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61章 见好就收
    第161章 见好就收

    北京那边也没有香港才娱乐周刊,韩啸是不相信叶梓会跑到香港去和别人抢男人的,但叶梓确实又丢下他一个人去了广州,看看这个国庆节都是他一个人在家里无聊着过的,韩啸现在就想去香港那边找叶梓,他自己对自己说不是为了去问清楚,就是想问问是怎么回事,他的老婆怎么就和香港后门贵公子扯上关系了,什么时候认识的呀?

    你不出门不带表别人不会找上门来吧,第四天就有什么自称是星探的人给叶梓的房间打电话,问叶梓有没有兴趣做明星,说只要叶梓愿意出道作明星,有人能捧她,她就能比王嘉莉还红,可以做新一代的玉女掌门人什么的,叶梓说自己没兴趣就把电话给挂了,可人家不死心,中午打了下午打,下午打了晚上又打,最后逼得叶梓把电话线给拔了。

    最后叶梓还是在石凯的帮助下离开了香港,至于以后新闻继续怎么写她,她管不着了,这次香港之行真是太不愉快了,回到广州,叶梓当天就买了票回北京,韩啸到机场去接的她,只是怎看着见到她不太高兴呢?

    “你怎么了?”

    “听说你去了香港?”

    叶梓一听就猜到韩啸肯定是知道了,那等人来问还不如自己主动的先说出来,叶梓就把自己去香港生的事情给说了,说了之后韩啸把车直接就开到了路边停了,他干嘛呢,下车抽烟也不说话,他其实很少抽烟的,可以说是以前都不怎么抽烟,他就是心烦的时候才抽烟,就是这两天他太心烦了,抽得多了,觉得烟是个好东西,可以让自己安静。还能把自己的手指头给占据了,这样不就不能动手了。

    “你踢门干什么?”叶梓就不明白了,她到底干了什么见不得认的事情,她在这件事情上也算是受害者好不好!

    韩啸有些憋。他不踢车门,难道能把人给拉出来踢一顿

    “你要去广州,让我一个人呆在家里,我说什么了吗我宠着你,我什么也不说。我也不说跟着你一起去的话,那是因为我觉你是个有分寸的女人,可是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听说你都上娱乐头条了,在香港那得多风光呀!”韩啸深吸了一口烟,不顺,还把自己给呛着了,咳嗽得厉害,厉害到什么程度呢,不知道的都以为要咳出血来了。

    “你没事吧,不能抽烟就不要抽。”叶梓从车里拿了一瓶水递给韩啸。他没有接,就那样看着叶梓,眼神有点渗人,这让叶梓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做了亏心事一样,不喝就不喝,叶梓也是赌气,自己把瓶盖给拧开大大的喝了一口,然后上车关门,自己坐在车里。

    韩啸扔掉烟也上车,关门。赌气的说了一句,“我的事情要没管!

    “你到底在生什么气,我都给你说了那个上娱乐头条的事情都是误会,我和磐石集团的石凯先生根本就不是上面写的那种关系。就是那被拍到的我和他晚上出去的照片都是有方天信在场的,只是拍照片的人呢故意没有把他拍进去而已,而且当时我们三个人是去吃饭,至于后来那女明星找上门来,那也是她误会了,还有为什么我要跟你打架。我总不能就站那里不动,挨打吧!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要生气我也没有办法了,我以为你能安慰我的。”叶梓还被人打了呢,脖子上还有一条抓痕呢,当然她给自己配了一条丝巾。

    “你不知道我在生什么气?”韩啸越是生气。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现在就看你有些无理取闹,多大的男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平时你不是很成熟的吗?”

    韩啸觉得叶梓变了,变得越来越不依靠他了,不在乎他了,要是在两年前,这个女孩子肯定不能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他现在有点怀念当初那个稍微有点胆小的女孩子了。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人终于还是要长大的。

    “叶梓你能不能在有需要的时候第一个想到我?比如说这次生的事情,我不喜欢这样的事情从别人口里听到,那种感觉很不好?你知道当时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我是不相信别人说的,但是你没有给我电话,我在家里等,我等着,还不能随便找个人倾诉,我憋着,一直到刚才我接你,我什么话也没有说,我就等你自己主动给我说,可你根本就不把这个事情当回事,在我眼睛里你就当我不存在,要不是我刚才问你,你会给我说吗?你自己摸着你的心问问看你到底是不在这样想的!”这话是韩啸稳住叶梓的双肩说的,这就是他生气的缘由,他希望自己是被依靠的那一方,他希望自己的爱人在有需要的时候第一时间能想到他,哪怕他真的就帮不上忙,但像这次生的事情,他可以在第一时间飞到香港那边去和她一起,站在媒体的面前,别人还能说什么呢?可是她没给自己打电话,这表明就是不想自己去,自己没什么好依靠的,那还有什么说的,可就是没什么说的,他心里才难受,憋着难受。

    韩啸说完之后放开了叶梓,目视前方尽量不去看叶梓,他承认现在自己是爱着这个女孩子的,他担心她会说出什么不动听的来,他也怕自己会受不了失控。

    叶梓轻轻的从韩啸的侧身抱住了他,说:“对不起。”

    夫妻就是这样的,说开了,只要问题还不是很大,立马就能是艳阳天。韩啸在这件事情上也就是要个态度,他不是说叶梓就真的做错了,但他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越大的男人又的时候就越是像小孩子,你得顺着他来,给了他想要的,那这事情也就过去了。叶梓去抱了韩啸,这在他看来她就是给自己服软了,他一个大男人的还能计较到哪里去

    “老公,我饿了,那几天没吃好,没睡好,咱们去吃北京烤鸭吧。我才吃一次就喜欢上了,喜欢那种油滋滋的味道,喜欢面皮里面裹上甜面酱还有大葱!”叶梓撒娇似的说道,用手指尖刮了刮韩啸的手心,痒痒的。酥麻的,能通过神经传导摸到你的心尖尖,韩啸瞬间就被迷惑了,反手就把叶梓的手给握了,什么?流氓我拉自己老婆的手正大光明。

    “吃了大葱。你还想不想我亲你了,咱们都多久没亲了?”

    叶梓,脸爆红中。

    最后两人还是去吃了北京烤鸭,谁叫叶梓喜欢吃呢,喜欢吃,咱就吃呗。

    “那你还想怎样?”石凯有些讽刺的看着王嘉莉,“玩就玩,难道你还觉得我们两个还能有真感情,想得到美!这钱给你你就拿着,不拿白不拿是不是?”

    桌子是放着石凯刚才给开的一张支票。上面的金额他觉得自己算是对得起她王嘉莉了,另外换个人能给这么多钱?你当你的b上镶着钻石是不是?如果这样还不知足,那就空着手走就是了。

    “凯,我不要,我只要你,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够,所以从来都没有想过能够嫁给你,我只要留在你身边就好,难道这也不行吗?”不愧是玉女,王嘉莉哭起来确实更一般的女人不通。楚楚动人,那眼泪都是一滴一滴的下来,绝不会弄花脸上的妆容,也不知道这是练了多久。可惜了她不认识琼瑶阿姨。

    “留在我身边没有问题,可你得静静的对不对,以前的我都不说了,光看这几天,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事,哎。嘉莉,不是我不想留你,是你自己做得不够好对不对”

    “凯,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以后改还不行吗?”王嘉莉有些着急了,她要是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打死她也会忍住了,喝酒不能麻痹自己,就是吃安眠药也要让自己安静下来。

    “嘘…”石凯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搂着王嘉莉的肩膀,拿了桌子上的支票放在她的手里,“拿着,真的不要太客气了,你跟了我一场,应该的。”

    石凯这就算是给你王嘉莉面子了,你要是还在哪里奢望点什么,别怪他翻脸,见好就收最好。

    王嘉莉最后咬了咬嘴唇终究是没有把手里的支票重新放回到桌子上。

    “这就对了嘛,以后好好的演戏,我看好你哟…”这是石凯对王嘉莉说的最后一句话。

    王嘉莉带上了墨镜,从办公室出去,她任然是哪个趾高气扬的明星,心里想着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当我是玩物,难道就不能算成也是我玩你!

    石秋丽看着杂志上这个自己还有印象的女孩子,她能说什么好呢,这女孩子还真和自己家有缘分呢,先是救了老太太,现在又和石凯闹绯闻,不管真假,反正这个事情是不能让老太太知道。呵,难怪不要自己的报答,吊着石凯那么大个凯子,她什么没有…当时她还真是小瞧了她呢,以为人真的就那么凡脱俗,哎,仙女也是要吃饭的对不对。

    看了一眼趟在垃圾桶里面被撕碎了的娱乐周刊,石秋丽想这个女孩子最好也要像石凯的众多女人那样昙花一现就好,不要太突出哟。

    韩文青的大酒楼已经在开始装修了,装修就装修呗,她把韩文君给带酒楼哪里去,说什么叫自己大姐给拿拿主意,看还有哪里需要添加什么的,这就惹事了,没事作,给白淑娴找事呗。

    韩文君之前不知道韩文青要开酒楼,她这一搞把韩文君弄糊涂了,自己妹妹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弄酒楼?这酒楼这地段得花多少钱租,韩文青离婚那点钱她是知道,但是也不够呀,韩文君想来想去就想到自己老妈身上去了,这心里就难受,能不难受吗?同样的女儿,这对待怎么就不一样呢,当初自己说要买房子,自己老妈说没有,要真的没有也就算了,就是有不借留给韩啸她都认了,韩啸是儿子对不对,可这给韩文青开酒楼是什么意思,瞬间自己的妹妹靠着自己老妈就成了老板,自己还是个拿死工资的人,她能怎么想。

    “大姐,你倒是给句话呀,你看我这酒楼好还是不好呀?”韩文青现在就是炫耀,从小她就喜欢喝韩文君比,小的时候比穿的比长相,大了比老公比夫家,现在她夫家老公都比不了,还不允许她比钱呀,虽然大部分的钱也不是她的。

    “挺好的,文青,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自己看着哈。”韩文君逃也似的就走了,她去哪里,去找自己老妈白淑娴。

    白淑娴这心里把韩文青给骂了,骂她是个棒槌,真是不给自己省心,现在怎么办,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怎么办?帮了这个不帮那个?韩文君跑她面前怎么说的,说妈你既然现在有钱当初为什么就不借给我买房子呢?白淑娴当然还是说自己没有呀,最后还是给韩文君说了这钱是韩啸那边给借的,那韩文君又把叶梓给恨上了,亏她当初还没有像韩文青那样冷言冷语的对新进门的叶梓,可你看看人家是怎么对她的,当初她不也给叶梓借钱了吗?可人家说没有,她没借成,看看,转身就借二十万给还对她不好的人。

    “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不是你弟妹在广州那边和人打火开了一个厂子吗?可能是赚了点钱吧?”白淑娴哪里关得住话。

    “什么?叶梓都有厂子了?那钱肯定不能少了,妈,既然她能借钱给老二,那我这边你得帮帮我,我真的实在太想搬出去了,我心里憋屈呀,您不知道那温秀秀也和我一样生的个女儿你是知道的,可她凭什么在家还是什么都不做呀,蒋毅妈还给带孩子,一家子也不给家里交生活费,蒋毅妈就是折磨我了,我就是要搬出去住给她看看!”没有房子搬出去韩文君也就忍了,现在有希望有自己的房子,她能不抓住这个机会?(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