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78章 嫉妒把人给变笨了
    第178章 嫉妒把人给变笨了

    韩啸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你说她二姐是不是真的就是二呀,他现在是结婚了的人,和叶梓两个人在一个房间里面,就算是门没有上锁,你也不能直接推门就进来吧,幸好他和叶梓就都穿着衣服,要是没穿衣服或者两个人在做亲密的举动,那该怎么办?

    韩文青可管不了那么多,妈都躺在床上起来不了,你们两个还好意思关在屋子里面亲亲我我,她刚才推门进来看见什么了,看见韩啸给叶梓按摩呢,一个大男人家家的,不说女人给你按摩,你就那么低身份呀,用得着这样讨好她吗?不都是你自己的人了吗?

    “妈生病了,躺着呢,头疼。”韩文青把门哐的一声又给关了过去。

    一听自己妈不舒服了,韩啸哪里还能去计较韩文青哐门不哐门,赶紧的起来过去看自己妈,叶梓当然也跟着就过去了。

    “妈,你哪里不舒服,咱们去医院看看?”韩啸说话的生意很轻尽量的柔和,毕竟是自己的妈。

    哪里不舒服,心里不舒服了呗,看见你给儿媳妇儿做按摩,她嫉妒,可这话她是肯定就不能说的,说出来像什么话,难道她就不想儿子和媳妇儿这样好下去?可是她脑子里面就是一直有那个画面,重复了又重复,就像是要雕刻到她脑子里面一样,刻得她头晕头疼。

    白淑娴最后就说自己是感冒头疼,多喝点白开心水也就行了,反正就是不吃药也不去医院,她本来就没病你说去什么医院吃什么药,她要是吃药不就是自己折磨自己吗?

    韩啸这边能说什么,赶紧的就给倒水,楼上楼下的跑,还给自己老妈灌了一个热水袋子放棉被里面暖着,又伸手去摸摸自己老妈的额头,觉得不烫这才放心下来。平时他在家的时间就不多。这些年自己妈的身体也很好,他想敬孝也没什么机会,这回是自己在家,那就想对自己好点。

    韩文青看着不是那样的呀。那伺候公婆本来就该是儿媳妇的事情,你叶梓怎么看着就都动都不动一下呀?觉得丈夫的妈妈不是亲妈是不是?她就特别看不惯叶梓娇气那个样子,其实她就没有想想她自己,她还是亲女儿呢,她妈的钱花多少花她身上呀。可也没有看见她干了什么孝敬的事情出来。

    那白淑娴是躺下来,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呢,王妈要准备晚饭,孩子就得有人带不是,两个孩子一个人也看不过来,韩文青就说叶梓你下去带孩子吧,反正你在这里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跟个木头人一样,在这里光看有什么意思,现在就是自己老妈和孩子们说话的时间。你自己就该到楼下去带孩子。

    叶梓什么也没说就下了楼,那带孩子就带孩子呗,反正也不是经常带,就是两个孩子一起带有点带不好,大的那个走得稳就到处跑,到处翻东西,小的那个走不稳叶梓还得时刻的跟着。

    “二姐,你要不也下楼去看着孩子吧,两个孩子我怕叶梓一个人带不过来。”韩啸看着自己老妈的样子好像有话跟自己说,但是又不好说的样子。就知道这个事情不能当着二姐的面说。

    “怎么她一个人就带不了了,两个孩子就都能自己走路呢。”叫韩文青自己带孩子,她根本就是不想带,她就是不愿意看着自己那女儿。觉得长得像她爸爸有点讨厌。

    这边叶梓跟着小的这个在客厅里面走,眼睛还得看着大的那个,大的那个也是太调皮了,什么不好玩,想去玩插板,看见插板上有洞。就伸了小手指头去想掏,把叶梓给吓得哟,赶紧跑了过去把孩子给抱在怀里,还对蒋欣小宝宝说那个危险不能动,可就这一会儿工夫,小的那个摔了,自己爬沙给摔了下来,叶梓根本就想不到一个孩子动作怎么就那么快,刚才还在地上呢,这一会儿时间就爬上了沙还从沙上给摔了下来,并且是额头着地,叶梓赶紧把大的放下去抱起来小的。

    韩甜甜这回可能就是摔得疼了,张着嘴巴,张了三次才哭出来,那是哇的一声,眼泪滚滚就来了,脸憋得通红,那额头上的包这个时候也凸起来了,特别的明显,红色中还透着青还有点破皮。

    听见哭声,家里的大人就都出来了,就是白淑娴都从床上给爬了起来往楼下跑。

    “你还能干什么?带个孩子都能给摔成这样?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呀?”韩文青看见是自己女儿哭,那额头上还掉着个包,不分青红着白就开始骂了,就没有想着这个时候把孩子给抱到自己手里,当妈的安慰一下,就知道在哪里数落叶梓,她本来苦于找不到机会说叶梓呢,这不机会来了,肯定就不放过了。

    “我就知道你肯定就是故意的,你就是看我不顺眼,就因为在北京那次的事情是不是?不就是借了你点钱吗?又不是不还,还有你跟那小伙子是怎么回事,你自己不知道呀,我就是给撞见了,要是没撞见还不知道你们能干出来什么事情呢,我就知道你是为这个事情记恨我呢,你记恨的可以呀,你朝我来,你对着个孩子算什么事?她虽然长得不好看,可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你这就是折磨我呢。”韩文青就是找事,说真的她还真就没有把韩甜甜当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看,平时抱都很少抱。

    白淑娴把孩子从叶梓手里给抱了过去,看着孩子额头上的那个包,她心里也不好受,虽然说这个孩子长得普通,但怎么说也是自己带了几个月了,有感情了。

    “二姐,叶梓她也不是故意的,孩子就是自己给摔了,小孩子哪里有不摔跤的,你别看额头上那个包有点大,小孩子恢复快,过几天就能好。”韩啸肯定是不会跟着自己二姐去责怪叶梓的,本来就不是故意的,而且没看见叶梓都低着头不说话了,她二姐说得就越来越过分了。

    “你当然这样说哟。孩子不是你生的,不心疼,要是你的女儿,到时候你看看你还会不会这样说!我看你就是心疼媳妇儿。帮着她说,她就是做错了也不许我们说,我看你就惯她嘛,看把她给灌成什么样子,今天她敢让甜甜给摔了。明天就能干点其他事情出来对付我!”韩文青也不管那么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把韩啸都给骂上了。

    “都说的什么话!还有完没完了!”白淑娴抱着孩子就开口了,她本来不想开口的,也想让自己女儿说说叶梓的,可自己女儿说的那些都是什么东西呀,怎么还扯到韩啸头上去了,真是蠢得可以。

    “妈,你们就都惯着她!”韩文青吼完就跑楼上去了,吃晚餐都没有下楼。

    其实韩文青就是心里不平衡了。韩啸和叶梓回来这段时间就尽在她面前表现恩爱了,不知道她现在是没有老公的人呀,没男人疼没男人爱的,自己每天还要上酒楼去守着,回来的时候也是自己一个人回来,连个接的人都没有,真的是孤单得可以。

    前两天就看见叶梓吃酸辣粉了,叶梓就说了那么一句想吃酸辣粉,韩啸说我陪你出去吃呗,叶梓说外面冷不想走。韩啸就说要给她买回来吃,叶梓也说了不用的,可韩啸等叶梓干别的事情的时候就悄悄出去给买了回来,叶梓那个开心得可以。也没有问韩文青吃不吃,一个人就坐桌子上吃起来了。

    其实也不是叶梓不问,就是有一次韩啸给买小笼包回来给叶梓吃,叶梓就问了韩文青,当时韩文青怎么说来着,说她要减肥。除了吃饭时间,其他时间就都不要吃东西了。既然你都那样说了,那叶梓就想以后吃东西就不喊了,结果这不喊吧,人家还挑理你为什么就不喊一声呢,就算不吃你也该喊一下是不是,没规矩。

    “别听你二姐乱说,她这个人就是口不对心,心里肯定就不是那样想的,你别去计较她。”白淑娴这次也看出来叶梓不高兴了,你说在家里被人当着面就说自己和男人不清不楚的,是个人肯定都不会高兴,至于有没有那个事情,白淑娴觉得自己还是保持怀疑态度。

    “你们两个看着蒋欣,我上楼去看看你二姐。”白淑娴一边说韩文青口不对心的,一边又上去安慰自己女儿,你说叶梓能怎么想,亲女儿怎么做都是比媳妇儿对不是。

    白淑娴上楼就把韩文青给说了,说你是不是傻呀,你就算心里是那样想的,你也不要说出来,你看到的也就那样,你又没有看到人家两个人干点什么出来,你张口就说,得罪叶梓不说,还把你弟弟也给得罪了,也是韩啸当兵的素质高,换个人管你是不是亲姐姐,肯定得跟你动手,你还觉得你自己说得对,揭露了出来等你弟弟表扬你呢?

    “那许她做就不许我说了?”韩文青就是嘴硬,她就觉得自己没有错。

    “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他们两口子的事情,上次那个事情你弟弟又不是不知道,既然两个人没什么,那就说明事情给说清楚了,你今天又提,不是让韩啸觉得你是在造谣吗?我和你爸爸年纪大了,以后我们两个不在了,能帮你的人还不是韩啸和文君,韩啸这边还不是得看叶梓的,你现在就把人给得罪狠了,以后可怎么办?”

    “照我看那叶梓就不能要,看看长得那个狐狸精样儿,到哪里都能招惹男人,这女人漂亮了就不行,你看吧妈,韩啸这是在北京读书,周末两个人有时间在一起,以后韩啸回了不对,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少了,你看叶梓能不能给干点什么事情出来嘛,与其以后献丑,还不如现在两个人干脆就算了。”韩文青就是嫉妒叶梓,嫉妒人家身材好,皮肤好,年轻,青春有活力,那酸辣粉那么辣的东西吃了脸上都不长痘痘的,皮肤还白里透红的,她看着就烦,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倒腾护肤品弄她那个脸了,你说你有好东西怎么就不想到点你男人的姐姐呢,要和二姑姐搞好关系不就得拿点好处出来吗?

    “我说你真是犯傻了!别样不好,怎么就想你弟弟离婚了,离婚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别忘记了,你开酒楼还是叶梓借的钱给你呢,以后这样的话千万不要再说了,当着叶梓的面就更不能说了。”白淑娴真是对自己二女儿刮目相看,怎么什么话都敢说,你弟弟的婚姻是你能说了算的?

    “那开始的时候你不是也是那样希望的吗?”

    白淑娴一听自己女儿说话就翻白眼了,不说话了,她那个时候不是看不上叶梓吗?可今日不同往时,叶梓现在是名牌大学生,自己还能赚钱,和人合伙的公司都开到了广州,那服装公司还和香港人做生意呢,以后叶梓给她生了孙子,那钱都是她孙子的,他们家以后就都好好的,这样的儿媳妇儿她能不要?又不傻。

    叶梓心里就委屈了,她是个人,被人当着面说自己跟男人勾搭,还是当着自己老公的面说的,就算脾气是好,可今天也忍不住了,当时就是看在韩啸和白淑娴的面上没有作,晚上两口子就屋子的时候叶梓黑脸了。

    “不是我挑二姐的毛病,今天她说这话真是把我给伤了,没有的事情她说了又说,我知道她看不上我,不喜欢我,我也不指望她喜欢。在这里我就把话给你说清楚了,以后她要是再有什么事情求到我头上,我肯定是不帮的。”叶梓没有说韩啸帮不帮,反正她是肯定不会和韩文青好的了。

    韩啸能说什么,夹在中间他也有点为难,就觉得自己二姐傻,当时是摔的她生的孩子,但是不是故意的呀,你说你表现得大肚点,叶梓还能有点愧疚,对你能比以前好,两个人就着这个就能把关系给搞好了,二姑姐和自己媳妇儿关系好,这也是韩啸希望的不是,可现在直接就给砸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