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79章 误打也是打
    第179章 误打也是打

    韩文青那就是没记性的,昨天你还当着人家丈夫数落人家呢,说人家跟别的男人好了,今天就变了个人似的,还主动给叶梓说话,这让叶梓都不能理解了,主要是韩啸二姐就没有主动找她说过话,她刚才说什么来着,说吃过早饭一起去逛街,她们两个能一起逛街?

    “二姐,我这也没什么买的,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叶梓这就是不想和她一起去了,她是真不觉得自己和韩文青真的就能处好。

    不去就不去呗,反正韩文青就是想给出来一个态度,她愿意搭理你叶梓,这还是她昨天晚上想了很久才得到的结果,她妈说得对,现在她还欠着叶梓的钱呢,要真的继续这样下去她忽然叫自己还怎么办,别看她现在酒楼的生意不错,可她就没有看到钱,也就看到账面上有个数字而已,她那个同学就说了,这钱现在不能分,得放在账面上,这个叫流动资金,随时酒楼这边要花钱都能拿得出来,所以每个月两人就开工资,一人五百,韩文青还觉得自己赚了呢,毕竟很多生意都是她那同学拉来的,她在酒楼就是混日子而已,当然到时候真要分红那还得她是大份,她给出的大头呀。

    韩文青就是个物无聊的人,开始的时候觉得去酒楼还能有点兴趣,现在就是一天去三天不去,她那个同学也而不挑她的理。

    “你怎么这段时间很少去酒楼呀,这赚钱就是过年前后,真的就忙得过来?”按照白淑娴的意思你就该守在酒楼里面,得管账,就是不管你天天在酒楼有多少生意,营业额的多少,赚了多少钱,你心里也能有个数不是。

    “我去了还不是那样,帮不上什么忙,我总不能去当服务员是不是。现在生意好,缺得最多的就是服务员,我那同学是个能干的,我就安心在家当老板就成了。”韩文青这是睡到差不多十一点才起床呢。大冬天的这么冷,你叫她出去忙活,她一个当老板的人吃多了是不是?

    “那也不能什么都不管呀?那万一要是…”那个万一白淑娴就没有说出来,她是觉得说出来就不吉利了,有的事情你不说还好好的。你一说了还真就能照着那样走,但是白淑娴还是就觉得自己女儿这个心态有问题,你砸那么多钱进去,你怎么能就呆在家里不担心呢,一口一个你同学,你真就那么信得过她?

    “妈,我的事情你能不能不管呀,我这么大个人了,心里能没数?”韩文青就烦自己妈这个唠叨的个性,更年期应该过了吧。怎么话还那么多,现在酒楼不是正常经营得好好的,赚钱着呢,就她在哪里担心来担心去的。

    白淑娴心里难受了,当初你回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找工作找不到,离婚了前夫那边又结婚了,你想回去也不可能了,要做生意我还帮着你借钱,你现在来说我管多了。好,那我就不管了,抱着蒋欣转身上了楼,韩甜甜这个小的她也不管了。留在楼下让韩文青自己带。

    韩甜甜点大个孩子懂什么,看见什么就抓,抓着还往嘴巴里面放,还流口水,韩文青看着就觉得孩子不爱干净,把孩子手里的东西一抢。甩着手就给了一个巴掌,那么小的孩子,皮肤嫩,立马小脸就肿了起来,这韩文青下手重了。

    “哇!”

    叶梓进门就刚好看到这一幕,心就揪着疼,你说那么小的孩子,直接就甩巴掌了,她是不喜欢韩文青,可孩子是无辜的呀,几步上前就把孩子给抱在了手里。

    “二姐!你怎么能这样打孩子?要是打聋了该怎么办?”叶梓那也是愤怒啊,你看着孩子脸给打的。

    韩文青看见孩子哭,她自己也愣了,她是不喜欢孩子,可她没想把孩子给打成那样呀,怎么就肿了呢,她自己就看不下去了,然后转身就跑到楼上去了,上去的时候就看自己老妈往楼下走,她也没有说明是怎么个情况,不说也就算了,关键是她自己还哭,她把自己女儿打了,也不知道她哭个什么劲儿。

    白淑娴不干了,自己女儿怎么还哭了呢?刚才她就听到孩子哭才出来的,这时候还哭呢,看看下面,看看自己女儿已经进了房间,还是先下去看孩子吧,一走近了就看清楚了,孩子脸肿着呢,也没问青红皂白的就甩手给了叶梓一巴掌,还用问吗,这不明摆着就是两个大人的事情影响到孩子了吗?

    “你怎么就下得了手,就算你再怎么不喜欢她妈,你也不能对着这么小的孩子下手呀,这孩子本来长相就不好了,你看看你把孩子给打成什么样儿了?你的心是黑色的吧?我就不知道你爸妈怎么教你的,也是我们对你太好了!”白淑娴问都不问就数落上了。

    韩啸进门看到的就是自己老妈数落自己媳妇儿,你说他刚才不就是在外面和大院里面的长辈说了几句话吗,就这么点时间就出问题了。

    “我没打孩子!”叶梓直接就打断了韩啸妈妈的话,要让她说下去她肯定能一直说,但她今天这一巴掌肯定就算是白挨了,韩啸妈妈错打了自己,自己能也打回去?

    “你没打,她自己就成这样了。”白淑娴抱着孩子把孩子的脸递到叶梓面前,然后就看见自己儿子进来了,“韩啸你自己来看看你媳妇儿都干了什么好事。”

    “我再说一次,这不是我打的,是二姐自己打的!”叶梓也是生气了,怎么能不问清楚就打她,说白了还是没有把她当成这个家的人,换做是韩文青,你说韩啸妈能下去一巴掌?

    “你二姐?她疯了吧…”白淑娴说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自己真的打错人了,自己那女儿还真就有可能干出来这事,然后自己也不管叶梓和韩啸了,抱着孩子蹬蹬蹬的又跑到楼上去了。

    “我说你没事打孩子干啥?”白淑娴现在也怨自己这个二女儿,刚才要不是她哭,你说她能跑下去就给叶梓一巴掌吗?她就搞不懂了,你把你自己女儿给打了。你还哭,你到底在哭什么?

    “我就是看她流口水看着恶心,还老吃东西,我就顺手那么一拍。我也…”说完韩文青继续哭,哭什么,哭自己的命苦呗,那孩子邋遢肯定就是随了她那爸爸了,基因问题呀。要是她没被拐卖,好好的和杨守群生个孩子,肯定就不是这样的。

    白淑娴有点无语,“那孩子有的长牙的时候牙痒就喜欢咬东西流口水,有的就不楼口水,你做母亲的怎么就能动手打她呢,这是孩子小不会记着你,等孩子大了,你再打她,她肯定就不能跟你亲的。”

    这都扯到哪里去了。白淑娴不是来安慰韩文青的,结果她看见自己女儿哭就没下去那个口,说到底还是儿媳妇儿不如女儿呗。

    “你怎么就哭上了?”白淑娴自己才想哭呢,刚才她可是把叶梓给打了,这下好了,自己儿子肯定对自己有想法了,就看吧,一会儿叶梓说了,韩啸肯定得找自己谈话。

    “妈,你说我命怎么就那么苦呢。怎么就遇不到个好男人呢,这孩子的爸爸也是不争气,要是她爸爸是个好的,我们好好的过日子。孩子肯定也能教好,但是我就是瞧不上他爸那个样子,脓包一个呀,妈你是没有看见,我现在想起来他那个样子我都觉得恶心,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流鼻涕,那鼻涕流出来也不擦,吸溜一下就又进去了,然后出来再吸进去,甜甜就是跟他爸学的,我看见她就想起他那个死鬼爸爸,…”韩文青就觉得自己这辈子毁了,毁在韩甜甜爸爸手里,现在韩甜甜还来折磨她。

    “哎,那不都过去了吗?等过段时间妈托人给你介绍个好的,以后日子肯定幸福美满的。”白淑娴现在就只能自己安慰韩文青,二婚幸福的人也有,但是生在自己这二女儿身上,她觉得有点难,不是她不给自己人自信啊,她现在看着韩文青这个体格,她心里对韩文青再婚这个事情就毛,谁愿意娶呀?愿意娶的条件肯定不能好,条件不好的韩文青肯定又看不上,想着脑壳都疼,太阳穴跳跳的疼。

    这边韩啸安慰叶梓呢,他也觉得自己妈这次做得不对,自己妈本来就是个很少打人的人,这次也是太冲动了,怎么不问就动上手了呢,叶梓脸上现在就一个巴掌印。

    “我做媳妇儿的也不能说你妈的不对,这次这打我也知道肯定就是白挨了,但是我希望没有下次了。”

    “肯定不能有下次,一会儿我就去和我妈好好谈谈,你要理解她,她就是心疼孩子。”刚才韩啸也看见那孩子的脸了,真的是下手重呀,甜甜的左脸真的就肿得跟包子一样,他这个当舅舅的看着也心疼。

    叶梓就说了,这几天自己肯定就不能住在家里了,大家看到就都尴尬,这就准备收拾衣服回娘家住几天,让大家都冷静一下。

    “你现在肯定不能回家的,你妈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我的,你要生气你就打我,我是我妈的儿子,她生上掉下来的肉,你打她儿子嘛,是一样的,肯定马上就能消气。”韩啸尽量温柔的笑着对叶梓说话,现在叶梓回家算个什么事儿,马上就过年了,难道让自己媳妇儿一个人回娘家过,而且现在脸上还有巴掌印呢,回娘家丈母娘肯定要问的。

    叶梓也是来气了,十分的生气,凭什么韩啸妈就那样打自己呀,一开始她想的就是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后来冷静下来了,不算了还能怎么着,那算了她也不想这两天呆在这个屋子里,总得让韩啸妈长长记性吧,她也是有娘家的人不是,所以这才要回娘家去,就算是回娘家过年也要回去。

    “你能不能别闹,我妈打了你,那就不是故意的,当时就是个误会,既然误会解除了,你就大度点成不!”韩啸哄也哄了,可你还不听,他这大男子主义就出来了,话说他在部队都是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人,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媳妇儿的份上,我能给你这样说好话,还叫你打我,不要我给你脸你就往上爬着来打我的脸。

    叶梓瞪圆了眼睛,她还要怎么大度,自己被打了不吭声也就算了,这还来说她?

    “误会?我怎么就误会了,你妈和我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凭什么就认为我能对那么小的孩子动手?我心肠真的就那么歹毒不成?说真的,其实能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就是你妈对我有偏见,你看看昨天你二姐都说那样的话了,你妈说了她吗?没有不是吗?这就说明她肯定是相信你二姐的话的…”说到这里叶梓就哭了,她自己真的就忍不住了,觉得委屈,其实她也才十八岁不到不是吗?

    叶梓还是回了娘家,不管大家会不会说她不懂事,她受了委屈就想起了她妈,就想在自己老妈的怀里给哭一场,她是真的就把王翠芬当自己亲妈了,本来也是这具身体的亲妈。

    韩啸是把叶梓给送到叶家去的,本来是进了屋的,结果事情一出来,解释的机会都没给他,王翠芬就把他给关在了屋子外面,他自己脸皮也没有那么厚,肯定就不能去敲门了,就算敲门进去说再多现在也是没用的,都是气头上。

    “她还矫情上了是不是,不就是婆母失误打了她一下吗?又不是要死人,怎么就不能算了?妈,看你找这个儿媳妇儿也不咋样?不顾全大局。”韩啸这边送叶梓回娘家呢,韩文青在家就给白淑娴上火药了。

    “你就少说两句吧,你还准备挑拨什么?这事情还不是因为你闹出来的,你现在就该帮我想想怎么安抚你弟弟吧,一会儿回来还不知道怎么说我呢,也怪我这手贱,怎么就动手了呢。”白淑娴现在就特别的后悔,当时就不该打人,现在好了,把人给打回娘家了。(未完待续。)

    ps:有关叶秋,我是这样去考虑的,她毕竟是个十多岁的女孩子,这个时候就是叛逆期,不管男孩子女孩子这个时候都是很重要的转折点,有的人性格或许会越来越好,有的人就死犟的去死胡同去了,叶秋就是那种死犟型的,呵呵,兮兮初中的时候还离家出走过,至于原因就不说了,后来确实饿得不行了,乖乖的回家。

    有同志说你能不能多写一点男主角,恩,这个意见提得好,后面尽量多些他,我有点想把韩啸给炮灰了,你们觉得呢?

    有同志说女主应该有大宅子里面的那些阴私手段的,怎么在这里都没有体现呢?哎呀,我也有点矛盾呢,要不要使用出来呢,古代也有善良的人的,以为男主,女主有点舍不得去做那些事情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