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44章 广州之行
    第144章广州之行

    叶建国觉得叶梓考上了北京的大学,自己这边又生了老幺儿,那家里也算是双喜临门了,就说孩子满月的时候要大办,要去五星级酒店办,要广请请朋好友,叶梓就问他,爸,你在农村亲朋好友倒是多,在这里你能确定你办多少桌能有人来吃?这话就把叶建国也问住了,是呀,他是从农村来的,那亲戚朋友些都在农村,难道要他回去办呀,孩子太小回去也不现实,可在这里办吧又没什么人,叶梓家里这边和老大这边加起来也就差不多一桌人,再亲一点就是翠芬的兄弟一家估计也就能来两三个人,挤一挤还不是一桌人,叶建国的热情一下子就少了一大半。

    这边白淑娴也天天不得闲呀,朋友些大院里面的人都来问,你儿子都扯证了,什么时候办呀,她开始还能推推,后来人多了,干脆就给韩啸爸爸那边去了电话,韩仁杰就说她是吃多了没事干,你办什么办,现在叶梓才多大点,大家都知道才高中毕业,这马上又是要上大学,你现在来办婚礼,疯了吧,倒时候人家问你家媳妇儿没有满岁数怎么办的结婚证,你怎么说?白淑娴那个苦呀,自己又把韩啸和叶梓扯证结婚的事情给说出去了,现在又不能办,那是天天顶着压力过日子。

    “妈,我这准备要去一趟广州。”孙菲菲这边已经放假了,得抓紧时间去趟那边,投了钱总得去看看成果是不是,那边都已经投产有一段时间了,叶梓在蓉城这边市面上都看见了洛可儿的服装了。只是这专卖店还没有做起来,方天信的意思是要把厂拿去抵押贷款,然后在全国重要城市开上洛可儿的专卖店,这样自产自销才能赚得更多。

    白淑娴一听对呀,你去广州我也跟着躲出去吧,等过几天回来后大家的热情估计就能冷却下来了。

    “妈,你确定你要去?”叶梓的意思是她能放得下蒋欣这个外孙女?

    “你和菲菲两个女孩子一起去。我哪里能放心。”

    孙菲菲正在家里生闷气呢。生谁的气,生叶梓的气呗,亏她还把叶梓当成是自己未来的大嫂。谁知道人家已经结婚了,她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这还不是叶梓告诉她的,是今天她妈问她她才知道。开始她还不怎么相信,后来听她妈说得那个真才相信了。

    “叶梓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孙菲菲最后还是没有忍住主动跑去找了叶梓。本来她的打算是等叶梓主动上门来和自己解释,可都快太阳落上了人都没有来。

    “你都知道了,事情就是那样,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哎,这都是缘分呀。”叶梓早就想过这个事情孙菲菲是迟早都是要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她知道的这么晚。这事情都出来好几天了。

    “哇,你还当不当我是朋友呀。你结婚都不给我说…”孙菲菲觉得叶梓把婚姻大事怎么说得那么简单,至少得透露点什么细节给她吧。

    “我认识你的时候就已经结婚了,一言难尽,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说了,菲菲,我求你了,不要追问了好不好?”

    “那你喜欢他吗?”孙菲菲脑子里面就出现了韩啸那英俊潇洒外加有着壮士身材的男人,她再看了看叶梓那小身板,她打了个颤抖。

    “他是我老公你说我能不喜欢他吗?看你那小样儿,脑子里面都想什么东西呢。”叶梓狠狠的摇了摇菲菲的身子,就知道她的思想跑偏了。

    “我能想什么东西,还不都是你们做那些东西,第一次疼不疼呀?”孙菲菲小声的问道。

    “未成年人禁止讨论某些类容,来,我们现在来说一下广州的事情。”叶梓肯定不能把自己怎么和韩啸xxoo的事情拿出来摆谈的,这让孙菲菲是无比的失望,比她失去了一个好嫂子人选都失望。

    白淑娴还真的要和叶梓一起走,她把家里的事情也给做了安排,蒋欣她是没办法带了,可是韩文君那边又没有人照顾孩子,那就让王妈到韩文君家里去帮着带孩子,王妈内心是及其不情愿去的,但是主人家都说了,她也只能照着做了,反正就带几天孩子,她想着就忍一忍好了,后来她那个后悔呀。

    有钱了当然就不能再坐火车去了,叶梓定了三张机票三个人一起去了广州,方天信开着商务车来接的人,方天信为什么要买一个商务车,人家就说了,是为了方便接送客户,现在方天信就那是一个人当多个人用,老板是他,销售是他,就连司机也是他,反正就是那里需要他他就在那个岗位上,没办法,现在厂子才做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上轨道,他不放心,要亲力亲为。

    白淑娴做梦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么大的厂有叶梓的股份,看看那车间多大,多规整,一排排的电动缝纫机,缝盘机,还有其他机器,工人有序的工作,那么多的衣服被生产出来。

    “现在这衣服有那么好卖吗?做了这么多都卖给谁呀?”不是白淑娴担心,她担心的也有道理,刚才方天信带她们过来的时候,她可看清楚了这一带基本上都是服装厂,大的小的都有,现在看到洛可儿这边生产了这么多的衣服好多都是堆在哪里,这是没有卖出去的。

    “阿姨,你放心这些都是已经卖出去的衣服,目前咱们的服装都是先接订单然后再生产,不会出现存货的情况,但销量也不算大,所以我打算的是咱们不但要在国内各大城市繁华街道和大商场开设专卖店,同时还准备打开海外渠道,接海外的订单…”

    “那这一年得赚多少钱呀?”白淑娴一听那些堆着的衣服都卖出去了,就放心了。

    “暂时赚得也不多,因为是批发出去的价格不高,等有了自己的直营专卖店之后。咱们赚的钱就会更多了。”具体的方天信还准备和叶梓孙菲菲商量一下再做,毕竟是要拿厂子去贷款才能有更多的钱来操作,用国家的钱比用自己的钱风险小,如果陪了那是国家的钱,后面还能用自己的钱东山再起,国家那边怕你还不出来还能扶持你…

    下午的时方天信按照先前准备好的召开了员工大会,算是让员工们和叶梓以及孙菲菲正式见了一面。方天信给叶梓和孙菲菲挂的名号一个是总监一个是经理。还非逼着两个人讲话,幸好都是读书人,叶梓就讲了几句场面上的话鼓励大家。下面的掌声那是雷动,主要是大家也没有想到公司的大股东还是两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呀。

    后面的几天白淑娴算是跟着受累了,方天信那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把下面准备推出的新款衣服让叶梓和孙菲菲都穿了个遍。全部拿出来拍照,说是两个人形象好。这拿出去谈生意有助于谈成的几率,叶梓和孙菲菲当然不能推迟,这赚了钱也有他们的一份呀,白淑娴就跟着看。她看着都累,你说那些做着的累不累?开始以为叶梓也算是个小老板了,赚钱应该容易了。哪里知道老板还要亲自上阵呀。

    晚上的时候白淑娴就不跟着去了,叶梓和孙菲菲还得跟着方天信一起去应酬。不去吧,人家方天信说了,合作伙伴总得认识认识咱们的股东吧,那就跟着去吧,这次一起吃饭的是个香港的老板,普通话很不标准,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叶梓和孙菲菲是方天信请来陪酒的呢,心里在可惜两个如花的美女进错了行业的同时也产生了厌恶,他是不喜欢这些不正经的事情的,出于礼貌才坐下来继续,本来是看中方天信这个人他才来的,不然像洛可儿这种规模的厂子他是不会亲自出面的。

    “方老板呀,我觉得找女人就不必了吧?”这香港老板也是个岁数不大的人,还没有结婚,是个富二代,在香港那是女明星们争相追逐的钻石王老五,这次方天信能邀请到他那是花了不少的力气。

    方天信这边一愣,随即就领悟过来,赶紧介绍,然后就是大家一起哈哈的笑起来,原来是场误会,这香港的老板可能觉得是自己先失误了,开了酒就给叶梓和孙菲菲一人敬了一个,叶梓也不含糊,端起来就直接给干了,孙菲菲就不行了,她酒量不怎么好,喝一点点呢又不像样子,来的时候方天信就说了,这次这个算是最大的一个客户,要是谈成了,能解决一大部分的问题,她憋着一小口一小口的总算是喝完了。

    “我真是没有想到你们公司的股东会怎么年轻,还是这么漂亮的两个小姑娘,方总,你说让我们这些男人都往哪里放?”大家酒一喝仿佛就熟悉了起来,石凯很是喜欢叶梓和孙菲菲这两个女孩子,不说别的,看着都是真性情,美丽大方,没有巴结讨好他的嫌疑,平时那些美女们根本就不会放过和他接触的机会,那都是争相着表现自己,所以现在石凯对两个女生很有好感。

    “呵呵,这些还不算呢,可能石总你还不知道吧,我们叶梓刚刚参加完高考,这次回去之后就要去咱们首都医科大学上学了,还是个不择不扣的才女呢,还有前端时间市面上开始流行的脱毛膏,我看那些产品都比不过叶梓研究出来的那个,就是生产量太少了,不然这块市场我看有一半得是叶梓的货。”不是方天信要吹,现在就流行这个,你得让人觉得你有本事,只有人家觉得你有本事了,这谈生意才更加的容易,不然谁会和没有潜力没有本事的人做生意,拿钱出来不是为了打水漂的。

    “真的吗,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还有那样的天赋…”石凯的意思是让叶梓把她研究出来的脱毛膏给他拿点,如果可以的话他这边是愿意出钱买断方子或者是一起合作的,毕竟现在越来越多的女性在穿衣服上面开放起来,露在外面的皮肤也是更多,那么脱毛膏这个东西以后肯定是能一直畅销的东西,当然他也欢迎叶梓有其他新的产品能够拿出来和他一起合作。

    正好孙菲菲包包里面还带着叶梓给她的脱毛膏,因为大家聊得熟了嘛也没有那么多讲究,就在饭桌子上当场就给石凯试用起来,当然不是在石凯身上试用,可怜了方天信,两只手被脱得光光的,石凯一看效果不错,就往自己身上招呼,他腿上的毛也给除了个干净,他一摸那个满意,立马决定要和叶梓合作。

    “石先生,不瞒您说这个方子好些人都找我要过,不是我不准备大量生产出来,是这个实在是没办法弄出来,主要是生产工艺没办法达到大量生产。”

    石凯那肯定是不会相信的,他觉得一个小女孩子都能手工生产出来,那他自己有化妆品公司,有先进的设备难道还不能弄出来,他就觉得肯定是人不愿意卖这个东西。

    叶梓一眼就看出来石凯的想法,“当然如果石先生要是实在想要这个方子,我倒是可以提供给你,只是要是您那边不能生产我可不负责的哟。”叶梓也是不怕的,当场就把方子给说了,她也不担心石凯知道了方子会不会不给她钱,她知道现在有的钱能赚,有的钱也不能赚,看方天信的那样子,现在人家就是拉的是石凯这个人,不就一个方子吗?她没有什么不舍得的。

    石凯被叶梓的美丽大方所吸引了,更是为她的舍得所折服,换作是个男人也做不到这么洒脱,刚才他是试用过她的脱毛膏的,那效果确实是一般的产品没办法比拟的,可她就这样把方子说了出来,难得的一点都不担心。不过那蝴蝶翅膀上的粉确实难弄,要么你就把蝴蝶给弄死了,慢慢的刮,那得花多少精力呀,还不能把翅膀硬的部分给混进去了,更绝的是对于蝴蝶的品种也是有要求的,他很好奇之前叶梓自己手工做的时候是怎么做出来的?他反正是不可能去麻烦的生产这个东西,成本太高了,不划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