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40章 霸道的宣布所有权
    第140章霸道的宣布所有权

    “菲菲,我们两个…”叶荣想说的是他们两个真的不合适的,但这话真的有点难说出口。他甚至不知道高希希到底看上他什么了?长相?这年头男人的长相根本就不值钱,说起来他就是个穷读书的,出来之后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留在蓉城上班,按照以前的惯例多半是要被分回去他户口所在地的镇上的。

    “你看我妈和爸都很好相处吧,你送的烟我爸抽了是不是?你送的酒我妈也开了让大家在桌子上喝了是不是?”

    叶荣不明白高希希说那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送的东西还准备拿回去成?既然是送给人家的,人家愿意抽就抽,愿意喝就喝,给谁抽给谁喝那都是人家的事情。

    高希希就知道叶荣肯定不能听懂她说话的意思,于是她又缓缓的说道:“叶荣,你看见我爸抽的烟了吧?你知道那都多少钱一包吗?我不是说你买的烟不好,我就是想告诉你我父亲一般的烟都不抽的,抽的也就那么几种,像你送的那种烟吧,要是别人送的,我爸也就让我妈给家里的其他的亲戚抽了,酒也是一样的,为什么今天我爸抽了你买的烟,喝了你买的酒,难道你看不出来吗,那是喜欢你,当然我妈看着好像比我爸还更喜欢你些,我说这么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要说叶荣不明白高希希的意思那是假的,可是听高希希说的那话,为什么他心里就那么不舒服呢,这一次让他感觉到了自己和高希希经济上的差距,自己父母觉得高档的东西。根本就入不了人家的眼,可他什么都不懂,还提着人家都看不上的东西上了门,正如高希希说的那样人家是喜欢他才收下了东西,但是他觉得那就是同情,是可怜,他现在觉得自己在高希希面前那就是敌人一等。根本就不能在同一层面上说话。

    “既然你们家都不用那样的东西。那你看见我提着那种东西的时候,你怎么不给我说?看我出丑难道你很高兴,这就是你的目的?”叶荣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伤了。

    “你知道不是那个意思。”

    是的。叶荣知道高希希不是他说的那个意思,但是他就是想那样说,因为他现在心里就觉得当时的自己就是个小丑。

    “那你是什么意思?觉得你家庭条件好,在我面前很优越是不是。恭喜你,你做到了。让我知道了你是站在云端的人,而我是踩在泥地的人,所以我们不是一路的人,你放过我吧。”叶荣说完贴贴撞撞的朝前自己走了。高希希的两只脚就跟定在了地上一样动弹不得,她不是那个意思呀,她就是想告诉叶荣自己家父母都很喜欢他。让他不要有压力,然后两个人顺理成章的就走在一起。

    “叶荣你知道吗。我为什么选择在让今天让你来我家,因为今天是元宵节,让你在我家过节,咱们就像一家人一样。

    不得不说高希希其实也是个高傲的女人,从那以后她就没有再找过叶荣,这并没有让叶荣松一口气,他回去之后才开始担心起来,自己父母的工作也许就是因为他这样一冲动可能就没有了,在高希希今天没有找他之后,他这种担心更加的强烈,好几次他都想找高希希谈谈,可是他又不知道自己该谈什么,难道说为了保住自己父母的工作就出卖自己?他做不到。

    孙菲菲在从北京回蓉城的火车上发现了背包里面的情书,她没有想到的是郭帅这个老是和自己唱对台戏的男孩子会说喜欢自己,他说他在北京等她,让她也考北京的大学,并要求她在蓉城读书期间不能接触其他不相干的男生,特别是那些有企图心的男生,要是被他发现他会第一时间从北京赶过来把那个男人给揍一顿的。

    “菲菲,你在看什么?”李婉看自己女儿菲菲一脸气氛的看着一张写满字的纸。

    “哦,没什么。”孙菲菲这才想起自己是和老妈一起坐车回来的,现在自己老妈就在自己的对面,还好没有让老妈看见信的内容,看见了还不以为她跟郭帅有点什么呀,这个郭帅也是凭什么就限制他的交友权限?他瞎换她,她又没有说喜欢他,两个人就是普通关系,别以为他说了喜欢她,她就得是他的什么什么人似的,想到这里孙菲菲微微一笑,好你个郭帅,居然打起了本姑娘的主意,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孙菲菲把郭帅喜欢她的事情第一时间就告诉了叶梓,结果叶梓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说她早就知道了,这让孙菲菲追着叶梓跑了好远才算完。

    “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郭帅跟你说过?好呀,你都不告诉我这个当时人。”

    “我就是看出来的,我以为你自己知道呢,不然他还在这里读书的时候,怎么不管走到哪里你都要带上他?”

    “你眼睛有问题吧,明明每次都是他死皮赖脸的要跟着我去的好不好,怎么到你哪里就成了我默认他跟着的了,哎,我真是交友不慎呀,不过不管他说还是不说我都是准备要考北京那边的大学的哟,还有一年半的时间,我要是努力点的话应该能行,就是肯定不能是多好的学校就是了,你呢,你成绩那么好,肯定是要读北大清华的吧?”孙菲菲老家就是北京的,爷爷奶奶家里的其他亲戚都在那边,她父亲母亲的工作也许几年后也要调动回去,她没理由不考回去。

    “菲菲,有件是事情我没有跟你说,其实我想今年就下场考的,你也知道平时我都在学习高三的课程,我不想在耽误一年的时间,如果能考上的话,我肯定是要走的。”这是叶梓一早就打算好的。

    “啊,你高二就要参加高考了呀,那你走了我怎么办?”孙菲菲有些伤感。然后这种伤感还没有持续一分钟,她忽然发现什么似的,双手捧着叶梓的脸仔细看,总觉得哪里不对头。

    叶梓拿开孙菲菲的手,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

    “我咱们觉得你变了一样,变得哪里有点不一样了。好像多了点颜色….”

    “啊?”把叶梓吓了一跳。怎么叫多了颜色,自己脸除了是白色还有什么颜色?叶梓赚了个圈,也没有找到哪里能照的比如玻璃窗什么的。

    “哎呀。你找什么,我是说你看着那神色像是多了颜色,哦,就是看着比以前妩媚了。呀,你是狐狸精吧。这越大越风情了!”孙菲菲其实说得也差不多,叶梓现在就是一个开了荤的女人,那跟女生当然是有区别的。

    叶梓一下子就明白了孙菲菲的意思,只说自己还是原来的自己。没有什么变化呀,孙菲菲这个粗线条的人也就没有再说下去。

    “哎呀,你说郭帅这事我该怎么办呀?”十六七岁的少女那个不怀春。突然就有人喜欢了,心里还是跟开了花似的。至少有人发现了自己的美丽,那就是对美好爱情的一种期待,但是有害怕去触碰。

    “什么怎么办,你在蓉城,他在北京,远着呢,你还想怎么的,好好读书吧,想那么多干什么,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叶梓一下就把孙菲菲给说回了现实,是呀,她到底在想些什么,期待些什么呀,远着呢,想要发生点小说中写的那种花前月下根本就不可能。

    “叶梓,你怎么都不问问我哥的事情?”孙菲菲问得很自然。

    “你哥好吗?”叶梓就当普通朋友这样问问。

    孙菲菲就高兴了,终于还是问了呀。

    “一点都不好,那个李子茜天天都要跑到我们家来玩,说是找我玩,你知道的,我跟她根本就玩不到一起去,当然她也不是来找我玩的,就是看我哥呗,找机会跟我哥说话呗,就我奶奶喜欢她,还说以后就让她做我们家的孙媳妇儿,哎,也不知道嫁给我哥还是我堂哥。”孙菲菲一边说一边去看叶梓的表情,发现人都走神了,那个生气呀。

    “你到底在听我说话没有呀?”

    “哦,那个洛可儿三月份要准备投产了,看来这个暑假咱们两个得过去看看咱们的厂,你去吧?”叶梓年前的时候接到方天信电话,那边就是那样说的,现在估计正在洽谈原材料的事情和培训员工。

    孙菲菲这注意力转移得也够快的,“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这个事情了,我可是投了不少钱进去呢,就等着赚钱发财致富呢,去,怎么不去,虽然我那点股份不多,但多少我也是个股东,我得享受点股东的权利不是。”

    白淑娴收到了杨家的请帖,说是杨守群又要结婚了,自己曾经的女婿结婚,白淑娴哪里能去,看到红艳艳的请帖那个心里别提多堵了,这婚都离了,还给前妻的娘家送什么请帖,难道还指望这边大度的去人观礼不成,还有就是这时间是不是太快了点,难道真的就那么迫不及待?还是说着之前就已经在开始准备了,就等着杨守群这边离婚,马上就能结婚,白淑娴恍然大悟,觉得自己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文君呀,我说蒋毅的女儿你能不能让他奶奶带呀,这整天的放在外婆家算个什么事?”白淑娴现在心情很不好,正好遇上韩文君送孩子过来,这孩子都一岁多了,走路都是在外婆家学会的,但这孩子就是越来越不讨白淑娴喜欢,谁都会叫,还特别是叫她那奶奶和爸爸,叫得特别好,叫外婆就是怎么教都不会,老是教成歪婆,你说让白淑娴心里怎么想得通,自己带了还不会叫自己,对她不好的奶奶爸爸叫得板正。

    “妈?”韩文君能有什么办法,现在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得干时间上班呢。

    “你看看一大早的,杨家那边送的请帖来,给我添堵。”

    “妈这些事情你也别给我说,我一天忙着呢,在一个岗位上干了那么久了,我也想动一动了,这不能在这关键的时刻迟到是不是?哦,上次你给的那个什么花茶还有没有,你再多给我点。”叶梓上次给白淑娴喝的那花茶最后还是到了韩文君手里。

    “怎么,怎么快就没有了?不是让你省着点喝吗?不会是你又把东西给了你那什么小姑子吧!”

    “怎么可能,我把那花茶给我领导了,我领导说他老婆喝了之后感觉很好,问我在哪里买的……你说这叶梓捣鼓点东西出来,这东西市面上还真买不到,关键是东西还好,你说领导都问着了,我总得给人再弄点去不是?”其实吧那花茶她拿回家就被蒋毅拿走了,那里是送给了她的领导,根本就是送给了蒋毅的领导,那是蒋毅领导的老婆给喝了,她韩文君一天忙孩子,忙老公,忙老公那一大家子,哪里还有什么心思钻营是不是该向上走走职位什么的,

    “这样呀,那等叶梓放学回来在再问问她。”要送给领导的就不一样了,这年头能送点领导喜欢的东西不容易,关键是这东西还不起眼,人家就是一点茶叶,算不得行贿受贿的,但是领导开口要了,你给人家弄了这东西吧,人在关键时刻说不定就能记起你来。

    “那我先走了,真要迟到了。”见自己老妈答应了,韩文君一看时间,哟,快要来不及了,然后一阵风就跑走了。

    等叶梓放学回来,白淑娴就把韩文君那边给领导送花茶的事情说了,说领导媳妇儿很喜欢喝,喝完了准备自己买,结果到处去找,整个市场上还就真没有卖的,说完白淑娴就等叶梓主动开口说给呢,结果人家硬是没有反应。

    “这找不到买的吧,还就只能管你大姐要,你说这也只有咱们家有,要不你再给拿点出来?”白淑娴最后还是开了口,没办法呀。

    “妈,不是我不给,是真没有了,你说那东西能有多贵吧,还真不是很贵,就是那些花吧好多都是国外产的,是我一朋友从广州那边托人到国外去帮我弄的,就是你们要,这一时半会儿也弄不出来呀,再说了那花现在这个季节也不开,真要喝就等下半年吧,我再想点办法制。”不是叶梓抠门,今天这个领导,领导的领导还有领导,她哪里敢开这个口,能给你喝就不错了,还送这个送那个,当她是开工厂的,能批量生产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