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10章 都是极品
    第110章都是极品

    “叶梓呀,你看能不能把蒋毅妈手里的股票也给买了?”韩文君肯定是不会开这个口的,白淑娴也是觉得自己说这个话是厚着脸皮的,但是她没有办法呀,你说早先她就看见叶梓和韩啸用麻袋装钱了,后来叶梓什么时候收手的,她大约也是知道的,至于叶梓具体赚了多少钱,她肯定是不知道的,但是她算了算,小几百万肯定也是有的,就想着既然有那么多钱了,为什么不能帮着韩啸大姐一把呢。

    叶梓心里冷笑,还真是想得出来,当她是什么了,不过她也不得不佩服这些人才。

    “成呀,她手里现在有多少都可以卖给我。”这边白淑娴和韩文君刚要高兴起来就听见叶梓接着说道:“只是这个价格还得按着市场现在的价格,你们总不能让我吃亏吧?”叶梓就差没有说自己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虽然赚得有点容易,但是那也是担惊受怕冒了风险的。

    白淑娴那个气得冒烟儿,要是按着现在市场的价格出手还能找你买呀,找你买就是为了补偿损失的,她当然不想给蒋毅妈补偿损失,就算当初你蒋毅妈是跟着她一起炒股的,也是她给带到股市里面去的,要不是你自己也想赚钱,谁还能拉得动你?你亏钱也和她一样的,那就是活该,但是为什么她还要跟叶梓开这个口呢,她那是为了自己女儿能好过些。

    “妈,我先回去了。”韩文君就知道肯定是不行的,还是自己先走了吧,她呆在这里也是尴尬,明知道弟妹这是不给。她还在这里干什么,逼迫人家吗?她就想着大不了回去挨骂好了,反正都已经习惯了。

    白淑娴就拉着韩文君的手不让走,看看自己这女儿,都成什么样子了,三十刚出头,愁成了个老妈子。

    “叶梓你就当是帮帮你大姐还不行吗?就花五万块钱。你又不是没有。你就当是你买了股票卖不出去了不就成了,难道你就能看着你大姐回去继续挨骂”

    “妈,你有那个钱你就给呗”叶梓这次一点面子都不想给白淑娴了。当钱不是钱呀,还就花五万块,有那五万块她干什么不好,你说就是这钱韩文君能用到她都认了。毕竟她刚来这个家的时候韩文君对她的态度还是可以的,可是钱拿回去就直接给了蒋毅妈。凭什么呀,她钱多是不是?她真是不懂韩啸妈脑子里面都是想的什么,她这是帮女儿呢,还是帮女婿的妈?以为这样韩文君就能真的过得好了?

    “成。那我给韩啸打电话。”白淑娴知道她自己说叶梓也不给,那她给韩啸打电话,叫韩啸给总成了吧。当然她选择当着叶梓的面说出来,也是想拿韩啸来压叶梓。你男人你总得给面子吧。

    叶梓笑了笑,“妈,你想清楚了再打”

    叶梓说完自己就上楼了,她什么也不想说了,还能说什么,她婆婆现在就是脑子不清楚,还给韩啸打电话,现在都几点了,韩啸能接到电话?就算接到电话了,他就真能听她妈说?就算韩啸那边让叶梓拿,叶梓也不会拿,钱是她赚的,要是韩啸有那个脸来要,她就敢翻脸。

    白淑娴果然就没有打通电话,最后她自己又拿了一千块钱出来硬塞给韩文君,嘴上说着她会继续想办法,她能想什么办法,无非就是找韩啸说,让韩啸叫叶梓把钱给拿出来呗,不过她算盘打错了,就是韩啸来说叶梓也是不准备给的。

    韩文青的肚子开始大了起来,她一天就是少吃不吃都控制不住,她是想着等生完孩子之后,赵老三这边对她没有了戒心再骗他说两个人出去打工,然后自己就跑了,孩子她就当没有生,她想好了,回去也不想赚什么大钱了,就好好的上班和杨守群认真的过日子,然后和杨守群生个孩子,可是现在她不但肚子大了起来,这身体也开始胖了起来,还不是那种怀孕水肿,就是胖。

    “我说赵老三就不能干点别的,天天就是出海打渔,能卖几个钱,难怪不得你们这里的人能这么穷,穷得都没有女人愿意留下来”村子里面留下来的年强女人那都是从外面买的,本村的女孩子一般都是嫁到外面去了,然后给家里拿回来一下彩礼就完了。

    赵老三的妈才不想和韩文青说话,有什么好说的,她从来这里就没有瞧得起过这个地方,说自己出生好,家庭好,你结果呢,还不是乖乖的给她儿子生孩子。

    “我说你们这里怎么就越穷越要生呢,种点树不好吗?”韩文青接着说,她无聊呀,没人和她说话,要么她就走出去找人说话,找那种也被卖到这里的女人说话,可那些女人还不如她,好些就是哭,要么就是后悔,向她诉苦,她还找不到地方说呢,还能出来听一耳朵的?

    韩文青伸出手掌来看,那每根指头上的手都堆起了,肉多了,那手能挤出小坑来,家里没有大的镜子,就是有她也不敢去照,她怕自己把自己给吓死了,她就想保持身材以后回家好好的过日子,对着大海她就想起了那首诗,怎么写来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什么春暖花开,出了带着鱼腥味儿的海风什么也没有。

    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情,你说叫赵老三那样忍了几十年的男人能忍到你韩文青生,那是肯定不行的,他都打听好了,说是过了三个月肚子里面的孩子就稳了,何况他还不止等了三个月,这都几个月了,他看着韩文青那肥硕的屁股直接就上手了,手上还有鱼腥味儿,刚才回家都没有洗。

    “你干什么?”韩文青像往常一样狠狠的等着赵老三,不要以为她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搞自己老婆”赵老三这说着就上手去摸韩文青那**,这比没怀孕的时候大了一倍,里面也不知道装了多少的奶。他就是想尝尝,昨天村里的刚子老婆生了个儿子,今天刚子就给他说那奶水是甜的。

    韩文青也不怕,她就赌赵老三现在肯定不敢,就算他敢自己一会儿喊起来赵老三的妈也能拦着,所以就站在哪里不动,她倒是要看看这赵老三能把她怎么样。

    赵老三一看人不动。不动好呀。上去就从后面把人给搂了,两只手从后面伸到前面来抓着**就揉,韩文青肯定是不干的。就挣扎呗,就喊呗,赵老三也是个人才脱了就塞韩文青嘴里,找了绳子把人的手给绑了。推着韩文青就趴到了床上,把韩文青裤子一脱就进去了。那个舒服,让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你不是人。”时候韩文青恨恨的说了一句。

    “那你就当被畜生搞了,爽不爽?我看你也挺爽的嘛。”赵老三就是个粗人,跟他讲道理那就是没道理。自己作死自己得了。

    你说刚才韩文青喊的时候赵老三妈听到没有,当然听到了,但是她为什么要去阻拦。女人给自己男人搞那不是应该的吗?她怀着孩子的时候不是一样的过来的吗?还有就是她觉得韩文青还没有被她儿子给搞服帖,她就是欠搞。多搞你几次,你就知道自己到底是公主还是农民,搞你的男人是农民,你就得跟着是农民,你说他是畜生,那你也是畜生。

    “王小梅,你还能干出点好事来吗?”叶老太太看着死摆起的鸡,那个心疼哟,这就是钱呀,她开始就说了,不能多样,王小梅那个懒婆娘怎么可能养得好那么多鸡嘛,看着赚钱了就跑去买了几百只半大的鸡来养着,就等着早些母鸡下蛋卖钱,公鸡卖肉,结果呢,买回来让老太太帮着养,她自己打下手,天天偷懒,老太太走个亲戚两天时间,回来鸡就开始发温病,看着看着就跟打瞌睡一样,不行了,死一地。

    “你说你喂鸡这么大热的天,你就不能多放点水给它们喝?给勤换水?你看看这一地的鸡粪,你能下得下去脚呀,鸡吃的饲料你就这样往地上撒,你叫它们混着鸡粪一起吃?”

    “妈,你别说了,你看现在怎么办吧?都死了一百多只了。”在老太太回来之前叶建军就和王小梅打了一架了,他也不知道呀,他整天的在外面卖鸡蛋,今天回来就看见鸡死了,死了一地,没死的也快了。

    “死了的全部烧了,没死的买药给喂,等缓过来了就全部给卖了,还能怎么办?以后你们两个就安心的种地,也不要想那个发财的梦了,上天就没有准备你们的份,想也想不来的。”叶老太太也不想多说了。

    王小梅就不干了,这是自己花钱买的鸡,就是死了那也是鸡呀,她的意思就是要把这些死鸡拿去卖了,那怕是便宜点也要换成钱才行。

    “我说你想钱想疯了吧,这个钱能赚,要是吃死了人,是你进去蹲呢还是建军进去蹲?”叶老太太这话可不是吓唬王小梅的,那是瘟鸡,鸡瘟能一只传给另一只,不然能死这么多,能传给鸡,难道就不能传个人了?就因为人大个些,所以就不能传了?肯定不是的。最后老太太做主就把死鸡全部给烧了,烧城了灰烬,空气中那会儿就全部是鸡肉的香味儿,王小梅就那个哭呀,她的钱呀。

    “是鸡死了,又不是你妈死了,你哭丧呢”王小梅不哭了,只抽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养的鸡就那样被烧掉了。

    后来,叶家大房这边养的鸡又死了一些,王小梅觉得亏大了,舍不得还准备弄几只来吃,另外还想给娘家哥哥那边送些,又被老太太给骂了一顿,说她找死,要死自己出去死,直接跳河里淹死,不要死在家里,王小梅那个哭呀,王建军也不理她,她哭着没意思也就不哭了,叶誉看他妈看着也烦,鸡死了还能复生不成,哭有什么用,你早干什么去了,喂个鸡都喂不好,不给吃不给水喝,它们不死难道成神仙?

    “妈,你看咱们这个鸡不能养了,总得找点事情做吧,我准备和小梅去省城打工。”叶建军也想清楚了,在家种地能收获多少,他之前养鸡卖鸡蛋也赚了点钱,就是这次亏了那算起来也是赚了钱,那样做生意赚了钱之后就不想再种地了。

    不是叶老太太看不上自己这大二两口子,除了会生儿子还真没有多大点本事,要文化没有文化,要脑子没有脑子,还不勤快,特别是老大媳妇儿,那真是太懒了,不说别的就是她自己的,那都是一周才换,你说你作为一个女人你那么久换一次就不觉得不舒服?那叶建军的衣服她就觉得穿在身上从来都没有洗干净过,你还准备去省城,去丢人还差不多。

    “你们两个哪里也别去就在家里种点粮食种点菜养两头猪,日子也能过得好好的。”

    “妈,那叶誉读书怎么办?你看叶秋都到省城读书去了,那以后就能考上好大学,那还是个女娃娃,叶誉可是你孙子,在这镇上读书怎么能有出息,到时候要是考不上大学他这辈子就完了。”

    老太太一听就有点动心了,老大两口子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可她的孙子可不能这样一辈子,至少不能比叶秋差吧,但是老太太也不得不承认那叶誉脑子就是不如叶秋,叶梓能考班上前三名,叶誉怎么就老是在中间不上不下的呢,和他哥哥比差距就大了,老太太就担心叶誉真的在镇上读书不能考上。

    “可这叶誉也不是城里的户口呀,要去省城读书哪里有那么容易?”

    “叶秋能行,叶誉怎么就不行了?叶梓嫁的那韩家不是有关系,一个也是弄,两个也是弄,先让叶誉住在老二家,等咱们这边把地里的庄家收拾了,我和建国就过去,省城那么大老二能站住脚,我们两个也能行。”王小梅反正就是这样想的,至于花不花钱欠不欠人情那都是叶梓那边的事情,只要她这边得利就成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