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36章 到底谁说的是对
    吴老二的侄儿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自己对面坐着的这个女孩子刚才说什么来着,她流过产?顿时,他只觉得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就跟坨狗屎一样臭,令他十分厌恶,他不是苍蝇,所以他不可能喜欢屎粑粑跟不可能像苍蝇一样围着屎粑粑兴高采烈的飞来飞去,饿了就去吃一口,不饿也得闻着。现在就跟吞了一只苍蝇那么难受

    “你流过产你还来相亲,你不知道你自己的情况呀,按照你的条件你只能去找个二婚的,还得有孩子的人嫁才有可能,我什么条件,你这样的自己都不能来,你根本就配不上我,浪费大家的时间,你有病吧?”吴老二侄儿那是一个气愤,也不管着是公共场合就开骂,声音也没有说降低一点,就那样让整个咖啡馆的人都给听见了,而李静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把杯子中的咖啡喝完,然后慢慢的站起来走人,不带回头看一下的。

    “娘的,你还先走了”吴老二的侄儿心里那个闷,应该他甩人先走的准备自己走了,服务员递了结账单过来,他一个气血上冲差点摔了手中的杯子。

    “你傻蛋呀,怎么不让她结账呀”吴老二侄儿觉得自己这次吃亏吃大了,相亲对象是个那样的,自己还倒贴咖啡钱。

    服务员小声的回答道:“她不是先走了吗?”

    “她走你不能拦着她呀?”说完这句话,吴老二侄儿才发现整个咖啡厅的人都盯着他看,他终于不情愿的掏出了钱把账给结了,自认倒霉。

    别以为这个事情就这么完了,晚上的时候李静家的左邻右舍都得知了一件事。那就是李静这个女孩子才十七岁,已经打过胎了,传说中还不止打过一次胎,由此推断她跟过的男人也不少,有人说得难听的说李静那里是在外面卖水果,那根本就是白天卖水果晚上出去**陪客的,当然这个事情谁也没有在李静妈面前提起。但是不代表吴老二家的不找李静妈讨说法呀。

    “李静妈。你自己女儿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呀,都不知道跟多少人睡了,都过产了你不知道呀。还让我侄儿去跟她相亲,你缺德不缺德呀”吴老二家的也烦,本来是个好心想帮着自己那条件还不错的侄儿介绍对象,以后两家关系能近一些。以后求着帮忙什么的也更加好开口的,谁知道是这么个情况。自己老公回家就把自己给骂了,说自己给他侄儿找了个破烂货,还说她就是故意的,就是见不得别人好。天杀的,良心可见日月呀,她是从来都没有那么想过呀。

    “吴老二家的你乱说什么呢。大过年的,我家李静都现在都没有回来。是不是跟你侄儿约会去了?”李静妈把李静留在咖啡馆和那吴老二家的侄儿一起之后,她就和吴老二家的一起回来了,后来她就哪里也没去,自己这女儿相亲她比较紧张,就跟她自己相亲一样,她就守在家里等孩子回来问结果呢,要是成了她这个心呀就算落地了,她还想着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呢,准是两个人出去约会去了。

    “李静妈你是真的听不懂我说的话还是装蒜头呢,我说你女儿之前已经留流过产了,不知道跟过多少男人了,就这样的你还好意思让她和我侄儿相亲,你要脸不要脸呢,还非得要我再说一次,现在听清楚了吧?”吴老二家的觉得自己说起来都觉得丢人。

    李静妈其实在吴老二家的第一次说的时候就听清楚了,就是那个时候她没有想起来人家是在说她女儿,现在她想起来了,李静确实打过胎,就是这事情过了吧,她就自动的给遗忘了,现在听人说才想起来,可是她不能承认呀。

    “你听谁说的,谁说的,我要告他造谣,让派出所的人把他给抓起来关起,一群王八蛋,破坏人姻缘,不得好死…”李静妈那个开骂呀,骂得那个起劲,要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还真是别人造谣的呢,就连吴老二家的都有些不确定起来。

    “谁说的,还不是你女儿自己说的,你女儿自己亲口白牙的给我家那位的侄儿说的,还能有假?那咖啡馆的客人服务员什么可都听见了,不信你自己去问问去”吴老二家的说得到是肯定,就是那心里也在打鼓,你说那李静也就十七岁,平时看着也乖巧,不能和人就睡了呀,主要还是她没有听见人家李静自己亲口说呀,那要是假的怎么办?

    李静妈一想李静当时不想去的那个样子,一想就知道那样的事情还真是那丫头能赶出来的事情,你说你没事说你流过产干什么呢,你不说人家也不能知道,对方看上了就谈呗,然后谈得好不就能结婚了吗?那不就没事了吗?可是现在是李静把事情给说出来了,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不能说李静没说呀,但是她现在又真的不能承认。

    “那就算李静说了吧。”

    “我说的吧,你们家李静那样的你怎么还好意思…”吴老二家的就要准备发飙了,至少那咖啡钱得替侄儿给要回来吧。

    “我说你也别着急说,我是说就算是我家李静说的,那也不是真的,是假的,为什么是假的呢,我家李静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呀,咱们这住的人都知道,那就是个最老实不过的人,而且胆子还小,你说那样的事情她能干?之所以在你侄儿面前那样说是有原因的,具体的你自己去想去”

    “舍原因,你说就说个痛快,你别想就这样把事情给抹过去了”吴老二家的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不给说清楚,她肯定不干的。

    “哎呀,吴老二家的,你脑子怎么就这么不灵光呢,你说要是没有的事情为什么李静要说呢,我本来呢不想说的。怕让你脸上不好看,可你看看我给你留脸可是你不想要,那我就说吧,我家李静那样说的原因那就只能是一个,她没有看上你侄儿,是不是你侄儿有什么地方不对呀,你说人都二十四了还没结婚。也没对象。…”

    “李静妈,你怎么说话的呢,就你女儿那个样子还看不上我侄儿。她当自己是天仙呢,我说她说的那个就是真的,她就是个烂货,那就等着烂在家里吧。我看以后还能有谁娶她”

    “你说谁是烂货,你给我说清楚。你说谁是烂货,你才是烂货。”李静妈那个不能忍呀,就算是真的怎么着了,那错了就不能改了呀。改好了还不准嫁呀,用得着这样诅咒她女儿吗

    “你女儿是烂货,李静是烂货。要烂在家里。”

    “你再给我说一遍试试,”

    “李静是烂货。”

    “啪”李静妈抡起巴掌就给了吴老二家的一巴掌。

    吴老二家的哪里被人这样打过呀。一摸自己的脸,凸起来了,嗷地一声就扑了上去,立马就和李静妈扭打在了一起,两人那是打得难舍难分呀,幸好李静爸打了麻将回家,要不这两娘们得把房子都给掀了,一屋子那叫一个乱。

    “你们两当这里是战场了?锅碗瓢盆都当是你们武器了是不是?”李静爸是男人他也不可能陪着两女人打架,把人拉开之后就坐到了沙发上,两个人也无心再战,主要是打架是个体力活,再打就累死了。

    “吴老二家的你这婆娘吃饱了没事干,找我婆娘打架干什么?都打上门了,难道我家这边挖了你家的祖坟我不管你们为什么打架,这房子给弄成这样,大过年的,你叫我们怎么过,这得赔你说是不是?”

    吴老二家的不但没有要回咖啡钱,还倒贴了二十块钱,当时李静爸就说了家里的东西要陪两百元,吴老二家的肯定不干呀,我和你媳妇儿打架是她先动手的,而且你家的东西也都是些旧东西,凭什么就要我一个人陪,算上李静妈一份的话,这东西她最多赔二十块,不是怕李静爸不放自己走,她是一分钱都不会赔的,还想要两百元,门都没有。

    “打打打,大过年的你打架有意思呀,李静和李强今天怎么都还没有回来,你也不问问,有这样做妈的吗?晚饭也没做,你等我呢”李静爸很生气,钱没要到呀。

    正好李静这个时候回来了,她本来就不想回来的,又想大过年的不在家里呆着上自己租房子那里呀?一个人难道还冷冷清清的过呀,而且这几天生意不错,水果那个畅销,自己老妈老爸也跟着自己忙了几天,就是今天耽搁了一天少赚不少钱。

    李静妈听到敲门声就知道肯定是李静回来了,李强有钥匙会自己开门的,那抓紧时间就给哭上了,李静爸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呢,就看孩子妈给自己使眼色,这是个什么意思,他先去把门给开了。

    “我这个命苦呀,生个女儿都是来讨债的呀,怎么就那么不省心,不听话呢……”

    李静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看吧,等着自己呢,这次演得还真像,把她自己搞得那么邋遢不说,还把家里也搞得那么乱,自己老妈这次真是下了血本了,看来这次自己老妈是真的气得不轻呀。

    “你个不省事的东西,那种话你怎么都能说出口呢,说了那样的话以后你还怎么嫁得出去,好人家哪里还能要你,真是要了老命了,你还不如拿把菜刀把我杀了来得痛快,啊,我生你就是让你这样折磨我的呀?你说呀,我那点对不起了你了,把你养这么大,一直都希望你好,你就是这样子对待我的…呜呜…”李静妈真是气得不行,看李静回来本来等着人自己上来承认错误外加安慰自己,谁知道她就跟个没事人一样慢悠悠的进来,换鞋,准备进房间。

    “妈,你这又是闹的那样?”李强也开门进来,为什么大家都差不多这个时候回来,差不多饭点了呗,李强过年这段时间也是白天找不着人,身上有钱,那还不得出去玩完了回来呀。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一边去。”

    “行,那你就这样抓着李静好了,看你能把她怎样”李强说对了,自己老妈还真不能把李静这样,打吗?能真打呀,那是自己生的女儿,骂吧,你看看她,根本就是无动于衷,而自己老公也不帮着自己,现在就看上电视了。

    “你到底要怎样呀?”李静妈陪着李静的背。

    “妈,我的事情你就别管了,吴老二的媳妇找过你了吧,对,那话就是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的,我不怕,就算嫁不出去我也要说,这个事情瞒不住的,一结婚就知道了,与其结婚了闹着要离婚,我还不如先给他说了,是他自己接受不了,不是我不认真相亲,我还年轻,你就不要操这个心了,我现在就想赚钱,什么也比不过钱来得实在,李强说得对你也别闹了,明天我还要做生意,忙得很,你闹凶了我脑门疼,怕明天收错钱。”李静说完就进了厨房,捡起掉在地上的锅,总得要吃饭吧,这个家也别指望李强和自己爸爸能做一顿饭,都是少爷和老爷级别的人,只有自己和自己妈丫鬟和老妈子的命。

    “赶紧做饭去,都饿死了,她的事你就别管了,管那么多,她晚些嫁人也好,还能帮着家里点。”李静爸多精呀,他比李静妈可要聪明些,会算呀,他这几天帮李静买水果,虽然钱不是他收的,可他会看会算呀,还真别小看了李静那个小水果店,这过年一天的收入那是逼他一个月的工资都多多了呢,自己女儿会挣钱还能不帮着家里,那结婚了就不一样了,结婚了当然也要帮,就是怎么可能有没有结婚前帮得那么实在呢。

    “静呀,你弟弟这学期开学的学费你给交呗。”李静爸就对着厨房那边吼了一声。

    李静没有出声,本来她是想着自己老爸老妈帮着自己卖水果,等出了节她给每人一人再拿二百块钱,既然自己老爸这样开口了,那她就给交学费呗,钱就不拿了,自己还省了一部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