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56章 恨谁还得靠谁
    第156章恨谁还得靠谁

    白淑娴差点没有被韩文青给气死,你都被拐卖过一次了,你还不长记性是不是,说走就走,着年头路上不安稳,要是又遇上了怎么办?当然这是白淑娴想多了,不过她是真的担心,这边立马就给韩啸那边去了电话,韩啸能有什么办法,只有去车站接,没开车去接,当时就说让韩文青住旅馆吧,可她不同意,说你在北京这边买了房子不住,住什么旅馆,是不是怕她以后吃不起饭要饭上门呀,韩啸被说得没有办法,只好把人给领到了北京的家里。

    “啧啧啧,韩啸,你这房子花不少钱吧。”韩文青能看不出来,这房子的地段,这装修这摆设家具什么的,都不是便宜货,不要点钱能整得出来这效果?她就往那沙发上一坐,屁股底下的感觉那就是不一样的,不是便宜货。

    “姐,你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你知道不知道妈在家都担心死了,二姐你也不小了,能不能让大家别这么操心你?”韩啸没有去回答韩文青的问题,在他眼里这算不上问题,韩文青也不需要知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韩文青也不是真的就那么想知道价钱,难道她能算不出来,算不出来还不能猜个大概,但她就想从韩啸嘴巴里面知道。

    “姐,咱能不能说点正经的事情,你什么时候回去?你来北京干啥?”韩啸真是被他二姐给气死了,他还是请假出来接的她呢。

    “正经事?你现在有钱了,就不把我这个姐姐放在眼里了,你看看你这一屋子的东西,包括这房子。怎么也得花上几十万的钱吧,有享受的钱,难道就没有钱借给二姐?韩啸我觉得你以前可不是个吝啬的人,自从和叶梓结婚后才变的吧,你守财了,好样儿的,你都忘记小的时候姐姐是怎么对你的了。姐姐身上有一毛钱那都是给你买冰棍吃。姐姐我看着,现在呢…”韩文青是闭着眼睛说的,好像在回忆小时候兄妹之间发生的事情。说得差不多了,表情又变得痛苦起来,不愿意睁开眼睛看到现实。

    “姐。”

    “你别叫我姐,我要真是你姐你能不帮我。就那么点钱,你自己说那钱对于你来说算多吗?说白了你就是舍不得。我这次呢来这里肯定不能白来,你把钱借给我,我当面给你写个欠条,我加倍的还给你。成不?”韩文青动了动屁股,其实她一个人来这边也是鼓起了勇气的,她想发财。急切的想发财,她去深圳没发财被拐卖了。这次回来她都要发财,她现在想得很简单,靠不着男人了,她就靠钱,这个可靠。

    叶梓进屋的时候就看见韩文青坐在沙发上,韩啸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两个人现在没说话,不过看韩文青的样子是哭过了,二人可能是听见开门的声音,都朝门口看来。

    “二姐来了?”这招呼不得不打,叶梓一边换鞋一边叫人。

    “恩。”韩文青似乎有点尴尬,前两天她还说叶梓恨她呢,现在又跑到人家里来。

    “出去吃饭吧,家里也没有买什么菜。”其实不是菜的问题,叶梓不怎么会做饭,她也不想下厨做饭给韩文青吃,韩啸一个大男人在他姐姐面前下厨也不大好。

    叫韩啸怎么说,他是各种道理劝说他二姐都不管用,人家就咬定了一点,要借钱,并且给韩啸发出的信号就是他不借,那她就不回去,就在北京这地儿呆着了,在这边她能去哪里,没地方去,那就只能住在这里,韩文青就说了,要么借钱,要么她就住在这里在北京找工作,小时候她照顾韩啸,给韩啸擦鼻涕擦屁股那些事她就不说了,现在理应韩啸照拂些她,她现在就是个离异的女人,要是她弟弟都嫌弃她,那她活着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叶梓还是个大方的人,之前的事情她就当是韩文青间歇性精神病发了而已,现在只是正常了而已,之前她是精神病,就不能和她计较不是,就是不知道这次这么大老远的她来干什么,不会是为了借钱吧?

    三个人晚上去吃的北京烤鸭,叶梓也是第一次吃,其实早就想去吃了,不是没有时间,只是一个人吃着也没什么意思,也想过找寝室里面的同学去吃,她就提过那么一次,大家的反应不怎么强烈,主要是都忙,胡梦婷有男生追了,忙着打扮,吕晓梅找了个洗盘子的工作,放学后就要去打工,也忙,陶爽呢要赶着和高中同学们联系感情,有时间就跑别的学校,或者别的学校的同学过来找她,更忙,所以这样说来也就叶梓一个闲人,她真没有事情干,中间孙少宇来找过她一次,说孙爷爷用了她的膏药贴感觉不错,问她还有没有,顺便请她去家里吃饭,她给了膏药贴给孙少宇,没有去人家家里,孙奶奶的客气她是看出来了,过头了,那她自己就不能招人讨厌。孙少宇仿佛有话要说,她没给机会。

    北京烤鸭韩文青也是第一次吃,味道儿确实不错,也就多吃了点,她才不管那么多,减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再说了也不是天天这样吃对不对,是以三个人就吃了一只烤鸭,外加其他的小菜,期间韩啸说不让喝酒,可韩文青偏要喝,还喝得不少。

    韩文青一个人喝了两小瓶的二锅头,吃完喝完就开始说胡话,说自己命不好,嫁个男人没有本事,她出去赚钱吧还被拐卖了,就是生孩子上天都不眷顾她,生个女儿一点都不像她,一个字丑,两个字很丑,被救回来之后就说自己已经离婚了,她都不在场怎么就离婚了?其实韩文青这就是埋怨白淑娴了,她也不想想看,她那个事情能瞒得住,你生过孩子和没生过孩子这差别多大,能把杨守群当傻子。她其实就该感谢她妈提早给她做主离婚了,不然她能捞到那七万快钱,这年头七万块钱在蓉城一般的地方都能买一套房子了。

    “韩啸呀,你要是还真吧我当姐姐,你就拉扯我一把,我也知道你家的钱不是你赚的,不管是谁赚的。那都是你们两口子的共同财产。你能做主,我也不是要,我就借。赚钱了去加倍还给你…”韩文青是韩啸扶着出来的,韩啸一个人也就够了,用不着叶梓,她也不怎么想靠近一个喝醉的人。味儿重,可叶梓跟在后面也不远。韩文青说了什么她听得清清楚楚,按照她的性子就借了,她嫌麻烦,也不想韩文青住在自己家里太长时间。她不是很喜欢韩文青这一点很重要。

    韩啸转过头去看了叶梓一眼,他知道她肯定听见了,叶梓看见韩啸看自己。对着他笑了笑,其实能用钱解决的事情不算什么大事情。她就想图个清静。

    说实在的叶梓同情被韩文青被拐卖那一小段,之前和之后的她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同情的,之前你韩文青能说你不幸福,你不生孩子你夫家说什么了吗?没有吧!现在回来了你住家里,娘家妈给你带孩子,你兄弟两口子说什么了吗?没有吧,不能说你生活得没有保障,是太有保障了,那现在就不知足了,要大动作了,还嚷着要你兄弟管,哎。

    一阵风吹过,韩文青吐了,吐了韩啸一身,韩啸只是皱一下眉头,没有厌恶的表情,那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姐,就是有点傻,现在比以前更加的不讲道理了,幸好是自己开车出来吃的饭,不然这样还真的找不到可以载他们的出租车。

    韩啸的意思是让叶梓去给韩文青洗洗或者擦擦,他一个大男人很不方便。叶梓能怎么办,她不去谁去,给韩文青洗澡肯定是不能了,她那么重,现在软得又跟泥巴一样,弄得进浴室,恐怕都弄不出来人,就擦擦呗,期间韩文青还睁开过一次眼睛,不知道她看清楚是叶梓没有,反正嘟囔了几句后就睡了过去,叶梓直接把她外套和长裤给脱了盖了被子,要换衣服她是不行了,力量有限。

    “睡了?”

    韩啸还是找叶梓商量了,这个口确实难开,主要是金额比较大,韩啸就说要不借五万十万的给韩文青吧,亏了他来还能给叶梓补上,叶梓就笑,说你拿什么补上?你的工资津贴本来就该她这个妻子来支配,难不成你要额外去卖身不成?叶梓说出这个话就后悔了,主要是她在韩啸面前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样的玩笑其实也没有什么,她就怕韩啸觉得她变坏了。不过韩啸倒是真没有注意。

    最后叶梓还是说就借二十万吧,不然韩文青肯定不干的,不干她就不走,叶梓肯定受不了她,就这一次,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叶梓可不管,韩啸也说肯定不能管。

    两个人也没有什么时间亲热什么的,韩啸是请假出来的,本来应该晚上十点之前就回学校报到的,现在回去估计都晚了,晚了也得回去,亲了亲叶梓的额头,算是感谢她了,开了车回学校去。

    自从那次孙少宇和李子茜讲明自己不喜欢她之后,李子茜回去就生病了,还断断续续的,不是咳嗽就是感冒,反正就是不好,最后居然还去了医院挂水输液,医生看她这病怎么老是反复,就问陪李子茜的妈是怎么回事,不应该啊,就是简单地感冒,怎么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呢,这医生也是熟人,不然还能问那么多?

    李子茜的妈妈也上了心,后来就发现什么,发现李子茜天天晚上折磨她自己,用冷水洗澡,洗澡完还不给擦干身体,就那样*的让电风扇对着自己吹,你说这样能好?也是平时她吃得好身体好,到现在都直是感冒,还没有发烧。

    “茜茜,你这是不要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发生了什么事情,李子茜受不了孙少宇不理她了,也不是不理她,如果当成是普通朋友来处的话,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孙少宇肯定还能对她说说笑笑,但是她要的不是普通朋友关系,所以就难办了,说白了不是不理她,其实是不要她,人家不要你,你能逼着人要你?

    “你生病他就能喜欢你了?你真是个傻孩子,只要他还没有结婚,都是有希望的,咱们两家门当户对的,大人都同意的事情,你又有什么好担心的。”李子茜妈妈根本就没有想过还能有其他女孩子能越过她家李子茜配得上孙少宇的,李子茜和孙少宇站在一起那就是金童玉女。

    “可是我想他来看我,主动来看我。”这就是李子茜自虐的目的了,她就是想知道在孙少宇的心中到底还有没有一点她的地位,不过都好几天了,孙少宇没有来看她,她有些失望,她不停的安慰自己说也许少宇还不知道呢。

    “傻,让他来看你这还不简单,你可以装病,用得着把自己身体整垮吗?”还是李子茜妈妈聪明那么一点点。

    当天孙少宇就接到自己奶奶的命令,让去看看李子茜,说是病了,病得不轻,人都瘦了一圈云云。

    孙少宇也就是个大男孩,还和李子茜算是一起长大了,他没有多想,既然李子茜生病了,那他就去看看呗,看还不是一个人去看了,把郭帅给叫上一起了。结果去之前也没有先说,去了就去了,保姆给开门进去就看见李子茜坐沙发上看吃水果看电视呢,哪里像个病得不轻的病人。

    李子茜一看是孙少宇,她兴奋得都忘记装病了,跳下沙发就奔人去了,本来想来个拥抱的,结果让孙少宇一让,后面的郭帅给露了出来,居然还忍着笑,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是病人,赶紧的扶着头,说自己重感冒,头晕。

    “少宇哥,你留下来吃饭吧,怎么才来就要走?”孙少宇都没有换拖鞋,直接转身就走人。

    “李子茜,你这次完大了。”郭帅可说的是实话,孙少宇最讨厌别人搞小把戏欺骗什么的,这次对李子茜的看法那是彻底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