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31章 又是一年大家都很好
    叶梓过年的前一天就出了医院,高烧已经退了,脖子上的青紫还是很明显,幸好是冬天,自己围了一条红色的围巾,胸部也疼,都不能穿,只在里面穿了一件柔软的保暖,外面穿了羽绒服,这羽绒服是方天信从广州那边邮寄过来的,说是外国进口货,反正穿着很是好看。

    韩文君在过年前这一天回了家,没办法呀,蒋毅说了如果过年都不回家,以后就不用回家了,然后韩文君就收拾东西回家了,韩啸给送回去的,韩文君兜里还揣着白淑娴给拿的一千块钱,她就心疼韩文君,孩子身上没什么钱,这个年不是难过吗就是有小辈拜年什么的多少得花点钱吧,白淑娴还让韩啸提了点年货,一只鸡,两瓶酒,一些糕点,再多也没有了,韩啸本来是一点东西都不想拿了,韩啸就看不上蒋家那样,还给他们家里人东西,喝风还差不多。

    蒋毅妈看到韩啸只拿了那么点东西上门脸色就不怎么好,以前年前的时候韩家那给蒋家送的东西都是一堆一堆的,什么都有,吃的用的特别多,当然都是韩文君回家拿的,你是人送上门的,韩啸装着没有看见,放了东西,人都没有喊就回去了,然后韩文君就被蒋毅妈骂上了,说嫁了人还老是往娘家跑,像什么样子,说她不顾家,韩文君想反驳吧,又觉得自己刚回来,本来刚才还想着把自己妈给拿的钱拿出一半来给家里买东西的,现在她想想还是算了,可她算了不行,别人可惦记着她的钱呢。

    “文君,你年终发奖金了吧。拿点出来家里办年货,今年因为蒋力结婚花了不少钱,妈那里也没有什么钱了,明天就要过年了,家里的年货还没有办齐。”蒋毅就追到放间里面给韩文君说这个事情,按照往年的惯例,韩文君年终这个月工资加上奖金怎么也有一千多块呢。

    韩文君奇怪的看着蒋毅。以前她是没有看出来。现在她看出来了,她的钱就是家里公用的,这些年她是一点私房钱都没有存。手里只要有点钱都会被蒋毅妈找各种理由让蒋毅来从自己这里拿走,今天她似乎不想那么干了,以前她觉得蒋毅对她好,今天回来的路上韩啸就问她她怎么就把日子过成了这样。她现在终于知道了。

    “我身上没有钱了,蒋毅结婚那个月我不是从妈那里拿了两千块回来吗我领了钱就全部还了。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你也领工资了,你给我拿点零用钱吧。”

    “你怎么能把钱都给你妈我们这日子不用过了呀难怪不得妈说你顾娘家,你想想你自己嫁出去的人了。”蒋毅一听钱给了白淑娴就不高兴了。一千多块能干不少事情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妈借给我们的钱就不用还了我妈把我养这么大,我结婚了难道还要给钱给我用”韩文君把孩子抱紧,没办法呀reads;土豪系统。她自己的钱倒是给存起来了,走的时候白淑娴给的钱还在怀里揣着呢。她就把蒋毅来搜身。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哪个意思你,蒋力,蒋歌还有温秀秀不是都有工资和奖金吗这个年难道钱还不够用,还是说就只有你把钱给上交了”韩文君本来还顾忌着自己刚回来不想吵架,可是她有点忍不住了,韩啸说得对,她和蒋力哪里能自己都不存点钱,转眼孩子都要上学什么的,到时候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算了,没了就没了吧,赶紧出去帮妈干活,你总不能让妈做给你吃嘛,你看得过眼呀”蒋毅也不想吵架,钱都没有了,吵架有什么用,难道真把人又弄回娘家去呀,这段时间自己老妈没少在自己面前抱怨自己是怎么怎么累。

    第一次白淑娴主动不让叶梓动手做事,因为王妈回家了,这年饭就由白淑娴一个人忙,然后韩啸在一边帮着洗菜杀鱼什么的,叶梓呢就负责和韩啸爸爸聊天,韩啸爸爸也是难得在家过一回年,今年到是空了出来,知道叶梓拿了全校第一名,他很高兴,鼓励叶梓继续努力学习,到时候到北京去上大学,叶梓自己也是那么想的,她很想去看看上一辈子呆过的京城现在到底边成了什么样子。

    孙菲菲放假就回了北京,准备在那边和爷爷奶奶一起过年,每天都以前的同学叫出去逛街什么的,她觉得十分的无聊,到是郭帅天天都上门来玩,孙少宇就苦了,被老爷子送到了军营去锻炼,直到过年前一天才得以回家,回家的时候都是伤痕累累的,也没见喊疼喊苦,就是他奶奶忍不住哭了,晚上回房间把老爷子好一顿说。

    韩啸觉得自己当时就是太冲动了,现在后遗症来了吧,晚上和叶梓谁一床的时候,稍微挨着近一点,叶梓就发抖,他也没有想干点什么,知道人身上都疼呢,就是想抱着叶梓睡觉,可手刚伸出去触碰到她,就感觉到她在抖,真是一时冲动,所有的福利都没有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叶梓是原谅了韩啸,脑子里面告诉自己当时就是因为误会,这个事情就不追究了,可是她心里和身体就是要追究,她也没有办法也,你就是条件反射。

    “以后不会了,以后我不会打你了。”韩啸很受伤呀,身体和心里都受伤呀,说完他就翻身转到自己你一边睡好,脑子里默念三字经,不念不行呀,小弟弟今天晚上很不听话,它说它很久没有出来玩了,想出来玩。

    韩啸翻身过去之后,叶梓才放松了。

    “对不起,不知道妈给你讲没有,守群姐夫让我表姐怀孕了,不过好像孩子打掉了。”

    “这个事情我知道了。”白淑娴已经把这个事情给韩啸说了。

    “我要说的是,这个事情跟我们家没有关系,这就是个巧合。”叶梓还想说的是,其实杨守群那样的人根本就不是良人。

    “恩。以后二姐回来我会说清楚的。”

    叶梓真的全身都疼呀,本来想进空间去拿点药自己治疗一下的或者进去泡个澡什么的,结果韩啸跟她就是寸步不离,没办法那就只有忍着慢慢的好,因为她身上皮肤白嫩的缘故,那伤痕就特别的明显,洗澡的时候她都自己照过了。在心里还是把韩啸给小骂了一遍。

    江家成这几天过得一点都不好。那天看着韩啸那么生气,就想两个人回去肯定是要吵架的,吵架打架的是最伤感情的事情。他以为自己是有希望了,等见到叶梓他给以温暖的安慰,想着渐渐的人的心就能靠向他。开始他去叶家面馆外等着,看叶梓是不是还过去。可是第二天叶梓没有去,叶家面馆也准备过年歇业了。他又到大院外面去等着,还是没有等到人,然后就过年了,江家一点都不喜庆。因为江家成马着脸。

    “大过年的你这个样子做给谁看呢,你是赚钱了,老子我也不稀罕。也不会用你的一分一厘,你也别想着凭点小聪明你就能一直赚下去。终归还是要找个正经工作干的,反正你也会开车,过年后你干脆就到政府开车好了,你也算是专业的军人,好好干,以后再慢慢想办法reads;拔魔。”在江父的眼里做生意就是不稳当的,特别是像自己儿子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人,根本就成不了事,也就是小打小闹,最后不了了之,还不如趁自己现在还在位置上行个方便。

    “爸,你能不能不要管我的事情呀,上班,上什么班,我现在一个月赚的都比人家一年上班赚的多,你觉得我会去上班吗”

    “哎呀,大过年的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江母做了一桌子菜也没见吃,争嘴都饱了,她觉得这日子过得还真是难受,本来以为自己儿子有喜欢的人了,看着人也慢慢的上进了,结果一打听呢,人家结婚了,你说着都是什么事情。

    “明天和我一起去你韩伯伯家拜年,你当兵那也是别人帮的忙,虽然你现在没有当兵了,还是得你自己娶感谢感谢人家。”江家成这倒是没有反对,他也想去哪个军区大院转转,说不定就看到了自己想看见的人呢,想着这个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自己父亲的安排,江父以为他妥协了,心里才舒畅些。

    白国庆今年很忙,忙得回家过年的时间都没有,他想不想回家,想是肯定的,可是工期太赶了,除了过年这一天能有点时间,平时他真的就没有时间了,工地上的工人很多过年也不回家,过年的火车票太难买,还挤,不过工地上的年很热闹,白国庆这个当老板的很大方,想办法买了一头大肥猪,还买了五只鸡,一些活鱼,让工地上的工友们能改善生活,过一个红红火火的年,大家出门在外赚钱都不容易,谁不希望过年团圆,年三十这天晚上工地上不但包了很多饺子,还炖了鸡,煮了鱼,大家挤在一起看了春晚,然后白国庆给家里去了电话,这次他父亲没有骂他,而他母亲却在电话里哭了,其实哪里有父母能舍弃自己的孩子的呢。

    李静今年过得也不错,发了点小财,水果生意还是在做,就是快过年的哪一个月想着大家都要买新衣服,就进了一批服装来卖,她自己也是聪明,知道蓉城这边卖衣服的多,就把衣服打包坐车到各个乡镇去卖,她现在也不讲究什么面子,拖着大口袋就在乡镇的集市上摆摊,因为衣服选择的多,她又热情声音也大,所以生意异常的火爆,就是讨价还价有点累,小镇上很多农村人都很讲究实惠,在挑拣衣服质量的同时还要求价格必须得低,李静每次卖完衣服都觉得自己嗓子都在冒烟儿呀,但晚上一个人回去数钱的时候又是你们的开心,累呀,半夜进货白天卖,每天睡觉不足四个小时,一个多月下来,那硬是瘦了十五斤,人的眼窝都凹了下去,不注意还以为是外国人呢。

    过年了当然就要回家过吧,李静给自己老妈拿了二百块钱,李静爸就没说什么话,就是李静妈觉得一个女孩子自己做生意也不是个事。

    “你看你买个水果也赚不了多少钱,人都熬成鬼了,原来的那个样子多好看,要不你还是回家来,找个正经工作,然后相个亲嫁个好男人比什么都强,隔壁吴老二家的说她侄儿在棉纺厂里面做会计,今年二十四了,人才不说,你看要不趁着过年大家都有空见过面”李静妈觉得这个条件不错,听说人长相一般,但是人家工作好呀,那会计的工作就是有油水的,听说外快比工资都多,,她自己也跟着吴老二家的远远的看了人的,李静妈就觉得这门亲事很不错。

    李静其实有个遗憾,她其实现在很愿意再回到学校去读书的,可是她的过去让她不敢再回到学校去,学校也不是想去就去想走就走的地方,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肯定要努力认真的读书考大学,就是没钱上她也要想办法上,但现在不行了,晚了,她的心已经回不到从前了,她现在出生社会之后才领悟了知识的重要性,她决定明年开始哪怕是少赚一点钱也要上夜校学习知识,完善自己,因为这样所以她给自己说要找对象也要找个大学生。

    “那他是大学生吗”

    “好像不是吧,听说是接班做的会计,哎呀,你自己高中都没有毕业你能找个大学生这条件就不错,你不要太挑了,妈不会害你的。”李静妈这次是真的打听清楚了,她是偏心儿子,但是她也没有想过害自己女儿是不是。

    “那就算了吧,反正我还小,现在也不着急,现在我自己养自己也累不了你们。”把李静妈给气得年饭都没有吃下去,最后只说懒得管。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