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52章 军训进行时
    第152章 军训进行时

    “你全自动的吧?叫你们站直都能往右看,右边有什么?!!”韩啸真是服了自己这队里这帮小子了,叫立正,那自动的就能朝右边看,右边有女生们呀,也是,班上那么多男生,女生也少,找不够分呀,这是提前瞄准目标不成?瞄谁都可以,就是不能瞄自己的叶梓。

    “报告教官,我头晕。”胡梦婷今天月经来了,站得久了感觉很不舒服,她本来也想坚持来着,就想给这个叫韩啸的教官留个好印象,但是她确实坚持不了了。

    “好,旁边休息十五分钟。”韩啸意外的给开了绿灯。

    “报告教官,我也头晕。”有了第一个那就有第二个,可这第二个是个男生,还是那个胖胖的男生。

    “你头晕?我怎么没看出来呀,抬起头来好好的给我看看天上的太阳,这样你才能真的头晕,不过你要真的头晕,也不能晕倒,你要是晕倒我就当没有看见,直接踩着你的身上过去,让你还不如站在痛快。”韩啸没让胖子休息,胖子还真不能晕倒,一阵哄笑。

    “闭上嘴,不要让我看见你们洁白的牙齿,不然我就让你们张大口对着太阳晒,把牙齿晒黑咯,别难为太阳公公,它很忙的。”韩啸一说完大家就不敢笑了,这几天谁不知道这教官那就是魔鬼,上午站军姿,下午正步走,还专门在你抬起腿的时候喊停,那就单只脚站着,东倒西歪的话就多站一会儿,晚上还要叠军被,叠得不好的,直接就给从窗户扔出去,扔出去那么多军备,等你去拣的时候都不知道那条被子是自己的。

    又过了一会儿,韩啸觉得不能把这帮天之骄子给真的训练晕了。于是下令休息,原地坐下休息五分钟。

    “报告教官,有蜘蛛!”一女生一边报告一边就给站了起来,她害怕呀。

    “有只猪?我怎么没有看见?你吃它的时候都不怕。这个时候怕什么,大惊小怪的,给我坐好了,不要高声喧哗。”女生欲哭无泪呀,然后就是韩啸直接走过去一脚踩在蜘蛛身上。一个小生命陨落。

    “有谁会唱歌的,教教大家。”真是休息也不让好好休息,说实话谁愿意在大太阳底下唱过呀,没那情调不是,可是另外好几个方队已经开始唱起来了,都是唱的军歌。

    “算了,还是我来教你们好了,如果跑调的话,不准笑知道吗?要严肃,咱们学的是军歌。现在我教大家唱《军中绿花》,拿出你们的气势,把其他方队都给比下去。

    韩啸:寒风飘飘落叶

    学生们:寒风飘飘落叶

    韩啸:军队是一朵绿花

    …

    教了两遍之后,韩啸没办法教了,他捂着脸,犹豫的说道:“同学们,你们都是高才生,能不能唱歌不要太跑调?我以为我唱歌都够跑调的了,结果你们比我还跑,还能不能让我继续教你们了。”

    “谁在嘀嘀咕咕?有事打报告说出来。”

    “报告教官。你都跑调,我们是你教的,要是我们在调上那不是怪了?”这说话的是陶爽,她可不怕。说完之后同学们都笑了,韩啸动了动嘴皮无语,眼睛看着是看的陶爽,其实在悄悄的瞄叶梓,看她那憋不住的小样儿,肝儿都憋疼了吧?

    这还是韩啸第一次教别人唱歌。在部队都是有让女兵来教大家唱,本来他还有点不好意思,现在被学生们说自己唱歌跑调并带着大家跑调,就更加不好意思了,他不好意思的结果就是大家的休息福利没有了。

    “全体起立,立正稍息,向右向左靠齐…”同学们那个累呀,回去宿舍就趟下了,晚饭都不想去吃。

    “咱们教官是不是太憋了呀?”陶爽挺尸般的在床上躺着,全身酸疼,胡梦婷也差不多,只有吕晓梅还好点,至少是坐着的。

    “什么太憋了?”叶梓没有听明白呢。

    “你也太纯洁了吧,这你都不懂?是真没看出来还是假没看出来呀,韩教官那年龄就是热血男儿,我了解过了,听说都没有女朋友的,没女朋友那身体里面的东西就没有地方泄,光靠五指姑娘怎么行,那还不憋呀,想女人想的呗。”胡梦婷给叶梓解释道陶爽的话。

    “啥?!”叶梓差点就坐起来了,太累了,“不会吧,你们都打听清楚了,他没有女朋友?”叶梓吐了吐舌头,她可是正主呀,也不知道寝室里面的人知道之后做何感想呀。

    “打听清楚了,他现在是这边军校的学生,没听说他有女朋友呀。”胡梦婷那是花了血本才打听到的。

    “没女朋友那就不能有老婆呀?”叶梓试探的说着。

    “老婆?韩教官今年还没有二十五吧?这年纪有可能结婚吗?又不是出来工作的人…”看来寝室里面的人是没人相信了,算了吧,叶梓想也不是自己有意要隐瞒,是大家根本就不会相信,那就不说了,等以后再说好了。

    “希希,我想跟你说清楚,我一直都把你妹妹看,要是你也把我当哥哥看的话,那么我欢迎你来找我,如果是其他的,我想我不能给你更多,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高希希还是有时间就到孙少宇学校去找他,她是想和孙少宇读一个学校来着,但是确实她的成绩有一定差距,进不去呀,那就选了一个距离清华不远的学校读,这样就能经常去看她的孙少宇了。当然因为她频繁的出入在孙少宇的同学圈子里面,大家都看在眼里,好些人都以为她就是孙少宇的女朋友,其实她要的也是这种效果,她要让孙少宇自己都习惯她时常的存在。

    “你说什么?我不懂,也不想懂。”高希希心里一震,她以为孙少宇永远不会再说出这样的话来了,因为她在孙家爷爷奶奶面前好像已经找到了地位,她以为只要孙爷爷孙奶奶那边对自己满意,基本上这个事情也就定了,孙少宇也能接受自己,那怕是现在不喜欢。以后也会试着喜欢自己的,但是现在他说当自己是妹妹,她想哭了。

    “你懂的,不要迷失了你自己。你能找到喜欢你的人的,你也能幸福的,只要你放开你的眼睛看看周围就可以,不要在我这里把青春给浪费了。”孙少宇与高希希拉开了距离,他不想一会儿人一哭就扑到他怀里。现在他很不希望周围的人误会,这对以后他追求叶梓很不利。

    高希希看孙少宇刻意拉开距离,目光有些黯然,她确实想的就是自己一哭就扑进少宇的怀抱,紧紧的抱住他,这个时候一般男人都很难忍心把怀里的女孩子给推开,可现在她扑不了,所以也就干脆不哭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太影响形象了,她是个很在乎自己在别人面前形象的人。

    “为什么不可以?你现在不是也没有喜欢的人吗?难道你就不能喜欢喜欢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彼此了解,走到一起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且双方的家庭都很赞同,这样皆大欢喜的事情为什么不能…”

    “我有喜欢的人了。”孙少宇一句话就让高希希闭了嘴,但是她确实又没有想到那个人就是叶梓,还以为人在蓉城读书呢,这一年多以来都没有见面,她是怎么都不会想到是她的。

    叶梓给王翠芬打电话,就给她说不要太劳累了。现在家里也不差那点钱,干脆请你保姆得了,而且也要求王翠芬的面馆请人到后厨去操作,收钱的事情就让自己老爸做得了。可王翠芬不打算请保姆,说她大伯两口子住在家里保姆住哪里去?店里面也不准备请人,主要是不放心叶建国,就怕他存小金库去补贴他大哥那边一家子,其实也不是说两兄弟就不能互相帮助,就是他们家有钱了。帮帮哥哥一家也是应该的,可叶建军两口子在王翠芬看来是越的不靠谱了,还是王小花那事情呗,要是她有那样一家子亲戚肯定就不能认了,可王小梅倒好,还把人往家里带,那意思是王小花的事情还得她王翠芳找叶梓这边给帮着点,幸亏自己坚持,不然一家子还不得住到自己家来呀,都什么人呀,听说现在都在城里租上房子了,看来是铁了心要把王小花给嫁到杨家去了。

    “什么?你说小花生孩子了,是韩啸二姐夫的,哦,不是,是前二姐夫的?”叶梓也是没有想到王小花怎么能忍,居然跑回去把孩子给生了下来,她就没有想过要是自己嫁不到杨家去该怎么办,这年头一农村姑娘未婚生子以后可不怎么好嫁人呀,要是不嫁,她爸估计也不能养她一辈子。

    “对呀,听你大伯娘的意思是王小花那一家子是赖上杨家了,我就搞不懂了,小花也是有人才的,为什么就非得要嫁给那杨守群,难道出了杨守群她就嫁不了城里人了?哎,难道嫁给农村人就是糟蹋了她的人才?”王翠芬也是一阵感叹呀。

    “哎,那都是别人家的事情,以后咱们少来往就是了,那个家里的保姆不请也就算了,店上是真要请人的,大不了你每天算算爸应该交给你多少钱就成了,不要管得太死。”叶梓后来又劝了劝王翠芬,王翠芬也稍微有些心动,确实她带着孩子天天让老太太跟自己往店里面跑也不是个事情,再后来就请人了呗。

    叶梓也是无心的,给白淑娴打电话的时候就那么一提王小花的事情,把白淑娴给气得不清,好你个守群妈,你儿子不是也在离婚前就跟人有了孩子,你还好意思上门来给我要青春损失费,你儿子都三十出头的人了,还能有什么青春?所以第二次白淑娴遇到守群妈的时候两个人就在大街上吵了一架,关系差不多就这样完蛋了,从此是仇人了。

    杨家这边肯定是不能再上韩家的门了,但是王家那边却是不会放过杨家的,王小花一家找李素华,李素华现在都躲,下班了也不按时回家,在办公室坐半个小时才走,反正就是让你王家那边找不到人,王家那边找不到人怎么办,那还得去找杨守群,杨守群你得拿钱呀,其他的不说,你得拿钱养孩子对不对,杨守群就时候拿一百吧,王家那边说一百怎么够,孩子还要喝奶粉什么的不花钱呀,把杨守群给气得没办法。

    “明明孩子都没有断奶,哪里会吃奶粉?”杨守群肯定不干的。

    “那奶从哪里来的,奶还不是从他妈身上来的,大人不吃饭就能有奶,这大人吃差了也不行,你得给大人生活费,着装费”王小花爸最会算账,最后算来算去说每个月要五百块。

    “这是养你们全家呢,五百块,我工资都没有五百块,最多二百,要不一分钱都没有!”杨守群算是看出来了,王家这边就是抓着孩子把自己给赖上了,可那孩子又确实是自己儿子,自己摸都没有摸一下这还让拿钱,你说他这爹当得,二百块除去之后,其实他自己也剩不了多少了。

    小花妈就拉拉小花爸,其实两百块也不少了,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也就才那么多,真要过的话一家子也勉强能在蓉城生活下去,再说了小花的哥哥嫂子不是也打工吗,那一家子在蓉城那就能过得不错了。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这钱现在你给我们吧,一年一给。”

    “一边一给,我哪里有那么多钱?一个月一给,还要我随时能去看孩子,孩子的名字我得给取。”杨守群虽然没什么主见,但是这些事情他妈都提前给他说了,说要是过了二百块干脆就不管了,他王家总不能把孩子给扔了,还不是一样要养大,一个月一给呢就是想让杨守群多和孩子接触接触,不要花了钱,自己的孩子和自己还不亲。

    “一年一给。”

    “那就算了。”杨守群作势要走。

    “好。”小花妈忍不住就答应了,不要钱是白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