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11章 有钱也烦
    第111章有钱也烦

    韩文君病了,还病得不轻,重感冒,孩子也病了,大人和孩子躺在床上还没有人管,为什么就病了呢,回到那天她去找叶梓那天晚上。

    韩文君回去蒋毅妈就不让人进门,想你一点小事情都办不好,你就在外面呆着呗,蒋毅爸也不管,早早的就上楼睡觉了,蒋毅那边也不知道自己老婆和孩子都还在门外,他在自己房间里面看小说呢,等看得差不多了一看时间,十一点了,这才想起老婆和孩子怎么还没有回来,下楼去看,没看见人。

    “妈,文君还没有回来”

    “你自己不会看呀”蒋毅妈没有好气的说道,蒋毅那边想可能就是在娘家那边住下了,就想着肯定是事情没有办好不敢回来,他其实也觉得那个事情很不靠谱,但是为什么就是要抱一点希望呢本来想给文君娘家那边打个电话问看看的,看了看时间还是算了,等明天人自己就回来了。

    蒋毅把门打开,一脸的铁青,要不是听到孩子的哭声,他媳妇儿和孩子是不是要在外面呆一晚上赶紧把人给拉进来,他是想骂人的,你说你一个大人,他妈不让你进来,你不知道使劲敲门呀,就在外面等着,等着谁给你开门呢,他又没有长透视眼,看韩文君现在那可怜的样子,他还是没能骂出来。

    在外面喝了一个多小时的穿堂风,怎么可能不身病,能干的韩文君还想着早上起来做早饭呢,就是自己不吃也要给大家做,最后起来了还是给倒在了地上。这边蒋毅也是火,孩子发高烧,他又是请假又是管孩子,这边还得管老婆,他妈什么也不给做。

    白淑娴在家就奇怪了,这两天文君怎么没有把孩子给送过去给她带,她还以为是她拿的那一千块钱起了作用了呢。以后现在蒋毅妈给带孩子呢。所以也就没有问。

    “文君呀,你这病是不是好多了”蒋毅妈这几天也烦,你说韩文君病了。那饭说给做,除了她还真就没有人了,儿子不进厨房,女儿是跳舞的。那手得保养,平时碗都没有洗过。家里又没有保姆。

    “妈我好多了。”韩文君听蒋毅妈问自己,心里那个感动,这几天也没有吃好,身上也没有什么力气。孩子也生病,都是蒋毅妈给放在枕头边,不过幸好这孩子发烧来得快。去得也快,第二天就又是活蹦乱跳了。

    “文君呀。你给你妈打个电话,叫她来接一下孩子吧,咱们家现在这种情况,你躺在床上,我一个人怎么带得过来。”蒋毅妈根本就不抱着孩子,让她自己在屋子里面爬,那孩子知道什么是好坏,拣到一个大人的凉拖鞋,现在正拿在嘴里啃呢,还津津有味儿。

    白淑娴接到电话跑得那叫一个快,她就说嘛,这两天怎么心里不宁,原来女儿病了,她能放心不去接孩子蒋毅妈是什么样的人,结果进门就看见孩子在地上啃拖鞋呢,心里那个火大呀,走过去把孩子抱起来就开说。

    “我说蒋毅妈,你就是这么带孩子的呀,那鞋子上多少的细菌你不知道,你自己怎么不吃鞋子去”

    “我懒得给你说,赶紧抱着孩子走人,看着烦,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挖看坑让我跳的好亲家。”如果不是想让白淑娴来带孩子,你看她会不会让白淑娴上门来。

    白淑娴抱着孩子就要往房间里面去,她女儿都还没有看到呢,人到底怎么样了,怎么就能病了她得问哥清楚,肯定是蒋毅妈这个死女人给折磨的。

    “你往哪里走呢,当这里是你自己家呀”蒋毅妈跟着就去拉白淑娴,两个人就这样对上了。

    “你说你把我女儿怎么了,你自己股票亏了,能怪得了她,你是不是折磨她了”

    这么大的动静,韩文君那边再是昏昏沉沉的也醒了,现在正挨着房门叫妈呢,当然这是叫的白淑娴,白淑娴一看这哪里还是她好端端的女儿呀,这人都脱水了,黄焦焦的像个僵尸,忍不住就哭了起来,然后一手抱人一手去拉韩文君。

    “走,咱们上医院去。”人当然不是一拉就能拉得走的,最后白淑娴舍了孩子才把文君给弄到医院,一检查人家医生就说了,治疗得完,现在是急性肺炎,不过只要休息得好,要不了几天也就恢复了,就是人受罪点。

    蒋毅抱着孩子赶到医院还没有说话,这就挨了白淑娴一巴掌。

    “你是想文君早点死是不是死了你好另外找一个对不你还是不是男人,就让你妈那样的欺负你媳妇孩子也不给带,那么小的孩子就让她自己在地上爬,抓到什么吃什么,我看你妈就是想大的小的都去死是不是当我们韩家没有人了你说这些年我都贴你们家多少钱我就在想是不是你妈的都是我给出钱买的,不然她能存下那么多钱去炒股亏死她也是活该。”蒋毅觉得很没面子,被打了也就算了还被这样指着鼻子骂,那么多人看着,最后护士说不能高声喧哗,白淑娴才作罢。

    叶梓也得了消息去了医院,结果就正好看见白淑娴在哪里骂蒋毅,蒋毅抱着孩子红着脸也不说话,后来小护士说了之后白淑娴也不骂了,就是不让蒋毅去看韩文君,你说人家两个是夫妻,丈夫来看你不让算个什么事,蒋毅脾气也来了,把孩子往地上一放就走了,叶梓赶紧上去把人给抱起来,医院的底下拖得再是赶紧她也觉得会有细菌的。

    “都是你惹出来的,我说你把你那点钱怎么就看得那么紧要是韩啸大姐有个什么事情,你就等着和韩啸离婚吧,带着你的钱走。”白淑娴对叶梓现在意见很大,要是她当时肯出那个钱就不会有今天这个事情了,她就没有想过凭什么叶梓要出那个钱。出钱买她的股票拿是因为她是韩啸妈,那蒋毅妈更她叶梓有什么关系。

    叶梓现在也不和白淑娴争执,她带了点药准备给韩文君吃,她也想好了,你愿意吃就吃,不愿意吃就算了,日子是你自己过成这样的。不能怪到她头上。你男人都不心疼你了,你还心疼他妈,还有他全家。她就觉得韩文君做这样孝顺的媳妇能病了才是正常的,等她好了继续回去为蒋家奉献,看有几个人能记得你的好。

    果然白淑娴就不让韩文君吃叶梓给的药,叶梓也不想多说。抱着孩子就陪着呆在医院,本来想带回去带的。想了想韩啸妈肯定不会放心,那就还是算了,就在这里带着吧,看着韩文君在哪里输液。

    “把孩子给我。你去把费交了。”叶梓一听,韩啸妈这是叫自己呢,她也不计较。跑去吧医药费交了,直接给交了五百块。总是够了,多退少补都够了。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八月,这是个收获的季节,从七月开始满大街都是各种各样的脱毛膏,价格是越来越低,十元钱一瓶的到处都是,不过叶梓的脱毛膏根本就没有受到影响,李秋水那边一直都是供不应求,都是先预定才能拿到货,价格还不变,没办法呀用秋水伊人的脱毛膏之后再用别家的就不习惯了,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有钱的女人都舍得往自己身上砸钱。

    “妹子,你皮肤这么好,是不是你自己有什么好的产品”李秋水就觉得叶梓这姑娘肯定还有其他的东西,她看着那皮肤都能掐出水来,还白嫩白嫩的,她就是个女人也喜欢呀。

    叶梓也不说,就笑,让你自己去想,李秋水就说了,要是真的有的话就弄出来,她帮着卖,肯定不会亏待叶梓的,叶梓还是笑,那李秋水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呀叶梓这个月还干了一件事情,在蓉城路买了两个铺面,大的两百多平米花了二百多万,小的三十平米不到花了快四十万,她就想着大的先出租出去,小的那个就给自己父母开面馆。

    想着自己手里还剩下那么多钱,叶梓也睡不着,就寻思着还能干点什么,然后她就想到白国庆,不知道他到底在深圳那边稳定了没有,前段时间同电话好像很缺钱的样子。

    白国庆前段时间确实很缺钱,可是他胆子大,也敢做,同样也买了股票,钱也不知道翻了多少翻,也是他自己贪,后来开始跌的时候也舍不得卖,幸好他稳住了,发现不对立马就把手里的股票全部卖了,算了算手里的钱也翻了几番,一边捶胸顿足后悔自己怎么不早一点卖出去,早点卖出去自己手里能有上百万的钱,一边又暗自庆幸自己卖得快,不然就血本无归了。他接到叶梓的电话还有点意外。

    “你手里要是现在有钱,你能干什么”叶梓拿着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白国庆在那边应该能接触到更多的新鲜东西,社会的走向他也许更清楚。

    “买地呀,建房子呀,按照邓爷爷的意思,深圳这边是特区,是新经济试验区,我去过香港那边,要是深圳过几年能和香港那边一样的话,那现在建出来的房子以后就能大卖,卖大价钱,就能发财,叶梓你不知道这边现在低价都被炒起来了,上半年一百万能卖到的地,这下半年就要花双倍的价钱才能买到了,你说要是我当时有钱就是买块地放这里不动,现在都翻番了”白国庆知道叶梓不能拿出来那么多钱,但是他就是想说,想把深圳那边的大好形势说给她听,他自己不往家里打电话,家里人也不联系他,没有人能听他说。

    叶梓这边挂了电话,那边就给韩啸去了电话,给韩啸说自己炒股赚了多少钱,给爸妈买了一套房子,自己又买了两个铺面,手里还剩下多少钱,她对手里剩下的钱有什么想法云云。

    “不行,你就在家安心读书不好吗”韩啸没有想到叶梓能赚那么多钱,小一千万呀,靠他的工资可能一辈子都不能让家里有那么多钱,但是他不能答应叶梓说自己要去一趟深圳的想法。

    “我就过去看看,如果行的话我就和国庆合伙,韩啸我想出去看看,我不会和二姐一样不回来的,最多就去十天。”叶梓求到,她觉得这个世界变化很快,从鸡蛋的价格都能看出来,之前是一毛钱一个,现在是两毛钱一个,她想很快其他的东西也会涨价,就像白国庆说的那样,改革的春风很快就会吹满整个中国大地。

    “妈叫我们回家收割水稻去。”叶建国在隔壁小卖部接到了叶老太太的电话,别看他是个男人,其实他们家拿主意的都是王翠芬,回不回去他到是无所谓,学校放假了,反正面馆的生意淡了很多。

    王翠芬奇怪的看着叶建国,“你难道答应了咱们把地给老大一家种了,那就是他家里的事情,怎么还得我们回去帮着收割,既然这样我们还给他们粮食干什么他们两口子倒是打的好主意,还有你也不想看看,咱们的新房子开始装修了,你让谁去帮你看着,让叶梓去你能不能不要什么都想着靠叶梓”

    “那材料什么的不都是买好的吗工人也是找好的,要不我一个人回去这边你照看到一点,毕竟我妈年纪那么大了,我回去帮一下也是应该的。”叶建国虽然大事情都让王翠芬给拿主意,但是在孝顺这一方面他还是只听他自己的。

    “我说叶建国,家里的粮食离了你就不能收割回来了是不是你回去这一趟什么的,你自己算算成本,还不如叫你大哥请两个人帮着得了,就怕是你大哥两口子舍不得花那个钱,上次在电话里不是说养鸡赚钱了吗怎么还是这样算计咱们”王翠芬就是她说的那样想的,其实这次吧她是想错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