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06章 想要就拿钱来
    第106章想要就拿钱来

    晚上韩文君来接孩子的时候,就看见孩子的手肿得跟个小馒头一样,说不心疼那是假的,可是她能怎么办,谁叫自己不能带孩子了,要上班呀,晚上还得等吃过饭了再来接孩子,孩子晚上还得她带着睡,她一天都要忙晕了,蒋毅也不帮着分担一点。

    “我就说叫你们两个搬出来住,租个房子,你的钱拿出来请个保姆在家带孩子,蒋毅的钱拿一部分出来生活,你们两个还能存下点,你看现在这样你的钱全部拿出来花了,花到大家的身上,那边还不会说你个好,蒋毅的钱还交给他妈管着,你们手上就不能留两个?以后要真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花钱怎么办?你找谁去?”白淑娴手上还有些钱,可是她不能全部贴给女儿吧,以后韩啸要花钱怎么办?她总不能一毛不花吧?女儿和儿子终究还是有区别的,看现在这个样子,要是韩文君那边再出点什么事情需要花钱,她都能想到肯定是要找她的。

    叶梓听到说话的声音就知道是韩文君来接孩子了,也不能说不出来打招呼,上午人家孩子还给烫了,她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大姐,宝宝的事也是我不注意,对不起了,这个药你拿着给孩子擦,没有破皮,不会留疤的。”

    韩文君也知道这个事情不怪叶梓,人家帮你带孩子又不欠你的,当然出什么事情也怪不了人家,谁叫你让人家带了。走的时候白淑娴把叶梓给她那瓶脱毛膏给了韩文君,她年龄大了也用不上,结果她也没有想到后来韩文君也没有用上呀。谁用上了,韩文君的小姑子蒋歌身上,人家是学舞蹈的,毕业后就用了关系进了省文工团,那里面大家哪里只会比谁跳舞跳得好,同样也要比穿的用的,叶梓那好用的脱毛膏很快就在文工团里面出名了。好些人都买了。蒋歌也想买,可是舍不得花那个钱,这不路过她嫂子的房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人家蒋毅妈就去给韩文君说了,蒋毅妹子那是在文工团跳舞的,露胳膊露腿的时间多,直接就让韩文君把东西送给了蒋歌。

    “妈。我看大嫂还挺有钱的,你知道这个东西在商场都卖多少钱吗?”

    蒋毅妈:“多少钱?”

    “二百八十八。”

    蒋毅妈就说了这肯定不能是韩文君自己买的。那都快赶上她一个月的工资了,她怎么可能有那个钱花,她的钱不都是花家里买菜买东西了吗那蒋歌就说了不是韩文君自己买的,那肯定是自己大哥给买的。蒋毅妈也说不可能,说蒋毅的钱每个月都上交一大部分呢,蒋歌就笑笑。光是工资算什么,不是还有奖金什么的吗?那蒋毅妈就想多了。越想越觉得自己小女儿说的那是对的,等蒋毅在家的时候就当面问了。

    “妈,我们能有多少奖金,奖金还能多过工资去?我是个男人,你总得让我身上带点钱吧?”蒋毅也不高兴,他媳妇儿的工资都用在了大家身上他不是不知道,但是他为什么不说,那是因为他觉得大家是一家人,他是老大,要带头让整个家庭看起来和睦,老二和老三两个一毛钱都不交家里他都没有意见了,她妈到底还要怎么样?

    人蒋毅妈就说了,你说你没有钱怎么就有钱给你媳妇儿买那么贵的东西了,蒋毅妈还瘪瘪嘴,意思就是你给她买也是白花钱,那东西是应该给她那种人买的吗?都多大年龄的人了,还美呢,幸好给了蒋歌,不然就是白糟蹋东西。反正不知道后来大家怎么吵吵说的,就知道了那个东西其实就是白淑娴给的,白淑娴那边呢是叶梓给的,那是叶梓亲手做的,这下子全部人都知道了,蒋毅妈也不说话了。

    蒋歌脑壳转得快,立马就对韩文君和颜悦色的,就说自己那瓶用光了,想请韩文君去跟什么叶梓要几瓶,蒋歌根本就不知道叶梓的身份,就知道是个农村的姑娘因为在这边读书住在韩文君娘家那边,既然是住在人家家里那就是欠着情呢,要点东西算什么。

    韩文君呢从来没有看见过自己小姑子这样的态度,一听不就是要点东西吗?那就顺嘴就答应了,过后也觉得有点不对,她也不知道叶梓那边还有没有呀?再说了她都听说那个东西外面卖价二百八十八,叶梓那边肯定也是有成本的吧,到现在她也尽量不去想那些了。

    第二天韩文君送孩子过去的时候就跟白淑娴说了想让叶梓再给几瓶那个什么脱毛膏,也说了是自己小姑子要用,这边白淑娴就不高兴了,你小姑子是属猴的吧,有那么多毛要脱?一瓶还不够,才拿过去几天都用完了?再一听原来那脱毛膏卖那么贵,那就更加不赞成韩文君拿回去给她小姑子用了。

    “我说你就是个傻的,你那小姑子什么德行你不知道,你这里还帮她来家里要东西,你就是全部搬给她,她也不会记着你的好的。”

    “可是我已经答应她了,再怎么也要拿几瓶回去吧?你不是说这个东西就是叶梓自己给做的吗?如果说是自己给做的,那应该花不了多少钱,咱们也别管外面卖多少是不是?妈,你去给叶梓说说看?”韩文君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也后悔答应得太快了,但是都答应了要是不拿回去,蒋歌能拾掇蒋毅妈对自己开骂,晚上就别想睡好觉。

    叶梓从工作间出来知道了两个人的意思,她直接就给拒绝了,她也说得很清楚了,要的话那就花钱买,她这哥脱毛膏是她做的没错,但是是有生产成本的,因为是亲戚,至少你得给个成本价吧,她给李秋水那边的价格是一百五,韩文君要的话那就给一百二的成本价好了,韩文君当然不能自己掏钱买。就看着白淑娴,希望白淑娴能帮着要几瓶,白淑娴一听这个成本还这么高,你说她能帮着要吗?不管以后叶梓会不会和韩啸在一起,至少现在叶梓是韩啸的媳妇儿,说不得那本钱就是韩啸的钱给出的,她能拿着自己儿子的钱耍大方?肯定不能。

    “文君。叶梓都说得那么明白了。你总不能让她贴着钱把东西给你吧,再说你也不是自己用,上次那一瓶就是白给的。你回去给她说清楚就是了,她也不能脸皮厚的再逼着你回来要”

    韩文君就空着手走了,叶梓就回了自己的工作间继续生产去了,白淑娴这边想了想一算。不得了,如果真的像叶梓说的那样成本价是一百二。她卖给别人是一百五的话,一瓶就能赚三十,那她一天做多少呀,十瓶三百。百瓶三千,那不是叶梓月收入都过万了?这一惊人的发现让白淑娴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她心里不是高兴。但是她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儿。

    从上次李子茜的事情出来之后孙少宇和郭帅就没有去过叶家面馆吃面了,反正时间也不多了。很快六月的高考就来了,学校里面大家都要放假,这个时候还是高考三天,叶梓她们就要放四天的假,因为有一天的时间学校要拿来布置考场,这放假之前呢叶梓就找张福生谈了,意思就是她要求下个学期直接读高三,她要跳级,张福生不知道叶梓的跳级考试能不能过关,但是他知道自己肯定不能放过这个人才,那就是他的跳板,等叶梓两年后考了北大清华的时候他能出名,能有钱拿,还能让上面的领导注意到他,他的教书事业能更进一步。

    “叶梓呀,大家都知道你的成绩好,但是你不能太骄傲了,学习得一步一个脚印的学,高中不是小学,你现在跳一级也不一定就能跟上进度,到时候再降级多不好看,不就是多读一年书吗?咱们把该学习的知识都给学全了好不好?”张福生也只能慢慢的说,叶梓上课都不听老师讲课的这个他是知道的,全部老师也是默认的,人家上课都是在自学高三的内容了,而且那成绩依然是全班第一名,年级前列,这事也让不少同学羡慕,可是能怎么办,人家就是有那个能力,有本事你自己也学呀。

    “张老师,我想到明年的高考我能行的,你就让我跳级吧?”叶梓不想浪费一年的时间了,她已经都快把高三的内容给学完了,现在就是想去高三巩固学习一下。

    张福生知道叶梓那边和校长有点关系,也不敢硬说,最后人家张福生想出来个什么办法,让叶梓下个学期上高三去听课,但是她还是自己班上的学生,明年让叶梓以高二学生的身份参加高考,考好了,她还是自己的学生,叶梓想了想没什么意见,她反正明年肯定是能考上的,至于从那个班考走的,那不是她要想的问题,让张福生去解决,不然她是真的会直接找校长的。

    王翠芬和叶建国现在天天都是红光满面的,手里有钱了呀,现在手里有小一万了,女儿也能干了,王翠芬就心里默默的算了算,叶梓那边估计也得有小几万了吧,她就寻思着是不是先买个房子了,现在在一般的地段买个房花不了两万块出去。结果这事情和叶梓一商量吧,才知道叶梓已经把钱都提前花出去了,和人家合伙开厂呢,这让叶建国和王翠芬都觉得自己这个女儿不得了呀,突然就觉得腰杆硬了许多,有时候做梦都能笑醒呀。

    “妈,怎么的房子是肯定要买的,只是现在咱们还不能买,等过一段时间钱多一点了,咱们买个好的,但是我想的是先买个铺面,我想把咱们的面馆开到蓉城路去,那边人多呀,咱们的面馆生意能从早上做到晚上去,你们想看看能赚多少钱?”王翠芬和叶建国现在就相信叶梓说的,就把钱给存了起来。

    这边叶梓和孙菲菲与方天信签订了合约,叶梓正式投入了六万元,后面的钱年前给完,这边孙菲菲也问家里要了两万元,这是她妈妈所有的私房钱,洛可儿服装公司也卖了出去,叶梓和孙菲菲现在也算是失业了,不过两个人都很高兴,自己从员工变老板了,不过方天信是个聪明人只是卖了厂房,没有卖品牌,所以洛可儿还是方天信的,以后公司的名字还叫洛可儿,因为没有持续的服装跟进,溶城路的两家店和其他店都相继关门。

    方天信做的准备还是不够的,过去之后才知道自己手上的钱拿去开厂的话,规模也大不了,但是也不太小,就是比中等的还要小点,这边就跟叶梓打电话了,让叶梓那边想想办法能不能增加投资,孙菲菲不打算增加了,她妈妈的老本都拿出来了,她老爸的她也不能去想,叶梓那边最后算了算准备把投资金额增加到五十万,她算了暑假两个多月时间,她每天能生产八十瓶出来,李秋水那边说了她有多少就收多少,而且现在叶梓拿过去李秋水还给贴商标,那是李秋水自己去注册的一个化妆品牌子,也不知道怎么通过哪些检查的,反正就是弄下来了,叫什么秋水伊人,目前只有叶梓那个脱毛膏算是秋水伊人产的,其余的李秋水的柜台里面就是憋的牌子,都是大牌子。叶梓就想了这个暑假就在家里做脱毛膏得了,一个月能多挣几万,这可是大钱,不是她想钱,是她确实需要钱,她想父母过上好日子,有自己的房子,有自己的店铺。

    叶梓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韩啸,前段时间忙,两个人也没有怎么联系,这本来就不怎么深厚的感情,迅速就淡了下去,现在两个人又见面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就硬是找不到一点说的,这跟电话里面还不一样,没说的又不能挂电话。

    “最近听忙的?”韩啸到底还是先开口。未完待续

    ...