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30章 这该死的冲动
    第13章这该死的冲动

    白淑娴看着韩啸怒气冲冲的拖着叶梓进了门,刚想问一句你们回来了,话还没有问出口,韩啸也没有和她打一声招呼拖着人上了楼,这是两个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吵架了刚想到这里听到楼上哐了一声,门关了。篮色,

    韩啸把人往床上一扔扑了上去,这个该死的女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她心里一直期盼着快些放假回来,一到晚上安寝的时候总是想着她入睡,手里还拿着她的照片,一放假他赶了回来,赵长根还笑他猴急,他承认了,他是猴急,他舍不得家里的娇妻,他珍惜两个人在一起的分分秒秒,一路上想着两个人要见面了,心中一阵高过一阵的甜蜜,他要多有忍耐力才能把眼睛前面看到的景物都不当成叶梓,他仿佛是产生了幻觉,看见叶梓一直在自己前面笑,可是这个该死的女人给他看了什么他回到家没有看见人,他甚至都没有和自己妈妈好好的说几句话,军装也没有换下来,他要去接她,给她一个惊喜,他一边想象着那个可又美丽的女人在看见他的时候那种惊喜,他想好了要上前去给她一个紧紧的拥抱,可是他看到了什么她和别的男人抱在一起,紧紧的抱在一起,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怒气要将自己挤爆,然后他冲了上去。

    “你别这样,别这样”叶梓扭动着脖子以及身子,她不排斥韩啸的亲热,可是现在根本不是夫妻间的那种事,韩啸在干什么,在咬她,死死的压着自己,拽着自己的手咬她的脖子,让她恐惧的想到了吸血鬼,疼,真的疼。难道自己的脖字被咬开了,她闭上了眼睛,放弃了挣扎,那让他把自己咬死把。然后脖子上的嘴一松。

    “怎么,不喜欢我吻你,还是你喜欢他吻你,他还吻过你那里,这里吻过吗”韩啸邪恶的说着。用力的扯掉了叶梓的衣服,一件一件,直到露出来雪白的胸部,两点殷红是那样的刺激他,可他却想到了刚才拥抱叶梓的那个男人在上面摘取它们的芳香,瞬间他又红了眼睛,下口咬了上去。

    “啊”叶梓撕心裂肺的尖叫,女人脆弱的地方被咬,那是疼痛无比的,叶梓手指甲陷阱了韩啸的肉里面。韩啸现在的想法是毁了这个她吧,两行泪水涌了出来,心里想着给个痛快吧,死了都好。

    白淑娴听到叶梓的尖叫,心里一颤,着是干啥,蹭蹭蹭的往楼上跑。

    “韩啸,你们在干嘛,赶紧开门。”白淑娴用力的拍着门,这个时候韩啸已经把叶梓的脱了个精光。用力的掐着她大腿根部的嫩肉,恨不得撕下来一块,他等着她求饶,可是这个女人居然咬着嘴唇。这个样子让他看着心生厌烦,是要这样保卫她的情吗

    “这里他进去过了吗。”韩啸毫不犹豫的用他那粗糙的手捅进了那个温暖的通道,在里面搅了搅。

    “果然是个的,这样都能出水,你不是痛吗是不是痛并快乐着,还是你本身喜欢这样。是我之前对你太温柔了,所以你不喜欢对不对所以才干出来那样的事情,在他的身下是种什么感觉,他的家伙有我的大吗韩啸很想一下子用自己的东西把她给贯穿,可是他怎么也没有反应,那东西像是吓着了,是不出来

    白淑娴听见了叶梓的哭声,她是不怎么喜欢这个媳妇儿,可她也不喜欢家暴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家里,她使劲的拍打着门,已经睡着了的韩文君也起来跟着一起拍。

    “你给我起来,你这个肮脏的女人。”韩啸一把把赤身卷曲在床上的叶梓给拉了起来,拖到了卫生间,开了水,狠狠的冲帅她的身体。

    叶梓很冷,因为韩啸开的是冷水,身体不停的颤抖,嘴唇冻得发紫,皮肤上全是鸡皮疙瘩,冰冷的水不停的从头发上淋下去,她双手环着自己的胸,自己给了自己拥抱,可是那根本不管用,已经不是冷了,是冻。

    “你给我好好的把自己洗赶紧,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韩啸命令着,那语气像足了地狱里面的恶魔,他看叶梓站在哪里不动,他拿了洗澡巾使劲的往叶梓身上招呼。

    “你怎么不拿刀把我的皮给刮了,这样不是更好”叶梓的声音很小,可韩啸却听得很清楚,这是不是说那个男人摸遍了她整个身体,韩啸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上手去掐叶梓,这个女人给自己带来巨大的痛苦,那一起死嘛,他把人先掐死,然后自己再死,都他妈的不要活了。

    白淑娴拿着钥匙把门打开冲进来看见的是韩啸掐着叶梓的脖子,叶梓面部已经扭曲,却还在笑,脸色已经发紫,这两个疯子,叶梓到底干了什么事情让韩啸能这样,她和韩文君上去把人给分开,怎么分开的,咬呗,白淑娴咬了韩啸的左边手臂。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是不是看我活得太长,要把我气死是不是”白淑娴对着两人吼道,吼完看叶梓那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倒在了浴缸里面。

    “还看着干什么,赶紧把人给送医院打12”

    韩啸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冷静的人,干什么事情都很冷静,昨天晚上那种事情本来是不应该发生的,算人有错他也应该忍着问问的,虽然现在他的心里还很乱,可他已经冷静了不少,他等着人醒过来,他想应该给她一个亲口说的机会,可是脑子里面怎么一直都是昨天晚上她和别人相拥的画面,挥之不去,霸占了他的整个脑海,并压着他的心头,他深呼吸了又深呼吸,捏紧的拳头才慢慢的松开。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叶梓的脸上手上,仿佛人这样透明了一样,一根根软软的汗毛立起来很清晰,没有什么血色的嘴唇现在有些发干,是的,叶梓还在发高烧。但她同时又感觉很冷,颤抖着睫毛嘟囔了一个字“冷。”韩啸犹豫着把人搂进了自己怀里,叶梓嗅着那熟悉的味道,既害怕又渴望。睁开了眼睛,她知道搂着自己是韩啸,动了动身子,抗拒了一下。

    “别动。”韩啸多么希望时间这样静止,这样一辈子该有多好。忘记那些不愉快的经历

    “你知道吗,曾经我想我们两个能白头到老的。”韩啸轻轻的说,他不想放手,可是现实是他不放手能行吗他要是硬要把人给留下来也是可以的,可他知道留得住一个人的身体肯定留不住人的心,那还不如成全一个人,至少他们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人能得到幸福,这是他欠他的,她救了他,那他当这次两不相欠了吧。

    “我说我没有。你相信吗”叶梓扭着脖子对韩啸说,脖子上清晰乌紫的牙印那样闯入了低头的韩啸眼中,他相信吗他当时是不相信的,不然怎么都不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那样咬了她,不但咬了脖子,还咬了很多地方,他不敢去想,更不敢去看。

    “他是喜欢我,可我一直以来都是拒绝他的。是昨天你看到的,他确实抱了我,我没有防备,那样被他抱了。而你恰巧看到了那一幕,你相信吗我一直在挣扎着要把他推开,可是他是男人,我挣扎不开,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叶梓算是把话说完了。她想要是韩啸不相信,那这段感情也没有了,走到头了。

    “我信。”韩啸心头的大石头一下子没有了,把怀里的叶梓用力的搂紧了,他差一点失去她了,他怎么能那么冲动,他应该先问问她的,现在他想说点什么,可他觉得自己脑子里面真的没有什么语言能帮助自己,沉默算了,摸了摸叶梓的头,还是有点烫。

    “下次要是再有什么误会你不能打我了,你要是再这样问都不问打我,不管是什么,我都不理你了。”叶梓听说过这打人能上瘾,打了一次也许能打第二次,可这次是个误会,虽然自己现在身体很多地方都疼,可她愿意原谅还韩啸一次。

    “媳妇儿,你原谅我了,你打我吧。”韩啸说着去拉叶梓的手,让她打自己,叶梓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力气,她想好好的躺下休息一会儿,哎,大家不给她机会呀,王翠芬和叶老太太来了。

    因为今天早上没有看到叶梓去面馆,王翠芬打电话问问看,怕别是出了什么事,果然还真出事了,电话是王妈给接的,说叶梓进医院了,把王翠芬给吓得,拦了一辆出租车和叶老太太赶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叶梓你没事吧怎么住院了”王翠芬的大嗓门回荡在整个病房里面,幸好病房里面只有叶梓一个病人,韩啸看丈母娘来了,赶紧把人给放着趟在床上,立正站好喊人。

    “妈。”叶梓和韩啸同事出声。

    “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你给妈说呀”王翠芬和老太太冲到了叶梓病床边,可怜了老太太跟着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不是为了孙子她才不跑呢,觉得叶梓运气不好,明天过年了,你今天来住院,霉气

    “哎呀,你这脖子给谁咬了的”王翠芬也不管,看见什么说出来了,叶老太太拉拉她,觉得自己这儿媳妇这个时候也是傻,你那么大声干什么,怕别人不知道还是怎么的,这脖子上被人要咬了,要么是两口子打架,糟糕点可能是叶梓被强暴了,没看见你自己女婿那黑得跟锅底一样的脸呀,老太太心里一抖,难道真是昨天晚上回家被那个了

    “妈”叶梓有些无奈,叫她怎么说,“是感冒了有点发烧,下午退烧了能回去,倒是你自己得注意身体,跑过来干什么这里有韩啸,你先回去吧。

    “感冒发烧能让脖子上有牙齿印呀,看看都紫了,肿了,你们我说韩啸你当人不是人是红烧肉呀,怎么能用嘴去咬”王翠芬说着说着自己才反应着想到,她倒是没有往强暴那方面想,想着是韩啸太粗鲁了,夫妻生活怎么能这样过那不是折腾吗看韩啸的眼神不对了。

    “平时不回来,一回来下很嘴,你是狗变的呀自己的媳妇儿不知道好好疼”

    韩啸怎么觉得那么热呢,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等丈母娘带着叶梓奶奶走了,他才好些,惹不得呀,看看人家叶梓也是有娘家的,不过还算讲理,没有对自己动手。

    “你妈真厉害。”

    “以后不要欺负我了知道吗”

    “不过你妈怎么长胖了那么多,面馆里面每天都不忙吗”韩啸想呀,要是面馆里面忙的话那叶梓妈不该长这么胖吧。

    “我妈不是胖,是怀孕了,也许不久之后咱们家有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在叶梓看来这根本不是个事,自己父母不是想生个儿子吗那多正常的事情呀,其实她对于中国的计划生育一点都不了解,也不觉得想要生儿子是重男轻女什么的,她是往香火传承上面想的。

    “你妈怀孕了”韩啸以为自己听错了,刚想说你妈和你爸怎么想的,都那么大年纪了,还准备违背计划生育法,悄悄地看了看叶梓,还是算了,两个人才闹了一场,现在还是顺着她吧,她父母要生生吧,他一个做女婿的不要管那么多了,以后也不是他养孩子。

    白淑娴再次来到医院的时候觉得气氛好多了,昨天晚上真是吓死她了,你说她和韩文君开了门进去看到什么,叶梓一身青紫的背韩啸放在水龙头下面冲冷水,最后还晕了过去,要是自己再晚一点进去是不是出人命了。

    “赶紧把这个汤让叶梓喝了,你们两个再怎么闹都可以,只是一点不要给我往闹出人命那方面奔”白淑娴没有帮自己儿子说话,也没有帮叶梓说话,也没有问原因。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全文www.yuehuatai.com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