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55章 借钱的祖宗
    第155章借钱的祖宗

    白淑娴其实很想给叶梓开口要点钱的,但是她又不好意思,别以为她不明白,那钱是叶梓一个人赚的,没自己儿子什么事情,上次她股票亏了的钱都是叶梓自己给贴的,现在她手里还有点钱,但是确实不多了,这手里没什么钱,那就心慌。她还操心,操心什么呢,操心韩文青的工作,她的婚姻,这边还有两个孩子,韩文君生的这个蒋欣吧就老打韩文青生的这个,现在叫韩甜,韩文青这个做妈的有时候看到了都懒得动手去把孩子给拉开,叫她这个做外婆的看了都心疼,结果韩文青怎么说的,说那么丑就是该打的命。哎,韩甜确实长得不好看,可做妈的怎么能用丑字来说自己女儿呢。

    “妈,找韩啸借点钱给我呗,我想通了,这工作不找也罢,我自己做生意当老板,你看怎么样?”韩文青以前在哪里上班,国企,那工作是一般私营单位不能比的,上班自由福利待遇还好,现在你叫她出去找工作,国企肯定是不能行的,私营吧,一般的岗位她也看不上,稍微好点的也看不上她,她那个算什么工作经验,别人认真一问,其实她知道得不多,能要她?

    白淑娴也支持韩文青自己做事情,这年头自己做事情的都发了,只要有本钱,但是韩文青没做过生意呀,她能做什么呢?

    “你打算做什么生意呀?”白淑娴就想呀,要是小本生意就不用问叶梓借钱,她这里凑凑还能拿出来两万多。

    “我打算和我同学一起合伙开一个酒楼,大型的那种,找个好地段。装修再上档次些,准能赚钱。”韩文青说的那个同学就是上次准备把自己妹妹说给韩啸的那个同学,这次就是她给韩文青出的主意,说她自己也想创业,干脆两个人就合伙得了。

    白淑娴一听要做酒楼,那这钱就不能少了,一问吓了一跳。说二十万。你当钱是纸呢,张口闭口就要二十万,她现在都后悔告诉韩文青说叶梓赚钱了。如果不告诉她,或许她还没有这个心思,现在已张口要这么多,这是当叶梓的钱是她自己的不成?再一问。差点没把白淑娴给气死,怎么回事呢。说她同学只出五万,她出二十万,你同学出五万,这算怎么回事。要是亏了,你亏的可是大头,可韩文青就说了。那赚了她也是赚的大头,说那同学是和她最要好的。但是现在也只能拿出那么多钱来,还是人家的全部身家。

    “既然这样那你还不如和你大姐合伙,我看这样还稳当些,要是赚钱了,你大姐也能赚,自己家人什么都好说。”白淑娴就觉得和别人合伙不靠谱,还你出多出来那么多钱。

    “大姐?她有钱吗?没钱难道也跟韩啸借,那还不如我一个人借完了算了,还合伙什么呀,再说了,我那个同学能干,嘴巴会说,脑子转得快,有又一定的人脉,你说大姐能跟她比?”不是韩文青瞧不上韩文君,她就觉得韩文君这辈子也就那样了,就给蒋家做奴作婢了,还能有多大的出息?

    白淑娴一听那就更加不放心了,她自己生的女儿她能不知道,韩文青能有多大能耐,上班那几年都是混日子的,现在遇上这样聪明的同学,你能玩得过人家,你玩不过人家,那人家玩一下你,你还能招架得住?

    “不行,这个事情做不得,你另外做点其他的什么都可以,你这个同学我还是不放心,妈这里有点钱,给你租个铺面,咱们做小点的生意好不好?”白淑娴劝着,就差当着韩文青的面说她笨了,怕被人宰。

    “妈,我就知道你只想着韩啸,他儿子,你重男轻女,我不就是想做点生意吗,你能帮都不帮,我就知道你舍不得让韩啸出钱,我又不是不还他,只要我赚了钱,我加倍的还给他还不行吗?”韩文青说着说着就哭,她现在这个体型哭起来一点都不美,违和感太强烈了,又把自己那女儿给拉到自己身边,拥抱着哭,“妈妈没有本事让你过上好生活,你想吃点什么,妈妈身上都没有钱买,你就是个苦命的孩子,看看你长成这个样子,以后要想嫁个好人家那肯定得有好的嫁妆人家才能看得起你,可是现在妈妈连自己都养活不了了,拿什么给你存嫁妆呀?”

    韩甜还那么小,你说她能懂什么,她只知道自己妈妈在哭,就学着大人的样子去给妈妈擦眼泪,这手还没有伸出去呢,就被自己妈妈捏了屁股,一疼她就哭了,孩子一哭,韩文青抱着孩子哭得更加厉害了。

    “得了,得了,你也别哭给我看了,晚上的时候我给韩啸打个电话,至于能成不能成那不是我说了算的,毕竟这也不是一点小钱,你也知道这钱也不是韩啸赚的,你真的是让你兄弟为难哟。”白淑娴头也疼呀,脑门疼,突突地疼,她这个年纪就听不得闹,哭。

    晚上的时候白淑娴还真给韩啸那边去了电话,韩啸一听就不同意,说韩文青根本就没有做个生意,不会做生意瞎起哄干什么,她自己也没有什么本钱,一做还做这么大的生意,要是亏了怎么办?他的意思就是韩文青要做生意就做那种不超过一万块的生意就行了,先学学,以后有经验了,他肯定借钱,

    这边韩文青听得着急,一着急就从白淑娴哪里夺过了电话,然后就开始说,说什么,还不就是那一套,诉苦呗,然后又说是韩啸舍不得钱,抠门,把钱拽在手里死紧,最后都说到韩啸见死不救上去了,把韩啸给气得七窍生烟的,但韩啸是什么人,他不是白淑娴,就算再气他也是冷静的,反正就坚持说这个钱自己不借,说韩文青不靠谱。两个人说不到一起去,那就不说,韩啸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韩文青挂了电话又是一通哭,白淑娴没办法又给叶梓那边打电话,叶梓现在没有住寝室,接白淑娴电话的时候刚洗澡出来。

    “给韩啸说了没有”韩家这边的事情叶梓还是希望问过韩啸再说,白淑娴直接给她打电话。要么就是这个事情韩啸不知道。要么就是韩啸不同意,都不同意了,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意思。不是她不借,说真的她很不看好韩文青,听说那几年都是在海边渔村呆着,都与社会脱轨了。这一回来就想搞这么大的事情,用脚趾头想都不靠谱。她是有钱,但是这钱不是大风刮来的。

    白淑娴也不是那撒谎的人,再说了都一把年纪了,她不能撒谎呀。而且本来这个事情也是给韩啸说了,只是他不同意而已,她就想不通了。你怎么就不同意了,那可是你的亲姐姐呀。一母同胞的,就算着钱砸水里面了,那也得借不是,何况这成功失败的还一半一半呢,谁天生就是会做生意能发财的,还不是那几年运气来了,就拿叶梓来说,她的钱怎么来的,还不是运气来了,买股票给买的,她就没有想过其实当时上天也给过她运气的,就是她自己没有珍惜或者说是太贪了,叶梓退出后她还接着赚了钱的,这越是赚钱就越是不想松手…

    叶梓就说了既然韩啸都不同意,那她这边也不好就这样把钱借给二姐韩文青,不是她不借,她同意借,但前提是你自己儿子得先同意,她和韩啸是夫妻,两个人是一体的,不能说老公说不借,她去唱对台戏偏要借,这不是影响夫妻感情吗?

    “叶梓你就当可怜可怜韩啸二姐不行吗?你看她带给孩子,又没有老公的,现在工作单位也会不去了,这年头要找个好点的工作也不容易,总不能叫你二姐上工厂里面去干活吧,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什么苦,肯定是干不下来的,再说了,现在就是进工厂都不容易呀…”白淑娴就说苦,叶梓心里还是不为所动的,我可怜你什么,这个世界上比你可怜的人多哪里去了,吃不饱穿不暖的大又人在,哪才是可怜的,再说了她可怜韩文青,人家能领情吗?前几天和方天信那边通电话,方天信怎么说的,说韩文青和照片上的人差距甚远,一问才知道那体型海了去了,叶梓觉得韩文青真是能,你被拐卖了都不吃苦了,还能养出一身肉来,你脑子一天不想事情,就吃了睡,睡了长是不是?

    “妈,我还是那句话,韩啸同意我就同意。”叶梓本来想说韩文青都是大人了,你做妈的能管她一辈子呀,她今天说要二十万,你就帮着张口跟弟弟借,明天说要天上的星星怎么办?最后想了想没说,婆媳关系,那就是最不好的关系,只能说动听悦耳的,那些刺耳的你千万别说,说一次伤了要十次讨好才能修复,那还不如不说,管他好的坏的,闭嘴。

    韩文青这次跟上次一样,还是忍不住就抢了电话去说:“叶梓,我知道你恨二姐,当时你进门的时候我没有看得起你,你把这件事情记在心头了,现在看我落难了你肯定不帮的,你就是在一边看笑话,你幸灾乐祸是不是,你是不是巴不得就让我在广州那小渔村生活一辈子,你肯定没有想到我能从哪里回来吧?我知道你有钱,有不少的钱…”

    “我没有不想你回来。”叶梓只是实话实说,要真不想她回来,她能叫方天信帮忙给找人?

    “没有不想我回来,那咱们就把话给说明白了,当初在广州街头你和妈看见我了吧,是不是你硬说那个人不是我,要是那个时候找到我,我能多受几个月的罪?”

    白淑娴赶紧把电话抢过来给挂了,她真的是觉得韩文青这是怎么了,现在说话连基本的脑子都不过了,她又说叶梓看见她的正脸了,那不是没有看见正脸吗?当时不是也找了吗?就是没有找到,而且你傻呀,你能回来还是叶梓的合伙人给帮了大忙,你现在这样说,你挖人家的心是不是,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你现在在求人,这话你能就这样跟放机关枪似的突突突就给说出来,说出来你痛快了,那钱你还想借吗?

    叶梓也没有被韩文青的话给气着,她就只是觉得有点无语,她帮韩文青也不是为了讨好谁,她就是觉得那是韩啸的二姐应该帮,然后就帮了,从来都不指望感谢的,当然你要怨恨她也是没有办法的,放下电话继续看自己的书。

    白淑娴猛力挂电话的声音一下子就把韩文青给惊醒了,“妈,现在该怎么办呀?”韩文青彻底没有了主意,她知道不知道钱是叶梓的,而且都在叶梓哪里,这个她肯定是知道的,不然现在怎么能担心呢。

    白淑娴看着她就翻白眼,你现在知道妈了,刚才明明是她这个做妈的在和叶梓沟通,你问过没有就抢了电话说,也不知道这家教是随了谁家的了,一点尊重都没有。

    “借不了钱那就做小本生意好了,一步一步慢慢来,不着急,你之前离婚妈给你从杨家拿到七万块,这钱也不少了,能做不少事情,你要确实喜欢做餐饮,那咱们就做一个小点的,你看叶梓的父母就开那么一个面馆,一年也不少赚不是,这七万要在繁华地段做个那样的面馆什么的足够了。”白淑娴也想好了,实在不行自己那点老本全部拿出来得了,赔了也就赔了,凑足十万块给韩文青,亏了也只是十万,总比到时候直接赔二十万的好。

    韩文青从白淑娴哪里拿了钱别以为她真的考虑做什么小本买卖,她还真是铁了心要开酒楼,要开酒楼那就得需要钱,目前有钱的人她能知道的还只有韩啸那边,他不帮也得帮,可他不同意,不同意那我就去找你,韩文青这次跟上次一样留张纸条就去了北京,她这次也不怕被拐卖了,她也知道就她现在的身量被拐卖的机会很少,再说了她不和陌生人说话总行了吧。未完待续

    ps:感谢月票,感谢打赏,爱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