闹不大,别人看不见笑话是不是?我也不说我们家有多优越,但是在这个大院也算是有脸面的人,你这样上门来闹是个什么意思,当然了你自己刚才也说了,你是农民出生,我本来还没有看不起农民的,这不看到你这样,我也只能说我得离农民远点…”

    “文青,闭嘴!”白淑娴吼了,她这个女儿是不是不长心呀,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不管叶梓妈妈多没有素质,是不是农民出生,这都是你该说的话?那怎么现在都是长辈!当然好像文青说得她有点解气,这些年她白淑娴朝谁低过头呀,这不是为了韩啸吗?要不然她能道歉?她就是不道歉又能怎样呢?她确实不是故意的,就是故意的,也不能就道歉,打儿媳妇儿还打不得了是不是?

    “我还真是见识到了,韩啸妈,你这女儿是个人才,你这人才你就留在家里吧。”王翠芬也不想说了,还说个屁呀,刚才那韩文青是怎么说话的,说了那么大一堆了,你韩啸妈才喊停,不就是想等你女儿多说点吗?

    出去的时候叶梓妈妈就遇见韩奶奶扶着韩爷爷,张了张嘴,硬是没有出声,快步的离开了。

    “淑娴呀,我看那好像是叶梓妈妈,怎么就不留在家里吃了饭才走呢?叶梓这孩子你也是,怎么就不出去送送她妈。”韩奶奶这说完才现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再一看,叶梓怎么就没在客厅里?

    韩啸也是生自己二姐的气,你说事情本来就是因为你而起的,你好好呆在楼上不就对了,等叶梓妈妈气消了走了你再下来不就成了,他还能明天上门去把叶梓给接回了,这事情也就算完了不是。

    “妈,你就是对叶梓,对他们家太好了,现在他们家有两个钱就以为自己不是农民了是不是?咱们家就不该输那个气势,妈你刚才还跟她道歉,看看,妈和女儿都是一样的德行,这不是白道歉了。”

    “你能不能不说了呀,你看看你这个个性,…”白淑娴都在心里否定了,还嫁人呢,嫁给谁呀,嫁出去了就是这个性也不能生活幸福呀!

    “淑娴呀,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韩奶奶一看,自己在外面这几个小时家里是生事情了?

    “妈,你现在也别问我,我头疼。”白淑娴真是头疼了,她今天真的太没面子了,那叶梓妈之前在自己面前是个什么样子,今天又是个什么态度,关键是这次她还真的就在人家面前说不起硬话,这头疼就是给憋的给堵的。

    “妈,我这个性怎么了,我是帮你说话…”韩文青也不干呀,她又没有做错。

    “你们还当我不存在了是不是。”韩奶奶抓起茶几上的茶杯就砸了,她的问话怎么就没人理呢!一个个的当她是透明的是不是?(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